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坑的就是你

    “谈话完结,东西我给你留着!不多!多了也不敢给你!你也不敢收!暂时就是这些!”

    王建国看着桌面上的东西,随即就揣进自己的口袋里面,这个要是让外面的狼看到了!谁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还真的就有点难说!

    其速度之快,让丁羽也是有点触不及防!

    千万不要小觑了这两盒小雪茄,跟钱没有任何的关系,国内不流通的,也就是说你用钱是买不到的!当然也不是说这个就是身份的象征,跟这个也没有任何的关联!

    “我说你是不是也太干净利索了!好吧!我不多问了!”王建国挥动了自己的手臂,“先走了!这一次大家学到的东西很多,不管是省里面还是市里面都会很满意的!就是你不出面,有那么一些难为!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评价你!”

    不过王建国也明白,自己说的都是废话!没有任何的作用!

    不过王建国走出去没有两分钟的时间,就重新的折返回来,弄得丁羽也是很诧异的样子,什么情况这是?也没有看见他拉下来什么东西呀!

    “我还是有点没有想明白!我们的人撤了?他们留下来四天的时间!”

    很显然王建国对于这个事情有其他的考虑!自己也是压不住心中的困惑!

    丁羽听了之后,豁然的一笑,“你还真的想要问及呀!这个事情你知晓的太多可是没有什么好处,现在这个时候赶紧走,还是比较正确的选择!”

    “明白了!”王建国摆摆手,一溜烟的跑了!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追赶他一样!

    丁羽虽然没有给与自己任何的答复,但是从说话当中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他显然是有着其他的准备,太过于的明显,至少对于自己来说,是这样的!

    其实王建国就算是猜到了一些事情,但还是不敢去做这个方面的决断!

    为什么?因为有相当的事情解释不清楚呀!自己反应可能稍微慢一点,但还是看出来了些许的问题和状况,那些学员呢?他们就真的看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吗?

    这样的事情想要瞒过这帮学员,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但是丁羽依旧是这么的去做了!挺有意思的!或者说很是值得玩味!

    不过这些就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王建国第一时间的就把省里面派遣过来的学员都给带走了!没有任何的留恋,也没有任何的停顿,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事情,会有什么样子的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自己也不想去做任何的沾染!

    因为王建国能够感受到,丁羽是故意的!甚至这个是他设置的最终考验!至于这些考验究竟都是什么?恐怕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只有丁羽他自己最为的清楚和明白!

    别说,王建国一行人的离开,还真的就没有引起来任何的喧嚣!甚至略显有那么一些平淡!

    倒是省里面对此很是高兴!为什么?虽然说时间尚短,但是构架起来跟农场之间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还是很密切的那一种!再者一点,就是王建国提及的中草药种植的事情!让省里面的领导非常的欣喜!甚至是有点雀跃!

    农场这边如果不是有相当的把握,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也就是说农场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虽然农场方面没有大操大办的意思!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了农场的态度!对于中草药的种植绝对是非常的重视!

    从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农场有着自己的布置和打算,不过同时也需要跟省委这边做相当的沟通,为什么王建国会知晓?很显然,丁羽并不想让这个事情闹腾的太过于喧嚣!

    王建国跟丁羽的私交非常的好,大家对此都是心知肚明的,这里面还需要说一个问题,那就是丁羽从来都没有任何要干涉省委的意思!如果说真的想要干涉的话,那么就不太需要王建国来提及这个事情了!

    真的说起来,省委跟农场配合的很是不错,但只限于这一点。丁羽跟省委的各位领导,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联系过!还真的就不是丁羽故作高傲,跟这一点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里面的原因,真的要追溯起来的话,恐怕就跟丁羽当年的经历有着相当的关系!当年丁羽被马家和宋家逼迫的时候,心里面就有了相当的抵触!一想到这个事情,省委的领导就是感觉心头有那么一些火大!

    虽然现在马家和宋家都已经销声匿迹了!但是这个事情留下来的弊端并没有完全消除!

    丁羽向来都不太喜欢跟仕途的人打交道,不管是他自家地头的市委领导,又或者是省里面的领导,乃至更为高层的领导,都是如此!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完蛋了!但是丁羽呢?生活的很是滋润,甚至是让人非常的羡慕,不过这样也非常的好,至少农场在这一点上面,表现的很是优异!跟省委积极的沟通,大家相互的配合,共同发展!

    说起来也是相当的怪异,丁羽不太愿意跟省委的领导联系,但是农场在这一点却表现的非常好,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怎么来形容,就感觉像是一个组织,出现了两个不同的领导一样!

    要是放置在普通的组织里面,肯定会造成内乱或者是内斗的情况,但是农场这边呢?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于农场的发展还是蒸蒸日上,让人有那么一些看不懂,甚至是有那么一些闹不明白!太过于的奇怪了!

    不仅仅是省委方面的领导,甚至于相当势力的人对此都有着一定的猜测,丁羽只是负责农场的方向性问题,而具体的操作则是另外的人!

    并不是说丁羽对于农场就是放任不理的那一种!还真的就不是这样!

    丁羽对于农场有着绝对的掌控,但是他又不是暴君,或者是独裁者,他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是却没有要掩盖下属的意思,甚至愿意见到下面的人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你们表现的越好,对于农场的益处就更大,那么我的收益也就更多,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农场是我的不假,但是同样的,也是属于你们的平台,你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面任意的去挥洒自己的梦想!我只会表示支持,而不会去故意的设置什么障碍!

    相对而言,农场这些年能够蓬勃的发展,跟丁羽采取这样的方式,有着相当的关系!

    不过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是丁羽了!其他人敢这么的去做吗?

    不敢!也不行!

    放任自己的下属,而且还是没有保留的那一种!就不怕自家的这个产业别人给抢夺走了!又或者是他丁羽直接的就被架空,但是人家就是有这样的底气,就是有这样的能力!

    找谁说理去吧?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成就了丁羽的今天!

    京城这边对于王建国他们一行人的离开,也没有表现出来特别的关注,因为这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从内部所得到的消息来看,王建国回去还真的就有相当的事情!

    跟学员没有太多的关系,主要是牵扯到农场的事情,一个是中草药的种植,另外一个就是省里面的某些人人对于农场有其他的意见和想法,表现的很是激烈,连带着农场的公关主管罗炫都已经到了!很显然对于这个事情不是一般的重视!

    不是说丁羽没有其他更好的处理方式,并不是这样的!

    而是丁羽并不想因为这样的小事,就影响到农场跟省委之间的关系!所以王建国回去的话,可以起到很好的缓冲作用,不否定罗炫的作用,但是王建国加入进去的话,会起到奇效!

    还有一件事情,大家都已经知晓的差不多了!首长已经把丁羽给安排进入了党校,至少丁羽的名字已经在名单上面了!至于丁羽什么时候会报道?这个问题另当别论,不是那么的重要!

    速度之快让人反应不及,这一点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重要的是丁羽既然进入到了这个牢笼当中,大家就绝对不会让他轻易的走出去!

    “先生,那些学员的反应不一!”

    曲鹤进入到了丁羽的办公室,步伐很是稳健,来到了丁羽身边的时候,低声的说了一句!

    “反应不一呀!”丁羽有点喃喃自语,转动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笔,随即才问及的说到,“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他们比较的好?还有你觉得会有多少人看破这个事情?”

    “名单已经被定了下来,我相信会给很多人一个误导,究竟能够有多少人看破这个事情,还真的就很难说,不过入选的那些人,现在都很是老实,他们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表现,工作那边也是很顺畅,就算是他们的‘监工’,也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和问题!”

    “他们根本就是体验生活的,又不是真正的在考验他们,不过好在他们的底子也都不错,所以倒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影响!”

    “先生,要是他们被淘汰出去的话,会引起来相当的波澜!”

    “跟我没有关系!”丁羽很是冷漠的说到,“大喜易失言,大怒易失态,大哀易失言,大乐易失察,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常事,我已经给他们泼冷水了!如果他们自己不警醒的话,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曲鹤点点头,先生说的没有任何问题,至理名言!要知道这些学员将来的时候,都可能会走上更高的工作岗位,他们就需要时时刻刻的保持冷静,保持睿智的头脑,如果连这些都没有办法保证的话,那么还谈及什么所谓的工作?

    “谁的表现最好?把陈海洋给我剔除出去,还有他如果捣乱的话,我会让他知晓其中的厉害!”对于这个问题,丁羽的态度是不容置疑的!

    “谭成的表现最好!陈海洋应该是有所感悟,所以很是安静,甚至是让人感觉安静过头了!”

    “陈海洋这个家伙很是油滑,他绝对不能够入选,因为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来的太过于容易!他是不会珍惜的,他想要走出来自己的道路,真的需要重锤来敲击,可就算是这样,他能不能够走出来,还是两说着的事情!”

    “先生,需要采取一点其他的手段和方式吗?”

    “晚上请他们一起吃顿饭吧!反正他们也都是要离开的人了!让他们稍微的放纵一下,我记得六叔那边刚刚送了一些酒水过来,让他们稍微的尝试一下!”

    得!就知晓先生绝对不会饶了那帮家伙的!不过想一想,倒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这帮家伙虽然得到了先生的些许安抚,但是怎么说呢?心里面想必都是相当的憋屈,甚至是有那么一些焦躁,如此的情况之下,他们会做出来什么样子的举动?

    与此同时,京城那边的一些人这个时候都已经笑的合不拢自己的嘴巴!肆意的笑声盘旋在京城的上空,余音不断,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的话,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有人开门宴客了!

    有人高兴,自然也有人郁闷,头顶上面的黑气都可以当做乌云来用了!

    说不定下一刻的时候,就是电闪雷鸣,所以相当的人都是距离老远的位置,真的要是落下来,就不是粉身碎骨那么的简单了!可能连一根毛都不会留下来!后果太严重了!

    双方面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好在彼此之间没有打什么所谓的照面,如果现在这个时候打了照面的话,会不会出现山崩地裂的情况,还真的就很难说!

    不过碍于丁羽那边已经被挂名进入了党校,相当的人现在也是咬牙启齿的发誓,到时候一定要让丁羽好好的教授出来几个人才出来!一定要补上派系的缺口!

    大家为什么如此的急切?丁羽这些年培育出来的人才看似不少,但是从整个基数来说,还是少的有点太可怜,而且狼多肉少,根本就不够大家分的!

    这个家伙的性格很是恶劣,甚是被大家所诟病,但是其眼光毒辣,真的是让人钦佩不已!这些都已经是无需多言的事情了!这一次的机会没有抓住,那么下一次就需要多努力了!

    不然的话日后派系的发展绝对要慢于竞争对手的,一步慢可能就会步步慢!为了将来,说什么都要拿下来名额,绝对不能够再出现所谓的意外了!

    被淘汰的队员被知晓了丁羽丁主任要请客吃饭的消息,并没有表露出来多少的兴奋!

    哪怕是龙肝凤髓摆在他们的面前,也不觉得会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现在留给他们所品尝的只有淡然的苦涩,诚然丁主任已经安慰了他们,但是没有能够入选,就是失败者,这一点?已经萦绕在大家的心头!

    至于所谓的请吃饭,可能就是离别的最后一顿了!丁主任未见得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宴请大家吃一顿,在行为上面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丁羽来的稍微有那么一些晚,诸多的学员都是站在了外面,而不是端坐在里面,丁羽的身份不同,他们要是坐在了外面,就显得太过于的失礼!

    看着曲鹤和杨琛两个人手里面捧着的东西,不少人都是露出来些许不解的神情来?什么情况这是?就大家所知晓的情况,丁主任并不算是一个好酒的人!今天拿了酒水过来,是为了让他们酣然一醉?

    进入到了包间里面,曲鹤和杨琛两个人撕开了包装,几乎是人手一瓶!

    “你们的考核已经结束了!今天来呢?大家一同吃个饭!希望你们日后走上工作岗位上面的时候,能够前程什锦,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不能够就被眼前的这点事情给击倒了!”

    丁羽并没有长篇大论的意思!甚至一番话,略显普通!

    学员们看着桌面上的东西,然后又看了看丁羽,有点困惑!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丁主任就是吃一顿散伙饭,但是这里面会不会蕴含了什么?有点闹不懂!

    吃了没有几口,丁羽拿起来了酒杯,微微的磕了一下桌子,一饮而尽!

    也没有其他的交代,丁羽就率先的离去了!

    离开的时候,丁羽用手指了一下陈海洋!也就是在门口的位置!众人有些不解,目光追着丁羽和陈海洋!虽然大家站起来,想要听一听,但是碍于主任的身份,还都坐在了位置上面!

    “你不用想了,不管找谁来说清,都不行,明白我说话的意思吧?!”

    丁羽刻意的说到!特别是最后一句,意味深长!我就是明摆着告诉你,哪怕你已经看透了这里面的门道,但是我说你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明白吗?

    陈海洋心里面有那么一些想要骂娘,主任?你干嘛为难自己呀?!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自己很是清楚主任的目的所在!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甚至于自己还需要倾力的去配合,做好这个局!如果说自己做不好这个局的话,那么到时候自己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仅仅是主任放不过自己,家里面放不过自己,连带着派系方面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怎么就这么的命苦呀!这个时候,陈海洋有点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