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事故!

    回到了农场的丁羽,看着下属递过来的报告,走回到自己的书房。

    不过等看到书桌上面的礼物之后,也是停顿了些许的时间!把手里面的报告给放置到了旁边的位置,报告的清单和目录自己刚才看过了,只需要批复一下也就可以了!或早或晚都没有太多的问题!

    但是桌面上的东西?自己要是处理的稍微晚一点,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后果,就不太好说,至少丁羽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状况,到时候就不是棘手这么的简单!

    要知道她们距离自己这边天南海北的,真难为他们竟然能够同一时间的把东西给送了过来,如此的情况之下,让自己说点什么是好吧?!什么都别说了!这个默契就不要打破了!

    把外面的包装给拆卸了之后,丁羽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大部分都不是那么的大,甚至有一些看起来稍微有那么一些丑,不过应该是非常用心的那一种!让她们做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考验呀!

    一直忙碌到十点多钟的时候,丁羽这边总算是告一段落!丁羽这边也是松了好大的一口气!别说,有点小累的感觉!不过这些东西自己觉得有必要好好的珍藏起来!非常的有意义!

    不过丁羽这边却没有立刻的就去休息,而是把手头上面的文件都给处理了!然后又看了一会视频,这才去休息,整个过程就是丁羽一个人,也许在外界看来,丁羽应该是灯红酒绿的,但实际上面,丁羽的生活其实非常的低调,甚至是单调!

    早上起来的时候,安保就找上了门,“先生,有人来求见您!”

    “啊?”丁羽用手指敲了一下自己的眉心,“没有开玩笑吧!现在凌晨四点钟,有人竟然选择这个时候来见我?而且还不是我的客人,甚至于还在农场的外面?有点过于的。”

    “他大约三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可以说是尤为的早!应该是从某些方面得到了相当的讯息,所以才刻意的过来!不过能够知晓先生你在这里下榻,而且还能够找过来,恐怕不是一般的容易!有点小困难!还有就是外面的安保竟然没有太多的反应!这个不太正常!”

    “我先去锻炼,把他给邀请过来就好!我锻炼的时间有点长,起来的这么早,让他小憩一下!”丁羽安排了过来,这才去锻炼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太多的停顿!

    等丁羽这边锻炼过身体之后,重新的洗漱了一番,这才见到了先前闯入的这位!

    “丁先生,你好!我是何然君!”介绍自己的时候,有那么一些小拘谨!眼神也是有些散乱!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反正现在还说不好!也不好去贸然的下评断!

    “你好!”丁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何先生起来的有点早!三点多钟就起床了!要不是安保的缘故,我都不知道还有人这么早的就过来了!”做了一个邀请的收拾,“正好我还没有吃饭,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饭?”

    丁羽并没有问及何然君的具体情况,不管发生了什么?在现在这个时间,吃一顿饭才是最为实际的!也是最为正经的!至于彼此之间有什么问题和话题的,也可以慢慢的展开来!

    “丁医生,我知道我是冒昧的来打扰了!我把事情给说完了!然后认打认罚,绝对没有任何的怨言!”坐下来之后,何然君很是诚恳的说到!看这个情形,有点急切!

    丁羽点了一下头,“何先生,是吧!你觉得这件事情在你的心目当中占据了一个什么样子的位置,比你自己的命还要更为的重要,那么你觉得这件事情在我的心目当中又占据了一个什么样子的位置呢?可能不值得一提的那一种!您说是吗?”

    “丁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所以呢?先吃东西吧!浪费了总归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我这个人一向还是比较的讲道理,既然你来到了这里,那么有事情就说事情!牵扯其他的事情,就没有太多的必要了!”

    丁羽给何然君夹了一个包子,然后也是自顾的吃起来了东西,吃的速度并不是非常的快,但是胃口非常的大,何然君很是谨慎和小心的看着丁羽,吃了面前的包子,牛肉馅的!纯正的那一种,没有任何的掺杂!

    这种的牛肉包子,很是美味,但是自己顶多四五个,如果再有一碗粥或者是一点咸菜,一上午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但是面前的这位丁先生呢?

    好家伙,一盘子的包子全部都下了肚子,这个还不算放置在桌子上面的其他东西,何然君感觉有那么一些夸张,然后很是怀疑的看着丁羽的肚子,这么多的东西究竟都吃到了那里去?怎么他的独自一点都没有要鼓起来的意思?

    吃过了东西之后,丁羽这才重新审视的看着面前的何然君!

    “既然我们都在一起吃过了饭,那么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应该算是比较的熟络了!不算是朋友,也好过彼此是敌人,是不是?”重新的对何然君伸了一下自己的手!

    “丁先生,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被骗了!”

    这个话让丁羽微微的有那么一些失神,“不能够吧!诚然我对于下面的事情不会有太多的理会,但是就我个人所了解到的情况,集团方面对于监察的管理还是比较的到位,如果是这个方面的问题,我相信会有相当的人来处理的!没有人敢去触犯这个底线的!”

    “跟集团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被天圣那边给骗了!”

    丁羽用手敲击着桌子,有些无语!而且神色部队的看着何然君!“何先生,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应该是你跟天圣之间的事情,为什么来找我呢?再者一点,你既然能够来到农场这边,想必是得到了某些方面的消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的来选择!但是你这样的行为,不放肆的说一句,有些太随性了!”

    “我知道!丁先生!”何然君一副了然的模样,“我得到了某些人的指点,如果没有这些指点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我也知道这么的去做,行为略显有那么一些恶劣,但是天圣那边实在是太过分了!”

    “跟天圣有相当的关系,跟农场这边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此的情况之下,你过去找天圣,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找到了我?这个又是什么道理,我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能够理解!”

    “丁先生,就我个人所了解的情况,天圣跟农场这边是相互竞争的关系!”

    丁羽也不知道应该是哭还是应该笑了!“何先生,天圣跟农场这边是相互竞争的关系,这个倒是没有假的,竞争的手段?是多样的,但是我们去拆台,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对于我们来说,赚取了什么?什么都没有?难道就为了看天圣的笑话?从而浪费整个农场的资源和利益,如果站在一个生意人的角度,合适吗?”

    丁羽的一番话,让何然君哑然了!这个跟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完全就是不一样的!难道农场这边不应该承接这个事情吗?这个可是落井下石最好的时机了!可以用来拔高农场,同样也可以打击天圣,为什么这样的机会就浪费了?

    但是丁羽所说的,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有那么一些无法反驳,对于农场这边来说,抹黑天圣,根本就没有必要的!天圣现在是竞争对手,这个不假,但是并不代表着农场就会把天圣给放在眼睛里面,换句话说,天圣现在不够格!

    “丁先生,我们被天圣给骗了?难道就没有地方讲理了吗?”

    “你想要听真话,还是想要听假话呀!”丁羽依旧表现的很是淡然!“所谓的假话呢?没有什么意思的,所以我还是说点真话比较的好,真话就是,我这里并不是法院,我就是一家集团公司,你们被天圣给骗了!如果真的有什么诱导性的,或者是其他的方面,那么去起诉,我相信法院会给与公正的审判,而我呢?并不是法院,至少在这一点上面,我是无能为力的!”

    何然君对此尤为的有那么一些失望,因为这个跟自己的预想根本就不相符!

    对此自己感觉相当的痛苦,当初的时候,自己这边可以说是鬼迷心窍了!谁能够想到天圣那边竟然设置了这样的陷阱?就这么的让自己这边陷入其中,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等现在有所醒悟,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晚了!正并不是自己想要挽回,就可以挽回的!

    有人指点了自己,自己也来到了农场这边,甚至是见到了丁羽丁先生,人家也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但是很显然彼此之间的谈话,并不符合自己的预想!

    “丁先生,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说一说我的情况!”

    “可以!”丁羽并没有硬性拒绝的意思!

    “其实这件事情主要的原因还是在我们自身上面,当初的时候我们也是想要跟农场这边签订合同,但是天圣主动的找上门来了!给与了更高的条件,大家当时的时候就动心了!虽然我也感觉到其中的一些问题,但当时的时候忽略了!”

    “天上面不会无缘无故的掉果子?陷阱就是在这个不经意之间发生的!”

    “对!直到签订了合同,大家才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按照农场这边的程序,我们只要把土地出租出去,就可以拿钱,但是天圣那边,竟然设置了相当的条文,说土地一直要等到有产出的时候,才能够拿钱,而且如果土地这边一旦没有达到标准的话,那么其中的损失将从我们原来的保证金当中扣除,而所谓的保证金,就是我们的租金!”

    丁羽愣了一下,“这个不合法呀!”

    “他们给我们找了相当的律师,而且还找了不少有关的人士,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有人给我们指了路,所以我也是豁出去了,左右都是一个死,我要是不给乡亲们找回来这个场子,死了也被戳脊梁骨!一辈子都不能够安生!”

    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不对你的这个事情发表任何的意见,因为我做什么样子的决断,对于你都会造成相当的影响!不过我这边的律师应该可以给与你相当的支助,现在这个时候集团方面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对于何然君的离开,丁羽并没有立刻的就有所动作!

    倒是农场这边的经理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何然君过来的时候他也是早上的时候才知晓的,经理也没有想到何然君竟然直接的来堵门了!这个事情稍显有那么一些严重了!

    换句话说,这个是把农场这边当成是什么地方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要知道这里可是农场,而且先生还是在农场这边入住,如此的情况都已经算是事故了!

    丁羽倒是没有太多的意见!要知道何然君根本就没有走到一定的范围之内,至少他还没有走到里面的警戒范围,就被发现了!至于其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追究起来,真的就有意思吗?未见得!

    “先生,这个事情的责任在我,我会严肃的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这个放一放吧!处理起来的话,谁知道都会发生了什么,可能是一团乱麻!”丁羽不以为意的说到,“何然君是怎么一回事情?看样子闹腾的有点厉害?没有怎么听闻过?”

    “他们村所在的地方正好掐在中间的位置了!虽然并不是非常的大,但是地理位置非常的优越,我们对此也是做过相当的考察,给与他们开出来了相当的条件,甚至比我们制定的标准还要高上一些!”

    “继续!”丁羽并没有表述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是!”经理则是继续的说到,“但是他们村有那么一些贪心不足,沟壑不满!给咱们开出来了天价出来!让我们彼此之间的谈判一下子的就陷入到了泥潭当中!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还出现其他的一些变故,这些我们都是有记录的!”

    “就没有明白人吗?”

    “有,也不是说没有明白,何然君算是半个明白人!他还是能够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的,但是奈何?起到的作用太过于的有限,甚至于一定程度上面还被架在了那边!后来天圣那边乘虚而入!我们也就放弃了!为此,我们管理层还受到了相当的批评!”

    “我好像有些许的印象,我记得当时的时候罗炫给你们求情来着,还写在了报告上面!”

    “我们跟罗部长有过相当的交流,不过事情总归是做错了!”

    先生没有追究这个事情的意思,对于管理层来说,就已经是喜事了!至于其他的方面吗?倒还真的就不需要太过于的计较,现在这个时候跟先生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绝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同时拉低自己的印象分!

    “天圣那边的合同,知晓吗?”

    “后来知晓的!不过那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天圣那边有那么一些过于的不讲究了!而且有些方面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地道,他们想要把这个事情给压下来,但是这个涉及到了诈骗的问题了!”

    丁羽微微的点头,自己多少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问题和状况了!

    “何然君先前的时候已经表示了反对,现在这个时候又被推了出来,这个家伙倒是有点倒霉呀!”丁羽突然的转换了风格了!

    经理则是苦笑了一下,“先生,有些人贪心不足,但是现在出现了事情和问题,他们自己不愿意背负,所以就把何然君给顶了出来,他们就算是出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根本就是过街的老鼠!不过我虽然钦佩何然君是一个汉子,但是这个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麻烦这么的简单!”

    “这里面涉嫌了欺骗,让罗炫给打一个招呼吧!老百姓就靠着家里面的几亩地养活自己,现在闹出来这样的事情,天圣的方式有那么一些太下作了!好好的企业竟然闹出来这样的事情出来!告诉他们一声,适可而止!”

    “先生,这样会不会有些许的不妥?!”

    “就说是我说的,告诉他们,玩可以,闹腾也可以,竞争可以,但是保持好自己的底线,什么事情一旦突破了底线,那么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如果连底线都没有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竞争了!这个就是我要说的?!”

    “是!先生,我明白了!”

    丁羽并没有要理会何然君的事情,主要是天圣那边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过分了!完全就是突破了底线,怎么着?你们觉得有人支持,有钱支持,甚至是有着相当的资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不是?把中国当成是什么了?

    “先生,何然君那边需要告知他吗?”

    “他们跟天圣的事情,我们不掺和!这个事情是他们自己做出来的选择,没有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丁羽很是冷酷无情的说到!

    经理听了之后,微微的有那么一些失神,自己感觉先生的话语当红蕴含了其他的意思,不过却没有继续问询的意思,而是快步的离开了丁羽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