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最后的三国 风之清扬

第960章 策反胡烈

    胡烈的父亲胡遵曾官至曹魏车骑将军,是魏国赫赫有名的三征将军之一:征南将军王昶、征东将军胡遵、镇南将军毌丘俭。胡烈兄弟六人,皆出仕,只是六弟胡世最早阵亡于长安,次兄胡奋殁于并州,两位弟弟胡歧和胡传早亡,如今只剩下兄长胡广,却也是天人相隔,再难相见。

    范适初来之时,胡烈就认定他是给羊祜做说客的,胡烈当年杀了司马亮之后,早就断了回归晋国的念头,在他看来,范适前来当说客,不过是想诱降于他,他若是要落到司马炎的手中,肯定是生不如死,所以胡烈一见范适,便是冷眼相对,此时范适提出有胡广的书信之时,胡烈之才为之动容。

    范适知道胡烈的为人,重情义,守孝节,所以才故意地提到胡广的家书,果然胡烈态度大为改变,范适趁热打铁地道:“胡兄如此顾念兄弟亲情,何不亲自回洛阳与兄长相见一面,一叙离别之情。”

    胡烈扫了范适一眼,心道,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我能回去吗,恐怕还没有进洛阳的城门,就已经被五马分尸了。不过胡烈倒也没有反驳于他,只是长叹了一声道:“今生今世,我恐怕再也无缘回洛阳城了。”

    范适一拍额头,道:“看我糊涂了,这等大事还未曾与胡兄说过,也难怪胡兄有如此的想法。”

    说着,范适自袖中取出一卷黄绢来,递给胡烈,道:“胡兄请看,这是大晋皇帝陛下刚刚颁发的诏书,凡是参与到钟会叛乱之中的一应人等,除钟会之外,一律赦免。”

    胡烈闻言猛地一震,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张大了嘴巴了,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范适。

    范适示意他将那卷黄绢打开,胡烈以前也见过圣旨,那鲜红的玉玺印,他并不陌生,羊祜为了取信于胡烈,直接把司马炎颁下来的诏书原件让范适带来给胡烈看。

    诏书上只有廖廖的几行字,但在胡烈心中,带来的震动却不亚于一幅鸿篇巨制,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真得可以看到天子的赦免诏书,胡烈只为了今生今世,与晋国决裂,再也没有回头的希望了。

    胡烈略有恍惚地道:“范兄,这是真的么?”

    范适淡然一笑道:“胡兄也是在朝为官的人,这陛下的大印,不会不识得吧?俗说话君无戏言,身为天子,又岂能拿圣旨开玩笑。”

    “可我杀了扶风王,天子又岂能轻恕,这赦免令中,恐怕不会有我吧?”胡烈将信将疑地道。

    范适大笑道:“胡兄多虑了,陛下在圣旨之中早已言明,除钟会一人之外,余者尽皆赦免,胡兄自然在赦免之列。更何况当初胡兄是为钟会所胁迫,不得已而为之,此事天下尽人皆知,陛下又岂会怪罪于你?”

    胡烈沉默不语,突然发生如此大的变故,他确实需要静静。

    这时,早在后堂偷听的胡渊一个箭步来到近前,对胡烈道:“父亲,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您受钟会胁迫,多年以来,一直是报国无门,这回陛下下诏赦免,正是父亲回归朝廷的大好时机呀!”

    胡渊年轻气盛,早就受不了钟会的窝囊气了,一听到朝廷的赦免之令,马上就出来表态大力支持。

    不过胡烈年过不惑,却是沉稳地很,单单凭着一份诏书,还不足以让胡烈信服,他神色虽然剧变,但却依然没有胡渊那般激动,他冲着胡渊摆了摆手,道:“渊儿,你先退下,范大人在此,又岂有你说的话的地方。”

    “可是,父亲……”胡渊还是竭力地想表达自己的意见,生怕胡烈不接受朝廷的赦免令。

    胡烈瞪了他一眼,胡渊只好是悻悻而退。

    胡烈抱拳道:“犬子孟浪,让范兄见笑了。”

    范适道:“虎父无犬子,令郎年少英雄,真有胡兄当年的风采,何况令郎之言,亦无不当之处,胡兄难道还怀疑在下敢假造圣旨不成?”

    胡烈道:“岂敢岂敢,天子之诏,言出法随,在下岂敢质疑,只是此间利害颇深,还须某再思量一番。”

    范适大笑道:“以某之地位,当然尚不足以为胡兄做保,胡兄请看,这是当朝太傅、征南大都督羊公的书信,胡兄一读便知。”说着,范适又将羊祜的书信递给了胡烈。

    胡烈急忙拆之,羊祜的信很长,细数了胡烈及胡氏一门对朝廷的贡献,对胡氏一族的功勋给了极大的肯定,同时羊祜也热烈地殷切盼望着胡烈的回归反正,对胡烈的际遇表示极大的同情,并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但保胡烈火回归晋国之后,荣华富贵,锦锈前程,一样也少不了。

    羊祜在朝中的地位,胡烈早已有所耳闻,有他出面来担保,胡烈自然是比较放心,他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羊太傅如此说了,烈敢不从命,范兄回去之后请禀明羊太傅,烈必忠于大晋,至死不渝。”

    范适大喜过望,想不到此行竟然如此地顺利,成功地策反了胡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只要胡烈献新野城而降,那就是天大的功劳呀,铁板一块的钟会叛军也因此而大受打击。

    可以预见的是,朝廷的赦免令一出,无数受钟会胁迫的叛军将士,都会纷纷生出回归之心,钟会的大势去矣。

    范适叮嘱胡烈,要小心钟会的耳目,毕竟事关重大,在胡烈没有回归晋国之前,一切尚还有变数,小心使得万年船,一切需慎之又慎。

    胡烈倒不以为意,这些部下,他可是了解的很深,他们的父母亲人,大多在中原之地,其回归之心,比任何人都强烈,只是苦无机会而已,如今朝廷的赦免令一下,这些人再无后顾之忧,只要自己振臂一呼,必然是一呼百应,就算钟会派出些许耳目在军中,也示必可以起太大的作用,如今,任何人都已经无法阻碍挡胡烈的回归之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