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门败类 惊涛骇浪

第三千二百一十二章 互相指责

    伴随着瑾妃的呼和,顿时白峰直接冲了上去,几个跟随白峰的武将也把贤妃围住了。

    “来人,先把贤妃抓起来!”白峰大吼道。

    “慢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喝声传来,紧接着见到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在一名老太监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而在她身边还有一群侍卫簇拥着。

    “太后!”见到女人,顿时不少人都起身行礼,眼前女人也正是南宫安的生母,如今的德贤太后。

    “铜先生,皇儿怎么样!”太后到了戴着铜面具的男子跟前问了一句。

    “太后!皇上中的是三尸花的毒,我已经用玄气压制住了毒性,但是如果一天之内弄不到解药,恐怕很难!”

    “三尸花,就是那种用三种尸花提炼出来的毒药?”

    “不错,只是这三尸花种类繁多,据我所知就不下三十种,而有些解药若是服用错了,更是相当于毒上加毒,到那个时候陛下就真的没有救了!”

    “太后,我有一名百草解毒丹,是我出嫁时候母亲给我的,她怕我会有意外,所以一直给我防备!”就在这个时候贤妃忽然叫了起来。

    “铜先生,这丹药可有用?”太后问道。

    “有用,不过无法完全去除毒性,不过确实能暂时镇住剧毒!”铜先生点头道。

    “快拿来!”太后叫道。

    贤妃立刻从头顶桑取下一支珠钗,那枚又大又圆的珍珠在她手中一下子裂开,里面滚出了一枚蜡丸,捏碎蜡封之后,是一枚翠绿的丹药。

    “确实是百草解毒丹!”

    “铜先生,这丹药会不会似乎毒药啊!可千万不能随便给皇上吃下去!”

    “瑾妃娘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到陛下有救,心虚了吗?”就在这个时候,护着太后出来的叶定风忽然一把抓住瑾妃大声的质问起来。

    “叶定风,你这是干什么?还不松开娘娘的手?”白峰见了也立刻怒喝起来。

    “什么意思,现在她是娘娘,可谁知道她一会儿之后是不是谋朝篡位的逆贼。

    “叶定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这话!”白峰听了勃然大怒。

    “白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叶定风含沙射影道。

    看着两个人在皇帝附近互相对峙,在场文武百官也是心惊肉跳,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了。

    叶持仁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父亲身边,小声道:“爹,定风有些不对劲,今天的事情他死早就有所预谋,周围都是大内侍卫,而且都死他的人。”

    “禁军有调动吗?”

    “有三千人在外围,并且还在增加,已经把这里团团围住了!”叶持德这个时候也小声的开口了。

    “啊!”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安忽然大叫一声,猛的喷出一口黑血,随后转醒了过来。

    “皇儿!”太后看着自己孩子醒来,大叫了一声。

    “母后你怎么来了?”南宫安看着母亲出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陛下,是属下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禁军异常调动,本来只有两千禁军维持,可属下竟然见到足足超过五千人,我预感有大事要发生,结果我打算来禀报陛下的时候,被人发现了,于是只能先逃,最后到了太后寝宫,那些人不敢进入太后寝宫,臣虽然知道太后身体不适,可如今事关重大,也只能请太后出来主持大局了!”叶定风看似忠心的说道。

    “母后,是这样吗?”南宫安问道。

    “确实如此!”太后肯定道。

    “好,定风,这次多亏你了!”南宫安点点头,跟着在铜先生扶持之下站了起来。

    “陛下!”见到南宫安站起来,在场的文武百官再次跪拜下来。

    “陛下,你的毒并没有清除干净,只是被镇压下去!”铜先生这个时候开口道。

    “能解吗?”南宫安也担心的问道。

    “能!”铜先生想了想给了肯定答复。

    “得到肯定的答案,南宫安顿时放心下来,跟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铜先生立刻简单的说了一番,在听到是贤妃给的丹药才保住他的性命,南宫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贤妃,立刻主动上去扶起她道:“爱妃,这次对亏你了,否则朕可真要命丧黄泉了。”

    “皇上,你吓死我了,我在这里无依无靠,只有皇上你是我的天,刚才看到天都要塌了,如果皇上你走了,臣妾只能跟你一起去!”贤妃可怜泪流满面的靠在南宫安怀里哭着道。

    “爱妃,你放心,有你在,朕死不了,刚才是你给倒的酒?”南宫安问道。

    “陛下,真的不是臣妾,我……”

    “我知道,如果是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下毒又不仅仅只能在倒酒的时候下,铜先生,检查一下瑾妃的手!”南宫安说道。

    “陛下你怀疑我?”瑾妃听了,大吃一惊!

    铜先生却已经到了瑾妃跟前,一把抓住瑾妃的双手仔细检查起来,很快他眯起了眼睛,掐住瑾妃小指头的指甲,跟着取出一根银针,刮下了一点点粉末。

    这点粉末,跟着被铜先生放到一只小酒杯里,倒入了一些清水,随后就听到他冷冷道:“确实是三尸花!”

    “好,真是我的好爱妃,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我?”南宫安得到这个结果之后,勃然大怒起来。

    “陛下,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没有为什么你指甲里有毒?瑾妃,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我,因为你看出我没有立广儿为太子的意思,所以你出此下策!”南宫安冰冷的质问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一呆,显然有些惊讶,陛下竟然没有要立广皇子为太子的意思。

    “陛下,瑾妃绝对没有要害陛下的意思,而且她确实不知道陛下没有要立广儿为太子的事情,前几日我进宫见她的时候,她都满心喜悦!”

    “前几天是前几天,这两天是这两天,白将军,你难道也参与了?”南宫安盯着白峰,眼神里全是质问。

    “陛下真的不是我,我知道了是叶定风,刚才他抓住我的手,是他那个时候把毒弄到我指甲里的。”瑾妃忽然指着叶定风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