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说服(下)

    “旁边的人已经招了?”女人盯着丁羽的眼睛注视的看着。

    “没有!”丁羽根本就没有理会后面人的目光,很是自然的就说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应该受到了相当的冲击,正在酒肉伺候着,要么自己选择一个死法,要么呢?就是相互的合作,我刚才都已经说过了,你依旧这么的问,应该是有相当的考虑了?没有想到我的言语还有着这样的威力,实在是没有想到!我适合做一个谈判官的!”

    “艾玛.派克,军情五处供职,负责联络工作!”

    “很好的开始!”丁羽点点头,“需要一些什么?这里能够提供的东西比较的有限,恐怕没有太多的人会适应的!我虽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但也从来不会表现的太过于小气了!特别是现在这样的时候!说一说你的要求!”

    “换一身衣服吧!感觉很是不舒服!还有我希望能够得到相当的待遇!”

    “合理的要求,两个小时的时间,我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满足于你!”丁羽随即也是站了起来,“所有的要求跟他们提及就好!但凡不太出格的!我相信我们彼此之间会有非常好的合作,当然了单单现在的一切还不足够!”

    看着离开的丁羽,艾玛.派克也是深深的低下了头,自己并不想这样,但问题是自己并没有任何的选择,丁羽也就是几句话而已,就直接的攻破了自己的内情,他就是站在自己内心上面的魔鬼,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任何的防备。

    “首长,这些都是你看出来的?”跟在丁羽后面的人在离开了房间之后,也是用异常的目光看着丁羽,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夸张了!也就是几句话而已,就让面前的这个女人直接的就选择了投降!

    “是看出来的,但是需要相当的经验!多看看书没有什么坏处,当然了尽信书呢?也不行!需要从书里面吸取精髓!”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的东西,有些是书本上面学习到的,有一些呢?则是从实践当中的出来的,还真的就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最后那个家伙呢?躺在床上面,完全就是一个病号,身上面包裹的稍微有那么一些紧,看他的样子也是有那么一些难受,丁羽注视的看了一段时间,随即坐在了床边,床上面的这位睁开自己的眼睛看了看丁羽,随即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看你的样子呢?不太像是幽灵,应该是军情五处内部的人,艾玛.派克已经招供了!你准备怎么说呢?是继续的闭目养神?还是说做起来,大家一起谈一谈?”

    床上面的病号听到艾玛的名字,身体不由的抖动了一下,随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女人还真的就不太适合执行任务,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我想试一试,反正就是一条命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每个人都应该有付出的!”

    “内心很是坚定,这个还真的就很是少见呀!这一次我抓了不少人,甚至拉拢在自己身边的人也有,但像是你这么坚定的人还真的就没有遭遇过,原本我以为就应该是炮灰的角色,但是一个炮灰如此的坚定,让我有些没有想到过!”

    床上面的人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勉强的爬了起来,靠着床头的位置坐了下来,“丁先生,我应该是最后一个人了吧!我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坚强,或者说我想要亲自的试一试,谁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

    “让我用点残酷的手段?”丁羽点点头,“先介绍一下自己吧!反正派克那边都已经开口了!你的身份呢?也不会太保密的,派克也是军情五处的人,就算是你们以前的时候没有打过所谓的交到,她想要知晓你的身份,这个并不是什么难事!”

    “哈里!”

    “很普通的名字,我呢?并不算是一个好人,自我定义,当然了你可能对此也会非常的赞同,如果我是好人的话,可能就不会如此的招人恨了?你说是不是?”

    “我只是执行命令而已,至于你是不是好人,这个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理解错误,我所谓的我不是一个好人,指的是为了达到目的呢?我可能会不择手段!”丁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想用这样的手段,但是怎么说呢?战场之上时间紧迫,有的时候也是逼不得已呀!所以可能会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见谅!”

    “我感觉你这样好像有些假慈悲,有些令人作呕!虽然你说的是实话!”

    “人性而已,谁是一个真正的人呢?做人吗?有的时候都是非常的虚伪,摆出来一个假面孔给大家看一看,更何况我现在只是让你看到我的真面孔而已,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好不好这么一说!对了,喜欢看电视剧吗?”

    “我不看肥皂剧?”

    “对于中国的历史有所了解吗?”丁羽看着哈里的样子,也是摇头不已,“哎,其实你应该了解一下中国的历史,至少在对付我的时候呢?应该学着了解一下,会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会站在那一边?上帝还是撒旦?”

    “中国的历史呢?源远流长,遗留下来的东西呢?非常的多,有些是精华,有些呢?从现代的角度来说,是糟粕,但是从有记载的时候开始呢?有关刑罚的记录就非常的多,一直到了二十世纪的时候,大家才开始整理,原来刑罚呢?是为了积极的改造犯人,而不是为了报复性的惩罚,你觉得你属于哪一种呢?”

    看着哈里默不作声的样子,丁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就拿英国方面来说吧!表面之上呢?好像废除了不少的刑罚,但是背后呢?跟美国那边一样,臭名昭著,特别是军情五处和六处,你们对于刑罚呢?虽然不能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也有自己的一套手段!”

    “我不怕死?”

    “错了!我的目的呢?是为了从你的嘴里面掏出来有用的东西来,这个才是我的目的,让你死了的话,那么我的目的就达不到了!至于你说的究竟是有用还是没用呢?这个也需要有人来判断,其实做的越多呢?错的也就越多!”

    “我受伤了!恐怕承受不住刑罚!”

    “谁知道呢?总归还是需要试一试的!”丁羽的口气这个时候也是慢慢的变得冷漠了起来,“不过要是真的让我来动手的话,我会采用一些你可能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只是流传于故事和当中的一些刑罚,别怀疑,我真的能够做到,对于一个人最大的惩戒呢?不是肉体上面的打击,而是精神上面的蹂躏!还有你需要向上帝去祈求,你就是一个人,虽然碍于某些潜规则呢?祸不及家人,但是谁知道呢?”

    “这就略显卑劣了!没有骑士精神!”

    “所谓的骑士精神要看又在什么地方了?”丁羽很是不屑的说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呢?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很是正常的事情,但是私下的时候吗?就是那么一回事情而已,难道英国的骑士就真的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公正和无暇,骗一骗其他人也就好了,至于我吗?那就算了,我在英国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

    “说不过你,现在又被囚禁与此,好像并无其他的选择,但终究就是一死而已!”

    “可以呀!”丁羽则是点头表示了同意,“需要什么呢?给你一把椅子,还是给你一把刀呢?枪械呢?就算了!至少个人觉得实在是没有那么必要,需不需要给你留下来一些时间,让你写一封遗书,这个要求,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哈里看着丁羽,眼神略显有那么一些异样,相对而言呢?自己的价值还真的就比不上派克,但是自己呢?是绝对不会选择投降的,但是说到自杀呢?自己好像还真的就很难做到,虽然对于自己来说,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需要!”

    “哈哈,你这个家伙倒是挺有意思的,不过这么的说吧!就让你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呢?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其实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就会主动的去招供,相信我,我甚至都不需要给你用什么所谓的手段,到时候就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会求我的!”

    对后面的人打了一个指响,丁羽也是毫不客气的说到,“关了他房间的灯,把所有的窗户全部都封闭,要不就让他死在这个小黑屋里面,要不呢?让他自己招供,吃喝呢?从窗口递进来就可以了!等他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说!”

    等丁羽走出去的时候,跟在后面的人也是很谨慎的看着丁羽,“首长,这样是不是。”

    “是不是虐待?”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可以这么的说,我不是你们系统内部的人,所以不需要在意什么方式和方法,更何况三个人当中呢?已经有一个交代了问题,至于其他两个人的死活吗?我还真的就不需要做什么考虑!”

    跟在后面的人也是小心的看着丁羽,这位首长呢?还真的就跟其他的首长不太一样,其他的首长是绝对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的,趁着丁羽休息的时候,也是赶紧把相关的情况都给汇报了上去,这个才是自己的职责。

    不过上面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其他的任何提及,这个倒是让他感觉到了不太一样的地方。

    “东西怎么样?”晚上的时候,丁羽吃的不能够算是特别的好,监狱方面倒是给丁羽刻意的开了小灶,但是水准方面毕竟不太一样,不过丁羽也没有任何的拒绝,桌面上的东西不管是好吃还是不好吃的,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剩余。

    这个都是让坐在同桌的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东西好吃还是不好吃的,大家心里面都有数,但是这位主呢?不仅仅是没有任何的嫌弃,甚至还把东西给吃光了,这个就让人意外了!

    “首长,。”

    “不用了,我已经吃好了,只不过个人的习惯问题,不喜欢浪费!”丁羽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随即也是往外面走去,虽然说做了解释,但是这个解释呢?有点冷冰冰的,让人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做如何的回应!当然了,丁羽也不需要其他人回应什么。

    小小活动了一段时间,丁羽就是在外面走动着,还真的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活动,很快的后面也是跟上面一位,“首长!”

    “你叫什么名字呀!先前一直都没有什么时间问及?”

    “报告首长,我叫猴子,大名侯天亮!”

    丁羽则是转过来自己的身体,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倒是一个猴子的模样,但是不要去做什么水晶猴子?当猴子没有什么不好的,猴子还是很精明的!”

    “首长,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就是过来学习的!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

    “我叫丁羽,就不要叫首长了,听着怪难受的!”丁羽倒是看这个家伙比较的顺眼,所以也是多说了两句,“更何况我也不是体制之内的人,高高在上呢?还真的就不好!”

    “丁主任,我明白了!”

    果然是心思灵透,丁羽也是点点头,“他们三个呢?情况不一,哈里呢?是犹豫之间的人,不过他呢?没有多少的价值了!只能是废物利用而已,至于派克吗?她倒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一旦防线被攻破了,所有的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至于第一个嫌犯吗?有点小矜持,五五之间的事情罢了!”

    “丁主任,我们接下来从派克那边入手吗?”

    “不需要的!派克留待最后也就可以了!因为她的防线已经被攻破了,现在给与她的时间越多,那么我们最后得到的也就越多,保证她的安全也就可以了!至于哈里吗?他已经是一条死鱼了!问题是他究竟什么时候会蹦蹬!我们的首要目标呢?还是第一个嫌犯,他的东西都已经吃了?现在应该是酩酊大醉吧?!”

    “喝了不少,但要说真的醉了,我觉得不太像!”

    “应该在意料之中的事情,看来他的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块壁垒,还是没有被攻破的,他跟哈里是不太一样的,哈里的犹豫呢?跟他的犹豫完全是不同的,哈里的犹豫是交代还是不交代,而他的犹豫呢?是交代多少,这个两个性质的问题!”

    “这好像是同一个问题吧?”侯天亮有些不解了!

    “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哈里呢?属于交代和不交代之间的,但是他舍得死,这个就比较的棘手了,咱们爱国,难道人家就不爱国吗?但是第一个嫌疑犯就不一样了,他是属牙膏的那一种,能够挤出来多少的牙膏呢?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主任,他们会跟我们一样吗?”

    “虽然这帮家伙呢?是外国佬,但是同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这玩意呢?确实是非常操蛋的东西,人生最大的背叛呢?钱、情还有就是信仰了!钱和情呢?问题都不是那么的大,但是信仰这个东西呀!真的要是挨上了,还真的就没辙?”

    “主任,哈里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对,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至少他是舍得去死的人,而派克呢?她不是说没有信仰,但是相对于信仰而言,她更是向往情,至于第一号吗?他倒是另外一种呢?可能会对钱有兴趣,也可能没有兴趣,谁知道呢?等一会问一问就知道了!”

    “主任,不知道我能不能够冒昧的问一句?”

    “我是属于哪一种?是不是?”丁羽也是笑笑,“我呢?属于民族主义者,也可以说是沙文主义者,不过究竟是不是纯粹的那一种,我也不知道,钱、情和信仰呢?我都有,还真的就分不出来一个高下,不能够一概而论!”

    “主任,我相信你是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

    “别扯淡了!你这么的说,我还真的就感觉脸红,这个实在是拍马屁拍的有些太过分了!我自己都感觉丢人现眼的,不过做人吗?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回事情,好了,别扯淡了!咱们应该去看一看那个第一号嫌犯了,他现在吗?应该酒醒了!”

    “主任,我还需要做点其他的什么准备吗?”

    “做个记录吧!还有吗?倒是可以给外界放出来些许的消息了!不管怎么样?现在外界应该对此都是非常的着急,也不能够让他们干着急,是不是?总得让他们有点甜头吃,你汇报吧!我等你的消息就好!”

    这件事情丁羽可以单独的做决定,但是面子上的事情,还是需要给的!

    真的要是给做成了夹生饭,那就不好了!到时候方方面面呢?虽然不能够给丁羽什么难堪,但是小鞋绝对不会太少了!丁羽还真的就不希望会发生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