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新农社

    当武媚娘的宣传过后,接下来的具体事宜,就是由韩艺和崔戢刃他们去做。

    模式其实都是一样的。

    就是工程建设。

    不说朝廷的修路、修河道工程,就说商人投资,第一步也肯定是建设。

    为什么灾区是最好建设的,因为人力便宜,而且不难找,到处都是,要是平常时候,谁愿意去修路,修路是肯定非常苦的,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给口饭吃就行了,而且,若不去干活的话,就会活活饿死,就不能不去干活。现在因为市场还在建设之中,也不需要消费,不需要发工钱,但是等到来年秋季,那就必须要发工钱,等到那时候,市场也建设的差不多了。

    而且,修路的速度非常快,因为人力太多,又非常集中,这粮食在哪里,人就在哪里,干什么都快。

    但韩艺认为这不是剥削,这些道路、河道,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造福当地人,他们是在为自己干活。

    这又吸引了不少商人进入灾区,有些还在观望的商人,见这些大富商对灾区大量的投资,证明这其中肯定是有利可图的,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越来越多的粮食,进入灾区。

    这也得益于漕运改制,漕运改制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仓库,这些中间站的仓库基本上都是满的,商人可以临时调度粮食进入灾区。

    但与此同时,灾区不少百姓也背井离乡,有些有手艺的工匠,就直接招去长安、洛阳,现在商人对于人力的渴望是非常大的,但绝大多数都是跟随商人,去往一个遥远的地方,也就是岭南,甚至于更远的南海诸岛。

    而且这在无形中也帮助了商人解决了一个燃眉之急。

    因为一场属于商人的战争即将到来,也就是出兵佛逝国,这就需要大量的物资支持,整个山东、关中的货物都在南下,人力是非常吃紧的,这些百姓也就顺便也将那些物资给送过去。

    对于这些百姓而言,只要他们踏上运河的船,这粮食就不成问题。

    而在建设的同时,农业方面也在规划之中,工商和农桑的改革是同时进行的。

    相州府衙。

    “哥哥,我这回我可算是给你害死了!”

    “哎呦!我哪里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你别着急,韩小哥一定有办法的。”

    韩艺正在大堂内,研究相州的地理志,忽闻屋外有人说话,不禁回头一看,只见贺若寒和宇文修弥一脸郁闷的走了进来,不禁问道:“你们怎么来呢?”

    他们两个原本是在魏州的。

    贺若寒一脸郁闷道:“这还不都怪哥哥。”

    宇文修弥哭丧着脸道:“韩小哥,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韩艺问道:“出什么事呢?”

    宇文修弥尴尬的看了眼韩艺,旋即道:“不瞒韩小哥,当初在筹备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为了图省事,就就想跟上回征讨高句丽一样,直接从这里的地主手中购买粮食,因此我们没有带多少粮食来,到魏州还算是比较成功,可是来到相州,可就行不通了!”

    韩艺道:“为什么?”

    宇文修弥道:“韩小哥不知道么?”

    韩艺摇摇头。

    宇文修弥道:“这相州当地一些士绅,最近一直都在提倡什么新农社,说要改变传统农社的模式,这导致不少大地主都不愿意将粮食和土地卖给我们,还在跟我们争那些农夫的土地。”

    “新农社?”

    韩艺好奇道:“什么新农社?”

    贺若寒道:“据说这农社与大农场有着极其像似的地方,就是大家的土地合并起来,采用大农场的商业模式,进行统一管理,但这种新农社不是一人私有,而是大家共有,以股份来算,而且必须以土地入股,如今洛阳许多大地主想收购,都遇到不少的阻扰,那些农夫如果加入农社的话,他们也能够得到粮食的救济,这导致那些大地主都在筹备构建新农社,不愿将粮食卖给我们。”

    其实唐朝一直都有农社,具有极强的士绅背景,像什么劝农桑这些工作,就是农社去完成,还有为乡民们提供一个互相帮助的机构,假如说,谁家贫困的话,农社就会组织大家去帮助这家人,但不是市场化,跟宗祠有着很大的联系,而这新农社的概念,明显就是针对市场化。

    韩艺皱眉思索片刻,道:“这事你来找我,我也没有办法,我不可能强迫人家卖粮食你们,你们与其在这里抱怨,就还不如去周边州县购买粮食,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去洛阳,我估计其它州县也一样。”

    宇文修弥郁闷道:“这样的话,等咱们将粮食运来,恐怕连汤都没有喝。要不这样,咱们先赊着,朝廷为咱们担保如何?咱们可不会赖账的。”

    贺若寒是直点头。

    韩艺摇摇头道:“这可不行,如果你们赊账,那人家也会来赊账,可是朝廷希望的是,更多的粮食进入灾区。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你们的投资也不可能这么方便。你们还是自己去想办法吧。”

    这两个蠢货相觑一眼,一脸失望的离开了。

    他们走后,韩艺立刻道:“来人啊!”

    “卑职在。”

    “去通知崔中丞一声,让他今日下午与我一同去农业区视察。”

    “喏”

    下午时分。

    “新农社,呵呵,这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吧。”

    韩艺走在田边,朝着一旁的崔戢刃笑道。

    “原来这才是你约我来的目的。”崔戢刃笑道。

    韩艺点点头。

    崔戢刃又问道:“不知尚书令以为如何?”

    韩艺道:“我对此还不是很了解,愿闻其详。”

    崔戢刃道:“其实这新农社的理念,我也是从尚书令身上学来的。简单来说,就成立一个个类似于关中、山东集团的农业小集团,将大家的土地作为股份加入进来,将耕地资源整合,一来,便与管理和耕种,二来,将具有更大的竞争力。将来要河南要成为大市场,那么粮食自然也会投放到市场上面,这导致河南的粮食也面临江南农场主的冲击,如果由农夫零散来出售的话,粮价将会被那些大农场主给控制住,农夫显然不是地主们的对手。

    但如果组成农社的话,我们将来在市场的竞争力会变得更强,能够为农夫带去更多的财富,而且新农社中,我们也将会施行平仓法,囤积一些粮食,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这样一来,到时就不会如现在这一样,只能仰仗商人的鼻息,卑微的活着。”

    韩艺笑了一声,道:“你还有一点没有说,就是这可以增加你们士族在这地区影响力,你们士族本就掌控着大量的土地,又拥有极高的名望,若以耕地入股,你们士族自然就是最大的股东,那么这里的百姓几乎团结在你们士族的周边。”

    崔戢刃倒也没有否认,避重就轻道:“尚书令还未说自己的看法?”

    韩艺沉吟片刻,道:“这事怎么说呢,你们要干得好的话,那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你们也将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自己的肩上,因此,若是干不好的话,你们士族将会面临重大的危机,不过我对于你们士族倒是不太看好啊。”

    崔戢刃轻轻哼道:“我们士族不做买卖,不代表不会做买卖,在我们士族的带领下,农夫的日子将会过得越来越好。其实农夫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天灾,还有压迫,将来想要压迫农夫,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韩艺笑吟吟道:“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说这话,你就不怕我说出去么?”

    崔戢刃笑道:“我崔戢刃心中坦荡荡,既然敢说,也就不怕会被人知晓。”

    你这混蛋,真会往脸上贴金,若非你也知道我的一些秘密,你岂敢这么说。韩艺笑道:“我今日总算是见识了你们清河崔氏的优美门风。”

    崔戢刃哪里听不出他的暗讽之意,却是笑道:“过奖,过奖。”

    不过话说回来,韩艺也确实佩服崔戢刃,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来。

    可别小看这新农社,这真的可以保证士绅阶级不被这个大时代淘汰,至少暂时可以缓解商人对于士族阶级的冲击。

    因为士绅主要的影响力主要是在乡村,而乡村可都是清一色的农民,那边韩艺要城市化,市民肯定会增加,乡村的人口就会减少,这是一定的,如今很多地区的乡村人口都在减少,这样一来的话,士绅影响力肯定会大幅度减弱。

    而新农社计划,其实就是将一个个乡村,从宗祠制度直接变为集团制度,其实本质上也就是商业化,等于这些士族直接从一个地主变成一个集团的老板。虽然他们无法阻止乡村人口变少,但是这土地可不会减少的,新农社将会控制着土地,也就是说他们控制着粮食,那么他们不但能够继续在乡村保持强大的影响力,还能够在市场上与商人抗衡,甚至于增加与朝廷谈判的条件。

    可见崔戢刃并不是在吹牛,你韩艺要商业化,没问题,我们也商业化,但即便是商业化,我们士族还是能够保持自己的权威和地位。

    虽然这出乎韩艺的意料之外,但是韩艺并不反对。

    因为这时候的士绅阶级跟清朝时候的乡绅那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清朝的时候,多半乡绅都是一些小地主,他们是不具有独立的人格,因为那时候的思想都已经变得麻木,其实也没有什么思想,他们对于社会是难以做出贡献的,但是这年头的士绅阶级,多半都是贵族出身,几百年来,他们一直引领者风潮,推动着国家进步,他们对于社会可是有着非常大的贡献,这些大士族出了很多宰相,关键他们是有着非常自由的思想,故此这也导致是士绅中分很多派,思想是不一样的,有些非常保守,有些非常开明。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士族都很保守的话,就跟清朝一样,那么唐朝就不可能开明,因为唐朝是越上层阶级,思想就越开明,普通百姓反而比较保守一些,离婚率和再婚率最高的就是上流阶级。

    只不过这保守派一直都占得上风,因为中国的传统思想,就是论资排辈,那长辈就肯定保守一些,年轻人都被压着的,他们只能遵从长辈的意见。然而,韩艺带来的这一场变革,导致崔戢刃他们这些开明的士族阶级,渐渐占得上风,年轻人就开始上位了。

    这都是因为外部的压力,就说这事,士族阶级当然不满朝廷的赈灾政策,但是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在灾区有奶就是娘,你拿不出这么多粮食来,那就给我闭嘴,什么大道理都没有用,先得吃饱,才能够讲仁义。

    保守派就拿不出办法来应对整个社会的变化,那么崔戢刃他们的思想就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尤其是山东士族,因为他们还有传统来支撑,也就是管仲的商业思想,大家不是敬古人么,那齐桓公和管仲不也是我们的祖先么,他们的思想,也是属于我们的,而且我们山东地区最为强大的时候,不就是齐国的工商业时代么。

    要知道孔子在当时,都不被认同。

    其实跟韩艺的套路是一样,就是托古改制。

    韩艺在借机让河南商业化,而崔戢刃就默默借此整合士族阶级。别看崔戢刃在朝中非常低调,比长孙延、狄仁杰他们都要低调,一般很少开口,但是他如今在士族阶级的地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崔平仲看出韩艺是由下至上的变革,崔戢刃也就没有将重心放在朝中,而是放在士族内部。

    新农社的出现,的确打了一些粮商的措手不及,但也没有伤害他们的利益,因为很多百姓,尤其是经验丰富,或者有一门技巧的百姓,他们都被丰厚的酬劳吸引了,不愿意再种田,当地的地主与外来的地主还是在大规模整合土地。而且,因为新农社的出现,这可能导致整个河南地区的农场化,比淮南、江南还要彻底一些,因为这里是士绅开始带头,等于是在偏远的乡村也在开始整合,这是江南地区没有的,因为江南地区是山地,很难完全整合,河南是平原,它的整合速度要快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