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闲人 南希北庆

第二千零十九章 谁在骗谁

    第二日上午,韩艺晃悠悠的来到北巷。 .更新最快

    入得院内,发现小野正与熊弟坐在院中的石桌旁对弈,动作、神情与小时候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韩艺不禁微微一笑,走了过去,笑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清闲啊!”

    “韩大哥。”

    二人异口同声喊道。

    熊弟又赶忙道:“韩大哥,你稍等会,我们先下完这盘。”

    “没事,你们下,其实我也很清闲的。”韩艺呵呵一笑,坐在边上认真观看起来

    “哎呦!小胖,你怎么走这里,要是走这里的话,是有机会吃小野的车。”

    “观棋不语,观棋不语。”

    “小胖,你疯了么?飞相呀!上什么士。”

    “观棋不语!观棋不语!”

    其实韩艺也一点没有变,总是为熊弟感到着急。

    而熊弟也是不厌其烦的告诫他——观棋不语。

    这胖子真是的,不识好人心。韩艺站起身来,没好气道:“看你下棋比自己下还要累,我还是去陪你们夫人聊天吧。”

    “观棋不语,观棋不语。”

    “靠!”

    韩艺一翻白眼,便往厅堂里面走去。

    只见里面坐着两个少妇,正是梦瑶和梦婷。

    “是不是被小胖气着呢?”

    梦婷笑吟吟道。

    韩艺道:“真是知夫莫若妻啊!”

    梦瑶当即掩唇咯咯笑了起来。

    梦婷道:“我前面也想帮他,可是他总是不听,还老是教我观棋不语,真是气死人了。”

    “谁说不是了!”

    韩艺坐了下来,又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梦思、无双她们呢?”

    “她们昨日刚去洛阳。”

    “又去洛阳呢?”

    梦婷轻轻哼道:“洛阳可比长安好多了,你知不知道在洛阳有多少人崇拜梦思姐姐,哪里像长安这些商人、官员。”

    什么时候女人变得这么嚣张了!韩艺暗自嘀咕一句,又问道:“那你们怎么不去?”

    梦婷看了眼外面那两个正在全神贯注博弈的男人,道:“还能为什么,守着那两块木头呗,真不知道小胖是喜欢我多一些,还是喜欢小野多一些。”

    梦瑶幽幽叹道:“我夫君肯定是喜欢小胖多一些。”

    韩艺当即冒得一头冷汗,道:“你们聊天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这样吧,改日咱们三家一块去郊外玩耍。”

    梦婷欣喜道:“好呀!”

    韩艺又向梦瑶道:“梦瑶,你赶紧生一个出来,伽持和小小胖可是不会等人的,要是太小的话,他们可就不会带你儿子玩了。”

    梦瑶听得双颊生晕,羞涩不已。

    梦婷眼眸一转,道:“小艺哥,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小野哦。”

    韩艺立刻道:“梦瑶怀上呢?”

    梦婷愣了下,道:“你知道?”

    梦瑶急道:“你怎么说出来呢?”

    韩艺惊喜道:“梦瑶,你藏得够深呀,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说出来!”

    梦婷笑道:“梦瑶姐姐就是想看看,小野那呆子什么时候才反应过来。”

    梦瑶啐道:“你夫君才是呆子。”

    梦婷吐了香舌。

    唉女人的思维,真是无法理解。韩艺看着梦瑶道:“到时你别哭哦。”

    梦瑶撅了下嘴。

    正当这时,熊弟、小野走了进来。

    “韩大哥,你们在聊什么?”

    “你们两个下去去,一边待着,别打扰我们聊天。”韩艺一挥手道,其实他也想知道,小野能否反应过来,所以他是肯定不会说的。

    梦婷哼道:“就是。”

    梦瑶却起身道:“夫君,口渴了么,喝口茶吧。”

    “谢谢夫人。”

    小野接过茶来,坐在梦瑶身边。

    贤惠的都让韩艺感到嫉妒,激动道:“我说梦瑶,你这意志太不坚定了,说好的排斥他们两个了。”

    梦瑶权当没有听见,没有办法,她就是太喜欢小野了,绝不会跟小野生气的。

    梦婷道:“就是,有点女人的志气好么小胖,你看我干什么,我才不会给你端茶了,方才我可真是生气了!”

    熊弟嘿嘿笑着,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浑然不在意,又向韩艺道:“韩大哥,你今日咋来呢?”

    “当然是想你这胖子了!”韩艺呵呵一笑,又道:“顺便跟你提下,去南海道建罐头作坊的事。”

    熊弟点点头,道:“到时看吧,我现在就想好好休息一下。”

    韩艺不爽道:“靠!你哪天不在休息,我特么才想休息一下。”

    熊弟嘿嘿笑道:“那行吧。”

    韩艺也不再多说,因为他不想给小胖装逼的机会,只要将这事告诉他就行了。接下来韩艺都在跟熊弟、小野喝酒吹牛,兄弟三人虽然都已经成婚,但是性情却都没有变,聊天的模式跟前是一模一样,再加上梦瑶、梦思,几人聊得是不亦说乎。

    吃过午饭后,韩艺才从凤飞楼出来,便准备去户部,可是刚出门,就遇到曹绣。

    曹绣先是行得一礼,然后小声道:“尚书令,今晚还请来我家一趟。”

    韩艺听得只觉好笑,道:“我说曹姐,你这话说得真是太暧昧了一些,若让人听了去,非得以为我跟你有一腿,那多不好,我那沈笑兄弟会怪我的。”

    曹绣尴尬的看了眼韩艺,只能心里安慰自己,自己是被尚书令调戏,多少歌妓想被调戏,还没有这个机会,行得一礼,然后便离开了。

    韩艺对武媚娘来找自己,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他计划已经开始,两人总得碰个面,好好谈谈。

    而且武媚娘如今出来也比较方便,她虽然回到政事堂,但她还是时不时就去到荣国夫人府住。

    当晚,二更时分。

    韩艺来到曹绣在郊外的宅院。

    来到屋内,只见武媚娘身着宫娥服饰,慵懒的躺在矮榻上,一手托着红腮,一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目光呆呆的看着酒杯里面的葡萄酒,眉宇间夹带一丝哀伤,仿佛都没有察觉到韩艺进得屋来。

    如果她不是穿着宫娥装,如果她的神情不是那么的郁闷,韩艺真的会认为她是来约炮的,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性感了,让人想扑上去。

    韩艺也没有行礼,自顾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一大口进去,又看了眼武媚娘,道:“我不会安慰你的,原因我也说了,我怕安慰你,将自己给安慰哭了。”

    武媚娘将酒杯伸过去,道:“那就陪我喝一杯吧。”

    “喝酒我是不会拒绝的。”韩艺道:“但是身为你的盟友,而且是生命绑定的盟友,看到你这样子,我可是非常担心,有道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武媚娘斜目狠狠一瞪,道:“你才是猪。”

    韩艺耸耸肩道:“但愿我们都不是,但是什么事都得有一个头,你这么下去,是对我的不负责啊。”

    武媚娘不耐烦道:“你喝不喝?”

    “当然喝。”

    韩艺与她轻轻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武媚娘也是一饮而尽,然后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满满的,缓缓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母亲对于我是多么的重要。”

    韩艺点头道:“虽然我不清楚,但是我也能够想象得到,你们母女四人被武家赶出来之后,家中是一个男人都没有,全都得靠你母亲一人,从将你们拉扯长大,到帮你们择选良婿,单就母亲的角度而言,你母亲的确是非常伟大。”

    武媚娘眼眶微微有些湿润,道:“你说得不错,若没有母亲,我也不可能有今日,而且母亲也是在这个世上,我唯一完全信任的人,在母亲面前,我不需要在每说一句话前,都经过再三思量,我也不需要去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如今,我身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都没有了。”

    “这我能够理解。”韩艺点点头,又道:“不过现在可不是悲痛的时候,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始了,我们得打起精神来,打赢这几场硬仗。”

    武媚娘嘴角微微扬起,冷冷笑道:“是你的计划开始了吧。”

    韩艺道:“什么意思?”

    武媚娘坐起身来,冷冷看着他,道:“一切都如你所言,契丹那边的战火燃了起来,但是我想知道,我从中得到了什么?这与你先前承诺得可不一样。”

    韩艺先前是怎么承诺的,通过这几场战争,帮助武媚娘获得名望,以及慢慢控制住军权。如今契丹那边倒是乱了起来,但是她除了提几个意见之外,根本对她没有任何帮助。

    韩艺耐心的解释道:“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们做买卖,也不能一蹴而就,得有一个过程,而且你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你的强硬主张,至少得到了武将的支持,给了他们一个好印象,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你得耐心一些。”

    “这与耐心无关。”武媚娘冷笑一声,道:“我太了解你的手段,你欺骗了我,你的计划根本就不是如此。”

    韩艺微微耸肩道:“你要这么认为,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的计划就是如此,绝对没有骗你,并且如今的局势完全都在计划内,契丹那边只是小试牛刀,将来的对手,会一个比一个强大,而你今日得到的信任,将会赢得更多参与的机会,而你的主张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一步步登上王座。”

    武媚娘似笑非笑看着他,过得一会儿,她才缓缓道:“虽然我不相信你这话,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回头,不过我希望你明白,如果让我知道,你只是在利用我,我会立刻与你玉石俱焚。”

    韩艺摇摇头道:“我与你合作的基础,并不是建立在我们彼此的信任上面,而是只有你坐在上面,才最符合我的利益,因为我认为你与商人是天作之合,反之亦然,与我合作,也最符合你的利益。另外,要说欺骗,也是皇后你欺骗了我,你并不是没有退路,至少如今皇后你是在脚踏两船。”

    武媚娘稍稍一怔,问道:“此话怎讲?”

    韩艺笑道:“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