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 幸福来敲门

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熊川谈判

    败绩无法掩盖,必须上禀给丰臣秀吉。

    此刻丰臣秀吉身处名护屋城。

    这名护屋城会有人误以为名古屋,其实不然。

    名护屋位于肥前国,也就是日本九州岛的最东端,是由征朝前一年并且由丰臣秀吉下令加藤清正和寺泽广高二人集合九州大名之力在征朝前线所设。

    这里是日本转输至朝鲜的大本营,除了侵朝的二十万倭军外,这里还驻扎着十万大军,十万民夫及丰臣秀吉本人。

    所以玄圃恫吓沈惟敬的二十万大军并非是虚词,而是略带夸大的实诚。

    然而所谓明朝七十万大军,玄圃对沈惟敬以己度人就有些……他实在没想到看起来那么仙风道骨,德高望重的沈惟敬居然是个大骗子。

    身为名护屋指挥征朝作战的丰臣秀吉,特意从大坂城搬来著名的黄金茶室,用以招待各地武将,指挥作战之余,整日也是忙着能乐,品茶。

    但是现在丰臣秀吉过得并不舒坦,原来他的妾室刚为他生了一子。老来得子的丰臣秀吉十分高兴,但是发愁的是自己早已经选择了侄儿丰臣秀次作为接班人。

    丰臣秀吉还将关白之位让给了丰臣秀次,以表明态度。

    如果说这是丰臣秀吉的内忧,那么外患就是晋州城的围城之战了。

    丰臣秀吉一面以和谈为名义,派出使者到顺天及盛情款待明国使者,一面令手下好不留情地屠戮晋州城,用宇喜多秀家的话来说,用战争来使得丰臣秀吉在谈判桌上获得更多的利益,逼迫明朝利益有所退让。

    “和亲是取得与明朝对等的地位,就算是差一些也没什么,可以一国之下,而在朝鲜等诸藩国之上,如此既确立我日本的地位,也是对于强国的尊敬。”丰臣秀吉对于寺社奉行前田玄以言道。

    “至于朝鲜八道,可以归还四道给明国,我们割取四道,将来可以将小一郎(丰臣秀次)转封至朝鲜。无论二者能达其一,都可以对出征西国大名有一个交代!也是我对天下的交代!”丰臣秀吉自信满满地言道。

    烛光下,金碧辉光的黄金茶室内,这位精神焕发的男子正是以低贱出身而至日本第一人的丰臣秀吉。他的言语充满了自信的语气及时刻显露出不可动摇的决心。

    但是前田玄以仍是道:“太阁殿下,若是明廷不肯呢?”

    丰臣秀吉看了前田玄以道:“我听说明朝皇帝是一个自幼长在深宫之中,妇人之手之人,你如此没有阅历的男子可以驾驭如此庞大的帝国?誓如主公当年何等英雄,但几位少主哪一个成器的?”

    提及织田家的那个男人,丰臣秀吉想起了当年为他马前卒时,被他呼来唤去的日子。

    “猴子,拿我的马鞭来!”

    “猴子,拿我的太刀来!”

    “猴子,给我的皮垫擦一擦!”

    那个目光鹰锐的男子,丰臣秀吉想到这里道:“吉野山上的樱花又要开放了,明年樱花季时,吾要在吉野山办赏花会,困坐在名护屋并非长久之计,晋州之战如若不胜,吾将亲自率军渡海与明军决战!”

    前田玄以听后立即伏下身子道:“太阁殿下出兵之事还请三思啊!”

    “征伐朝鲜已使百姓十分痛苦,其中金钱上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我们能动员出征的只有三十万兵力,但随着战事的进行还在不断的减少,臣实在不知打到顺天时还能剩下多少人。”

    “你这话令我想起了黑田那家伙……不少人与黑田一样抱着一样的想法,吾必须下一道命令任何从朝鲜撤回士卒,水手都必须处死!黑田他们不知道,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接近战争胜负的契机,我仿佛可以看见大明之四百州!”

    正在说话时,外头传来奏事的声音,丰臣秀吉重新坐下后,门扉被拉开。

    “太阁殿下,这是小西行长从釜山浦派人送来的书信?”玄圃启奏道。

    “釜山浦,他难道此刻不应该在晋州?或者是尚州?亦或是王京?”

    丰臣秀吉一边质疑,一边接过信:“败得这么惨?连虎之助(加藤清正)也被斩首了?”

    前田玄以失声道:“不可能。”

    “太阁殿下,看来黑田他是说对了,还请太阁殿下收回让黑田切腹的打算吧。”玄圃看了前田玄以一眼。

    “你要我下令不许黑田切腹?”丰臣秀吉问道,一旁前田玄以,玄圃都是苦劝。

    “黑田他已经出家了,还请太阁殿下饶他一命。”

    “是啊,如何也要念在身在釜山奋战黑田甲斐守的份上。”

    “黑田父子二人虽有是鲁直,但都是尽职奉公的武士。”

    丰臣秀吉重新坐下道:“黑田之事暂时放在一旁。晋州之败,迫使我率军亲自渡海,再次竖起我的千层葫芦来……”

    “太阁殿下,眼下……眼下请恕我直言,晋州之败后,我军还是以与明军议和为上。”

    丰臣秀吉叹道:“前田你不明白,既不能与明国和亲,也不能割据朝鲜国土,我要如何向天下交待?那么当初我征服的大名,都会群起反叛的。”

    前田玄以道:“太阁殿下还有一条出路,若是和亲,割土不成,海可以退为求其次,达成封贡。这一点上明军的经略是答允国我们的。若能与明国重开堪合贸易,那么这些西国大名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收入,如此就可以将他们掌控在手上,抵消晋州之战的不利局面。”

    前田玄以继续道:“至于明军杀了加藤,我也要杀了他们的正使作为报复!那个正使自被拘留以来,不与我们任何便利,正好杀了为加藤殿下报仇!”

    玄圃道:“万万不可,别忘了咱们还有小早川殿下还在明军手里。”

    丰臣秀吉将面前茶几推到道:“难道就拿明国人没有一点办法?”

    丰臣秀吉勃然大怒,二人都是跪伏下道:“太阁殿下,我等无能。”

    玄圃微微抬起头道:“太阁殿下,我有一言不得不直言进谏,无论黑田说了什么,但是明国是大国,我们是小国。”

    “但是小国就应该接受大国的安排?”前田玄以质疑。

    “二位不必再说了,我要渡海至釜山浦。”丰臣秀吉言道。

    “太阁殿下?”

    丰臣秀吉道:“我要与明朝进行谈判!我要看看他们的经略到底是什么人?”

    而此刻身在晋州城的林延潮,已经闻之朝廷将要派人抵达进行勘合晋州之战的战果,这结果自己并不意外。不过朝廷官员仍慢慢吞吞地还走在路上,他却已是得知丰臣秀吉渡海而来抵至釜山与自己谈判的消息。

    从晋州大捷到丰臣秀吉渡海不过十多日,太阁那充沛过人的行动力总算是让林延潮见识到了。

    但是话是如此,林延潮却是有些担心,因为这场谈判很有风险,万一被言官知道,他有可能被弹劾。但林延潮考虑他有天子授予的便宜行事之权,来前王锡爵还暗示自己可以自己可以全权代表明朝与倭人谈判。所以林延潮决定还是冒政治上的风险见丰臣秀吉,这注定是一场名在史册的谈判。

    不过就谈判的规格,地点,双方却是在争执起来。

    第一件事就是谈判的地点,丰臣秀吉要在釜山谈判,林延潮要求在晋州谈判。

    二人扯皮半日,最后议定到熊川谈判。

    然后就是身份,明朝认为林延潮身为礼部尚书与丰臣秀吉这位尚未册封的日本国王谈判,是一等规格对等的谈判,甚至林延潮还有些屈尊。

    但是日方认为双方平起平坐,抬出了丰臣秀吉是一国之主的理由。

    结果明朝方直斥言日本另有国主,丰臣秀吉不过是关白(明朝还不知他已经卸任),位同朝鲜宰相。李山海,柳成龙等朝鲜宰相在林延潮也要恭恭敬敬的行礼。

    林延潮,丰臣秀吉都不可能退让,因为这涉关国体。

    所以因为礼数不能谈妥,最后双方商定,二人约定到一处地方,但彼此不面对面,只是派出官员来回跑递话。

    其三就是随从数量,以及朝鲜官员是否参与。

    丰臣秀吉看不起朝鲜官员,认为没有参加的必要,但林延潮十分坚持。如此他是一来向朝鲜表示我没有瞒着你的意思,二来也是要朝鲜国王为自己在天子面前背书。

    所以在林延潮坚持下,明日双方谈判变成了三方会谈。

    朝鲜派出王世子临海君,左相柳成龙出面。

    然后就是随从数量。

    这一次丰臣秀吉从倭国渡海听说带来了大量的兵船,据朝鲜方面上下不可靠的情报,大约有三万上下的倭军抵至釜山浦。

    林延潮与明军将领研究半天,也不清楚这数量到底是夸大了,还是减少了。

    不过为了这一次谈判,双方约定各自派出大军驻扎熊川,然后二边再各带五百名随从来到谈判地点。至于朝鲜方不许带任何随从。

    据说朝鲜左相柳成龙对再一次遭到鄙视而显得很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不过林延潮却表示要替小弟撑这个面子,允许朝鲜谈判使带着刀剑进入谈判处,丰臣秀吉不得不答允。

    于是熊川谈判就在这样的场合下进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