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七百七十一章 值得?!

    威廉来到了四合院,这件事情还真的就是让所有人都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丁羽找了新管家的人选,而且还是找了两个,这个事情大家都是知晓的,甚至于还有一定的接触。

    但是新管家呢?在第一时间就被送走了,好像是去了英国那边,接下来有什么样子的安排,大家不得而知,但是有关四合院方面的安排呢?陷入到停滞当中了,因为新来的这位管家呢?大家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接触和了解。

    陈锋也是第一时间就跟威廉进行了交接,说是交接呢?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东西,虽然威廉基本上不来四合院,但是对于四合院这边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的熟悉,现在呢?只不过是暂时性的过度一下这个位置而已!

    谁也没有想到丁羽竟然会玩了这么一手!把邓荣呢?给率先的抛了出来,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之后,立马的就有换了一个人过来,这个也是让很多人的打算都已经落空了!

    毕竟现在不能够紧追着邓荣吧!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四合院,更何况出去的人呢?也不止他一个人来着,现在最为重要的是呢?威廉要如何的来应对?!

    他应该算是跟在丁羽身边的老人了吧!只不过一直都不显山不漏水的,甚至连露面呢?都不怎么又,但是现在呢?却是来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要知道这样的人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以对付,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对于他不太了解呀!

    率先感觉到别扭的就是王家和苏家了,因为威廉呢?从来都是不假颜色的,就算是王阳和王莉来了也是同样的如此,反正我对于方方面面呢?就是这么一个处置的方式,你们看得惯呢?就这样,看不惯呢?也是这么一个样子!

    但真的要是想要对威廉有所挑剔呢?好像也做不到,这个家伙呢?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古板,这一下子呢?大家也算是领略到了英式管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了,从来都是西装笔挺的,身体也是挺的笔直,脸上面的表情呢?就跟纸板似的。

    跟陈锋相比较来说,差距真的是太大了!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习惯呗!

    原本的时候来四合院呢?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困难,现在呢?已经不仅仅是困难这么的简单了!反正就是别扭!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呢?丁羽就是故意的,如果说没有丁羽的授意,威廉这个所谓的大管家敢这么的去做吗?不可能的!他没有这个信心,也没有这个胆量。

    “这个混小子呀!就是故意的,就是让你吞不下去呢?但又不能够不塞进自己的嘴里面!”苏泉也是略显‘恼火’的跟王长林说到,“我先前的时候去四合院找他,直接的就被威廉给撅了一顿,这个让我难受呀!什么时候受过这待遇?”

    王长林也是放下手中的报纸,“你难受不难受的,跑到我这里混晚饭吃,算是怎么一回事情?你拿小羽没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我就有什么办法不成?”

    “就是想要混碗饭吃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太小气了吧!”

    而苏元这个时候也是从厨房端着菜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哥哥的样子,也是摇摇头,“洗洗手吃饭吧!好不容易坐在了一起,我说你们能不能够不像是老小孩的人呀!”

    看着转身离去的苏元,王长林也是冲着苏泉哼了一声,“说吧!又是什么事情?竟然都能够跑到我这边来,还真的就是不太容易呀!”真的要是说起来呢?自己还真的就需要领苏泉的人情,因为当初的时候,小羽病了的事情,是他告知自己的。

    “这件事情呢?你也不见得能够解决,我今天主要就是没有地方吃饭了,所以跑这里混一顿饭吃,要是在四合院那边吃呢?太别扭了!”苏泉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保留,直接的就说出来了实情,“军营那边呢?除了第一梯队之外,还有第二梯队!”

    “这件事情我倒是知道!我没有听说这里面还有情治部门的掺和!”

    “小羽不是去过了吗?就是在第一梯队的人给训斥了一顿,至于第二梯队的那些人呢?连看一眼都没有看的意思,这件事情呢?也是让有些人感觉有那么一些上火!”苏泉也是摇摇头,“因为其他方面的关系,军方在其中的比重不小!”

    “让你出面来搞定这件事情?”王长林也是笑了起来,“我说你的那摊子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还是怎么了?这个闲心呢?可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过分了!”

    “军营那边的事情呢?可大可小,主要是欧洲方面的事情进行的如火如荼,我需要从小羽那边得到些许的东西,但是很显然没有特别好的机会,情况稍微的有那么一些波折!”

    “别打我的注意,我才不去四合院那边了,就算是陈锋在那边的时候,我都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习惯,更别提现在来了一位新的管家,这位呀!比陈锋可是死板的太多,王莉先前的时候还跟我抱怨过,比陈锋差太远了!”

    苏泉则是微微的一笑,“我在英国的时候呢?倒是接触过这位大管家,就我所知呀!四合院的管家呢?虽然说职权不小,但也是需要向这位威廉大管家报备的,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快的就上手?不是白给的!”

    “小羽在英国有自己的产业,这个事情我倒是知晓的,但是威廉是大管家的这件事情呢?我还真的就不知道,我还因为就是一个英国的管家而已!”

    “我的这个大外甥呀!做什么事情呢?都喜欢藏一大半,露出来的东西呢?星光半点的!”苏泉也是摇头,“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跟学的,这一点真的是不太好!”

    看着苏泉看向自己的时候,王长林也是微微的哼了一声,多少有那么一些洋洋得意的感觉!藏而不漏还是很不错的!不要过于的张扬了,不是什么好事!至少自己是这么感觉的!

    吃过饭之后,苏泉还真的就没有做什么停留,自己今天过来呢?就是为了混一顿饭吃,苏元想要抓都没有抓住,回来之后也是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三哥今天是怎么了?吃了一顿饭就走了?匆匆忙忙的!”

    “威廉来了之后,你好像也去过四合院吧?”王长林也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

    “去了倒是去了,但是感觉威廉太过于的客气了,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习惯他的风格!不是好还是不好的问题,而是感觉身上面像是被帮了绷带一样,拘束!”

    王长林则是微微的摇头,“我觉得他今天晚上过来呢?绝对不会是想要吃一顿饭这么的简单,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我就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了!”

    而苏泉在吃过饭之后,又一次的驱车来到了四合院这边,威廉也是审视的看着苏泉,看了有好长的一段时间,随即也是转身往前走,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而苏泉则是悄然的跟在了威廉的身后位置,一直来到了院落当中。

    丁羽做在椅子上面看书,威廉在间隔很远的时候就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苏泉则是一直的在考虑问题,所以还真的就没有注意到,差一点就撞在了威廉的后背上面,不过想要绕过威廉的时候,却被威廉身后给挡住了!其态度也是不容置疑的。

    苏泉则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自己可以肯定威廉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放置在以往的话,陈锋可能就让开了这个位置,但对于威廉来说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还有就是自己的外甥,你至于坐的这么沉稳吗?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威廉等到苏泉停下来自己脚步的时候,也是再往前走,不过也是回头给了苏泉一个警告的眼色,来到丁羽身边的时候,也是附下身体,然后慢慢的直起身来,来到苏泉的身前,做了一个邀请的收拾,“苏先生,请!先生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晚上的时候不希望被过于的打扰,还强见谅!”这个话说的意味十足。

    丁羽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一直等威廉把茶点放下离开之后,丁羽才放下手中的书,端起来水杯喝了一口气,不过却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这个架子端的稍微有些大。

    “欧洲司方面折了四个线人,而且还有一名特工消失不见了!孙君负伤!”

    “哦!”丁羽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吃惊,同时也没有任何要询问的意思。

    “你就哦一声?”苏泉也是严重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我不是情治部门的人!”丁羽也是很不满的说了一声,“又不是什么所谓的头目,更为概括的来说,这件事情跟我有没有什么关系!三叔,你要是来喝茶呢?我很是欢迎,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呢?我要休息了!”

    “不仅仅是我们,同时英国方面折了两个,老毛子那边的损失比我们更加的惨重,现在有那么一些乱套了!”苏泉也是非常担忧的说到,“地点呢?就在法国了,现在。”

    话还没有说完,丁羽好像也是突然之间的想到了什么,很是突兀的就抬起来了自己的手臂,不过第一时间就又放下来了,然后双手抱胸,低着头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想着以什么,苏泉也没有要打扰丁羽的意思。

    缓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丁羽貌似也是想起来了什么,“三舅,这里面的事情呢?你掺和进来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好处吧!火中取栗呢?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什么意思?”苏泉很显然也是从丁羽的话语当中感觉到了其他的意味来,自己的这个外甥呢?很少会把话语说的很是明白,通常的时候呢?都是隐晦不明的,自己这边呢?又没有太多的线索,所以还真的就很难做出来了猜测和判断。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突然之间想起来些许的事情!”丁羽随即也是把书重新的给拿了起来,“我听说军营那边来了不少人,有些人甚至还有着相当的身份?”

    丁羽随即也是叉开了这个话题,没有必要继续的说下去了,至少现在说出来呢?并没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暂时呢?也影响不到国内,所以看一看呢?也未见得会有什么大不了的!

    “徐存周和衣晓溪等十五个人呢?沾染了些许的坏毛病,好在问题并不是很大,不过这样的改正机会绝对不会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说这个话的时候,苏泉的态度也是相当的坚决。

    “我对于他们的将来没有任何的兴趣,指引他们的道路是一回事情,但他们究竟如何的走这段路,我会视而不见的,在前面的路口等着就好了,甚至可以用这个闲暇的时间去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总会有掉队的!”

    “这样去做不太好!”很显然苏泉从自己的外甥口中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对于某些人恐怕已经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了,不过他并不会主动的去淘汰某些人,而是让某些人呢?自行的被拉下,找丁羽讲道理这件事情是行不通的!

    “好不好呢?这个又轮不到我来评判!我也不想当这个裁判!”说完了之后,丁羽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对了,我好像注意到那边还有三个女孩子家家的,感觉挺娇气的!”

    “少来!”苏泉也是白了一眼自己的外甥,“其中的两个呢?是不记名烈士的后代,其他人呢?不可能看她们的档案,但对于你来说,还真的就不在此列了!”

    “我应该说荣幸吗?”

    “荣幸还是不荣幸的话,另外一说,我帮你找到了一个人,你先前的战友,怎么样?这个消息你应该有兴趣吧!”说完了之后,也是刻意的拍了一下自己放置茶几上面的皮包。“一直以来呢?你都在调查这个消息!”

    丁羽则是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三舅,“三舅,这件事情我很早的时候就停滞调查了,我能够调查到消息呢?就说明是正常的渠道,我调查不到呢?很显然这个渠道就有问题了,能够不向我公开渠道的,并不是那么多!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难怪你小子呢?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苏泉也是感叹了一声,“那么我就直说了吧!失踪的人就是他,我也是看过了资料之后才知晓的,这些资料呢?在他没有出事之前呢?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调阅!”

    “他曾经呢?是你的战友,但究竟是怎么去的欧洲呢?这件事情我不清楚,也调查不到!但是我想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事件!”

    丁羽摇摇头,“做每一行呢?都有每一行的规则,谁也不可能跳出去这个圈子的!因为跳去这个圈子呢?就意味着违反了潜规则!打破所谓的潜规则会有什么样子的代价,我想三舅你也是非常的清楚,难不成我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没有写下遗书?”

    “所以三舅,这样骗小孩子的事情呢?就不要拿出来了!”

    对于自己外甥的鄙夷呢?苏泉还真的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情,自己的脸皮呢?早就已经练就的比城墙还要厚实了,如果说就因为这一点事情就无地自容,那么早就尸骨无存了!

    “情治部门的整肃呢?进行的比较快,期间也是发现了不小的问题,有些问题得到了初步的解决,但是有些问题呢?还在审理的过程当中,有些人呢?还是非常的心虚!”苏泉也是叹了一口气,实际的情况比这个还要更加的复杂,但自己不能够说,“而且情治部门的工作呢?不仅仅是国内的,还有国外的!”

    “这么说来,是被出卖的了?还真是够倒霉的!”

    “具体的情况还不能够定性,我上任欧洲司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对于其中的情况并没有完全的了解,所以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之前,我不能够下这个结论,我现在需要相当的情报,同时呢?我需要一定的支持!”

    “欧洲方面是不会让我有任何的动作,莎莎那边呢?也不会提供太多的支持,因为主要的势力和力量呢?都是在操控欧盟方面的事情,抽调人手,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苏泉则是微微的摇头,“我对于英国和法国的事情呢?也是有所担忧,因为我不清楚这条线上面究竟还有多少的漏洞,而国内的人呢?要是过去的话,会暴露的更多,所以需要其他方面来添补这个漏洞!”

    “三舅,这个是情治部门内部的事情,我掺和进去的话,虽然不至于身败名裂,但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了!而且会让其他人怎么看?我没有这个把握,而且我相信三舅你同样的没有这个把握,。”

    “我是没有这个把握,但是就我所知呢?你的身后有军方的势力,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势力,大家现在依旧不得而知,也有那么一些调查不到,但是。”

    “三舅,这么去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