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孕

    而与此同时的美国,孙英男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金泰熙,脸上面的表情呢?有那么一些嫉妒,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愤恨,如果说让华尔街的那些人看到孙英男这个情况,他们恐怕会大跌眼镜的,因为女王也会有不冷静的时候,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新闻.

    金泰熙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触,很是用心的在吃面前的东西,最近的食量貌似有点大呀!不过自己的身体倒是没有太多的更改,体重貌似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够再正常了。

    “安娜,我可以理解为这个是挑衅吗?”

    金泰熙微微的一笑,“露西,你好像有些太激动了,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对于孙英男呢?金泰熙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两个人彼此的情况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的金泰熙,“看到你不太冷静的样子,我感觉有些不能够接受!”

    孙英男也是闭上自己的眼睛,促使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等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能够感觉的出来,孙英男貌似也是付诸了相当大的代价,因为她的眼睛多少有那么一些充血的感觉,“安娜,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跟要主人汇报!”

    先前的时候金泰熙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在意的样子,但是在孙英男这么的说了之后,金泰熙的脸色也是一紧,随即也是放下来手中的刀叉,可怜兮兮的看着孙英男,“露西,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是不是再间隔一段时间?”

    “这不可能的事情,事关主人的血脉,我必须要尽到我的职责!”在这个问题上面,孙英男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她是丁羽的人,说其他的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有这一点最为的实际,“从我的角度来理解,他是不会做出来让你痛心的事情,他还是很在乎你的!”

    这个话让金泰熙一愣。对此自己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去说,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定位自己跟丁羽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迷茫了。

    丁羽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完全就迷茫了,随即手机也是摔落在桌子上面。这个不是真的吧?怎么可能的事情?一时之间丁羽的脑袋里面也是一片的空白,其他的事情呢?自己在梦中虽然说没有经历过,但是可以通过学习和努力去争取。

    但是现在的这个事情呢?让自己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准备,不过丁羽的定力貌似还不错,正好今天周五,明天和后天貌似也没有什么事情,丁羽也是让威廉预定了一下飞机,从伦敦到纽约的飞机也就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路程。

    下午的时候因为没有太多的事情,所以丁羽立刻的比较早。威尔逊多少知晓一些丁羽的情况,所以对于丁羽提前离开呢?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在意,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丁羽实习了这么长的时间,貌似都没有发生过这个方面的状况。

    坐在飞机上面,丁羽还真的就是头一次感觉坐立难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面,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做如何的应对,情况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努力的想要使自己平复下来。但是根本就做不到呀!

    整个一路上面,丁羽都是在略显有那么惶恐的精神状况之下度过的,等下了飞机的时候,孙英男早就已经等候在那里了。随即也是给打了一把雨伞在丁羽的头上面了。

    丁羽犹豫了一下,随即也是接过来雨伞,然后两个人一同的往车的方向走去,“什么时候的情况?”丁羽还是稍显有那么一些焦急的,毕竟这个情况对于自己来说稍显有那么一些特殊的,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是非常的紧张。

    “我刚知道不久。她去做检查了,不过从表现上面来说,她对此也是有那么一些惶恐,因为有些拿捏不定这个主意!”这个话没有说的太明白了,但是很显然,已经把意思给透露了出来,金泰熙还是很在意丁羽的看法和想法的。

    丁羽也是回头看了一眼孙英男,多少有那么一些埋怨的意思,孙英男看着丁羽略显有那么一些紧张的神情,心中也是一阵的感叹,安娜的运气貌似很是不错的,从主人的态度上面来看,这个孩子是没有任何问题了,不然的话自己就只能是对不起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金泰熙略显有那么一些慵懒,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佣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等自己来到餐桌的时候,看着上面拜访的一束花,微微的一愣,这个不太像是佣人的风格呀!随即自己也是闻到了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

    就在金泰熙还在迟疑的时候,整个人就被保住了,随即熟悉的声音也是在自己的耳边想起来,“为什么这么晚才让我知道这个好消息?”

    金泰熙的情绪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随即双手也是搭在了丁羽的手上面,她也是激动的有那么一些说不出话来,只是咬着自己的嘴唇,自己先前的时候万分的担心,担心丁羽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但是在丁羽说了这番话之后,这种感觉立刻的就不一样了,随即丁羽也是抱着金泰熙坐在了沙发上面,仔细的盯着金泰熙在看着,然后咬着她饱满的嘴唇,两个人也是在沙发上面亲昵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于衣服都有那么一些乱了。

    至于早餐呢?貌似谁都没有想起来,现在这个时候是真的没有这个方面的心思了,“我在英国那边走不开,搬过来跟我一起吧!我可以更加的方便一些!”

    在这个问题上面,丁羽的口气略显有那么一些霸道,虽然说有那么一些商议的味道,但多少带有了一些不容拒绝,金泰熙想了一阵,随即也是用手搭在丁羽的胸前位置,然后小心翼翼的说到,“我想留在美国,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的!”

    丁羽有些不解的看着金泰熙,“为什么。是学业方面的问题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英国也可以一定的教育,对于你来说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感觉有些担心和害怕!甚至于完全就没有做好这个方面的准备!我会去看你的。好不好?”说话的时候,金泰熙也是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丁羽,丁羽对此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为难,自己是很想让金泰熙留在自己身边的。

    丁羽没有表态,这个还是金泰熙第一次看到丁羽这个样子。不过随即丁羽也是抱着金泰熙来到了餐桌的面前,“给我一点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我想我们最终会达成一直的,是吗?”

    在现在这个时候答应还是不答应的,都会让彼此之间出现问题和状况的,对于金泰熙为什么不跟着自己一同的去伦敦呢?丁羽感觉有些不能理解,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又或者说她又其他的什么顾虑,哎!丁羽也不知道应该说是什么是好了。

    丁羽是一个有那么一些敏感的人,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呢?还是询问一下孙英男的意见吧!毕竟她是女人。而且还常驻纽约这边了,希望她能够给与自己一些意见。

    不过丁羽是晚上的时候才见到孙英男,她的工作也是比较的繁重,可以说是丁羽非常重要的臂膀,丁羽让她在纽约华尔街待着,可不是为了照顾金泰熙的,这是需要区别来看的。

    “泰熙不想跟我回英国,这件事情让我感觉有那么一些苦恼!”

    孙英男是很聪明的人,自然清楚自己的这位主人找自己的目的究竟何在,所以也是很直接了当的说到。“少爷,要我实话实说吗?”

    丁羽微微的一愣,随即好像领悟了什么,狠狠的白了一眼过去。而对于孙英男来说,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反正自己没有感觉太多的问题,“多方面的原因所造成的,首先她是一个比较独立自主的女人,这一点也颇为的让我感觉欣赏。再者就是少爷你给与的压力可能有些太大了,毕竟彼此之间的身份还是有差异的!”

    “我怎么感觉好像这里面有诸多的问题呢?”

    “这简直是一定的,因为现在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请恕我说的太直白了,我也不同意她跟少爷你一同的回伦敦,这样的话会让她终身都缓解不过来这个压力的,最后的结果呢?可能就是郁郁而终了!我想少爷你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丁羽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高兴,随即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也是在表示自己的愤怒,但这件事情呢?不是单向的选择题,而是双向的,很显然泰熙的想法和意见呢?跟丁羽并不在一个节拍之上了,这个让丁羽感觉到了些许的暴躁。

    “在纽约的这个条件和环境之下,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和保护,她不会缺少关怀的,顶多需要少爷你一些滋润罢了!”这个话说的有那么一些露骨,也是让丁羽感觉到了些许的不高兴,或者说丁羽内心的一些骚动已经被挑动了起来。

    “让她得到最好的安排和保护,毕竟她的身份也非同一般,我不想让其他方面知晓这个方面的消息!”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停顿了一下,“有时间的时候,我会过来常常看她的!”

    “公司有这个方面的意向,我想一架私人飞机会解决所有问题的!”

    “私人飞机?”对于这个问题呢?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考虑过,在自己的印象当中,对于这样高端的事物呢?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畏惧感,因为那个东西距离自己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缥缈了,现在孙英男突然的跟自己提及这个问题,让自己没有太多的准备。

    “少爷,恐怕你对自己的资产还没有一个完全的估计吧!一家私人飞机对于你个人的资产来说完全就不算什么,这里是美国,没有人会歧视有钱人的,而且对于我们的私人消息也会做到最完美的保护,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主要是心理上面没有这个方面的准备!”丁羽也是说出来了实情,情况就是这个样子,自己上辈子连飞机都没有做过,但是这辈子呢?竟然可以买飞机玩了,这种差别还真的就是有些大。

    回到公寓的时候。金泰熙还没有休息,看见丁羽的时候,也是急忙的迎了过来,眼神当中也是充满了期盼。丁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扭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金泰熙已经明白了这个动作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说话已经不能够代表金泰熙的心情了,随即也是抱着丁羽啃了起来。丁羽也是抱着金泰熙,动作轻柔小心,充满了爱昵,没有办法,谁让她是自己的女人呢?娇宠一点也是因为她是女人,就是这么的简单。

    虽然说答应了金泰熙的一些要求,但同样的丁羽也是提出来一些要求,毕竟现在已经怀孕了,对于一些方面的问题呢?丁羽也是非常的关注,对于这个正在肚子里面的小生命。丁羽也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还真的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晚上的时候,丁羽也是放弃了多年养成的习惯,而是抱着金泰熙躺在了床上面,两个人也是悄声的说着情话,时不时的金泰熙还会给丁羽一拳头,粉拳砸在身上面倒是没有疼痛的感觉,但是这个情调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满意的。

    早上的时候丁羽还是按时的起床了,看着像小猪一样睡的很踏实的泰熙。丁羽也是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等金泰熙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就已经升起了,丁羽也是亲自的端了早餐过来。对于金泰熙来说,这样的待遇简直就是皇帝一般的。

    因为自己出生在韩国,这种国家的大男子主义盛行,女子在整个家庭当中是没有多少地位的,就好像是自己的母亲一样,从来都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但是自己呢?不仅仅是享受了这样的待遇这么的简单,这一点金泰熙还是很感激的。

    中午的时候丁羽就乘坐飞机离开了,对于自己来说周末过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如果说耽搁了时间,就是对自己工作的不尊重。

    星期一上班,丁羽并没有任何的耽搁,整个人呢?也是很精神,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跳跃的感觉,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话还真的就不是白说的,至少对于丁羽来说,现在还真的就是这个样子,自己甚至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丁羽甚至都在考虑,这件事情是不是要告诉父母一声,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丁羽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头疼的感觉,自己跟泰熙之间的关系呢?有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最为重要的就是两个人会结婚吗?

    在国内呢?未婚生子这样的事情,相对而言比较传统的父母会接受吗?对于这个问题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把握,所以丁羽现在的态度呢?就是先把这个事情给糊弄过去吧!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谈及一些有关方面的问题,更好一些。

    幸福的背后呢?总会有些许的烦恼,这简直就是一定的。

    “丁,先前的时候没有见到你呀!”蕾切尔也实习了,跟丁羽在不同的医院,不过她走的路数呢?貌似跟查理的性质差不多,很显然这些年学校的锻炼呢?也是让她认识到了一些问题,医生并不是唯一的一种选择。

    医务系统里面的职务很多,医生只不过是其中代表性的一员而已,现在蕾切尔已经有了其他方面的心思,不得不说还真的就是相当出乎预料的一件事情,毕竟当初的时候她的学业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是拿得出手的。

    但是仔细的想一想,也不算是什么怪事,当初的时候在学院里面,她究竟是在怎么样的一个位置上面呢?查理究竟会怎么来安排蕾切尔呢?对于这个问题丁羽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关心,这一切都是蕾切尔自己的选择。

    “不会是专程来看我的吧!我感觉有那么一些受宠若惊!”

    这个话有那么一些开玩笑的意思,蕾切尔也是笑了起来,“下周院里面的同学小聚,先前的时候我来找你,但是你竟然不在,这倒是挺意外的一件事情!”

    这算是拉拢吗?丁羽对蕾切尔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随即也是端了一杯咖啡过来,两个人相对而坐,“蕾切尔,我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你已经做这个方面的决定了?”

    蕾切尔看着丁羽,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已经有这个方面的意向了,虽然这是一个困惑的抉择,但我已经做出来了这个方面的决定,而且还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