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死局!

    冯三一看这个架势,心里面也是一惊,看着要站起来的木鸣,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凭空的对木鸣压了两下,然后转头面带微笑的看着丁畅,“畅哥儿,木小子他不懂事,见过的世面比较的少,亲不亲的,家乡人,我说两句,您抬抬手?”

    看着冯三的样子,丁畅抬了一下自己的眼皮,随后也是垂了下来,并没有太多的理会!

    冯三则是起身拽着木鸣来到了门口,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门并没有要关上的意思!也不敢关!真的要是关上门了!等一会的时候还能不能够打开门,就很那难说了!

    “三爷,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木鸣走出来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情愿!自己都已经脱离这个泥潭了!怎么着?还想着拉自己下水?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他!现在要是不走的话,更待何时?

    “木鸣,你想死,还是想怎么着?”冯三也是拉下来自己的脸,“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个是在救你的小命,怎么着?一定要奈何桥上面走一回?还是觉得你是猫,能够有九条命,就算是你有九十条命,也不够被收拾的!”

    木鸣脸色微微的黑了起来,“三爷?来头很大?”

    “来头怎么样的,我就不说了!人家给你说了好话,你怎么着?就一定要拔尖,刚才的时候你倒是打了电话,人呢?有过来的吗?别扯了!我还就告诉你了!这一次整个药市都会站在宫俊超这一边的,没有任何商量和妥协的余地!”

    “三爷!我记得过年过节的时候,也孝敬过你老人家的,没有差了你什么!”

    “我现在让你打电话,报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实力,但凡你的根子都翻起来,人家都能够给你打趴下了!我当年怎么样?人家一句话,我一辈子都不能够翻身?就你?我也许不能够把你给怎么样?但是我告诉你木鸣,让你难受,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三爷,这么说来,你今天就是过来站台的了?”

    冯三摆摆手,“木鸣呀!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离开?这个事情还有些许的余地,我在大少爷的眼里面,倒是没有什么位置,这一点我倒是知晓,但是分寸我还是知道的,你要是离开了这里,到时候就真的没有任何的藏身之地,我不是吓唬你!我能够说的也就这么多了!我旁边开了一个包间,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去那里待一会!”

    看着要转身的冯三,木鸣也是一把的拉住了他,“三爷!三爷!你看你,火气还是这么的大,您消消气!”木鸣觉得这个事情貌似并不是在做作,这里面肯定是有着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所以自己要弄得明白一些!“三爷,不是说我不让步,而是没有办法让步呀!”

    冯三双手擎着自己手里面的拐杖,“木鸣呀!你背后是什么人,我知道一些!这帮家伙想要往药市里面掺和一手,为的是什么,你清楚,我也清楚,但是我要说一句,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一旦走上去,就回不了头了!你呢?也是沉浮了一辈子的时间了!为了这个事情掉脑袋,有点不太值当!”

    “三爷!不至于吧?”木鸣听到冯三如此郑重的说,心里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担忧了起来,毕竟冯三是一只老狐狸,自己不给面子是一回事情!但是听不听的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我猜呀!你这一次就算是不死,也得掉层皮!”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对的木鸣,冯三也是继续的说到,“你以为人家对要是有兴趣,木鸣,你想错了,人家就是拿你在练手!”

    “啥?”木鸣好像没有听明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练手?”

    “你以为呢?你也没有听错,大少爷和大小姐就是拿你在练手,你现在已经掉落到了这个坑里面,不是说你想不想出去的问题,而是大少爷和大小姐根本就不允许你出去,有了你在这个坑里面,才能够有更多的人进来!”

    “丢你老母!”木鸣也是真的急眼了!

    “你给我小点声!我可不想被你拖累了!”冯三用拐杖敲了一下木鸣的迎面骨,还别说,真的就有那么一些疼,木鸣都想要跳脚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昨天他们去药市的时候,小冰来见我了!就算是分局的韩冰,省厅那边下来了人,专门负责对他们的保护,还有昨天晚上的时候他们去见了柳盛柳书记!”

    木鸣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就好像被重锤猛然的给敲击了,甚至眼里面都开始冒金星了!省厅方面的人!还有柳盛柳书记!这个是想要干什么?自己背后倒是有关系,但问题是自己的关系怎么跟这个相比较?

    “三爷,我也没有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呀!这不应该吧?”

    “我知道,我是看在你小子还有几分本乡人,所以救你一条命,这么的说吧!人家放你走,为什么?人家笃定了!就是拿你开刀,就算是你跑到了天涯海角也会把你给抓回来的,我还是那句话,人家就是拿你在练手!”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木鸣感觉都有那么一些要哭了!没有你们这么干的呀!要是有这个能耐的话,先前的时候直接的就摆明了好不好?不管是省厅方面,还是柳盛柳书记,任何一个,自己都扛不住呀!

    麻子不是麻子,都是坑呀!木鸣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些扛不住,也是连忙的扶了一下旁边的墙,“走吧!去旁边的包间,我不知道具体都有谁,但是你自己想明白一些,这件事情我掺和不了,也不敢去掺和,不然的话我这帮老骨头,都不够熬汤的!”

    进入到了包间,里面就两个冯三的小徒弟,除此之外还真的就没有其他人!没有什么堵门这么一说,就更别提及什么白虎堂了!至少对于冯三来说,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你们两个先出去!”等自己的两个徒弟离开了之后,冯三也是注视的看着木鸣,“我这个老家伙呢?当初的时候得罪了丁先生,确切的说我的徒弟不开眼,所以这个事情我给背了下来,算不算背黑锅,无所谓的,反正我都已经是老家伙了!也可能是看在我这个老家伙还灵通的面子上面,丁先生让我给两个孩子练手!”

    “三爷?当初药市的事情?”木鸣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不过,就是当初药市的事情!”冯三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不怕告诉你,当初的事情方方面面都给隐瞒了!盘子捂得很紧!你在药市那边没有什么好名声,所以这个事情更是不会让你知晓的,而其他方面,市局还有我用了一些手段,所以就把这个事情给摁了下来!”

    “三爷,三爷!”木鸣感觉有那么一些麻爪,“我知道我以前有点嚣张,你不能够见死不救?”先前的时候,木鸣还真的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情,但是现在摆出来的东西,是真的让人害怕了!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了!

    不过木鸣刚刚的说完话,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随即就看见一身便装的韩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面的冯三之后,也是点了一下头,“三叔公!”至于木鸣还真的就没有做太多的理会!然后在旁边的位置做了下来!

    “小冰,怎么过来了?”

    韩冰看了一眼木鸣,阴沉着脸说道,“先前的时候有人报警了!我过来看一眼!刚刚去看过了畅哥儿他们,做了些许的记录,所以看看木总有没有什么情况,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去分局那边做一个笔录!”

    “不是我!我打电话给了几个朋友!”

    “韩局,真的不是我呀!”

    韩冰嗯了一声,“总归是需要了解一下情况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最好能够去分局那边做一个笔录,毕竟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了解的清楚一点!”给三叔公面子可以,但是木鸣吗?就没有必要,他自己找死,谁也拦不住!

    “小冰,能不能够等一会?”冯三也是皱起来自己的眉头来!

    韩冰也是相当的为难,想了半天的时候这才缓缓的说到,“三叔公,我倒是想要缓和一下,但是省厅和市局的人就在分局那边了!我这个小小的肩膀扛不住!还有我这边也是相当的麻烦,涉及到了相当的调查!药市那边也有相当的人陷了进来!”

    “这么快?”冯三的脸色也是突变,很显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的变化,这个还真的就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而且自己现在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没有让分局的人掺和!”韩冰沉声的说到,“主要是了解些许的情况,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情况不容乐乎!”不过说话的时候,韩冰也是凝视的看着木鸣,“这里面涉及到了相当的问题,都跟木鸣有着相当的关系,不过市局方面并没有这个方面的通报,但是市委那边对于这件事情尤为的重视!”

    完蛋了!木鸣差一点就要瘫坐在了那里!

    在自己看来,就是三个小兔崽子而已,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放在心上面的意思!但是没曾想,在这个背后,却是狠辣无情的那一种,这一巴掌拍下来,自己能够承受的住吗?

    不对,这个话不应该这么的说,这三个兔崽子一巴掌拍下来,就是为了确保,直接的一棒子就把自己给打死!没有给自己留下来任何余地的意思!先前的时候跟自己谈条件,根本就是在迷惑自己!为什么?因为自己不会把三个小孩子给看在眼里面的!

    木鸣是真的想要给自己两巴掌,狠狠的给自己两巴掌,自己为什么这么的愚蠢呢?一个小孩子敢坐在自己的面前,跟自己条件?是儿戏吗?自己太过于的小觑他人了!人家一个小孩子就能够把自己给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让自己没有任何的反抗!

    “三爷!我认栽了!”木鸣的眼睛突然的就是一亮,“家里面的东西我收拾收拾,立刻的就给送过来!你看这样行吗?”

    韩冰哼笑了一声,拿出来自己的香烟点上了!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屑!冯三也是皱起来自己的眉头,“木鸣呀!你还是没有能够明白呀!不管你是家财万贯,还是家徒四壁的,对于大少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人家根本就不敢兴趣!”

    “小冰,你说呢?”

    “药市是市里面的一块牌子,同时也是省里面的一块牌子,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沾染!”

    就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木鸣这个时候却是恍然大悟,自己终于知晓了自己究竟犯了什么忌讳!药市呢?对于生意,自然是欢迎的,但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抹黑!谁要是踏上了这条路,不管这个人是什么人,什么位置,都绝对不会饶恕!

    “韩局,三爷,我们没有这个意思的!”犹豫了片刻,木鸣也是想要死中求活!毕竟这样的事情自己这边只不过是试探了一下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再者一点,自己背后涉及到的人和势力貌似也不小,而且大家的投入也不少,就真的能够偃旗息鼓?

    韩冰.冲着冯三摇摇头,站起来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走了出去,这个家伙有一定的幻想,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要知道那边的畅哥儿?还没有开始收网呢?他们对于木鸣还是有着相当的兴趣,就是不知道这一网能够拽出来多少鱼!

    “你去谈吧!这个事情我就不掺和了!不过就我来看,你掉脑袋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冯三也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都已经如此的情况之下,还心存侥幸,自己能够说什么?要知道丁羽丁先生在京城那边的势力简直是骇人听闻的那一种!打擂台,有资本吗?

    所谓的横冲直闯,是不好使的!

    再者就是宫俊超?是帮着丁先生做事情的,而且在药市的名声也是非常的好,但是一直以来却从来的都没有打过丁先生的名号,是真的用不了吗?绝对不是这样的!木鸣的所在,看似是逼迫宫俊超,但实际上面却是打了丁先生的脸!

    如果说就是合情合理的话,丁先生未见得就会在意!但问题是你其中有着其他的夹杂,丁先生那边能够轻饶了?换做是自己的话,也绝对不会轻饶了的!

    不过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枉费心机了!本来想着能够卖好,至少是买一个人情的,但是现在来看,全部都打了水漂!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丢人现眼!自己就不应该有着这个方面的小心思!

    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丁先生的孩子呀!怎么能够小觑了?就是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所追究,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做!告知韩冰?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显得有那么一些晚了!

    木鸣重新的进来之后,也是噗通一下子的就跪在了那里,不过还没有等自己的头低下来,就被跟着的安保一把给拎了起来,掐着脖子给摁在了椅子上面!离开的时候,也是拍了拍他的脖子,警告的意思很是明显!

    不要来这一套,如果再来的话,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情况了!

    “大少!我认栽了!”木鸣也是很光棍的样子,“你说话,我听着!”

    “木总,你这样就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太好玩了!”丁畅鼓着自己的嘴说道!“你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先前的时候谈判,丁畅是一个态度,但问题是现在已经不是谈判了!自己干嘛还需要用先前的态度,木鸣也是一时语塞!

    “大少,我认了!”

    “你说认了,就认了?”丁畅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背了!至少保护住后面的帅,你这个车吗?日后大家可能还会照拂一下,我不要你,我要你后面的车,一句话,给?还是不给?”

    宫俊超也是侧目的看着丁畅,心下是有那么一些感叹,但是却抿着自己的嘴,根本就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现在就看木鸣做什么选择了!

    “大少,我背后是有一些商人,但是大家都是做正儿八经生意的!”

    丁畅哎了一声,回头看着宫俊超,“宫伯伯,你说这个算不算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也没有等宫俊超回答,丁畅已经转过来自己的身体,“是真的打算一个人扛了?行!那么你就扛着吧!”

    对后面的安保点了一下头,安保拿着手机走到了丁畅的身边,把手机放下来!丁畅转动了圆盘,把手机给转动到了木鸣的正前方!

    “你在国内吗?生活比较的糜烂,这样的事情跟我无关,你的妻子还有儿女都在法国了!听说生活的很好!看看吧!说不定明天的时候就会跟你团聚的!我给过你机会的,你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