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鬼谷仙师

第二千七百七十九章 这封印很眼熟!

    苏航眼眸一亮,“怎么,你认识这封印?”

    杨柳摇了摇头,“实话,不认识!”

    苏航像是挨了一记闷锤,差点没憋出一口老血来,“那你怎说不一般,逗我玩儿么?”

    “我哪儿敢逗你!”杨柳苦笑了一下,“连我杨柳都不认识的封印,能是一般的封印么?”

    好像还真特么有几分道理,苏航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厮有时候真的是欠扁!

    杨柳捏了捏颌下的长须,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虽然我不认识这封印,但是,这上面的符文,感觉像是有点眼熟!”

    “哦?”苏航诧异的看着杨柳,这老家伙也觉得眼熟?

    “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苏航立刻问道。

    杨柳闭着眼睛思考了片刻,“这应该是某种命纹,命运留下的一种密纹,我也记不清是多久以前了,在无相山见到过这种命纹……”

    无相山?

    苏航愣了一下,杨柳的话却是给他点了个醒,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也感觉这封印上的符文熟悉了,这和当日在无相山上困着无相鼎的那几根柱子上的纹路,几乎是如出一辙!

    没错,就是这种符文,苏航心中一突,有几分豁然开朗,杨柳这家伙倒也是有些用处,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可是,随即苏航脸上的表情又僵住了,无相山在之前和彪尊的战斗中,已经被毁了,那几根柱子也已经化为混沌尘埃,还上哪儿找那些石柱符文去。

    石柱上的符文是命运用来封印无相鼎的,既然那至阴泉眼中的封印与之如出一辙,那岂不是说,那井中的封印也是命运所留?

    想到这里,苏航想起了一个人,无相道人!

    无相道人是无相鼎的器灵,他应该会清楚那封印符文的含义吧?

    “没错,我可以断定,这命纹肯定是和我在无相山见过的那些符文同根同源!”杨柳睁开眼睛,十分认真的道。

    苏航道,“可还知道点其他什么?”

    杨柳摇头苦笑,“无相山上那符文,我也同样不认识,但是,想这种符文,应该是命运留下的吧!”

    “行了,你先退下吧!”苏航摆了摆,有几分不太耐烦。

    杨柳哭笑不得,这小子用得着自己的时候,便是好言好语,这用不上自己了,就把自己给随手打发了,这未免也太真实了些。

    “要不,把这几张纸给我,我拿回去再研究研究,或许能研究出点什么!”杨柳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用处,当下便要伸手去抓桌上的宣纸!

    而那几张纸却已经被苏航抢先一步给抓在了手里,“你研究个蛋啊,该干嘛干嘛去!”

    话音落下,苏航已经抓起那几张纸,瞬间消失在杨柳的面前。

    杨柳都没察觉到苏航是怎么离开的,原地僵了许久,不禁苦笑,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给小看了!

    这才多久的时间,和这小子间的距离,可真是越拉越大了,所谓命徒,真有这么拽么?

    ……

    无相鼎中!

    云雾飘渺之间,幻化出一座仙山洞府,鼎中世界,别有洞天,郁郁葱葱的竹林里,一条潺潺的小溪旁,无相斜靠在一块大青石上,拿这个酒葫芦,醉生梦死!

    “你倒是挺逍遥的!”

    苏航漫步而来,见无相化出这样一片空间,还在那石上眯着眼睛哼着小曲,不禁有些羡慕。

    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不用管,这样的日子,当真是潇洒,若有一天自己也能成这样,那便好了!

    无相仿佛压根儿就没有听到苏航的话,单手枕着头,另一只手在腿上合着小曲儿的节拍,旁边溪水潺潺,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架势!

    苏航走了过去,现在溪边,低头看了看无相,摇头道,“可惜是个糟老头子,若要是个美女,必定是美不胜收!”

    无相抬了抬眼皮,白了苏航一眼,随即又将眼皮垂下,“你要是不介意,弄两个美人儿进来陪我这个老头子解闷也行!”

    “尽想美事!”苏航摇了摇头,在旁边石上坐下,“你这糟老头子,有哪个美女看得上你?”

    “肉身不过皮囊,世上总有一些俗人,着于表相,我想要一副好皮囊,不过一个念头便可幻化,只可以,我乃无相之人,早已脱离了那般境界,世间万相,与我而言,不过尔尔!”无相眯着眼睛淡淡的道。

    “你的道理自然是很多的!”苏航摆了摆手,不想和他谈这些大道理,“我今天来可不是听你讲道理的,而是有事想要求教你!”

    “如果是费心费神的事,那就算了,我这个人,很讨厌麻烦的!”无相漫不经心的说着,仿佛是要睡着了一样。

    苏航直接把那几张图纸拿了出来,放在了面前的大青石上,“你看……”

    “你想知道这封印的来历?”没等苏航的话说完,无相便直接道了一句。

    苏航顿了顿,微微颔首,无相显然早已经知道他的来意。

    仔细想想,在那至阴泉眼中的时候,无相只怕就已经见了那封印了,可笑自己还大费周章的跑去找杨柳询问,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又回到了原点。

    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无相沉吟了片刻,“实话告诉你,这封印上的符文,我也看不懂!”

    “你莫不是在开玩笑?”苏航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感觉无相并没有说实话,“你可是命运神器,能看不懂命纹?我是诚心求教,你就不要诓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