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门败类 惊涛骇浪

第四千一百四十四章 冰晶闯祸

    或许是冰颜并没有把她和自己的关系告诉弟子,加上得到消息之后,也没有表现出那么热情,所以永漓虽然还算周到的招待自己,但林皓明能够感觉出来,这只是对于自己身为她师傅友人的招待。

    既然冰颜如此选择,林皓明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还有几日她才会出关,林皓明也就在这里安心住下。

    山谷虽说不小,但再大也只是一个山谷,闲庭信步溜达,在白净和白宁陪同之下,不过小半日就把山谷全部转了个遍。

    如此一来,林皓明无所事事,索性在自己房间里继续修炼起来。

    不过自己才静下心来还不到一天,就听到月馨一边叫着:“主人不好了!”一边敲着门。

    打开门,瞧着月馨紧张的样子,林皓明皱起眉头问道:“怎么了?”

    月馨慌忙说道:“是晶晶,她……她……”

    “她怎么了?”林皓明问道。

    月馨咽了口唾沫,这才一口气说道:“她昨晚上喝了一点酒,然后……然后居然跳进白玉池之中了,现在被谷中弟子抓住,要惩治她。”

    一听这话,林皓明也是一阵苦笑,那白玉池前日参观山谷的时候,白净特意介绍,这池水蕴含浓郁元气,直接饮用,效果都堪比三品血晶酒,若是用来做其他用处,那作用更大,不过白玉池的水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冒出来的,每隔三十三年才会冒出一池子,谷中弟子也都是小心分配,如今被冰晶这么一胡闹,还真是出事了。

    不过林皓明也有些奇怪,前日记得白宁说池子是有法阵的,冰晶这样一个修为低下之人,怎么就能喝醉酒跳进去的?

    “人呢?”林皓明问道。

    “被谷中的人扣下了!”月馨答道。

    “走,去看看吧!”林皓明说着就站起身来。

    跟着月馨,很快就到了白玉池旁边的一栋石楼之中。

    一走进这里,林皓明就见到了浑身还是湿漉漉的冰晶被围着,而她见到自己之后,立刻挤出人群跪了下来道:“师傅,弟子给你丢脸了。”

    “站起来说话!”林皓明沉声道。

    冰晶立刻乖巧的站起身来,低着头不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林皓明问道。

    “我……我也不清楚,做完喝了一点血晶酒,然后开始修炼?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稀里糊涂的走了出去,稀里糊涂的掉进池子里? 师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以后再也不用血晶酒修炼了。”冰晶可怜巴巴的解释道? 似乎是把一切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

    林皓明看着这里? 除了跟着自己来的人之外,还有白净和白宁,永漓并不在这里。

    “这弟子是我刚刚收下,修为几乎没有? 白玉池可是有法阵守护,她一个人怎么能掉进去的?”林皓明不紧不慢的问道。

    “林先生? 这件事我们正在查,里面确实也有蹊跷!”白净主动道? 显然这种明显有问题的事情,她们也不可能放过。

    林皓明听到这话? 也点点头道:“那好? 这丫头我就先带走了? 你们查出原因跟我说一声,如果是我弟子闯的祸,我会双倍赔偿,如果因为你们,把我弟子牵扯进去了,呵呵!”林皓明最后冷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威胁之意已经和明显了。

    白净和白宁见到,心中也一阵胆寒,隐隐感觉到,师祖的这位好友并不是那么好相处之人,原本想要留人调查,此时也不敢开口了。

    “月香,你留在这里!”林皓明最后吩咐一句,然后故意拉着冰晶的手走了出去。

    跟着林皓明进入他住的主楼,林皓明让小丫头去换了湿漉漉的衣服再来说话。

    冰晶倒是动作很快,一会儿就重新跪在了林皓明跟前。

    “不是说了,没有必要时候没必要跪着!”林皓明瞧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摇着头道。

    冰晶却可怜巴巴道:“弟子犯了错!”

    林皓明瞧着她可怜的样子,不禁笑道:“晶晶,虽说你我认识不多久,但你的性格我多少还是有些了解,你做事一向小心谨慎,就算修炼喝一些酒,也不会喝的不省人事,更何况之前日子,你的酒量多少好了一些,不太可能会稀里糊涂跳进池子里,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师傅,你真是料事如神!”冰晶站起来赞许道。

    林皓明闭上双眼摇头道:“你这丫头,原本倒是懂事,如今跟我熟了,倒是会撒娇了。”

    “嘻嘻,我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什么亲近之人,但是师傅对我极好,虽说没有故意表露什么,但确实是全心为我考虑,而且我看香儿姐姐和馨儿姐姐对师尊你又敬重又喜欢,而且师傅你为了救香儿姐姐,不惜和别人大打出手,我……”

    “好了,你从那两个丫头那边打听消息就算了,说你自己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林皓明哭笑不得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昨晚上我正常和了一口酒,然后就开始修炼的,事实上也没有多少醉意,反而很快进入状态,但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忽然脑子里变得有些昏沉沉的,我仿佛看到我母亲在呼唤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着这呼唤的声音走了,随后就稀里糊涂进入了那池子,跟着一下子就清醒了,而我清醒之后谷中的弟子也立刻出现,把我抓起来了。”冰晶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之前你有说这些吗?”林皓明问道。

    “没有,我只说自己稀里糊涂掉进去的!”冰晶道。

    “为什么不说实话?”林皓明问道。

    “我担心这是阴谋,万一是有人故意要借助我对付师尊你就不好了!”冰晶看着林皓明说的。

    林皓明跟着一笑道:“只是一个池子而已,对于低阶弟子来说,固然十分宝贵,到了为师这个境界,根本不算什么,我给你防身的那块玉佩,价值就不在这池子一次出产的泉水之下。”

    “啊,这么贵重!”冰晶听到这话,也吓了一跳。

    “呵呵,这是自然,这东西在你手里,才勉强能抵挡一下低阶冥神一击,若是在冥神手中,就算是中期冥神一击,也可以的当下,必要的时候,就是一条性命,你说呢?”林皓明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