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刀尖上的演技

    作为一个出色的政治家,永远考虑的是自身的政治利益,武媚娘就更是如此,这红尘究竟是不是王萱,她是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只要这张脸还存在在世上,那对于她就是非常不利的。

    故此,不管是与不是,这张脸是一定得消失。

    她心中已经是拿定主意,而且是不可改变的。

    而对于李治而言,今日真是充满了各种惊喜,他都有一些反应不过来。

    而且李治不同于武媚娘,他此时感觉是非常复杂,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

    是,他以前不喜欢王萱,甚至于有些厌恶,但男人就是如此,只有了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毕竟王萱可是他的结发夫妻,他还没有当皇帝,就嫁给了她。而且他之所以厌恶王萱,也不全因王萱本人,其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长孙无忌他们这些元老。

    在王萱和萧淑妃被烧死的时候,他也是深感内疚的,为此还生了一场小病。

    故此,当他再看到这张脸,他有惊喜,有内疚,有感动,有开心,有回忆,总之,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但是有感觉就行,要是没有感觉,那王萱就死定了。

    而李治让张德胜将王萱带到宫里面来,其实也是为了保护王萱,因为只有他才能够保护王萱,毕竟要杀她的,可是皇后,当今天下第二人。

    来到宫中之后,王萱情绪仿佛崩溃一般,就哭得是梨花带雨,泪水好似不要钱的往下掉。

    李治本就心烦意乱,又听得她哭个不停,是更加烦闷,不禁皱眉道:“你能不能。”

    这话说一半,他见到那张绝美的脸庞上肿起一座五指山来,通红通红的,要知道武媚娘那一耳光,是发自愤怒,不可能手下留情,而且额头上也是一块淤青,这么漂亮的脸蛋,给打成这样。李治不禁又心生怜惜,这话到嘴边,语气顿时大变,温柔的问道:“你的脸没事吧。”

    王萱摇摇头,一个劲的抽泣,“陛下,奴婢究竟做错了什么?呜——!”

    说到这里,她又掩唇哭了起来,整张脸就透着出一个意思,委屈。

    如果她真不是王萱的话,当然会感到委屈,我什么都不清楚,就被你们打成这样,换谁心里都委屈,你至少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这是因为!”

    李治也不知道如何开这口,虽然长得很像,但是性格上面,那真是截然不同。王萱出身太原,一个民风彪悍的地区,性格是非常强,什么事都不肯低头,就根本不可能哭成这样,王萱在他的印象中,哪怕是咬破嘴唇,也绝不轻易落泪的,毕竟是将门之后,但面前这个女子,典型的江南女人,温婉动人,水做的一般,哭得是没完没了。

    另外,年龄上也不符合,王萱看上去,就是十八岁二十岁的模样,跟他印象中那位雍容华贵,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王皇后那真是两个人。

    李治停了半响,才道:“你将的身世具体的跟朕说一遍。”

    王萱抽泣的看着李治,充满了困惑,好似我的身世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治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于是道:“让你说就说。”

    王萱抽泣的很厉害,断断续续的将自己的身世告知了李治。

    这当然都是韩艺安排好的。

    睦州人士,出身小地主家,家里环境还不错,可惜遇到陈硕真叛乱,父母就带着她逃亡出来,可惜父母在逃亡的路上就死了,如果以十八岁来论的话,她当时就还很小,刚好就碰到从桐庐逃亡出来的歌妓江巧卿,这江巧卿就带着她,去往了金陵。

    韩艺将她们的身份都跟陈硕真叛乱扯上关系,就是因为你不好查,当时陈硕真造反,江浙等地乱成一片,无数百姓出逃,根本就不好调查。

    这两个女人来到金陵,举目无亲,那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去青楼做歌妓。其实这江巧卿真实身份也的确是歌妓出身,只不过是大户人家的歌妓,也可以说是妾侍,不是青楼的歌妓,韩艺选择她,也就是因为她确实是从桐庐逃亡到金陵的,只不过她身边带着的小女孩,乃是她的女儿。来到金陵之后,她们母女带的钱都花完了,江巧卿不想走老路,她知道当妾侍的痛苦,那只是男人的玩物,完全没有任何尊严,故此她将她的女儿保护得非常严密,但是这年头,女人不干这个,那根本就没法活。

    刚好韩艺秘密让人过来找人,结果就找到她。

    只不过当时她不知道自己今日会来这里,因为这个计划出一点差错,可是非常危险的,那时候韩艺哪里敢信任她,只是告诉她,该怎么怎么做,并且这些年一直都在催眠她,让她对自己忠心耿耿。

    李治听完之后,觉得这红尘更加不是王萱,因为陈硕真叛乱的时候,王萱人都还在宫里面当皇后,而那时候她们就已经到金陵,睦州虽然不太好调查,但是可以去金陵调查,这是很难骗的。

    而且以王萱的性格,她是决计不可能去当歌妓的,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下,撕裙子,撕袖子,这简直都是李治不敢想象的。

    可即便不是,这一张脸,也能弥补他心中的遗憾,可以说是失而复得。

    如果将她交给武媚娘的话,那后果很明显,可李治真不想再失去这张脸,但是他又知道,武媚娘不会轻易放过她的,不禁又是惆怅万分,毕竟他也是有点惧内的

    “是你请她们来的洛阳的?”

    武媚娘一脸惊诧的看着曹绣。

    曹绣跪在地上,看到武媚娘这脸色,当即吓坏了,唯唯若若的点了点头,虽然满腔困惑,但就是没有张嘴的勇气,我带一个歌妓来洛阳,跟你这个皇后有什么关系,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这曹绣可是武媚娘的人呀,在武媚娘第一回入宫,给李世民当才人时,就认识了这曹绣,二人关系非常好,曹绣从宫中出来,去北巷开花月楼,其实也是武媚娘暗中支持的。后来曹绣主要就是为武媚娘提供金钱上面支持,因为武媚娘第二回入宫,需要很多钱去笼络那些宫娥、太监,这都是曹绣给的,陈硕真最开始也是被武媚娘安排在花月楼。

    只不过曹绣并不知道陈硕真的身份,连真实面目都没有见过。

    武媚娘当然相信曹绣不会害她,于是问道:“你为何要请她们来洛阳?”

    曹绣道:“回禀皇后,前几年奴婢曾去过一趟江南,推广话剧,同时也想去江南物色一些歌妓来洛阳表演,刚好就遇到了江巧卿和红尘她们,奴婢见那红尘歌舞非常不错,于是就想请她们来洛阳表演,但是当时她们还不愿离开金陵,直到最近她们听说长安的大剧院,乐队的事,才想着来关中学习,奴婢就让她们先入驻花月楼表演。”

    武媚娘道:“也就是说方才那假母说得都是实话?”

    曹绣点点头道:“据奴婢所知,是的,她们很早就在金陵小有名气。”

    难道真不是她?武媚娘不禁沉眉思索起来。

    正当这时,一个宫娥走了进来,道:“回禀皇后,张德胜求见。”

    武媚娘道:“他来干什么?”

    “他说陛下要他带那个江巧卿过去问话。”

    武媚娘听得是恼羞成怒,醋意大发,“让他回去告诉陛下,我这正在审问中。”

    “遵命。”

    正当那宫娥转身出去时,武媚娘突然又道:“且慢。”

    “皇后还有何吩咐?”

    武媚娘道:“让他先在外面等会。将那江巧卿给我带过来。”

    “遵命。”

    过得一会儿,只见两个宫娥拖着一个妇女走了进来。

    “咳咳咳!”

    那妇女披头散发,两颊青紫,两边嘴角迸裂,鲜血一个劲的往外面冒,咳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武媚娘冷眼一瞥,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不从实招来,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皇皇后饶命,咳咳咳皇后饶命,皇后你——要奴婢说什么,奴婢一定说,奴婢一定说。”那江巧卿趴在地上是哭喊道。

    “好呀!死到临头还嘴硬。来人呀,拖出去斩了。”

    江巧卿一听这话,当即昏死了过去。

    武媚娘见罢,不禁皱了皱眉,叹道:“将她交给张德胜吧。”

    “喏。”

    在外面等候的张德胜,看到江巧卿的模样,也是吓得一惊,这才多久,就折磨成这样,但是他可不敢多说什么,让身边的两个太监搀扶着江巧卿,赶紧离开这里。

    “卿姨!卿姨!”

    当王萱看到江巧卿的时候,都已经吓坏了,急忙冲了过去,搀扶着江巧卿。

    “啊——!”

    江巧卿突然猛抽一口冷气,大喊道:“皇后饶命,皇后饶命啊!”

    李治阴沉着脸,显然对于武媚娘的私刑,是非常不爽的,但也不想多问了,都已经打成这样,要问的武媚娘肯定都问了,如果问出什么来,早就跑这里来了,于是道:“今日之事,只是一场误会,你们先回去吧。但是你们要记住,今日之事,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朕要你们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