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四百八十一章 登门拜访

    从阿七这边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在车上面有那么一些不太安分,主要是在阿七那里没有吃太多的东西,所以略显有那么一些不太高兴,更为重要的是两个小家伙手里面可是有钱的,这个钱要是不花销出去的话,会很是难受的,兜里有粮心中不慌。

    而戴维呢?看着两个小家伙踉踉跄跄的要去买东西,也是有那么一些担心,随即也是要掏钱,但却被丁羽给阻止了,“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去吧!”

    没有多长的时间两个小家伙就出来了,手里面拿着双皮奶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丁羽听着两个小家伙的报账,也是点点头,钱的数目对了就可以了,不过两个小家伙的数学学的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账目没有任何的错误。

    至于给自己和戴维两个人的吗?两个人都没有接手,他们自己吃就好了。

    两个人小家伙也是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面,很是快乐的吃着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吃好吃的东西,玩完好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吗?基本上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了,毕竟还太小!

    因为是在市郊了,所以开车需要一段时间,不过这边呢?跟北方不太一样,现在的这里可以说是一片的绿色,让人看了之后感觉非常的清新,对于丁羽来说,感觉不错,但是两个小家伙的注意力呢?根本就不在这个上面了。

    在戴维的示意之下呢?丁羽也是开了导航,不过在路上面的时候,戴维也是略带歉意的说到,“丁先生,我也没有想到会在阿七那里遇到这样的情况,这个事情呢?是我的不对。”

    嗯?丁羽也是看了一眼,随即点点头,“听正常的事情,龙有龙道,鼠有鼠路,每个人呢?都有自己的生存方面,所以世界才会如此的精彩,这样的事情强求的太多没有太多的必要。”

    “但总归还是有问题的,阿七呢?毕竟也就只是接了他父亲的班而已,对于一些问题的认识并不是那么的清楚,人不错,但是对于一些事情的处理呢?还是差了一些!”

    这个话说的很是隐晦,但是丁羽还真的就听明白了,所以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包,“你想跟我说,先前的时候财露白了,会引起来一些人的眼红,是这个意思吧?”

    “丁先生见笑了!”戴维呢?心下也是一惊,自己的意思呢?说的可以说是相当的隐晦了,但是这位呢?不仅仅是听出来了,而且看这个情况呢?好像还不是那么的在意!

    “如果说他们懂得这个规矩,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至少还知道分寸,要知道法律呢?并不是最为可怕的,规矩才是呀!至少法律呢?还有空子可以去钻,但规矩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只要犯了,那么认栽就是了!”

    说说的很是简单,但是听在戴维的耳朵里面呢?却是感觉自己的后背有那么一些凉,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反正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后怕!

    先前的时候呢?自己以为这位丁先生呢?只不过是花钱了事,并不想惹出来什么麻烦来的,但是从刚才的说话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位呢?有那么一些钓鱼的意思!当然了如果说癞子愿意吃下去这个饵,那么这个结果绝对不会太好了。

    自己也不知道这位丁先生究竟凭什么?他就是一个人而已,甚至于还带着两个小的累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能够把癞子他们给怎么样呢?对此戴维感觉有那么一些闹不懂。

    来到地方的时候,戴维也是率先的下来,老丈人这里呢?自己倒是常来,所以并不陌生,不过今天的情况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特殊,自己老丈人的小徒弟呢?这个时候也是站在了门口的位置!手里面呢?还端了一个盘子。

    丁羽站在了车边的位置,两个小家伙也是磨磨蹭蹭的从车上面下来了,很显然两个小家伙对于这里的情况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感冒,丁羽随即也是蹲下身来,在两个小家伙的耳边低声的说着一些什么!

    戴维离的稍微有些远,所以根本就没有听出去,自己也是跟老丈人的小徒弟打着招呼,但这个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让自己颇感有那么一些无趣,主要是这个脸有那么一些下不来的感觉。

    两个小家伙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来到了门前的位置,用略显清脆的声音说到,“道门、真武、雨明,前来拜会!”

    站在门口的年轻人显然也是一愣,先前的时候师傅告知了自己一些事情,但是自己呢?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过来人的名头竟然这么的大。山门、名号全部都有,这个对于自己和师傅这样的人来说,差别好像有些大!

    “大山,开门、迎客!”里面也是传来了一阵很是洪亮的声音,随即站在门口的小徒弟呢?也是接过来两个小家伙手里面的东西,把东西立刻的放置妥善,随即也是推开了大门,然后就看见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爷子站在了门口的位置。

    看见了丁羽之后,也是一愣,随即就是抱拳!

    “洪拳,李大忠!”

    看着抱拳的老者,丁羽也是作揖,并没有要抱拳的意思,自己也是以道家人的身份给予了相当的尊重!“冒昧来访,还请李前辈见谅!先前偶然在戴师傅那里看到了一套十八般兵器,感觉非常的有意思!”

    “请!”老者也是非常好客,自己这辈子呢?没有闹过什么事情,也没有惹到什么所谓的仇家,就是守着自己的传承罢了!没有想到呢?竟然竟然遇到了道家的人,而且这位呢?竟然还有名号的那一种,自己这里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蓬荜生辉的意思,要知道有名号的道家人,就说明已经是内门子弟了!

    自己呢?虽然说也是有传承的人?但是相对于整个道门的传承呢?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值得一提,不过上门的这位呢?倒也没有什么孤傲的表现,甚至于还带着两个孩子,这一点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

    很显然这位只是慕名来访,并不是刻意的那一种!

    丁羽在老者的盛情邀请之下,来到了院子当中,看着摆在那里的东西,也是微微的一愣,然后也是笑了起来,也没看见丁羽做其他的什么动作,好像就是随手那么一抓,地上面的铜人直接的就被丁羽给拎了起来,就好像那个铜人是纸做的一样。

    戴维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而老者的小徒弟看着丁羽的动作,也是有那么一些高山仰止的感觉,自己两只手运运气,勉强能够抬起来,但是支撑不了几秒钟的时间,立地生根,并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如果没有这个功夫,会很伤身的。

    而这个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呢?就一只手直接的就把铜人给抓了起来,就跟小孩子抓起来自己的玩具一样!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夸张了,而一边的老者呢?也是亲自的引领着丁羽在一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至于自己的女婿吗?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现在没空搭理他!

    不是说老爷子任性,而是见到了丁羽这样的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学拳的人不少,别的地方不说,就说自己所在的省,上千万呢?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几百万绝对是有的!但是有真功夫的人呢?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

    “丁先生这是。”老者看了一下丁羽,随即也是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眼睛在两个小家伙的身上面打转了一段时间,甚至还刻意的嗅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陪着两个小家伙出来看看!两个小家伙在家里面有那么一些不太老实,生活条件可能太好了,加上家里面的长辈呢?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娇惯,所以在一些方面有那么一些不太像话!带出来见见世面,也许是一个改变。”

    老者还真的就不像戴维那边的好糊弄,因为自己已经从两个小家伙的身上面闻到了一些很是特殊的味道,这样的味道呢?好像在自己脑海的深处还有那么一些印象的,但已经快要记不起来了,如果不是这个味道实在太特殊的话。

    “好熟悉的味道呀!好久远的味道呀!”

    丁羽愣了一愣,随即点点头,很显然这位老者也是看出来了什么,不过丁羽却没有说什么话,看出来就看出来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太难得了!”老者也是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声,自己虽然说也有传承,但这个传承呢?只是拳法和心法上面的传承而已,而人家呢?身处名门,留下来的传承呢?可就多了,医药拳理等等,这些都是上百年的积累!

    自己的传承好像时间不短,但是跟道家相比较呢?这个差距就有那么一些大了,拳无高低,但是人有上下呀!洪拳未见得就比道家的拳法差,谁也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但问题是在其他方面的传承差距太多,所以彼此之间的差距也是有些大。

    看看人家这么大的孩子呢?就已经开始为日后的开筋沂骨做准备了,而自家的徒弟呢?到现在都还是在摸索的过程当中,自己虽然说可以帮忙,但是能够帮到的东西呢?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有限!

    “老先生还开炉?”丁羽谢了送过来的茶水之后,也是询问的说了一句,老者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位置,没有说话。

    丁羽也是盯着看了一眼,点点头,其动作呢?也已经是很是明了,肯定是当年的时候长时间的开炉,伤了心肺了,一方面呢?是没有做好这个方面的保护,另外一方面呢?可能也是缺少这个方面的经验,所以留下来了暗伤。

    “现在就是打造一些小玩意了,能够打造其他的东西不多了!”虽然说摸了一下自己的心胸位置,但是老者还是说了一句,这个并不是说自己推辞,而是事实的情况呢?就是如此,自己现在更多的是希望以物会友。

    丁羽突然的伸出来自己的手,在桌子上面敲了两下,老者有些愣,随即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平摊的放在了桌子上面,虽然说彼此之间的交情不深,但是老者也很是清楚,这位跟自己有没有什么所谓的深仇大恨的,犯不上针对自己的。

    丁羽的手搭在了老者的手腕处,听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是摇摇头,“伤的时间太长了,好好调养倒也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停顿了一下子,倒是老者呵呵的一笑,“还好吧!承谢!”

    这个话可不是白说的,丁羽盯着自己身上面的一个位置看了看,话没有说出来,但是老者的心里面怎么会不明白呢?时间太长了,只能是缓解,想要医治过来,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自己当年的时候也找寻过不少人,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丁羽并没有收回来自己的手,“我需要几件东西,我看过你老打造的十八般兵器了,还是很不错的!作为代价呢?我尽可能的会压制住你的老伤!”

    “这不可能!”

    倒不是说让自己开炉不可能,而是治疗自己老伤的事情呢?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的。

    “可能还是不可能的,这个是我的事情,如果说我做不到的,自然也不会开这个口的!”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表现的很是平淡,对于自己来说呢?这个还真的就不是什么麻烦事情!就可能稍微的劳心一些,仅此而已。

    “我答应了,不过我需要先看东西的!”

    “明天的时候会有人送图纸过来!”丁羽看了一眼老者,“不过我还真的就需要你准备一些东西,丹砂和黄精,这两种东西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我需要的年份上面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特殊,至于其他的东西吗?虽然有些困难,但基本上可以找寻的到。”

    “既然是贵客上门,小戴呀!你晚上的时候准备一下,就在家里面吃了!”老爷子指使自己的女婿呢?倒是一点的都不含糊,跟丁羽呢?虽然说是萍水相逢,甚至于彼此之间聊的话题貌似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但是彼此之间的感觉很是投机。

    要知道既然表明了丁羽是贵客,那么丁羽这两天的时候可能都会在这里住下了,而且还需要好吃好喝好招待的,甚至于如果说丁羽的条件不好的话,走的时候还需要有钱财奉上,这个是老的传统和规矩,懂得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

    丁羽如果说想的话,完全可以回到市里,那里的条件更好,也是更加的方便,但是丁羽并没有这么的去做,因为这么的去做,就是打这位老者的脸了,所以丁羽也是很安心的留了下来,两个小家伙呢?也是跟自己一起,没有任何的不同。

    老者看着两个小家伙,在院子当中蹦蹦跳跳的,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因为两个小家伙的身上面呢?没有太多的香火味,甚至于丁羽的身上面呢?也没有太多的香火味!

    对于这位的身份呢?自己倒是没有太多的怀疑,因为骗子是用不起那样的药物,而且自己对于自己的鼻子呢?也是有着相当的自信!不过有些细节的地方呢?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怀疑,或者说有些太突兀了。

    “丁道长不在山上面修行?”

    “不!”丁羽摇摇头,这个问题呢?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回避,“我在师傅的门下受教一段时间,不过师傅很早的时候就离山了,后来又跟师叔和师伯学了不少的东西,跟山上面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这一次要是有机会的话,倒是带着两个崽子去认认门!省的他们日后走错了路!”

    “难怪!”老者也是点点头,“这个是我的小徒弟,一直都找寻不到合适的传人,不想让这门功夫在我这里断了传承!”

    丁羽仔细的看了两眼,“架势练得还算是可以!老先生没有放出来见见世面?”

    “不敢让他见世面,现在能够沉下心来的年轻人真的是不多了,我好不容易才培养了这么一个徒弟,现在还不是放出去的时候,传承不到家,功夫也不到家,出去了丢人现眼!”

    丁羽想了想,随即也是拎起来不远处的纸笔,“我跟洪门呢?有些许的交情,将来有什么需要的话,倒是可以打这个电话,提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洪门!”老者也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自己也算是洪门子弟了,但是这位提及的洪门呢?好像意有所指呀!

    “国内方面的呢?我熟悉的人不多,人家未见得会给我这个面子。我这几年的时间主要都是在国外了,他们倒是可能会给我几分薄面!”

    看着丁羽留下来的方式呢?老先生也是仔细的收好,这个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得到的,不过自己心下呢?也是有那么一些忐忑,给与的人情越大,这个期盼呢?也会越大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