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门败类 惊涛骇浪

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 再给他一次机会

    风明阳明白这件事,风玄凌自然很快也明白过来,顿时脸色刷白,朝着风明阳叫道:“二叔,你有办法救活他的。”

    “先给他用解毒丹试试!”风明阳说着,走到了风灼跟前,掰开了他的嘴把一枚丹药塞了进去。

    风灼却根本不反抗,只是望着一旁,露出了一个笑容。

    此刻就在她十几步外,一直双眼无神的雷宝儿,此刻身子微微颤抖着望向风灼,流下了眼泪。

    “哈哈……”风灼终于又笑出声来了。

    “你这是有何苦!”雷宝儿终于开口朝着他发出了声音。

    “我对不起你太多,只要我一死,这两个人必死无疑,师尊的尊严是不可以被侮辱的,这样你就自由了,不管是风家还是雷家都不敢对你怎么样,就是以后你一个人会苦闷一些!”或许是解毒丹稍微缓解了一点毒性,也可能此刻的激动激发了他潜能,风灼倒是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

    雷宝儿却再也顾不住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风灼的怀里,道:“不是我对不起你,当年是我畏惧家里压迫答应婚事,如果我能再有勇气一点或许不会如此,这两父子明明是贪生怕死,杀了亲子,却把责任退给你,我知道是他们的错,而我却不敢面对,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宝儿,而你却是大统领的弟子,我怎么配的上你,我何在一起只会让你被人嘲笑。”

    “宝儿,你是说你没有恨过我?”听到这话,风灼不禁激动了起来。

    “我只狠我自己,不过没有关系了,你走了我也陪你一起去。”雷宝儿紧紧的靠在风灼的怀里,此刻变得那么安详。

    “宝儿,我想你也不想风灼死吧,你先稳住他情绪,我想办法就他,只要他能活过来,我可以做主以后让你在一起,而且保证风雷两家绝对不会有人再打搅你们!”看着他们如此,风明阳开口了。

    “哈哈……”风灼听到这话,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只是抱着宝儿,任由他们施为。

    风家的人也想让两个人分开,但是只要动手,风灼就发疯,让他们也十分无奈,但是就算他们拿出了数种丹药,甚至几名长老合力要把剧毒压下去,但的确都没有效果,最多只能暂时镇住不发作而已。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风霜灵从外面跑了进来。

    “爷爷,这怎么了?”风霜灵看到几个人围着风灼运功,很是奇怪的问了起来。

    “风灼服毒了,霜灵,知道他服用的什么毒?可有解药?”见到孙女出现风明阳也是一喜,希望孙女有办法。

    “啊!”风霜灵立刻也到了风灼跟前,但是一番检查之后也摇头道:“我修炼的功法都是师傅传授的,师公那边手段我也不清楚!五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风霜灵着急的叫道。

    “谢谢二小姐……你……你还叫我一声师弟,风家只有你对我……对我最好!”风灼此刻虽然毒素被压制,但也已经快不行了,之所以不想死,也只是希望能多抱宝儿一会儿。

    “我刚才已经求过二师娘了,二师娘答应再给你一次机会了,你不要死了!”风霜灵道。

    “啊!再给他一次机会!”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这就请二师娘出手!”风霜灵却没管这么多,取出来一块玉牌,叫道:“三师兄,五师弟服毒自尽了。”

    “什么?五师弟服毒自尽,我这就请二师娘回去!”玉牌之中传来了洪雨辰的声音。

    风霜灵请求月萧帮忙,在场这些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特别是那几个旁系的长老,后悔刚才翻脸翻的也太快,如今对方竟然收回成命,恐怕自己以后日子也不好了。

    风破雨也更加恐惧,刚才还说要好好对待宝儿的,如今对方竟然重新收入门墙,自己会不会再受其报复。

    风明阳也有些后悔,刚才风破雨言行,他本想阻止,但也因为知道这些年两人被压抑的太难受,所以才放任了。

    就在众人各有思量之间,一阵微风拂过,紧接着就见到月萧这位长老出现在了跟前。

    “让我来吧!”月萧望着风灼冷冷道。

    风灼这个时候,没有再拒绝,终于松开了宝儿。

    月萧则一掌按在了风灼身上,伴随着一股白光透入他身体之中,风不破整个人脸色都变得刷白,跟着四肢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仿佛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一般。

    好一会儿之后,月萧这才把按在他头顶的手掌挪开,风灼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宝儿此刻立刻抱着他胳膊,柔声问道:“你怎么样?”

    “没事,毒素控制下来了!”风灼道。

    月萧这个时候,再次坐到了主位之上,望着跟前的风灼道:“你倒是有些胆气,让我对你另眼相看,加上霜灵的求情,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刚才你身上的毒没有拔掉,而是打入了你四肢骨骼之中潜伏起来,以后你每隔半月就会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就像刚才一样,并且每次至少两个时辰,也算是对你的惩罚,什么时候这些毒素耗干净了,算是你惩罚结束了。”

    “多谢二师娘大恩!”风灼听了,立刻跪拜起来。

    “好了,你起来吧,你的事情还没完呢,但也不要跪着了!”月萧用命令的口气道。

    “是!”风灼自然不敢不答应,立刻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

    “是谁把你的左手捏碎的?站出来自己承认。”月萧问道。

    “是……是我!”风玄凌知道,这么多人看到,他不可能不承认。

    “虽然刚才他被我逐出门墙,但也曾经是我夫君弟子,我前脚才走,你就把他手捏碎,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月萧冷冷道。

    “这是他出手要杀我儿子,这才被动还手的!”风玄凌道。

    “风灼,你为什么要杀他儿子?”月萧同样严厉道。

    “因为他想要折磨宝儿,我不能让宝儿再受委屈了!”风灼抱着雷宝儿,咬牙切齿道。

    “月萧长老,刚才是您说的,让宝儿重新做我妻子!”风破雨急切的叫道,仿佛根本不是自己的错一样。

    “月萧长老,我并不喜欢他,还请长老收回成命,而且他风灼的确是为了我,更何况此人杀死自己的孩子,我岂能和他再做夫妻!”宝儿这个时候,挺身而出,跪在月萧跟前请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