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九百六十一章 劫后余生

    刺骨的寒风在夜里变得更加张狂,无情的肆虐着这片大地,韩艺面前的火堆显得有些弱不禁风,最终还是熄灭。

    这火一灭,预示着韩艺和陈硕真进入到最煎熬的时段了。

    两个命运多舛的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但是他们已经跟彼此经历过无数次这种困境了,不仅如此,其实陈硕真的命运跟韩艺前世的命运非常相似,都是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他们都经历过无数次生与死,死神成为了他们最亲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丝毫不觉害怕,都显得非常淡定,他们知道这点小困难是无法摧垮他们的。

    漫漫长夜,终将过去。

    大地又再迎来了光明!

    光明也就是预示着韩艺和陈硕真的胜利!

    在还只有蒙蒙亮时,韩艺、陈硕真便启程了,他们扔掉了一切负重,包括那块马皮和陈硕真的佩剑,全身上下就带着两块干肉,显然,他们没有打算再在野外过一宿,他们要全力加速,哪怕不找到小野他们,也得找到一户人家,他们对此充满了信心!

    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行得半日,二人终于来到了雪阳岭附近。

    一时间,二人是激动不已。

    但是因为韩艺也不知道唐军现在在何处,于是便选择去原本陈硕真与小野约定好的地方。

    开心的韩艺不禁又放声高唱起来,“雪中行!雪中行!雪中我没独行!”

    其实这种劫后余生的那种快感,也让韩艺非常的着迷,就跟吸食鸦片一样!

    一旁的陈硕真听得只觉很是兴奋,有一种纵意江湖的畅快感觉。

    “韩大哥!韩大哥!”

    乍听得一声激动的呼喊。

    韩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小子和一个大汉骑着骏马朝着他们飞奔而来,不是小野是谁。

    “小野!”

    韩艺赶紧招手喊道,其实他一直以来都在担心小野,就怕这小子有什么危险,如今见得小野,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小野跑至韩艺跟前,眼泪一个劲在眼眶里面一个劲的打转,却是愤怒道:“韩大哥,你这些日子都上哪去了,我找你的好苦!”

    言罢,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

    这些日子,他几乎把这方圆百里都跑了个遍。

    韩艺也是眼中含泪,上前本想摸摸他的脑袋,却发现这小子带着一个貂皮帽,将他搂了过来,道:“我遇到一些意外,耽搁了一些时日,不过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行了,别哭了,再哭的话,我也要哭了,可别忘记我们的敌人还在边上,莫要让她看笑话了。”

    小野瞧了眼陈硕真,赶紧抹了抹眼泪,他小小年纪,却也有着英雄的心态,实在是韩艺对于他而言,太重要了,他才忍不住落泪的。

    韩艺一笑,道:“你小子这帽子从哪里弄来的,挺不错的啊。”

    小野嘿嘿道:“这是我自个做的。大哥,你的帽子好有趣哦。”

    “我也是自个做的。”

    韩艺得意的一摸,对于这个兔帽,他一直以来都非常得意的,又道:“我还帮——!咦?大教主,你的帽子呢?”

    陈硕真脸上微红,没有答话,她可是教主,哪能戴着兔帽见人。

    这时候,那大汉走了过来,行礼道:“属下参加教主,教主一切可好?”

    韩艺插嘴道:“咦?怎么不是教主洪福齐天,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陈硕真狠狠瞪了韩艺一眼,道:“别搭理他,这人疯了!”说着又向那人道:“我们的人损失多少?”

    那大汉道:“伤亡过半。”

    陈硕真眼中闪过一抹伤痛,这可是她最后的嫡系了,死一个少一个。

    韩艺听得难免有些愧疚,道:“如果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我可以帮忙。”

    陈硕真没有做声,道:“回去吧。”

    “是!”

    韩艺狠狠贴了一下冷屁股,微微耸了下肩,朝着小野道:“走吧!”

    小野却盯着韩艺脚下,两眼放光道:“韩大哥,你脚下是什么,好像挺有趣的。”

    “正好!我腿都酸了,你试试这个,我骑马吧!”

    “好啊!”

    二人立刻换了交通工具,韩艺对于小野是完全有信心,随便指点了一下,小野立刻掌握了诀窍,对他而言,这确实太简单了,一跤都没有摔,而且越滑越快。

    四人行得数里路,又来到一个山洞前面,没有办法,西北人民太穷了,旅店难找,只能住山洞,不过这山洞倒是一个大窑洞,里面非常温暖。

    “呼——!”

    韩艺跟着小野来到一个洞内,真真正正的长出一口气,直到如今,他才能算是死里逃生。

    小野又问道:“大哥,你这些天都上哪去呢?”

    韩艺将他中了毒箭的事,告诉了他,又问道:“你为何跟他们在一起,没有跟苏将军一起?”

    小野哼道:“要不是那群酒囊饭袋,大哥你也不会冒着这么大危险,我才不要给他们在一起了。”

    韩艺笑了笑,又问道:“那你可知道大军的动向?”

    小野道:“他们好像回恒笃城那边避风雪,不过他们安排了不少人在这附近找你。”

    当初陈硕真带着他是专往偏僻的地方走,反正哪里每人就往哪里钻,他们行了一日,都不见人影,可见那地方有多么不好找。

    韩艺随后又问了问当日的情况。

    原来那日小野他们人数虽少,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尤其小野异常凶残,再加上斑邪所部也无心念战,没有跟小野做过多的纠缠,就逃之夭夭,虽那大汉说伤亡过半,但其实也就是十几人而已。

    之后,小野又烧来热水,给韩艺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吃了一些有佐料的烤肉,茹毛饮血多日的他,觉得这烤肉真是忒香了。

    “韩大哥,我们出去滑雪吧!”

    刚刚学会滑雪的小野,方才可没有滑过瘾。

    “滑就免了,指点你两句倒是可以的!”韩艺如今听到滑雪就反胃,他就想单纯的走走路。

    “也行,走吧!”

    二人出得洞内,恰好遇到陈硕真走来,她似乎也刚刚洗完澡,风格倒是没有变,还是黑色系列,只不过将那些各种毛皮都给卸下来了,换了一件白色的斗篷,最为关键的是她又恢复了那看似淡雅脱俗,却又暗藏娇艳妩媚的迷人容貌。

    “你们要去哪里?”陈硕真好奇道。

    韩艺笑道:“小野想滑雪,我出去指点他几句,一块?”

    “免了!”

    “走啦!我还有事要跟你谈。”

    陈硕真黛眉一皱,点了点头。

    来到洞外,韩艺先是指导了一下小野如何滑降,小野听了一遍,便自己跑去山坡边练习,虽然小野只是初学者,但是韩艺完全不担心,与陈硕真站在山坡的一边,突然道:“关于你的那些属下,我感到非常抱歉。”

    “用不着!”

    陈硕真冷冰冰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你说得也对!”

    韩艺道:“所以我打算出钱资助你。”

    陈硕真困惑的望着他。

    韩艺道:“经过这一次,我觉得你的这支力量,对于我而言,其实是不可缺少的,因此我打算出钱资助你。”

    陈硕真道:“你这是资助反贼。”

    “无所谓啦!”

    韩艺道:“反正我们的关系也难以割断,至少皇后不希望见到我们撇清关系,那我还不如将错就错。”

    陈硕真沉默少许,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韩艺道:“够爽快!回去之后,我会暂时先拿一千贯给你,但这笔钱不算是资助,而是补偿。”

    陈硕真道:“一千贯是不是少了一点,当初你盗取我的钱,可不止这一个数目!”

    “咳咳咳!”

    韩艺尴尬道:“你还记得?”

    陈硕真道:“你知道拿钱是用干什么的吗?”

    也对!那是拿来给她做皇冠的!韩艺讪讪道:“这个——我暂时也比较困难,等今年之后,我一定十倍还你。”

    陈硕真鄙视了韩艺一眼,好似在说,没钱充什么阔!

    韩艺老脸一红,做不得声,暗道,MD,等过了今年,我要你知道什么叫做财团的实力。又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陈硕真答道:“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我是来保护你的。”

    韩艺道:“我可能还得住上大半年之久。”

    陈硕真黛眉一皱,道:“如今阿史那贺鲁已经消灭了,你还留在这里作甚?”

    “但是我的计划才刚刚开始。”韩艺嘴角一扬,道:“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若只是得到打败阿史那贺鲁的结果,你认为我会甘心吗?天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午餐!”

    .

    长安!

    元家堡!

    “不要!不要!不要啊!”

    元牡丹猛然坐起,脸上满是汗珠,大口喘着气。

    在韩艺离开的这大半年中,元牡丹几乎都在做着同一个梦,就是韩艺惨死在战场下。

    梦醒之后,她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于是披上外套,出得屋外,这长安的冬天早过了,天气非常宜人。

    元牡丹独自来到院外,望着天空的皎月,眼中满是牵挂。

    忽然,一道黑影从旁飞过。

    元牡丹黛眉一皱,这元家堡可不是什么人都敢来的,还敢飞来飞去,你不找死么,不用说,那一定是元鹫的人,她稍一迟疑,便悄悄跟了过去,其实也不是说跟随,反正她知道去元鹫那里就一准没错。

    果然,来到元鹫的小院外面,见里面亮着烛光。隐隐听得元鹫打着哈欠抱怨道:“犬牙,你小子是不是疯了,大半夜的,你来吵我睡觉,要是我房里还睡了个女人,你小子就准备去西北放牧吧!”

    又听得一人小声道:“堡主!大事不好了,姑爷在北边出事了。”

    元牡丹听得脑袋里面一声轰的一声响,心跳仿佛在这一刻都停止了。

    “你说什么?”

    先是听得一声惊怒之声,随即又听得元鹫压低声音道:“他一个督送粮草的,怎么可能出事?我不是还派了人跟着柳如风去保护他么。”

    “根据柳如风传来的消息,好像是姑爷混进了敌军的阵营,将敌军骗到咱们大军的包围圈里面,可是姑爷却在战乱中失踪了,我们的人也有些措手不及。另外,有人看见姑爷被敌人射落下马,但是并未找到尸体,估计是被敌人给掳走了。”

    “一个人混进敌军的阵营中?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该死的!那小子是疯了吧,就会逞能,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妻子,老子真是看错了他!哎呀!气死我也!对了,你可知道是被何人掳走?”

    “据说是鼠尼施部的首领斑邪。”

    “怎么又是这个疯子部落,他娘的,连老子的妹夫都敢掳!行!给老子等着。你立刻去安排一下,我要亲自去一趟,斑邪,老子不将你钉在天上上,老子就不叫元鹫。”

    “堡主,柳如风已经带人追了过去。”

    “别给我提那群废物,连个送粮草的都保护不了,我还能指望他们上天么?你赶紧召集人马,明日就动身。记住,此事千万不能我小妹知道,不,不能让元家堡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否则你小子就完了。”

    “小人遵命!”

    PS:韩艺的困境随着限免结束而结束了,在限免期间,小希依旧保持着两章的稳定更新,人品可见一斑,试问这么有良心的作者,大家还有什么理由不鼎力支持了!限免后是很饥渴的,什么订阅、打赏、月票、推荐统统砸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