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申公豹传承(种劫成道) 第九天命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尘埃落定

    “想跑?”鬼主冷笑,一双眼睛疯狂的看着玉独秀以及那接天连地的丝带,眼中杀机疯狂闪烁,瞬间两道轮回向着玉独秀镇压而来。

    感受着阴司之中疯狂的吸引力,玉独秀面色阴沉,怪不得当年倒霉鬼那厮也要逃遁,就凭这鬼主这股子疯狂劲,那个能受得了。

    “没办法,看来还能动用先天月桂木本体了”玉独秀眼中闪过一抹冰蓝色的晶莹,下一刻却见其手中出现一尊晶莹剔透,仿佛是水晶一般的雕像,猛地向着下方的鬼主刷了过去。

    “砰”。

    轮回之力的拉扯被玉独秀以先天扶桑木一击打断,上方的阿弥陀手中干枯枝桠此时也脱手而出,瞬间击穿阴阳通道,向着此地镇压而来。

    “砰”。

    虚空震颤,大千世界一阵颤抖,那丝绸裹住玉独秀的腰间,趁机脱离了阴阳通道,回到了阳世间。

    “可怕”此时玉独秀一袭黑袍,眼中露出了惊心动魄之色:“鬼主这厮疯了”。

    “确实是疯了,鬼主要是没有这股疯劲,当年上古之时,怕是也难逃倒霉鬼的毒手,占领阴司的便不是鬼主,而是倒霉鬼”一边的朝天轻轻一叹。

    也亏得这丝绸乃是太素教祖的先天灵宝,结实无比,若是换一件宝物,必然会被阴司之中那股狂暴的拉扯力给拽断。

    看着阴阳通道缓缓关闭,在阴司之中另外一端猩红的眼睛,阿弥陀砸吧砸吧嘴:“看鬼主这般疯狂的样子,怎么感觉明明咱们是被动应敌,现在反而成了是施暴者”。

    “别说那么多了,女儿国那边师徒三人快要支撑不住了,赶紧叫其饮了化灭水”元始天尊手指一弹,却见两条弯弯曲曲的河流闪烁而出,向着阿弥陀飘了过去:“这东西给你,这化生水与化灭水对于阴司来说,乃是了不得的重宝,我若是拿在手中,日后不得安宁,我灵台方寸弹丸之地,却是不想遭受无妄之灾,牵扯到你们的因果之中”。

    “你太小心了”阿弥陀摇摇头,净土世界打开,将那两条河流纳入其中,转身对着众人行了一礼:“多谢众位道友鼎力相助,话不多说,和尚无以为报,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一声便是了”。

    朝天等人点点头,回转自家领地。

    说实话,要不是玉独秀当时给自己传信说相助佛家,众人才不会没事找事,趟这趟浑水。

    子母河,那师徒几人喝下了化灭水,俱都是瘫倒在地,面露劫后余生之色,玉独秀此时悄无声息回转,一道玄黄之气入体,此时有玉独秀心有余悸道:“一个大男人生孩子,这河水也太邪门了,悟空,可否有法子将这河水净化了,免得毒害众生”。

    悟空闻言轻轻一笑,凑了过来:“不需师傅担心,佛陀已经出手,净化了这河水,日后此河水再无这般功效,与普通河水无异”。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玉独秀默默的颂了一声佛号。

    却见那悟空转过身看向了猪八老祖、沙悟净,猪八老祖一阵轻笑:“还好,还好,俺老猪逃过一劫”。

    沙悟净也是心有余悸:“谁能想到,诸天万界居然有这等歹毒之物,实在是不可思议”。

    “师傅,咱们这壶里可是还有不少当时灌注的河水,日后若是师傅再被妖精掠走,只管将那化生水泄了进去,保管那妖精求爷爷,告奶奶的将师傅送出来”猪八老祖眼睛一转,瞬间将一袋水囊抓住,施展神通,藏了起来:“好东西,好东西,这东西若是利用好了,可是大杀器”。

    “几位长老鸿德齐天,没想到居然避过了这一劫难”那老丈唏嘘道:“这些年,我子母河流域可是死了不少人,就是因为胎死腹中,连累着大人也要丢了性命”。

    “今日这祸害被拔除,你们可要记得我等功德”悟空嬉笑。

    “那是,那是,长老放心,长老放心”那老丈道。

    “你这回可是卖了佛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日后只要不是自己作死,佛家必然要保下你”羲和看着乾天,手指把玩着一方磨岩,一双眼睛仿佛是会说话一般,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乾天闻言轻笑:“自然如此,只是这次怕是瞒不过阴司的眼睛,日后与阴司之间,怕是要决裂了,阴司此次大劫,丢失了化生水与化灭水,这笔账有一部分要记在朕的头上”。

    “那又有何妨,这里是阳世,陛下有封神榜加持,不死不灭,而如今陛下的帝王大道也已经即将跨过那道门槛,阴司翻不起任何浪花,陛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羲和凑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丝怪异之色:“臣妾倒是好奇,陛下为何知道阴司之中有化生水与化灭水,这等秘闻,便是等闲的准无上强者都不知道”。

    乾天闻言轻笑,面不改色:“朕坐镇天庭,执掌诸天经纬,有无穷伟力,大千世界之事,莫能逃得过我的感应,阴阳相合,但却又相互对立,朕能知阳,自然会晓阴,这等事情对我来说,不难,不难”。

    “砰”。

    阴司之中,却见鬼主的大殿一片狼藉。

    “乾天”鬼主仰天怒吼,声音之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意:“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父神”阴司太子在一边呼唤了一声。

    “你来做什么”鬼主停住了呼喝,一双眼睛猩红的看向了阴司太子。

    看着这满庭狼藉,阴司太子轻轻一叹:“父神何必如此,事情既然已经成为定局,这件事暂且记下,日后终究有报应的时候”。

    “报应?只要人族的封神榜不灭,乾天便是不死,寿命无穷无尽,咱们如何报应?”鬼主眼中杀机阵阵:“那妙秀果真是诸天万界一颗毒瘤,居然创造出这种违背阴阳之事,当真是端的不当人子,当年就应该过趁着其没有成气候,将其早早的灭了了事”。

    “沧海桑田,唯我阴司永存”阴司太子轻笑,缓缓将鬼主推到的案几扶了起来,将无数笔墨纸砚拿起来,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父神多虑了,如今种族大战即将爆发,风雨欲来,那种族大战过后,人族不论是胜败,乾天都要被众位教祖打落神位,到时候还不是任由我阴司炮制”。

    “如今有刑罚铡刀,众位教祖未必能奈何得了乾天”鬼主恢复了气度,周身宁静仿若是深渊,坐在案几上道。

    “父神莫要多虑,那刑罚铡刀不是乾天的刑罚铡刀,而是天地间的法度,不曾犯法,刑罚铡刀如何会降落,唯有有人犯法,乾天才能指挥得动刑罚铡刀”阴司太子冷笑:“乾天如今彻底投靠了佛家,这九大无上宗门与佛家还有一阵龙争虎斗,其实莽荒与人族的种族大战,结果已经可以预见,人族必败,佛家必然会遏制九大无上宗门,不会给九大无上宗门发展的机会”。

    听了鬼子的话,鬼主面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四海那边怎么说?”。

    “寒缡的实力日益强大,四海那边能自保就不错了”阴司太子无奈一叹。

    “想办法找到倒霉鬼的踪迹,倒霉鬼如今必然已经逆天归来,只是不知道实力恢复了几分”鬼主揉了揉下巴。

    “父神莫非想要对倒霉鬼动手?”阴司太子一愣。

    “不是对倒霉鬼动手,而是相助倒霉鬼恢复实力,那倒霉鬼若是恢复,这诸天万界可是更加热闹了,到时候少不了清算旧账”鬼主幸灾乐祸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