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 幸福来敲门

五百八十一章 论破

    白马非马,公孙龙非龙!

    这是战国时百家中名家公孙龙的名辩,也是诡辩。

    白马就不是马吗?公孙龙就不是龙?同理可证,杂以霸道的王道,就不是王道了吗?

    一句白马非马,让林延潮将被动的局势扭转而来。

    申时行徐徐点头,小皇帝,黄凤翔等人都是在心底暗暗为林延潮叫好。

    至于百官纷纷点头,低声交头接耳,林延潮此话乍看取巧,却有道理,引人深思。

    而曾省吾,王篆对视一眼,心底为林延潮这展现出的辩才有些发愁,不免替周子义担心。

    杂以霸道的王道,就不是王道了吗?周子义要如何破之呢?

    这一句话,让文华殿里局势一转,仿佛跷跷板的两边,林延潮此刻将身在殿中的周子义高高举起。

    周子义一脸肃然,捏须沉吟,他每日用功,勤于义理,几十年寒暑不倦。

    平日早起,他都坐于堂上,先焚香开卷,随意点开一章,邀来子侄门生相互辩难。周子义对于理学一道的坚持,岂能因林延潮几句话而动摇的。

    没错,白马非马就是诡辩,林延潮与公孙龙一般,只会诈辩诡辩。

    既是诈辩诡辩,我就以宏大之理破之!

    想到这里,周子义头一抬,看向林延潮,眼底绽出一道光来。

    这一刻他犹如听到了击鼓而进的战士。

    倏然之间,周子义声音高了八度,语不间歇地道:“董子有言,夫仁人者,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君子行义,只怕不是义,但凡有义必有利;圣人行道,只怕不是道,是道必有功。为何仲尼之门,五尺之童,亦羞称五霸?因五霸为其先诈力,而后仁义也。”

    “尔说云云,推尊汉,唐,以为与三代不异,以为与汉,唐不殊,实贬义三代。汉唐之治虽极其盛,而人不心服,汉唐之主,假借仁义以行其私,行霸道尚智力,却失落了德,而三代尚德,尚德力亦在其中。汉唐岂可与三代相提并论,尔等王道霸道岂能混为一谈,此言才为可笑之至!”

    周子义这一番话,洋洋洒洒,犹如疾风扫去落叶,巨浪卷去云翳。

    朝堂上深明理学的文臣,不由捏须点头,或者低声讨论。

    “此煌煌之言哉。”

    “真千古不灭之见。”

    从辩难初始,林延潮与周子义二人句句直指要害,互破其论点,实是十分精彩,可谓*迭起。

    但这番话后,众臣觉得姜还是老得辣,周子义实更胜一筹啊!

    此刻曾省吾,王篆都是吹捧叫好。他们在旁喝彩,这也相当于为这辩经中给周子义助拳了。

    他们请对了人啊!林延潮三言两语貌似还挺厉害的,要不是请来周子义这样经学大宗师,治不住啊!

    连天子也是赞赏,冯保与小皇帝道:“陛下,董子言,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此乃正谊明道。”

    听冯保的话,天子本对周子义之前心底有些芥蒂,认为不过是一名腐儒罢了,但听了这几句话,也是大为改观。

    朝堂上大臣不知不觉都站在了周子义这一边,而林延潮对周子义义理精湛也是佩服,但对他最后一句,此言才为可笑之至而心底恼火。自己不是讥了他一句,周祭酒之言真可笑,你看,这马上报复就来了,什么大儒,也是蛮小心眼的嘛。

    林延潮细思破解之道,周子义一番话说得虽精彩,但核心论据在于‘正谊(义)明道’上。正其谊(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朱子对这一句十分推崇,将之写在白鹿洞书院的学规上。

    正谊明道,实际脱于孔孟的‘义命分立’,‘义命分立’最早从孔子的‘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一句来。

    所谓义命分立,正谊明道,将林延潮‘白马非马’的‘诡辩’破去。

    你以为霸道杂于王道,也可以称为王道吗?让我告诉你真正王道就是正谊明道,不谋其利不计其功,其中参杂不得一丝私欲,这就是义命分立。

    孔子老人家的门童,都以谈五霸为羞耻,因为五霸先诈力,而后仁义,这样也配称得王道?

    什么外王不必先内圣,外霸不必先内圣还差不多。

    朝堂上诸语纷纷,曾省吾笑着对王篆道:“此子黔驴技穷……”

    话音未落,却见林延潮笑了笑。

    到了这一刻,此子还有翻盘的手段么?众人心道。

    林延潮向周子义问道:“周祭酒只读朱子之书,不读春秋繁露乎?”

    周子义闻言不解,殿上倒是有几名朝臣都是微笑。

    小皇帝不明所以向冯保问道:“大伴,林卿家此言何意?”

    冯保道:“春秋繁露乃是董子所作,但林中允为何提此书,内臣才学疏浅实是不能知之。”

    小皇帝听冯保这么说点了点头,看向殿中的林延潮。

    这时林延潮走到周子义面前三尺道:“朱子所言,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载自汉书,此乃班孟坚所载失察,孰不知春秋繁露中董子所言乃,正其道不谋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么?”

    明其道不计其功?

    修其理不急其功?

    计与急,一字之差,差之千里。

    林延潮这一句说完,周子义的气势顿时削弱了三成,满朝之上议论纷纷。

    申时行不由失笑,低声道:“博闻强记,满朝之上无人出此子之右。”

    林延潮心道,你周子义不是薄考据而重义理吗?

    眼下我大考据派就是来打你的脸的!

    没错,你是精研义理,以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此句为经。

    但不知载于春秋繁露中董仲舒所言,正其道不谋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才是原版加正版。

    不急其功,说明事功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可以不用急着来。

    你周子义用‘正谊明道’几字为核心论据,但我一句论破!

    你一大篇煌煌之言又如何?少了正谊明道,整个框架就撑不起来了。

    我大考据派真威武霸气!

    朝堂之上曾省吾,王篆皆变色,林延潮的厉害简直超乎他们意料啊。

    至于殿上的周子义无疑是遭到打击最严重的,他虽不会当场吐血三升,但此刻也好不了多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