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世界碑!

    轻轻一握,苏航便将许凡的真灵收了起来,在自己手里,他将永无翻身之日,也不是苏航心狠,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从他下界开始,就应该要料到这个结局。

    一个红彤彤的袋子,从天空中掉了下来,苏航顺手接过,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小袋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小香囊!

    “一个大男人,用这么一个袋子,太恶趣味了吧!”苏航摇了摇头,也不忘取笑两声,这应该就是许凡的储物袋了,里面肯定好东西不少。

    “拿回去好好查查,如果能找到这家伙的世界碑,那可就赚大了!”这时候,界魔心开口道了一句。

    “世界杯?你开玩笑吧?”苏航道。

    界魔心道,“孤陋寡闻,世界碑乃是世界基石,凡有修士突破大道境,开劈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必须得有大道宗发放世界碑,方才算得上是一界之主。”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苏航有点恍然,的确是他孤陋寡闻了,毕竟他身在玄黄界,格局太小,很多东西都不清楚。

    就连刚刚关于大道宗修士灵牌的信息,也是听界魔心所说,否则的话,只怕真会被许凡给唬住。

    界魔心道,“如果能得到界碑,便能掌控一界,好处多多,而且,这家伙来自大道宗戒律宫,连戒律宫的镇宫之宝都敢盗出来,指不定身上还有什么好东西!”

    “戒律宫镇宫之宝,你说这根鞭子?”苏航扬了扬手中这根长鞭。

    界魔心道,“没错,这东西放在整个大道宗,也是至宝之列,一直供奉在戒律宫中,只有惩罚一些穷凶极恶的强者时,才可能被请出来,这家伙却是胆大包天,居然敢盗此宝!”

    苏航闻言,心中不禁颤抖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鞭子,“那岂不是说,这是个烫手的山芋?”

    如果是许凡私人的东西那还好说,可这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来路,镇宫之宝失窃,大道宗能不追究,以那些强者的本事,能不追查到自己身上来?

    刚才,这鞭子的强大苏航已经算是见识过了,可以说他是相当眼馋的,有此宝傍身,可给自己不小的助力。

    可是,现在看来,这东西可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呀!

    “放心,这家伙既然敢把刑神鞭盗出来,那就证明他有把握大道宗的人发现不了,或者说,暂时还发现不了,你大可高枕无忧,如非必要,绝迹不要拿出来用就是了,若被人看到,一定及时灭口,如此,待你能成为大道宗宗主之日,再拿出来不迟,不过,那时恐怕你也用不上此宝了!”界魔心道。

    “鸡肋!”苏航不禁苦笑了一下,得到个好宝贝,却还不能用,真是有几分讽刺,可谁叫自己还这么弱呢?

    “鸡肋也是肉!”界魔心笑了一下,“不过就是可惜了这厮,好好的大道之躯被毁得渣都不剩,要不然的话……”

    “怎的,你还想占他肉身不成?”苏航问道。

    界魔心道,“倒也不是不行,不过,如你所说,的确是有着鸡肋,大道境一品肉身,与我所希望的,还有一段距离,而且,二手的东西,用起来总不方便,做个临时居所倒是不错。”

    “你不早说!”苏航不禁翻了个白眼,若早知道,让界魔心直接占了许凡的肉身,取许凡而代之,那还有现在这诸般的麻烦事?

    “今日之后,如这许凡一样,来找你麻烦的人,只怕还有不少,到时候我再慢慢挑吧!”界魔心叹了一句,“不过你可别以为咱俩的事就能这么了了,我要的肉身,你还得给我炼成,该找的材料,还得给我找去。”

    苏航闻言,一阵无语,“随缘吧!”

    想想以后,肯定还有更多的强者找上自己,苏航就有些心累,前途仿佛一片黑暗,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实在是太被动了,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只能任由人宰割,苏航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愿意直接找上创界山去,将这一切有个了结,可惜,他根本还找不到去天界的路。

    界魔心肯定知道,但是这家伙或许是处于某种顾虑,一直都不肯多言。

    苏航将刑神鞭收了起来,转而看向旁边的空先生等人。

    对上苏航的眼神,五大原罪都目露惊惧之色,纷纷往后退去,尤其是少女心,更是被吓得不轻,仿佛苏航那张脸天生就带着凶相一般,如要择人而噬。

    “苏航,你该不会发起狂来,把我们也给杀了吧?”这时候,少女心有点哆嗦的道。

    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是把他们几个给吓到,苏航这招有意无意的杀鸡儆猴,实在是太有效了,让他们非常清楚的认识到和苏航之间的差距,根本生不起反抗之心,甚至都有点想回炉重造了,凭什么原罪之身和本尊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一设定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不友好。

    苏航听了这话,感觉有些好笑,“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

    “什么,什么,什么?我们听到了什么?”运立刻装聋作哑。

    空先生也连忙道,“我心空空如也,看不见,我听不见!”

    一个个都把节操给丢到了一边,生怕苏航对他们动手。

    苏航看向作死,作死道,“我倒是什么都看到了,什么都听到了,不过你放心,我们被你关在这儿,就算想往外传都不可能,所以,你根本用不着灭口!”

    “呵呵!”苏航轻轻的一笑,本以为这货又要作死,听他后半句话,这厮还是有所进步。

    简直懒得搭理他们,苏航转而将目光落在了至善上师的身上,盯着至善看了良久,“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

    至善浅浅一笑,摇了摇头,“我有点不太明白,还请本尊明言!”

    苏航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还有两个原罪,是什么身份,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