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秘术 北域神灯

第四六八三章 童子尿

    对于众人的嘲笑,张天元并不理会。

    他把所有带有童子尿的泥巴装在了一个布包里,走到村长面前气定神闲的叫村长坐下,并指导他坐在地上的姿势是打坐的姿势。

    村长照做,然后张天元竟然用那带有淡淡的骚气的泥巴涂在村长的额头,人中,眼睑,耳朵,嘴巴上,此举使得在场之人无不吃惊。

    张天元却自言自语的说道:“这童子尿是个好东西啊,不要浪费,千万不要擦掉啊。”

    说着说着他又把剩下的泥巴让村长用手捏成了一个人形。

    他把泥人交给村长揣在怀中,然后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说话了。

    站起身来的张天元就像再次变身一样,变得仙风道骨。

    一道底气十足的话语飘荡在大家耳边:“村长,其实没有什么病,只不过是他受到极度惊吓,三魂七魄去了一魂三魄,招致精神不稳,气血不顺,邪气入体,直冲百汇,我现在帮他招魂引魄,请大家保持安静!”

    话音刚落,瓦希迪就关切的问道:“这么多人在这,招魂能行吗?”

    “哈哈”张天元大笑,“换做一般人可能不行,不过你放心,这样的小事我还是能做到的。”

    张天元再次来到村长跟前对村长说道:“我用童子泥将你的司命、神宁、七窍封印住,待会我为你招魂引魄不管你意象里出些什么你都不能发出声来,并保持着打坐的姿势。记住了!”

    村长不敢多问只能点点头。

    只见张天元从怀中拿出一个普通的小葫芦,不过那葫芦身上有一些字不像字,图不像图的纹饰,事后经张天元解释才知道那些纹饰是云篆道家中专门画符箓的字体,而葫芦上云篆的内容是“天地人鬼,无我不从”。

    张天元把小葫芦的塞子打开,托在左手上,然后右手化成手决,站在村长前面刚好也是河的对面。

    起初张天元嘴里念叨着,人们也听不清他念的什么,但也不敢出声,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突然天上的云开始移动,水里泛起了波浪,树上的叶子也沙沙落下,地上尘土飞扬迷的大家都睁不开眼,只能听到张天元的念咒声和一阵阵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

    其实那金属撞击声是发自张天元腰上系的几枚钱,那是几枚特别的金币朱紫国古币。

    突然大家听到一个清晰洪亮的声音:“混沌之初,五鬼之灵,四方来使,为我所趋。奉鸿钧之法旨,速速寻村长之魂魄。”

    大家虽然不知道前面几句但是说到寻村长之魂魄多少知道这是招魂之类的。

    再看张天元头发尽在风中飞舞,手中的葫芦很神奇的发出淡淡的光,腰上的古币相互撞击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如果单听此声不见此景一定以为是某人在吹奏好听的乐曲。

    “村长魂之何在?魄之何在?速来速来!”张天元大声念道。

    此时村长坐在那歪歪斜斜,汗流不止,童子泥慢慢变干,看村长样子好像有点痛苦似得,这时突然一道声音直射他脑海中:“村长魂魄俱在,此时不归位更待何时?去!”

    随着一个“去”字的尾声,村长应声倒下,这时云不动了,水不荡了,叶子不落了,尘埃落地,而那古币撞击声也没了。

    张天元收起葫芦,站在原地运了运气,就笑呵呵的走过,一把抓起村长在村长胸前揉了揉,然后在背后运气一掌,“咳咳”,村长咳出一口浓痰,然后清了清嗓子说:“舒服啊!”

    “哈哈”张天元望着村长点点了头。

    众人见村长可以说话了都觉得这个张天元不简单,看来是位高人,于是纷纷议论起来,称赞张天元。

    村长更是感谢张天元,这时瓦希迪走来,向张天元施了一个礼,张天元笑盈盈的还了一个礼。

    瓦希迪之前虽然因为辛巴介绍来了张天元,有几分相信,但却也并非全信。

    今天见识到了张天元这招魂的本事,总算是完全信了。

    回到家,急忙叫人端来茶水好生招待着张天元,借此谈话询问心中的疑问。

    一番谈话后,张天元再次发出那纯真童心般的嬉笑声,随后为大家解开一个心中的疑团。

    其一,张天元为什么要用童子尿拌泥巴?

    他告诉大家,童子尿乃至阳至真之物,孩童心无**杂念,体内自然常驻一股天地浩然正气。

    而这股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去养气就会逐渐的减去,而童子撒尿会带出这种气在尿液中,童子尿加上大地之母的泥土就把天地间的两股难得的气聚集在一起就是天气(浩然正气)和地气(滋养之气)。

    阴阳二气合而生灵,把泥巴涂抹在他七窍和司命、宁神处就是要封印他们,一是不让他体内的气和魂魄出来,二是不让外界邪气恶灵进去。

    至于那个泥娃娃是不想浪费这泥巴,心里不舍得就捏了个泥人没有什么特别用处。

    说到这张天元又哈哈大笑起来,故作神秘。

    其二,关于作法。

    那个小葫芦不是一般的东西,可以说一件厉害的法器,这葫芦原是生长在昆仑山顶玉龙峰巅上的净琉璃。

    在一百多年前为了治病救人,一位同行不畏生死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采到它,在下山的路上遇到一位绝世高人,说与他有缘,就在葫芦上写了那八个字赠与那位同行,并传授一些修真之术就消失在茫茫的昆仑山中。

    后来这葫芦辗转到了华山真人手中,又被张天元得到。

    而这葫芦的功效甚多,张天元只告诉大家它能够收天地灵气,唤三界灵媒,为己所使。

    而他腰间的朱紫国古币能定神辟邪,至于作法时的景象乃是五行御鬼之术,大家不用担心其它。

    村长因为过度惊愕,导致身心灵失调,一口污浊之气和浓郁之痰卡在喉咙中,我作法以安其神,运气以畅血气,最后用力一掌是帮他把痰打出来。

    “哈哈”说着他又笑了起来。

    众人这才明白了一切。

    但对张天元的身份,依然存疑。

    但张天元并不愿意对自己的身份多做解释,他来这里是来驱邪的,可不是来旅游的,没必要把身份都汇报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