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堂燕归来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招 亲

    灭汉之旨,正式下达。

    鉴于大魏的二十余步骑主力,此前已经屯聚在了南皮一线,由韩信等几员大将统帅,以抵御汉军的入侵。

    故此番灭汉之战,陶商其实并不需要大规模的动员军队,只需把从青州带回来的七八万军队,再增加两万兵马,凑齐十万大军开赴前线便可。

    此役,陶商将动用总计四十万大军用于灭汉,其中十万大军依旧部署于并州一线,牵制耶律阿保机的鲜卑铁骑。

    冀州方向,陶商将亲率三十万大军,尾追着刘备北上,长驱北进,直捣蓟京。

    由于陶商推算刘备并不知道,安禄山的叛乱其实是中了他的离间计,为了掩盖他将趁机灭汉的动机,陶商并没有大张旗鼓的率十万大军由邺城而发。

    陶商遂是下令,命马超邓艾等大将,率十万大军由大道而发,开往北部一线。

    至于陶商自己,则带着尉迟恭和伤愈复出的武松两员大将,率数百铁骑先行赶往南皮。

    陶商的意图自然是在断后的关羽,尚未有觉察之前,不等十万后续大军赶到,就接管了前线二十万大军,即刻发动追击作战。

    旨意下达,当天晚上,陶商履行承诺,狠狠的跟黄月英大战了三百回合,让她尽享雨露之后,方才趁率离开了邺城。

    三百精骑沿着漳水一路北上,星夜兼程的赶往南皮,两天后的午前时分,陶商进抵了漳水北岸的棘津城。

    这是一座依漳水而建的小城,主要依靠河渡和货物转运为生,算是漳水沿岸一处不大不小的渡津。

    由于南来北往的商人多需要在城中落脚休息,故这棘津城城池虽小,人口却相当密集,商业也甚是繁华。

    一连赶了几天的路,人马都有些乏困,陶商便叫随行将士们在城外河边的驻防营休息,他自己则带着武松和尉迟恭二将,以及十余名精锐的御卫,换了身过往客商的打扮,入城前去消遣。

    一入城,陶商便被城中热闹的风景所吸引。

    举目望去,只见由城门笔直延伸进去的主道上,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街道两旁则是各式各式的商铺,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充斥着耳膜。

    陶商沿街游赏,东瞅瞅西看看,好不新奇,俨然好像自己是个外国来客,到了别人家繁华的地盘上。

    他自登基称帝之后,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东征西讨,就是在后宫的温柔乡中纵情的快活,基本没怎么微服私访,体验民情。

    至于治政安民这种事,陶商自然也是垂拱而治,交给萧何商鞅范睢这等能吏来打理,他只掌握大政方针,很少过问具体事务。

    陶商虽然每年都听取萧何关于国家经济的汇报,每每听到的都是某郡又新辟了多少荒地,某州今年粮食再度丰收,粮赋上缴提高了几成,或是某地商业发展迅速,已经恢复到了董卓之乱前……

    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账面上的东西,陶商终究是看不到也摸不到,从这些数字之中,无法直观的看到萧何这些文臣们口中的“繁华”,究竟是什么样。

    而今日,陶商只是无心插柳的一次微服私访,却让他真正的,头一次看到了是自己统治下的大魏,到底有多繁华。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小一座棘津城,竟然这么繁华,真是让朕有些意外呢……”陶商啧啧感慨道。

    尉迟恭却不以为然的一笑,说道:“这算什么,陛下你可是一代明君,你治理下的大魏,遍地都是像棘津这样繁华热闹的城池,陛下该不会都不知道吧?”

    遍地都是这么样繁华的城池么……

    陶商心中喃喃自语,不过想想也是,如果大魏不那么富足,国库里哪里来的那么多军饷,让他同时跟四面敌人多线作战,又如何支撑他连年的战争。

    “看来,朕今天闲暇之时,不能老泡在后宫的温柔乡里了,得多出来体验一下民情,多看看朕自己的国家臣民才是。”陶商笑叹道。

    而这时,身边的武松,看着眼前这繁华富足的样子,不禁愧然自嘲道:“臣当年确实是年少无知,要是早些游历天下,见识了天下在陛下的治理下,国泰民安的景象,说什么也不会听信宋贼蛊惑,与陛下作对了,真是惭愧啊。”

    武松这一番自嘲,等于是变相的马屁,拍的陶商甚是酸爽。

    要知道,自从当日陶商救下武松后,他虽归顺了自己,却是出于对宋江的厌恶,出于了以自己的感恩。

    而今日,武松在见识了大魏的繁华之后,才是彻底的明悟,将陶商视为了一代贤君,发自内心的臣服归顺。

    “我说松子,你这么快就学会拍马屁了吗?”旁边的尉迟恭笑眯眯的讽刺道。

    武松立刻瞪他一眼,恼道:“你才是孙子呢,你全家都是孙子。”

    “哎,我说你是不是耳聋啊,会不会听话,我是叫你松子,不是孙子。”

    “什么松子孙子,再骂我可跟你不客气了。”

    “吆喝,小子脾气还很大哟,你以为我怕你啊。”

    陶商看着他二人斗起嘴来,只能无奈的摇头苦笑,心想尉迟恭这张嘴还真是贱,跟谁搭挡都能把谁给惹毛了。

    无奈之下,陶商只得喝道:“好啦好啦,你俩就别逼逼了。”

    逼逼?

    武松和尉迟恭就是一呆,茫然的望向陶商,武松一脸好奇的问道:“敢问陛下,何谓逼逼?”

    “咳咳,就是让你们别嚷嚷了。”陶商一指周围的热闹,“你看这里多热闹,你们就白浪费时间了,等到了南皮就没功夫让你们闲着了,还是抓紧时间找点乐子吧。”

    一听到找乐子,尉迟恭就眼前一亮,笑嘻嘻道:“陛下,说到这找乐子,我可是最在行了,我知道这棘津城西有一处勾栏巷,里边的姑娘个个都白嫩水灵,陛下要不要去瞧瞧啊。”

    勾栏巷,还白嫩水灵?

    陶商眼睛一眯,便想到了什么,会心的笑道:“黑炭头啊,看样子你还是个老手啊,平时没少背着你家凤姐那只母老虎出来吃喝嫖赌吧,都从京城嫖到这棘津城了。”

    尉迟恭挠着后脑壳,讪讪笑道:“陛下你也说了,我家那位是只母老虎,天天守着她哪儿受得了啊,我总得出来偷偷的找点乐子排解排解吧。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去岁去南皮办差的时候,途经过这棘津城落脚,就顺便找了点小乐子而已。”

    “原来如此。”陶商这才明白,拍着他的肩安慰道:“想当初朕也是为了收服桂英,方才不得不叫你牺牲,娶了那凤姐,这些年也真是苦了敬德你了,你出来找点乐子,喝喝花酒也是应该的,朕理解,朕支持,下次要是钱不够的话,直接去找朕要,朕请你。”

    “多谢陛下理解,臣真的是不容易啊。”尉迟恭感动的热泪在眼眶子里面打转转,好像是多年的委屈,终于宣泄了出来。

    抹了两把泪后,尉迟恭脸上又堆起了笑容,笑眯眯道:“陛下这么能体谅臣的难处,臣着实感动,这次陛下往勾栏巷体验民情的开销,臣包了。”

    陶商哈哈一笑,摆手道:“难道你黑炭头大方一回,还等什么,带路啊。”

    他步子已经迈开,武松却站在后边,一脸的尴尬,一脸的纠结。

    “走啊,你还傻愣着做什么,有花酒喝还不积极,你脑子有问题啊。”尉迟恭催促道。

    武松为难的看向陶商,“陛下,这恐怕不太好吧,勾栏巷那种地方,怎么能随便去呢。”

    陶商干咳几声,一时对武松的纯洁,不好作评价。

    尉迟恭却已不耐烦,一把拽住了他,埋汰道:“行啦,在陛下面前,你就少装点正经吧,是男人哪有不去勾栏巷的道理,该不会是你小子那方面不行吧。”

    那方面不行?

    武松先是一怔,接着便猛然省悟,立时被刺激到脸色一红,急是把嘴一昂,傲然道:“谁说我不行,你才不行呢,去就去!”

    陶商哈哈一笑,于是三人径往勾栏巷而去。

    拐过了几道弯,前面经过一处府院,陶商却忽然被门口的热闹吸引,停下了脚步,叫武松去打探下这户人家在做什么。

    武松挤上前去问了几下,回来拱手道:“陛下,我打听过了,这户人家有一位千金小姐,饱读诗书,貌美如花,只是择婿的眼界却甚高,年纪都已经二十有五都还没有嫁出去,他家里人着急,就摆下了比文招亲的擂台,想给他女儿招女婿。”

    比文招亲?有意思……

    陶商顿时起了兴趣,把喝花酒的事就抛在了脑后,上前就挤进了人群,武松也赶紧跟了上去,带着一帮子人帮陶商开路。

    “陛下,咱说好的花酒呢,怎么就不去啦,又看什么鬼招亲啊,哎……”尉迟恭好生郁闷,嚷嚷了几句,却还得跟上去。

    陶商这班人都是身强体壮之士,那些门口拥堵的书生小儿怎挤的过,三下两下便被他挤出了一条道,进入了院子当中。

    只见偌大的院落中,已经挤满了人,中央搭了一座小高台,上面悬了许多丝线,线上已经挂了许多新鲜出炉诗赋,还不断有年轻的书生走上台去,把自己创作的诗赋写下,挂在上面供人评赏。

    陶商抬头再往上看,只见高台的后面是一座阁楼,窗栏的位置隐约看到一位轻纱遮面的女子,正在俯看高台。

    那遮面的女子,想来便是那位“大龄剩女”,富家千金了。

    从她那个位置,可以清清楚楚看清所有上台比文的书生,还不时有下人把抄写好的诗赋送上阁楼,供她评赏。

    只是诗赋虽已有几十篇,那位遮面小姐却是看过一篇摇一次头,显然是没有一篇能入她法眼。

    当陶商挤过人群,出现在了院子中时,巍然英朗的身形往那一堆文弱书生当中一站,显然的颇为夺目,鹤立鸡群一般。

    阁楼上,那遮面小姐的注意力,不禁也被陶商吸引,目光越过那些平凡的人群,落在了陶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