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小侯爷 金枪太保

第五十七章 故人相邀!(恭贺书迷丿兄弟登上本月第一粉丝宝座)

    李二的兴致很高,显然,亲眼看到军院里面,那些流水线似得作坊,使得李二满意到了极致,所以,兴致盎然的李二,干脆大手一挥,便让宫里的御厨们,屁颠屁颠的忙碌了起来。

    有点微醉,何况又是面对李二三人,那一个都不是随便敷衍的,于是,只好陪着三人,在哪里推杯换盏,一来二去的,便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酒乃好东西,偶尔的小酌,能起到提神醒脑、活络筋骨的作用,然而,酒也是坏东西,比如喝多了的时候,那种难受劲儿,简直不能言说了。

    所以,好不容易摆脱了三人的纠缠,从军院里溜出来之后,赵谌便往马车上一躺,吩咐了石头一句,便直奔兴化坊的侯府而去。

    此时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想,就只是想回到府里,舒舒服服泡个澡,再把自己扔到榻上,睡他个天昏地暗才好!

    只可惜,他这样简单至极的奢望,也在马车刚刚进入兴化坊后,便被一个人生生给打断了!

    面前拦住马车的人,自称是平康坊桃园的一名小厮,是专程跑来兴化坊这边,替他们那里的一位客人,给赵谌送信来的,说白了,就是邀请赵谌往平康坊一行。

    “那位客人可有说过怎么称呼吗?”听到马车外,那名小厮与石头的对话,原本躺在马车里假寐的赵谌,只得翻身坐起,隔着车窗,好奇的开口问道。

    众所周知,长安的平康坊,就是大唐最出名的红灯区,一到了夜里,整个平康坊里面,便亮起无数暖色的灯笼,里面丝竹声声,莺莺燕燕的,不时能看到熟悉的身影,出入与平康坊。

    只不过,那里面赵谌自打来了大唐,就从没去过一次,这一点,熟知赵谌的人,都知之甚详,自然也从没有人,尝试邀请赵谌去哪里了。

    然而,正因为如此,此刻听到有人居然邀请他去平康坊是,赵谌才觉得有点意外得很!

    “回禀侯爷!”听到马车里赵谌的声音,外面原本就显得恭敬的小厮,立刻冲着马车一弯腰,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那名客人只打发了小的过来,说是侯爷若是问起,便说是侯爷的故人,其他的,倒是没跟小的交代!”

    “故人?”听到小厮这话,赵谌顿时微微皱起双眉,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这人既然自称乃是他的故人,又非是了解他习性的人,一时之间,他还真有点猜不出来,此人到底是谁了。

    “是的!”听到马车里,赵谌的自言自语,外面的小厮,顿时小心翼翼的附和道:“那位客人说了,请侯爷无论如何,也要到桃园一行,不然,今后怕是很难再见到侯爷了!”

    “石头,你此时回去,换了让阿木过来赶车!”听到小厮的这话,赵谌原本还有点迟疑的人,顿时打消了迟疑,坐在马车里微微叹了口气,片刻后,抬起头来时,冲着外面的石头吩咐道。

    侯府里,阿木乃是第一高手,天生的大块头,力大无穷,简直就是人形的巨猿似得,今晚这自称他故人的家伙,神神秘秘的,在不准定的情况下,赵谌觉得,身边带上阿木,还是比较妥当一点的。

    虽然,他不认为,如今的大唐中,还有人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对他起了什么歹念,不过,防患于未然,总还是没有错的吧,最重要的是,他也很好奇,这家伙到底会是什么人!

    石头去得快,阿木来的也快,即便坐在马车里,看不到外面的情景,然而,等到阿木从坊里出来时,赵谌却还是察觉到了。

    无他,就因为那奔跑时,发出的沉闷脚步声,感觉就像是一头蛮牛,在横冲直撞而来!

    “去兴化坊!”等到阿木刚一来到马车前,不等阿木开口,赵谌便在马车里,冲着外面的阿木吩咐道。

    “喏!”听到赵谌的吩咐,阿木闷声应诺一声,随即,屁-股往马车上一坐,猛一拽缰绳,刚刚才进入兴化坊的马车,便又出了兴化坊,直奔一条街外的平康坊。

    在军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晚了,等到一路上磨蹭少许,真正马车进入平康坊时,太阳已经落下半边,俨然已经是傍晚了!

    而此时,随着日头的落下,寂静了一天的平康坊,也像是突然间焕发了活力,沿着平康坊的街道,一路过去的所有阁楼上,依次都亮起了无数的灯笼,绯色的灯光,将整个平康坊,都映衬在一片暧昧的气氛里。

    而在赵谌的马车,进入平康坊时,已经早就过来的‘入幕之宾’们,此时在平康坊随处可见,跟他们那些往来相好的姑娘们,说说笑笑,全然一副风流人的模样。

    马车沿着平康坊的街道,一路向着南边的桃园而去,便是这短短的一段路,赵谌便在街上,遇到了好几位平日里见了,总是端着架子的‘大人’们,一个个谈笑风生的,看的赵谌在马车里,都禁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

    “侯爷,那位客人就在楼上!”马车进了桃园,那名前去邀请赵谌的小厮,等着赵谌从马车上下来,立刻便屁颠屁颠的跑在前面,一路领着赵谌,直直来到一幢二层的阁楼下,这才冲着赵谌讨好的说道。

    听到小厮的这话,赵谌顿时停下脚步,抬头向着眼前的阁楼望去,而在赵谌望去时,恰好阁楼的一扇窗页敞开,从中透出阁楼里暧昧的灯光,以及此刻那阁楼中,悦耳的丝竹声。

    “上去!”心里十分好奇,阁楼上此刻等待他的人,因而,赵谌也不过望了一眼阁楼,随即,便一撩袍袂,头也不回的对阿木说了一句,率先便踩着木质的楼梯,‘噔噔噔’的走上了阁楼。

    眼前的这座阁楼,看得出来,乃是桃园里最大的一幢了,沿着楼梯上去,眼前便是一道门户,此刻,站在这道门户面前,里面的丝竹声,尤其听的清晰。

    而此刻,在那道门户上面,因为屋内的灯光,将一名正在抚琴的女子身影,倒影在门户上面,然而,也不知为何,赵谌看到那名女子身影,总觉得,似乎有点熟悉的样子。

    “阁下邀本侯前来,却不知是本侯的那位故人?”站在那道禁闭的门户面前,赵谌微微吸了口气,而后,目光望着倒影在门户上的那道女子身影,冲着屋内,开口问道。

    ‘叮~’随着赵谌这句话出口,屋内原本传来的丝竹声,忽然静止了,连同那名倒影在门户上的女子身影,随即,便见得那名女子起身,踩着小碎步来到门户门前,将禁闭的门户,从里面拉开。

    “…栀子?”然而,当禁闭的门户开启,赵谌看到栀子那张熟悉的面庞时,双眉顿时皱起,望着此刻冲他微笑的栀子,惊讶的开口道。

    先前听到故人相邀,赵谌脑海中,略过了很多人的身影,包括那名喝酒吃肉,却比任何佛爷,更加像佛爷的悟空。

    然而,却是偏偏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故人,竟然就是栀子!

    “栀子与赵侯初识于高句丽!”看着赵谌脸上,露出的惊讶表情,栀子笑的愈发的妩媚,似乎在追忆似得,望着赵谌说道:“后来在海上、在长安,虽说期间难免有些不快,不过,栀子说是赵侯故人,也总不为过吧!”

    “…也算!”听到栀子这话,赵谌的嘴角,顿时微微一撇,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栀子,看到栀子特意盛装打扮的样子,笑的有点勉强的道:“不过,本侯想不出,栀子竟然会在这里约见本侯!”

    “长安乃是赵侯的地方,栀子说到底乃是过客而已!”听到赵谌的这话,栀子原本站在门口的人,微微向后倒退了一步,而后,冲着赵谌微微一躬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所以,栀子找来找去,也就只有这里,才能让栀子更好的招待赵侯了!”

    说到这里时,看到赵谌依旧站在门口,不为所动的样子,栀子只好直起身来,望着赵谌说道:“栀子在长安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明日一早,便会准备回去,难不成,赵侯连这点薄面都不肯赏栀子吗?”

    “明日便要回去吗?”原本已经不准备进去的赵谌,听到栀子这话,只得收起了离开的心思,冲着身后的阿木,点头示意了一下,说着话时,便踏进了房门。

    “是啊!”看到赵谌踏进房门,栀子的脸上,顿时恢复了方才的微笑,说着话时,将房门一关,跟在赵谌身后说道:“留在长安,已经无事可做,索性栀子还不如趁早回去为是!”

    “码头的事情解决了?”来到房间的正中,看中了一块蒲团,赵谌顺势盘膝一坐,嘴角微微上扬着,望着给他斟酒的栀子,开口问道。

    “自然!”听到赵谌这话,栀子将斟好的酒碗,双手呈到赵谌面前,笑的有点得意的说道:“不光如此,大唐的皇帝还答应,每年江南稻谷成熟时,会低价售卖给我国的……”

    “这么好啊,那本侯倒是恭喜栀子了!”听到栀子这话,赵谌的脸色极不自然的变化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恢复如初,冲着栀子微笑着说道。

    “多谢!”从刚刚说出稻谷的事情,栀子便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赵谌,仿佛在捕捉什么似得,而当看到赵谌脸上,那微不可察一闪而逝的不自然表情时,栀子这些天,一直以来悬着的心,终于是在这一刻放了下来。

    “客气了!”听到栀子的话,赵谌随即端起面前的酒碗,冲着栀子举了举,开口笑道:“既然,栀子小姐明日一早,便可离开长安,那本侯这碗酒,便预祝栀子小姐一路顺风吧!”

    这话落下,赵谌随即不等栀子开口,便将酒碗凑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而后,将酒碗放到桌上,仿佛突然间有什么急事似得,站起身冲着栀子说道:“本侯这会儿还有要事要办,这便先告辞了!”

    “赵侯!”然而,赵谌刚刚起身,还没来得及迈步时,便见得栀子的脸色,忽然间一变,目光有些发冷的望着赵谌说道:“赵侯此时,莫非是急着要去见大唐的陛下?”

    “…本侯不明白栀子的话!”栀子的这话一出,赵谌的目光中,仿佛真被栀子猜中了一样,忽然间闪过一道不自然的神色,不过,却还是强自镇定的望着栀子说道。

    “学宫赵侯不答应,栀子也没办法!”对于赵谌辩解的话,栀子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望着赵谌,眼神略微带着悲凉的说道:“可对于栀子好不容易,才从大唐陛下那里,求得的海上互贸,赵侯也不肯放过吗?”

    “栀子小姐多虑了!”听到栀子的这话,赵谌的脸上,一瞬间露出尴尬的笑容,望着面前的栀子时,强自镇定的说道:“本侯是去处理别的事物而已!”

    “但愿如此吧!”听着赵谌这明显辩解的话,栀子脸上露出一个苦笑,而后,目光忽然一眨不眨的盯着赵谌,说道:“其实,栀子今日邀请赵侯过来,是要在栀子离开之前,向赵侯问一句话!”

    “什么话?”听到栀子这突然的话,赵谌顿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目光迎着栀子的目光,好奇的开口问道。

    “栀子听闻赵侯了解许多地方,哪怕是日落的极西之地!”看到赵谌停了下来,原本坐在那里的栀子,也在这一刻,站起身来,望着赵谌说道:“如此说来,赵侯想必也是对我国,了解的很清楚对吧?”

    这话落下,看到赵谌目光有些不解的望着她时,栀子禁不住低头轻笑一声,而后,望着赵谌,忽然开口说道:“栀子明日就要回去了,所以,栀子想问赵侯的是,赵侯愿意让自己的孩儿,将来成为那片岛的主人吗?”

    ‘唰!’伴随着栀子这话落下,赵谌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栀子话里的意思,便吃惊的看到,栀子的一根手指,忽然在腰间轻轻一拉。

    瞬间,那件原本套在栀子身上的蓝色和服,应声而落,继而一具凹凸有致的身体,如同羔羊般,赤裸裸的呈现在了赵谌的面前。

    ps:“相公,这都月初了,你说咱们要不要为太保求点月票啊?”

    “这个…会被骂的吧!凝儿你也不是不清楚,太保那货最近的更新,实在让人头疼啊!”

    “可是,妾身听说他在卡文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