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四百六十二章 刻不容缓

    “我好不容易鼓弄起来一点家底,怎么个意思,这么快就要打土豪呀!要知道这个现在还没有养肥呢?杀猪是不是也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好?”

    丁羽的这个话呢?隐约之间也是透露出来些许的不太高兴,要知道先前的时候把自己明面之上的资产呢?都给清理干净了,这个事情自己没有说什么,是自己的过失,但是现在呢?自己好不容易搞出来一个小小的药房,就又有人眼红了?

    如果说其他的什么眼红呢?还有情可原,就是一个小小的药房,这个都要伸一把手,这个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一些呢?让人主观上面就不能够接受。

    听着自己大哥的话,王阳也是不由的挺直了自己的身体,因为自己已经听出来了大哥的口气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异样!自己也知道事情有些难办,但是自己是真的没有要触及大哥底线的意思,不过自己也知道,这个是大哥的心病所在。

    “哥,真的不是这个意思!”王阳也是连忙解释的说到,“我和晓玲是同学,始终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面,他母亲呢?跟妈原来的时候也是老同学,这个关系也是非同寻常!真的要是说起来,打断骨头连着筋!”

    “这个理由好像在我这里有那么一些说不通呀!”丁羽丝毫没有给面子的意思,跟你同学,又不是跟我同学,我犯不上揽这个关系。

    王阳也是有那么一些为难,这个事情呢?是奶奶那边交代下来的,但问题是在大哥这里吃了闭门羹,自己倒是想要找安杰想办法,但问题是根本就行不通,让自己进了药房的这个事情呢?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让自己顺便的把东西给拿走,这个就是另外一个性质的事情了。

    “哥,这个事情我这边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你看这样行吗?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让人把东西给补上,但是眼前这个东西呢?真的是救命的!”王阳也是有那么一些急切,“还有大哥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说!”

    “东西留在家里面呢?就是用来救人的!”丁羽也是很平淡的说到,“但是你的这个说法让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妥呀!事情不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了一句而已,丁羽并没有其他的言语,随即也是把陈锋给喊了过来,现在这些事情呢?基本上都是她在处理,陈锋对于这些东西呢?倒是有一定的估量,所以也是刻意的看了一眼王阳,做好了记录之后也是把东西给拿了出来。

    王阳看着自己大哥的脸色,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自己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妥的,毕竟这件事情呢?多少有那么一些忌讳,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自己还真的就不是故意的,而且这个事情呢?跟自己的关系,真的不大呀!

    既然东西到手了,王阳也是匆忙的离去,丁羽摇摇头,对于东西的价值呢?自己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看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问题是这一次又是对四合院伸手,是不是巧合?这个问题有待于商榷呀!

    并不是说丁羽的心眼就小,如果说丁羽真的小眼小的话,那么不给你东西不就完结了吗?

    倒是王阳从四合院这边出来的时候,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果说不是逼于没有其他的办法呢?自己是真的不想当这个坏人,但是这个事情是奶奶交代下来的,自己也就只能是硬着自己的头皮上了。

    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呢?大哥对于自己呢?不会有太多想法和意见的!这件事情要不要跟自己的爷爷和奶奶说一说呢?王阳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必要的!

    不过王阳还是率先的把东西给送到了地方,也就是刚刚的走到门口的位置,有人就已经迎了出来,“楚叔叔,你好!”王阳也是表现的比较客气,这个是家教和门风,人家出来迎接的呢?也不是自己,而是迎接的王家,这点分寸自己还是有的。

    “让王老跟着挂怀,你这个臭小子也跟着受累!”

    “应该的,东西我带来的!”王阳也是赶紧的把手里面的东西奉上,这个可是救命的东西,楚河看见了东西之后,也是双手给接了过来,自己家里面真的是百求而不得,但问题是自己的父亲就指望着这个东西吊命了!

    随即一把手把王阳给拉住了,然后转身就往房间里面走去,很快的也是把手里面的东西交给了一位老者,接过东西的老者也是有些意外,当初开出来药方的时候呢?也是有那么一些为难,因为就自己的了解,这样的东西是可与而不可求的。

    要知道国内的的整个市场上面,一年呢?这样的东西也就不超过十公斤,而且还是湿的,如果换成干的的话,也就两公斤左右。可遇不可求,不是说你有钱就可以买的到,甚至于一些老字号的店面里面呢?都不一定有这样的东西。

    而自己手上面的这根呢?品相完整不说,而且分量十足呀!自己看了呢?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眼热,绝对的好东西!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没有绝对的生死交情,恐怕谁也不会拿出来这样的东西来的,救人一命!毕竟拿出来呢?就等同于放弃自己的一条小命。

    “好东西呀!好多年都没有遇到了!”老者也是很恭敬的把东西放置到了桌子上面,甚至还刻意的参拜了一下,“楚部长,有了东西就好说了!闲话咱们先少说,救人要紧!”随即老者也是去准备工具了。

    在配药的时候,一位中年的妇人也是走到了王阳的身边位置,“阳阳,家里面真的是所求无门!没有想到王老竟然还如此的关心父亲,不管怎么说?都是阿姨的一点心意!”

    “阿姨!这个就太见外了!”王阳也是赶忙的推辞,看了一下面前两个人,王阳也是低声的说到,“楚叔叔、阿姨,我也就实话实说好了,这个东西是我求过来的,如果要是还有剩下的话,需要拿回去,真的什么都不剩了,我需要还个同样的!”

    其实这个话呢?也已经说得很是清楚了,东西呢?可以放置在这里了,但是将来的时候需要还同等量的东西,因为先前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说过了,可遇而不可求的!

    楚家在京城呢?也算是小有一号吧!但问题是他们家的老爷子想要用这个,都求而不得,能够把东西拿出来,救老爷子一命,这份情谊已经足够了,但是这个药呢?可不是说你用钱就可以摆平的,完全就是两回事情!

    楚河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这两天呢?求爷爷告奶奶的,不知道找了多少的门路,但是找到的东西呢?要不就是年份不够,要不就是有问题,眼前了老爷子就剩一口气了。

    现在有人送了东西过来,跟钱没有任何的关系,东西就是用来救命的,命救下来了,不是说你用钱就可以解决,人家也没有要人情的意思,把东西找同样的一份,送还回来就可以了!

    楚河也是很明白,这样的东西呢?谁的家里面都不会嫌多的!要知道真的就剩下来一口气的时候,这个东西是可以吊命的,所以人家没有要卖给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说市场上面不多见这样的东西,但真的找寻一下,未见得就找不到,只不过是时间上面可能稍有那么一些耽搁!说话的时候,老者也是拿着工具走了过来!

    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阵的忙碌,楚家的这位老爷子也是醒了过来,多少有那么一些意识了,还真的就是救命药呀!虽然不能够说是药到病除,但是老爷子醒过来了,这个事情无可争议!

    “阳阳,我过后去拜访王老!”楚河这个时候也是略显有那么一些激动,自己的父亲意识已经开始清醒了,原本的时候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但是自己当儿子,但凡能够让自己的父亲活着,自己都会争取的,跟其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楚叔叔,还是多照顾一下楚爷爷,刚刚的转醒,还需要照顾,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王阳在整个过程的当中呢?也没有要贪天功为己有的意思,这个事情呢?是爷爷出面的,而东西呢?是自己大哥的,自己就是一个跑腿的而已!

    等王阳走了之后,楚河看着自己的妻子,也是感叹了一声,“王家的这个孩子还真的就是出息了,当年的孩子也是长大了!可惜没有走仕途,真的是太可惜了!”

    “没有办法呀!谁让长林二哥现在走到了这个位置上面,如果说阳阳继续的走这个路子的话,就显得有那么一些太惹眼了,而且他对于这个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兴趣!”说到这里的时候,楚河好像也是想到了什么,“对了,听说他们家老大的事情吗?”

    妇人也是点点头,“先前的时候我还跟苏元通过了电话,隐晦的提及了一下这个事情!她也是很无奈,涉及到了王家内部的一些事情,这个孩子对于王家可以说是非常的不感冒,王家对此好像也是颇为的无奈,相当的个性!太不多见了。”

    对于自己妻子的评价呢?楚河也没有说太多,不过自己的心里面呢?倒是有着自我的评价,丁羽究竟是什么人,自己多少还是听闻一些的!这个孩子呢?对于王家不感冒,这个事情是真的,但是同样王家颇为的无奈,这个事情吗?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并不是说这个孩子个性,这里面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是这个原因呢?还真的就没有办法拿到明面之上来谈及!如果说是其他的孩子,就算是再个性又能够怎么样?就把你的头给你摁下来,让你强喝水,但是这一招对丁羽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个才是王家无奈的原因所在,想要把丁羽的头给摁下来,王家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做不到,连王老这样的人在丁羽这个孩子的身上面都吃瘪了,由此得知,这个小家伙究竟有多么的厉害,要知道那个人可是王老呀!

    处理好楚家的事情之后,王阳也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那边的事情交代给了小宝,自己需要去爷爷和奶奶那里,楚家的事情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但是大哥的事情呢?这个事情好像还悬在那里放着呢!

    “爷爷、奶奶!”来的时候时间也不早了,家里面都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两位老人的年纪大了,所以这个吃饭呢?略显有那么一些早,不然的话不容易消化,晚上的时候容易难受!

    “老楚还活着?”王璞也是有那么一些随意的说到,在他的这个年纪了,对于生死早就已经看淡了很多,但是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说明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是相当的不错!先前的时候看着他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面,也是不忍。

    “楚爷爷的情况已经开始转好了,楚叔叔说回来拜访你!”王阳也是把楚家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爷爷,先前我去四合院那边的时候,正好大哥也在那边了!”

    点到即止,有些话呢?不要说得太直接了,自己也担心爷爷和奶奶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毕竟他们的年纪也不小了,不可小觑!

    王璞也是哼了一声,“他怎么说?”其实自己倒是挺好奇的,如果说自己的大孙子真的对自己有意见的话,他未见得会把东西给拿出来的,先前的时候自己也是问及了一些有关方面的情况,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那个东西竟然会如此的贵!

    黄金是什么价位呀!而这个小东西比同等的黄金贵上数百倍,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夸张了,不过这个效果还真的就是非常的良好!自己看老楚那个老家伙已经快要去见马克思了,但是阳阳回来之后提及的情况,老家伙又缓过来这口气了。

    “大哥对于这件事情呢?并不是非常的高兴,不过拿东西的时候倒是非常的痛快,阿姨给了我一张支票,我没有拿!”王阳也是解释了一下,“大哥恐怕也是这个意思,将来的时候还一样差不多的东西就好!”

    东西用了也就用了,这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所谓的人情呢?丁羽也不是那么的在乎,但是东西是借了应急的,将来的时候你需要还同等的东西,其实道理就是这么的简单,不要用钱来说事,用钱是说不了事情的!

    王璞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嘴,这个事情呢?倒是让自己买了人情,但是同样的,丁羽这个混蛋在这个过程当中呢?恐怕对于自己的印象呢?也不会太好了!

    不过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太大了,所以这个考虑呢?可能也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

    随即王璞也是看向了老太太,老太太微微的摇头,这件事情呢?当时的情况略显有那么一些仓促,这一次倒是应了过去,但是下一次呢?如果说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到时候怎么来处理呢?不能够每一次都打四合院的注意吧!

    京城说小呢?不小,但是说大也不大,这件事情从暂时来看呢?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和状况,但是日后呢?还真的就不敢做任何的保证!人呀!都有劣根性的!谁都想活着,谁也不想去见马克思的!

    “先前的时候你妈打了电话过来,听说话的意思,你大哥可能要在国内停留一段时间!”老太太也是看向了王阳,“你知道怎么一回事情?”

    “两个孩子好像闹得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话!”王阳还真的就知道这个事情,“里里外外的人呢?对于这两个小家伙都是有那么一些娇惯,所以养成了一些不太好的毛病,大哥的意思是让他们知道知道教训!”

    嗯?王璞对此还真的就起来了些许的兴趣,甚至于耳朵也是立了起来,老太太也是有那么一些愕然,儿媳也是这么说的,不过言语之中也是透露了出来,丁羽倒是没有把孙子给送过去,当然也不会送到王家这边来,而是自行的去教育。

    在这个问题上面,老太太还真的就有些许的意动!而且也不是没有什么借口,美国那边闹出来了那么大的事情,现在丁羽这个孩子停顿下来,不是什么好事,就算不是趁热打铁,也需要巩固一下,不能够因为其他的事情分心的。

    但是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借口呢?根本就不足以打动自己的这个大孙子,在某些方面呢?还真的就是秉承了王家人的个性,十分的执拗呀!

    “没听说你大哥准备留在什么地方?这边吗?”

    “没问,大哥也没有要提及的意思!”王阳也是实话实说,“大哥也就是说了两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那么的清楚,感觉大哥有那么一些小题大做了,就算是教育孩子,也不用这么的夸张吧!”王阳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在意。

    而老太太则是埋怨的看了一眼,这个死孩子,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不关心呢!

    王璞则是看了一眼自家的老太太,“你要是有这个闲心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

    要是其他的事情呢?王璞未见的会这么的关心,但是涉及到了子孙后代了,王璞的心思当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而老太太则是狐疑的看了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