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叫王炸!

    嗯,这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末法和尚是金刚寺的和尚,留下功法也属于正常。

    如果小蛤蟆是末法的话,肯定心智不会如此这般的稚嫩,一副幼小的身躯,如果里面住着一个老迈的灵魂,外表是绝对藏也藏不住的。

    看得出来,小蛤蟆的心智虽然稍稍超过同龄小孩,但是并没有那么夸张,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也就是说,苏航的猜测似乎错了。

    有心再盘问,可又如何问?问多了可就引人怀疑了,苏航打消了疑虑,想想也是可笑,凭什么自己做不到,就认为别人也做不到呢?难道就只允许自己是天才妖孽么?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小和尚肯定有过人之处,比如自己有学神系统的辅助,才可能短时间内崛起,这小和尚肯定也有什么常人没有的长处,否则的话,不可能这么妖孽。

    “不知道你师父是金刚寺哪一位高僧?”岔开话题,苏航询问了起来。

    刚刚听这小家伙说末法和尚是他的师侄,据苏航所知,末法和尚在金刚寺的辈分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如今的金刚寺主持也只和末法平辈,照这么算来,这小蛤蟆在金刚寺的辈分岂不是更高?

    苏航对金刚寺不太了解,但是,金刚寺主持师祖辈的人物,有么?

    “阿弥陀佛,家师法号天心。”小蛤蟆双手合十,神色一下就肃穆了起来。

    “天心禅师?”

    苏航低呼了一声,“传说天心禅师闭关几十年,竟是你的师父?他还在世?”

    也不外乎苏航惊讶,薛经天说过,薛奇也说过,几十年前,金刚寺天心禅师就已经九品武宗境,江湖上传言他突破金丹境失败,早已经挂了。

    小蛤蟆道,“师父成就金丹境之后。一直都在寺中潜修,当然还在世,只不过几乎没有露面而已。”

    这金刚寺的底蕴,也真是不容小嘘。不愧为超一流的大派,果然江湖传言不足为信,人家不仅还活着,而且还成就金丹了。

    只是,金刚寺一向高调。何以在这事上如此低调呢?先是一个小蛤蟆,又是一个天心禅师,居然能忍着不向外透露,当真是稀奇。

    苏航对小蛤蟆好奇,小蛤蟆同样对苏航好奇,两人聊了不久,俨然成了一对忘年之交,大哥小弟的叫得十分的热乎。

    “呔,孽畜,你给我站住。”

    雨稍稍的停了。两人正聊得兴起,岸边传来一声咋喝,循声望去,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急速的向着渡口掠来。

    前面一人身形微胖,一身黑色的袍子,颇有几分古风,从他的身上,苏航看到了几分帅宇的影子,三分猥琐。多的只是几分潇洒,他一直在笑,只是,那笑容有点讨打。

    后面一人白衣飘飘。也是古风打扮,长得却是要比那胖子俊俏了许多,手握一柄长剑,飞在半空之中,一边呵斥,一边想着那黑衣胖子急掠。

    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下跑,速度超快,宛如两道光影,惊鸿一瞥之间,已经来到了苏航二人面前。

    前面已经没了去路,黑衣胖子猛然刹了一脚,伸手捻了捻嘴唇上那象征着奸诈的八字胡,叉着腰,指着那白衣人,“你个小白脸,叫谁孽畜呢?”

    白衣人飘然落地,冷哼一声,剑柄指着那胖子,“谁答应我就叫谁,你这个猪形怪物,可知我是谁?敢抢我的东西?”

    这话一出,旁边看戏的苏航和小蛤蟆都忍不住笑了,猪形怪物,还别说,这胖子还真有点神似。

    “我管你是谁,你这东西我看上了,不服气的话,咱们就来打一架。”胖子将愠怒藏得很好,手里拿着一块玉佩一样的东西,轻轻的掂着,显然那就是他从那白衣青年身上抢来的东西。

    完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拽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哼,与猪打架,真是有辱斯文。”白衣青年又是一声冷哼,一副轻蔑的表情,随即呵斥,“你这孽畜,光天化日之下抢人,还有没有王法?”

    不得不说,这白衣青年别看仪表堂堂,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挺毒的,一口一个孽畜,一口一个猪形怪物,谁听了都会冒火。

    但那胖子却还满脸是笑,鼻孔朝着天,极端蔑视着那白衣青年,“王法?告诉你,我爹就是王法。”

    够狂妄!

    狂妄到没边了,这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苏航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蓉城、京城两地各世家杰出弟子,他基本上都认识,眼前这两人却是一个都对不上。

    能说出这话的,一般都是有些家底的脑残二代,这两人功夫都不错,也不知是什么来路。

    “呵,狂妄的死肥猪,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瞧瞧。”那白衣青年显然也是极度高傲之辈,那里听得这样的话,当即就要把剑出鞘,和那胖子一战。

    胖子往后腿了一步,也摆开了架势,兴致勃勃,看来是期待已久。

    “两位施主,打架斗殴是不对的。”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两人似乎这才发现旁边有人,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年青男人,旁边一个背着一个大木鱼的小光头,而说话的正是那个小光头。

    “小屁孩儿,一边儿玩儿去,别碍事。”胖子毫不客气,显然是把小蛤蟆当成了普通小孩,正想好好打上一架,怎么能让人给搅合了呢。

    呛啷一声,胖子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根漆黑的长尺,二话不说,直接向着那白衣青年砍去。

    白衣青年也不甘示弱,挥起长剑,与那胖子战到一处。

    “咚!”

    光影一闪,剑尺相交之处,忽然金光乍起,一个金钟悬于半空,金钟之内盘坐着一人,正是小蛤蟆。

    剑气尺气,撞在那金钟之上,顿时发出响亮的钟鸣,金钟激荡,竟是将两人的攻击都给完全承受了下来。

    “金刚寺的金钟罩功?”白衣青年收剑而立,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被金钟虚影罩着的小孩儿。

    旁边胖子也是诧异,“嘿嘿,小屁孩儿,挺有两下的,不如大家一起玩玩儿。”

    语毕,二话不说,腾空跃起,直接一掌向着小蛤蟆拍了过去。

    “嗷呜!”

    胖子那一掌还没拍到小蛤蟆,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龙吟,侧脸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一道龙形掌气正张牙舞爪、气势恢宏的向他扑来,那掌风之凌厉,若不躲避,必受重伤。

    当下一个鲤鱼打挺,堪堪躲过,那掌力隔空扑进江里,立时炸起大片的水花。

    胖子有些失色,站定之后,心有余悸,往旁边看了去,目光落在了苏航的身上,刚刚那一掌,肯定是这人干的。

    “我说兄弟,背后伤人,可不算什么好汉。”胖子抱臂而立,阴阳怪气,显然是在说苏航。

    “欺负小孩子,恐怕也不算什么好汉吧。”苏航笑了,对着小蛤蟆招了招手,“小蛤蟆,过来。”

    小蛤蟆闻言,收了神功,走到了苏航的身边。

    胖子被苏航一挤兑,脸上笑容收了收,没了话说,他看不透苏航的境界,这相貌普通的年青人,肯定是个高手。

    白衣人在旁边更是谨慎,刚刚他算是旁观者,那一掌看得真切,苏航只是随手一掌,并没有想伤那胖子,否则的话,那胖子现在恐怕已经躺地上起不来了。

    也就是说,这个模样普通的年青人,实力很强,或许还在他们之上。

    “武陵闵天浩见过这位朋友。”白衣青年先对着苏航拱了拱手,还算是彬彬有礼。

    “蜀中苏航。”

    苏航也回了一礼,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武陵,应该是南湖省的那个武陵了,只是,南湖应该没有姓闵的世家大族吧?

    也许又是什么隐世的势力后人。

    “苏航?没听说过。”

    那胖子似乎因为刚刚被苏航偷袭,还有点耿耿于怀,撇了撇嘴,也沐猴而冠的对着苏航拱了拱手,“我叫王炸,太行山小天王村王家的。”

    “呃……”

    这胖子一报上名号,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苏航仿佛感觉一群乌鸦从额头飞过,并不是因为那什么太行山小天王村王家的名号响亮,相反,苏航听都没听说过。

    王炸?

    这胖子的名字,真是让人无法吐槽了,这爹妈是得多大的心,才能起出这么威猛的名字?

    “呵呵,你爸妈肯定喜欢斗地主。”旁边那闵天浩,已经抓住机会嘲讽了起来,言语间尽是轻蔑,“你刚刚说你爹就是王法,该不会你爹真叫王法吧?”

    呃……

    又一群乌鸦飞过。

    胖子却是咧嘴一笑,“瞧你还有几分聪明,没错,不怕告诉你,我爹便是小天王村的村长,大名王法。”

    操蛋!

    苏航差点绝倒,闵天浩更是被口水呛得直咳嗽。

    “尔等凡人,哪知我这名字的深意,王炸者,霸绝天下,至强也,岂是你们能够想象。”王炸吊吊的道。

    尼玛!

    这货,怎么和帅宇一样欠揍呢?苏航脸上布满了黑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