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第一百五十九章 躺着也中招!

    亏出翔了!

    这次茶会,又不是武林大会,根本没有斗的环节,各门各派各家族,几乎都没带来最强的弟子,一群歪瓜裂枣,上去不是找虐么?

    相反,风仲叔带来那两后辈,无论是境界还是剑法上的造诣,绝对都能算得上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唯有峨眉派出的一位九品武生境界弟子,与闻冲战了有上百个回合,可最终还是败了。 新匕匕····蛧·

    各派的武学,几乎都被风仲叔罗了个干净,而他手下,也仅有闻冲一人出战而已,一个人单挑了蜀各派,简直嚣张。

    “咱们,继续!”

    风仲叔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又把手里的剑给扔了出去,其它人畏之如虎,不敢有怨言,只得接着来玩。

    这一回,鼓声落下,那把长剑,出现在了清静师太的手上。

    众人舒了口气,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压抑得他们只想哭,只想峨眉派赶紧把另外半部猿公剑法输了,好让这该死的游戏赶紧结束,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清静师太单手握剑,脸上阴沉得要命,这把剑入了她的手,她压根就没想再传出去,“风仲叔,你欺人太甚了。”

    “唔?”风仲叔抬了抬眼,眉目间闪过几分冷光。

    清静腾的一下起身,对着风仲叔怒目而视,“要战,便来与我一战,何必用这种方式一再羞辱众位同道?”

    “你?”风仲叔轻蔑的瞧了清静一眼,“清静,就算是你师父,当年在我手上也过不了百招,你么,一招足矣!”

    “你……”清静怒极,气得不出话来。

    “现在,剑入你手,按照约定,要么派个弟子出来战斗。要么直接奉上另外半部猿公剑法。”风仲叔冷冷的看了清静一眼,“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你收集这么多秘籍,想干什么?”清静压着火气问道。这老头的举止,实在是太不正常。

    “这个,你管不着。”风仲叔轻笑一声,冷不丁的回了清静这么一句话。

    清静一时火起,气得差点吐血。身形踉跄的后退两步,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这时候,一个淡黄色的身影蹿了出来,扶住了清静。

    一边,黄建国看到来人,那模样就像是被人捅了后门一样,一张脸皱成了沙皮,真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你这人为老不尊,仗势欺人,算什么好汉?”黄绮梦对着风仲叔怒目而视。那模样,就像是一只发怒的母鸡。

    在场所有人都把脖子一缩,这姑娘是在厕所里打灯笼,找翔啊!

    多漂亮的一个姑娘,怎么就这么傻呢?还是她根本就不怕死,这下可完蛋了。

    风仲叔抬头看向黄绮梦,也显得有些讶异,“你们峨眉派的女娃子,都是这副暴脾气么?女娃子,叫什么名字?”

    “黄绮梦!”黄绮梦仰着高傲的脖子。用下眼睑俯视着风仲叔。

    很少能遇到这么年轻的后辈,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话,风仲叔笑了,颇有深意的瞧着黄绮梦。“你是想替你师祖出头?”

    看黄绮梦的年龄,应该是清静的孙辈!

    那犀利的眼神,让黄绮梦忍不住想要后退,但有清静在旁边,她还是生生的挺住了,倔强的昂着头。“是又怎么样?你以为在场年青一辈,就没有一个能是你这两个弟子的对手了么?你也太看蜀武界了。”

    哟呵?风仲叔一听,不禁乐了,“丫头片子,口气倒是不,冲儿,陪这位姑娘过两招。”

    一个武生三品的姑娘,居然能出这样的话来,周围人都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她傻还是她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不管怎么样,这姑娘的胆色是要在场众人都要强上不少。

    “绮梦,别胡闹,退下。”清静师太低沉的命令了一声。

    然而,黄绮梦还没来得及回答,听到风仲叔的话,闻冲便已经执剑走了过来,态度冷然的对着黄绮梦拱了拱手,“姑娘,请赐教。”

    一个武生九品,一个才武生三品,值得一战么?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悬念。

    清静刚要开口回绝,黄绮梦却憋红了脸开口了,“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弱女子,真不知羞。”

    “不是姑娘你自己站出来挑战的么?”闻冲听了,满脸的黑线。

    “我站出来,不代表我就是要向你挑战。”黄绮梦憋着脸。

    “刚刚可是姑娘你亲口的,难不成要自食其言?”闻冲服了,都女人不讲理,现在他算是真正的领教了,刚刚的话,转眼就不认了。

    实话,黄绮梦是真的有点怕了,她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刚刚也是热血冲了头,才出那番话来,刚刚峨眉弟子不是没有上场,上场的还是第三代的翘楚,照样输了阵,她在峨眉第三代只能算是靠的,和闻冲对战,完全是在找虐。

    “我打不过你。”憋了半天,黄绮梦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就连冷冰冰的闻冲,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也憋不住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还以为这姑娘也多大的骨气,却不想竟然自动认输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认输好,省得打起来难堪。”风仲叔呵呵一笑,抬眼看向清静,一个眼神,意思很明确,既然你门下弟子认输了,另外半部猿公剑法,该交出来了吧?

    “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是,并不代表就没人打不过他,蜀武林藏龙卧虎,远的不,就是在场的各位,我随便挑一个出来,也能打得你这两名弟子屁滚尿流。”还没等清净开口,黄绮梦又开始了。

    真是大放厥词,所有人都摇头苦笑,在场能干的过这两个年青人的,的确有不少,但都是老资格的武师高手,年青一辈,还有谁堪匹敌?

    如果真有人能干的过这两个年青人的话,他们还用输得这么惨么?

    风仲叔扫了一眼,众人目光皆回避。

    再看向黄绮梦,“好,丫头片子,你来挑一个。”

    这话得真是霸气十足,完全把在场所有人给看扁了,根本不相信金顶上这些歪瓜裂枣能是他这两个徒孙的对手。

    这两个弟子,常伴在风仲叔的左右,经风仲叔亲手培养,尽得风仲叔的真传,别是蜀,就算是放在整个华夏,也绝对是顶尖的,在这一点上,风仲叔有绝对的自信。

    武宗高手培养出来的弟子,岂能是寻常门派精英可?

    黄绮梦赶鸭子上架般的到处瞧了瞧,在场众人都纷纷缩着脖子,黄绮梦目光所过之处,纷纷避开,就好像学课堂上老师提问,生怕被点到名一样。

    “他!”

    猛的,黄绮梦伸手指向了广场一角,紧绷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几分笑容。

    众人循着黄绮梦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广场靠后的一个座位上,一青年正单手撑着脑袋,打着瞌睡。

    没错,他在打瞌睡,这么紧张的时刻,居然还能睡得着?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过来,坐在苏航旁边的薛萱连忙推了推他的肩膀,这一推不要紧,差点没让苏航下巴磕到桌子上。

    猛的一下惊醒,苏航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薛萱,却见薛萱面色难看的指了指前面,转过脸去,一双双眸子如狼似虎。

    “呃……”苏航一滞,“干嘛都看着我?”

    薛萱赶紧给苏航简单的解释了一下,顿时,苏航想骂娘了,自己都已经低调到缩到墙角睡觉了,居然还能找到自己身上来,这个黄绮梦,真是玩死自己不偿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