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不死奸臣

第1244章 你是我的奴隶

    刘璋只是问了刘康一句话:“你记得在长安危难时,你的哥哥让你先走的事了吗?”

    刘康当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表情告诉刘璋,他记得,而且感激在心,但是他还是要这样做。

    刘璋那时候觉得,刘康的为人处事,和自己太像了,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或许就是继承皇位,可以牺牲一切。

    从本身来说,刘康看起来确实比刘循优秀。

    那个时候刘璋下不了决心,不知道刘康和刘循谁更适合继承自己的位置,但是现在,周不疑给了自己答案。

    ……

    五年时间,百济,新罗相继被征服,倭奴国的徐家,就算不想兑现诺言,被鸦片掏空的国家,也最后被大汉蚕食。

    二十年后,刘璋对倭奴国第一次重整,倭奴国再不存在,划分为扶桑州,从大汉派出州刺史,倭奴国的才子也开始往大汉调配,扶桑州和滇州交州等州相比,再也没有什么区别。

    二十年来,孙权还是没能反攻大汉,但是在夷洲孙权的威胁下,以及与扶桑州的交通开拓中,大汉水军蓬勃发展,船只已经具备了远洋能力。

    终于,在公元5年,卫温率水军远征,拿下了夷洲,大汉军队登上夷洲。

    同时因为扶桑州的完全汉化,鸦片输入已经不合理,金胖子在高句丽的鸦片基地逐步向扶桑州迁移。

    大规模的航海舰队向太平洋外围扩张,当然,所有舰队都带上了佛教和道教的圣果。

    大汉的辉煌在延续,民生持续发展,但是,黄忠,王越,严颜等老将相继陨落,刘璋也已经垂垂老矣。

    在高高的望星台上,昔日美丽无双的黄月英已经满头银发,但是气质却还是一样的洒脱随意,比一旁苍老的刘璋好得多。

    功臣塔的牌位又添了好多,平反之后,和汉初的韩信一样,马超,魏延等皆进入功臣阁。

    唯一让刘璋遗憾的是,周不疑没有进入功臣塔,或许,后世人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最该进入功臣塔的人,已经代替一个君王,进入历史奸臣的洪流。

    听着刘璋沉重的叹息,黄月英微微笑了一下:“夫君,当年周不疑来投效夫君,就从来没在乎过名利,夫君其实不必太过伤怀。”

    刘璋转头看向黄月英,微微一笑:“月英,你永远都是这样,能够在任何时候,让我心中觉得舒适,你是怎么做到的?”

    “哎呀,再不回去,在这吹久了风生了病,萧皇后玥贵妃可饶不了你,到时候我可没办法让你舒适了。”

    黄月英说着自己往望星台下跑去,留下刘璋一个人在台上凌乱,会武功了不起么?老了都欺负人。

    黄月英回头看着无奈的刘璋,笑了两声,又跑回台上,搀扶着刘璋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岁月像洪水一样不留情的卷过,但总会留下一些年轻的痕迹。

    泰山顶,登封坛。

    “大汉皇帝陛下刘璋,生坠大汉危亡之秋,社稷沦丧之日,奸臣祸国,诸侯争霸,日月无光。

    振西川之豪杰,揽大汉之义士,荡平裂土公侯,安顿乱世百姓。

    服南蛮西羌,征西域漠北,平高句丽,定夷洲岛,安扶桑州。

    承三皇五帝以德政,秦皇横扫**之雄风,汉武扬鞭大漠之威仪。

    继中兴大汉,新政化民,教化蛮夷,开疆拓土之功业,伏唯大汉元和皇帝陛下。

    以天下之宏阔,皇者之恩泽,建坛封禅,玉碟加持,告四方鬼神,祭拜天地。”。

    泰山之巅,宏声昭昭。

    刘璋身穿黄色衣服,一步一步踏上封坛,在庄严的乐声中跪拜行礼,投玉碟于坛内。

    张任,好厉害,王绪,兀突骨,赵云,蒋琬,王异,王双,王甫,庞统,诸葛亮,台与,萧芙蓉,黄月英,孙尚香等文武百官及后宫妃嫔朝臣命妇,以及太皇太后伏寿肃立坛下,从刘璋站立的方向望向无尽的苍穹。

    可是视线之内,真正入眼的,不过刘璋站在高台向天祭拜的背影。

    云走光洒,山风呼啸,天地一人,真正的九五至尊。

    而在这时,刘璋忽然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或许,是这么多年来一个一个离去的人,让他不习惯一个人站立。

    哪怕高高在上,同样觉得孤寂无边。

    “宣,法正近前。”

    法正缓缓走到祭坛前,喘着粗气,身体缩成一团。

    “你也老了,哈哈哈。”刘璋哈哈大笑。“还记得在襄阳城外那夜吗?你推朕到泥坑中多有力气。”

    法正也跟着笑,一笑岔了气,又咳嗽起来。

    告天的玉碟需要留下封禅君王的祝词,刘璋拿着玉笔,迟迟没在玉碟上落笔,过了一会,怅然问道:“孝直,几十年了,多少年朕都记不清了,还记得当初的江州花园吗?”

    “陛下恕罪,微臣还真有点记不清了。”

    法正望着祭坛中的文牒,那个静夜花园的回忆一点一点浮上脑海。

    “孝直……今天在江州,在这个花园里,一九之数,我们赌一个朗朗乾坤,孝直,你敢吗?”

    “朗朗乾坤?”法正心头一跳,“剿灭世族,还利百姓,四科举仕,让每个大汉子民,无论豪门寒门,都能有公平的入仕机会,连医生匠人等也有渠道尽展所长,这样的天下,真可谓朗朗乾坤。

    可一九之数,值得吗?”

    ……

    若能将世间污浊踩在脚下,一九之数,够了。

    “主公,我敢。”法正终于点头,语气充满坚决。

    “不怕大业未竟身先死吗?”刘璋笑道。

    “死有什么可怕的。”

    “史笔可是掌握在世族文人手上的。”

    “主公,法正想通了,哪怕如王莽一般死无全尸,遗臭万年,法正也愿追随主公,完成主公宏图大志。”

    星光洒在花园里,夜风让青草吹动,仿佛在交换着彼此的秘密,就是这个静夜,一君一臣达成了一生的契约,之后的大汉天下,涤荡在那个普通夜晚的契约之中。

    法正浑浊的眼睛慢慢绽放出清明。

    刘璋提起玉笔,终于在玉碟大笔写下四个字:“朗朗乾坤”。

    刘璋只是问了刘康一句话:“你记得在长安危难时,你的哥哥让你先走的事了吗?”

    刘康当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表情告诉刘璋,他记得,而且感激在心,但是他还是要这样做。

    刘璋那时候觉得,刘康的为人处事,和自己太像了,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或许就是继承皇位,可以牺牲一切。

    从本身来说,刘康看起来确实比刘循优秀。

    那个时候刘璋下不了决心,不知道刘康和刘循谁更适合继承自己的位置,但是现在,周不疑给了自己答案。

    ……

    五年时间,百济,新罗相继被征服,倭奴国的徐家,就算不想兑现诺言,被鸦片掏空的国家,也最后被大汉蚕食。

    二十年后,刘璋对倭奴国第一次重整,倭奴国再不存在,划分为扶桑州,从大汉派出州刺史,倭奴国的才子也开始往大汉调配,扶桑州和滇州交州等州相比,再也没有什么区别。

    二十年来,孙权还是没能反攻大汉,但是在夷洲孙权的威胁下,以及与扶桑州的交通开拓中,大汉水军蓬勃发展,船只已经具备了远洋能力。

    终于,在公元5年,卫温率水军远征,拿下了夷洲,大汉军队登上夷洲。

    同时因为扶桑州的完全汉化,鸦片输入已经不合理,金胖子在高句丽的鸦片基地逐步向扶桑州迁移。

    大规模的航海舰队向太平洋外围扩张,当然,所有舰队都带上了佛教和道教的圣果。

    大汉的辉煌在延续,民生持续发展,但是,黄忠,王越,严颜等老将相继陨落,刘璋也已经垂垂老矣。

    在高高的望星台上,昔日美丽无双的黄月英已经满头银发,但是气质却还是一样的洒脱随意,比一旁苍老的刘璋好得多。

    功臣塔的牌位又添了好多,平反之后,和汉初的韩信一样,马超,魏延等皆进入功臣阁。

    唯一让刘璋遗憾的是,周不疑没有进入功臣塔,或许,后世人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最该进入功臣塔的人,已经代替一个君王,进入历史奸臣的洪流。

    听着刘璋沉重的叹息,黄月英微微笑了一下:“夫君,当年周不疑来投效夫君,就从来没在乎过名利,夫君其实不必太过伤怀。”

    刘璋转头看向黄月英,微微一笑:“月英,你永远都是这样,能够在任何时候,让我心中觉得舒适,你是怎么做到的?”

    “哎呀,再不回去,在这吹久了风生了病,萧皇后玥贵妃可饶不了你,到时候我可没办法让你舒适了。”

    黄月英说着自己往望星台下跑去,留下刘璋一个人在台上凌乱,会武功了不起么?老了都欺负人。

    黄月英回头看着无奈的刘璋,笑了两声,又跑回台上,搀扶着刘璋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岁月像洪水一样不留情的卷过,但总会留下一些年轻的痕迹。

    泰山顶,登封坛。

    “大汉皇帝陛下刘璋,生坠大汉危亡之秋,社稷沦丧之日,奸臣祸国,诸侯争霸,日月无光。

    振西川之豪杰,揽大汉之义士,荡平裂土公侯,安顿乱世百姓。

    服南蛮西羌,征西域漠北,平高句丽,定夷洲岛,安扶桑州。

    承三皇五帝以德政,秦皇横扫**之雄风,汉武扬鞭大漠之威仪。

    继中兴大汉,新政化民,教化蛮夷,开疆拓土之功业,伏唯大汉元和皇帝陛下。

    以天下之宏阔,皇者之恩泽,建坛封禅,玉碟加持,告四方鬼神,祭拜天地。”。

    泰山之巅,宏声昭昭。

    刘璋身穿黄色衣服,一步一步踏上封坛,在庄严的乐声中跪拜行礼,投玉碟于坛内。

    张任,好厉害,王绪,兀突骨,赵云,蒋琬,王异,王双,王甫,庞统,诸葛亮,台与,萧芙蓉,黄月英,孙尚香等文武百官及后宫妃嫔朝臣命妇,以及太皇太后伏寿肃立坛下,从刘璋站立的方向望向无尽的苍穹。

    可是视线之内,真正入眼的,不过刘璋站在高台向天祭拜的背影。

    云走光洒,山风呼啸,天地一人,真正的九五至尊。

    而在这时,刘璋忽然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或许,是这么多年来一个一个离去的人,让他不习惯一个人站立。

    哪怕高高在上,同样觉得孤寂无边。

    “宣,法正近前。”

    法正缓缓走到祭坛前,喘着粗气,身体缩成一团。

    “你也老了,哈哈哈。”刘璋哈哈大笑。“还记得在襄阳城外那夜吗?你推朕到泥坑中多有力气”

    法正也跟着笑,一笑岔了气,又咳嗽起来

    告天的玉碟需要留下封禅君王的祝词,刘璋拿着玉笔,迟迟没在玉碟上落笔,过了一会,怅然问道:“孝直,几十年了,多少年朕都记不清了,还记得当初的江州花园吗

    法正望着祭坛中的文牒,那个静夜花园的回忆一点一点浮上脑海

    “孝直……今天在江州,在这个花园里,一九之数,我们赌一个朗朗乾坤,孝直,你敢吗?”

    “朗朗乾坤?”法正心头一跳,“剿灭世族,还利百姓,四科举仕,让每个大汉子民,无论豪门寒门,都能有公平的入仕机会,连医生匠人等也有渠道尽展所长,这样的天下,真可谓朗朗乾坤

    可一九之数,值得吗?

    ……

    若能将世间污浊踩在脚下,一九之数,够了

    “主公,我敢。”法正终于点头,语气充满坚决

    “不怕大业未竟身先死吗?”刘璋笑道

    “死有什么可怕的。

    “史笔可是掌握在世族文人手上的。

    “主公,法正想通了,哪怕如王莽一般死无全尸,遗臭万年,法正也愿追随主公,完成主公宏图大志。

    星光洒在花园里,夜风让青草吹动,仿佛在交换着彼此的秘密,就是这个静夜,一君一臣达成了一生的契约,之后的大汉天下,涤荡在那个普通夜晚的契约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