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九百五十八章 险象环生

    ,。

    ,?5?q??qb????4q?r?5???br?3????????t?a?两日,天空终于渐渐放晴了,但却也更加冷了!r

    在这两日,二人真是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但是陈硕真却一点也不觉得苦,因为韩艺最擅长的就是苦中作乐,学学滑雪,打打雪仗,堆堆雪人,倒也别有一番快乐,而且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眉宇间那仿佛天生一抹忧伤渐渐消退了。 ? r

    可是随着太阳也时不时出来露个小脸,韩艺知道下山的日子马上要到了,其实他这几日一直在为下山做准备,其中也包括教陈硕真滑雪,好在陈硕真的天赋极好,假以时日,过他是没有问题的。r

    今日,天空终于彻底放晴了!r

    也是韩艺、陈硕真下山的日子了。r

    二人准备的一宿,那真是全副武装,头戴白兔帽子,脖子上围着马毛围巾,手穿马皮手套,脚踏厚厚的狼皮袜子,身上也是各种皮裹着,一人还背着一个包袱。r

    “大教主!大教主!”r

    来到洞口时,韩艺突然现陈硕真回头看着洞内,怔怔不语,于是喊道。r

    “啊?怎么呢?”r

    “你在看什么?”r

    “我——我在看是不是遗忘了什么。你想说什么?”r

    韩艺倒也没有在意,“哦!我想告诉你,虽然我去探过路,但是我毕竟没有下去过,这坡恁地陡峭,待会可也要小心。”r

    因为如果下去了,那上来也是一个麻烦事,可以说是很难上来,虽然太阳出来了,但也只是提高了能见度,积雪还未融化,韩艺也只是在周边高处,用目光去寻路,找的一条适合下山的路来。r

    陈硕真轻轻点了下头,她也非一般女子,又岂会害怕。r

    “那好!我们出吧!”r

    二人同时出得洞口,顺着山坡飞快的滑了下去,度越来越快,只听得寒风在耳边呼啸。r

    陈硕真也是第一回以这么快的度滑行,不免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二人连续过得几个急弯道,这几个弯道也是韩艺最为担心的,但见陈硕真都非常顺利的过去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r

    可眼看就要到山下了,在过了最后一个急弯道时,韩艺突然现陈硕真那边有一块凸起的巨石,因为这石头刚刚在弯道后面,而且太近了,不管是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到。r

    陈硕真也吓傻了,不知该如何是好,韩艺可没有给她训练这些高难度动作,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她的右手,又听身旁人急吼道:“双腿并拢!”r

    她下意识的将双腿合拢!r

    说时迟,那时快,韩艺已经靠了过来,盖因这巨石上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等于是一块天然的跳板,二人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完成了一个高难度转体。r

    “啊”两声尖叫声响起!r

    声音还未落,又俯冲下去,落地时,陈硕真险些没有控制好力道,一头栽了下去,幸亏韩艺一直拉着她的手,这才帮她稳住。r

    二人手拉着手,连成一体,另一只手控制身体的平稳性,以极快的度往山下冲去。r

    “哇哦!”r

    韩艺兴奋的大叫一声,显得很是激动,他骨子里面那种冒险精神在这一刻展露无遗。r

    陈硕真本是心有余悸,还未从惊吓中走出来,可余光一瞥,深受韩艺的感染,嘴角微微露出微笑。r

    不消片刻,便来到了山下,韩艺一个侧身,滑行三步远,激起一阵雪花,停了下来。r

    “呼——!”r

    二人这才有空出得一身冷汗,相觑一眼,却是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r

    二人又寻来一根树枝,削成木棍,继续滑行前进。r

    因为陈硕真当时急于逃命,到处都是敌人,她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再加上漫天都是雪,白茫茫的一片,也不好认路,二人只好根据太阳的方向,往东南边滑去。r

    然而,这西北边本就地大人稀,再加上前不久这里还生过一场大战,行得大半日,连个过路人都没有看到,更别提什么房了。r

    “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r

    陈硕真自己都有些迷茫了。r

    韩艺微微皱眉,道:“就算走错了,我们也只能继续往前走,如果折返回去,又须得一日,我们只带了两天的干粮。不过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得找一个地方休息一晚了。”r

    二人在四周寻找一会儿,现在一片树林中有着一个小山洞,里面是漆黑一片。r

    “我们还真是与山洞有缘啊!”r

    站在山洞前面,韩艺不由得一阵苦笑。r

    陈硕真抿唇一笑,往山洞里面走去,忽然间,山洞中射出两道绿光来。r

    韩艺面色一紧,上前一步,“小心!”话音刚出口,他已经朝着陈硕真扑了过去,直接将陈硕真扑到在地。r

    就听得一声低沉的咆哮,有点像是人在剧烈运动之后喘大气,只见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从山洞中冲了出来,竟是一头黑熊。r

    陈硕真当即吓出一身冷汗来,被韩艺扑倒总比被黑熊扑倒的要好得多!r

    黑熊慢悠悠的转过身来,面向韩艺和陈硕真,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韩艺和陈硕真扑来。r

    韩艺情急之下,立刻将陈硕真推开,右手腕往下一扣,装在手臂上的机关立刻射出三支利箭,其实这个暗器装置,韩艺一直都带着的,但一直没有什么机会用,就是在那日射杀猎物的时候,用过一回,不过如今他没有藏于袖中,还是直接装在外面的。r

    但这只是用来射人的,不是用来射熊的。r

    虽然三支利箭射中黑熊的胸口,但是绝对不足以致命,反而激怒了黑熊,它只是吃痛的吼叫一声,随即便更加凶残的朝着韩艺扑去。r

    “小心!”r

    陈硕真毕竟身经百战,此时已经抽出长剑,刺向黑熊,但是她似乎忘记脚下的木板,向前一滑,身子都险些站不稳,这一剑的威力大减,那黑熊右掌一挥,直接将长剑打飞,力道极大,陈硕真也顺带被打翻在地。r

    聪明黑熊似乎觉得陈硕真根据威胁,又转身向陈硕真扑去。r

    陈硕真杀过人,但没有杀过熊啊,再加上脚上行走不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r

    可韩艺那真是吓大的,他曾在西伯利亚时,还遇到过比黑熊凶猛几倍的灰熊,见黑熊朝着陈硕真扑去,立刻不顾一切的飞身一跃,直接扑在黑熊的背上,两腿一夹,揪住它的耳朵,赤红着双目,对这熊脑袋猛捶几下。r

    黑熊受惊嘶吼几声,突然狂似得足奔跑,韩艺不管,就是捶。r

    黑熊疾奔十余步,忽然一停,身子朝旁一抖,韩艺直接飞了出去,韩艺似乎早有预料,顺势往地下一滚,然后立刻爬起来,从旁抄起一根树枝,对这黑熊哇哇哇的嘶吼几声,他的棍子已经丢了,没有办法跑,只能刚正面。r

    那黑熊似乎有点忐忑,没敢立刻扑上去,低沉的咆哮着,目露凶光!r

    韩艺慢慢的横向移动,面色狰狞,大声喊道:“你这畜生,敢偷袭老子,来啊!老子今日便要拔了你的皮!”r

    正当这时,几颗小石子从后面飞来,打在黑熊的背上,陈硕真可是扔暗器的高手,力道很足的。r

    黑熊吃痛的吼了几声,转头望向陈硕真,韩艺立刻甩出手中的树枝,虽然对于黑熊而言只是扰扰痒,但是这前后夹击令他很是惊慌,突然足往山洞后面的树林跑去,显然它也知道自己情况不是很妙。r

    “呼——!”r

    等到黑熊没入树林中后,韩艺才大出一口气,转头望向陈硕真,陈硕真也朝他看来。r

    “你还好吧?”r

    “你没事吧?”r

    二人同时问道。r

    “我很好!”r

    “我没事!”r

    二人又同时回答对方。r

    二人又都愣了下,似觉有趣,又同时笑了起来。r

    可当目光再触碰时,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r

    陈硕真目光一收,恢复冷冰冰的神色,道:“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r

    韩艺咦了一声,道:“我与你刚好相反,每回遇到你,都能够险象环生,这回回去,一定给你钱。”r

    陈硕真微微一瞪,不再多言。r

    韩艺嘻嘻一笑,滑了过去,左右张望了一下,面色凝重道:“此地不宜久留,看来我们得另寻地方了。”r

    陈硕真点点头。r

    二人正准备离去时,韩艺突然望向山洞里面,道:“等下!”r

    然后小心翼翼入得山洞,陈硕真好奇的跟了过去,只见韩艺将洞内的枯草、干柴,也就是那个熊窝,弄成一团,用绳子捆成两捆,扔了一捆给陈硕真,陈硕真早就明白过来,这冰天雪地的干柴干草真是太珍贵了,二人将干草木柴绑在背上。r

    “好了!”r

    韩艺刚刚出得洞口,忽听树林里面传来两声低吼!r

    是两声哦!r

    韩艺和陈硕真相觑一眼,异口同声道:“快跑!”r

    二人立刻足往外面滑去,是拼了命的滑。r

    一连奔逃数里路,二人才停的下来,可举目望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四周白茫茫的一片。r

    韩艺叹道:“我刚才真不应该嫌弃山洞,现在老天连一个山洞都不给我们了。”r

    陈硕真抿了抿唇,道:“你知道就好!”r

    韩艺苦笑一声,道:“如果我们不想冻死在这里,就必须尽可能的多捡一些柴来。”r

    p:求订,求打赏,求,求月票……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