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完美计划!

    “恐怕还不止于此。:”司马瑜脸黑得要命,“当年上头打击天符山,我司马家也没少在里面出力,这天符山余孽恐怕是恨上我了。”

    “爸,你的意思是,这天符山的余孽回来报仇了?”司马虎问道。

    司马瑜不置可否,“给我查,一定要把这人给我揪出来。”

    “是。”几兄弟齐声应道。

    司马瑜往地上司马千里的尸身望了一眼,直接转身甩手而去。

    司马龙等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心中暗暗计较,回去后得让自己这一支的后辈都好好收敛一点,最好不要外出,免得又被人给掳了去。

    这时候,几兄弟看向司马风的眼神,已经没有幸灾乐祸,有的只是怜悯,极度的怜悯,现在的司马风,已经没有和他们竞争的任何资格了。

    而此时的司马风,也已经不关心这些了,儿子挂了,而且还是被他亲手挂掉的,只要是个正常人,估计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就在司马家一家子暴跳如雷的时候,二仙桥的一间出租屋里,苏航的心情还算不错。

    一个木盒子,摆在他的面前,挺沉,出于对司马家人的不放心,苏航很小心翼翼的拆开盒子,那模样,就像是害怕里面放了炸.弹一样。

    盒子开启,没有想象中的炸.弹,一块玉符,一坨黑黢黢的东西。

    呵,这司马家到还挺有点魄力的,苏航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看来,司马家那群人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抓到他了,居然还真把先天玉符交出来了。

    价值二十多亿的宝贝啊,本来苏航是没多大把握能拿到真货的!

    那坨黑黢黢的东西,相当沉,也就半个鞋盒大小,但却起码有四五十斤。质地坚硬,应该是某种金属,但具体是什么金属,光看外表。苏航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

    他要的东西里,并没有这玩意儿,想来这应该是薛奇那小子多要的。

    回想起方才的事,苏航真是感觉整个计划太完美了,仅仅是两道符而已。便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拿回了几乎不可能拿回的东西。

    傀儡符,这种符可以让意志薄弱的人成为自己的傀儡,傀儡,毫无思想,只会听从主人的话,主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司马千里的意志力并不算弱,可以说要比常人更强一些,但是。禁不住在司马缸里的消磨,又加上肖国兵和王伟两人的摧残,再强的意志力也得崩塌了。

    其实,傀儡符练到深处,就算一个纸人,贴上一张符,都能炼成亏傀儡,只不过,苏航还没那本事。

    苏航早就预料到司马家会在那地方布局,索性就让司马千里去了。反倒省了他来撕票,一举两得。

    当然,苏航并不怕身份泄露,就算司马千里没死。有高人帮忙强行拔除傀儡符,司马千里也只会成为一个白痴。

    而至于那搬运符,也是苏航近几日新学的武符,可将一定范围内的指定东西搬运到自己面前,为了画这两张符,苏航可没少费血。也正是有这两张符,他要的东西才会如此容易的得手。

    “司马三爷应该气煞了吧?”苏航冷冷的一笑,胆敢打他的主意,那就得有接受报复的觉悟。

    其实,不止司马三爷气煞了,整个司马家上下都气煞了。

    神不知鬼不觉,这次的计划堪称完美!

    苏航自己给自己点了个赞。

    “先天玉符?”

    看着手中这块玉符,在苏航所获得的天符武典中,有这东西清楚的资料,它可以让武师的实力暴增,达到了先天武宗的境界,虽然只是暂时,但是,这项能力已经非常逆天了。

    整个华夏,达到先天武宗境界的,绝对是站在巅峰的大人物,有多少他不知道,不过,苏航可以肯定,绝对是极少,双手双脚都能数的过来。

    只是,苏航现在还不过一武生,无法使用玉符,不过,东西刚到手,他也不敢堂而皇之的使用,毕竟,一旦被司马家发现,那就麻烦大了。

    还是等翅膀硬了再说,这东西,可以留着保命用。

    “哼哼……”

    八戒凑了过来,咬着苏航的裤脚,轻轻的拖了拖。

    苏航收起玉符和那块破铁,低头瞧了瞧,无奈的笑道,“怎么?又想出去?”

    这两天苏航大着胆子带着八戒出去遛了几圈,倒是把这小家伙给耍野了,没天晚上都要苏航带它出去溜一圈才行。

    “哼哼……”

    八戒哼了两声,对着苏航点了点头,这一幕要是让旁人看到,肯定会惊奇不已,这小家伙蜕变成灵兽之后,智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能听懂人话,苏航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走吧,出去溜溜。”

    苏航心情极好,找来宠物绳,给小家伙套上,哼着小曲出了门。

    青牛区,一间咖啡厅。

    “好几天没见你了,都忙什么呢?”雅间,伴着悠扬的音乐声,薛萱品着咖啡,看似无意的瞧着苏航。

    苏航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翻了翻,听到薛萱的问话,放下杂志,开口道,“有什么好忙的,也就东边混混,西边玩玩儿。”

    薛萱听了,嫣然一笑,“最近蓉城可不太平,你自个儿小心一点。”

    “唔?”苏航看着薛萱。

    薛萱道,“那个青城弃徒的事还没完,现在又出了个天符山余孽,前两天晚上,司马家出了事,司马三爷的独自司马千里死了,据传是武符门死灰复燃,唉,现在蓉城各大势力都是人心惶惶了。”

    原来是这事。

    “这武符门什么来头,很厉害么?能把蓉城各大势力吓成那样?”苏航饶有兴致的问道。

    薛萱摇了摇头,“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当年蜀中武符门势大,符武昌盛,行为嚣张,将蜀中其它势力压得死死的,后来,有几个势力连起来,说武符门搞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那时候正是敏感时期,上头也正想抓个典型,震慑一下华夏武林,便选了天符山开刀。”

    “呵,这天符山,还真是生不逢时啊。”苏航摇了摇头,在他从冷锋记忆中获得的信息中,当年联合排挤天符山的,可不是简简单单几个势力。

    蜀中不少势力都参与进来了,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峨眉青云等派,也正是因此,上头才会那么的重视。

    薛萱道,“其实,当时上面只是想打压一下,好让天符山收敛些,可是,没想到天符山的反应会那么大,反抗甚是激烈,最终导致了天符山直接从武林除名。”

    “这其中,恐怕少不了有人挑拨吧。”苏航摇了摇头,天符山不会那么愚蠢,怎么可能公然和上面作对呢。

    “当年的事,已经无法知道了。”薛萱微微叹了口气,“当年不少势力都牵扯其中,如今司马家已经付出了些许代价,其它门派世家,都怕成为第二个,据说天符山的手段,可是相当诡异霸道的。”

    “要我说,这些人也真是太杞人忧天了。”苏航撇了撇嘴,想不到他的无心之举,居然会给蓉城掀起这么一片风浪,看来当年干过亏心事的人还真不少。

    这先表面堂皇的世家大族,恐怕没几个腚是干净的。

    “怎么说?”薛萱看着苏航。

    苏航道,“你也不想想,若你是那天符山余孽,那么大的仇恨,你会只灭他司马家一人么?隐忍这么多年,此时敢出现,肯定是对自身实力有十分自信,必是要将其全灭了,方能泄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