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星剑传奇 星辰旅者

第1354章 七夕舞会(上)

    乌萨勒斯,万魔之王!

    同时也是纳斯雷兹姆一族曾经的皇!

    统御着整个炼狱魔界,和当初的地狱三巨头迪亚波罗,巴尔,墨菲斯托并称为黑暗四皇!

    不过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却是祂手中有一柄据说是死神亲手打造的夺魂镰刀,当祂挥动这柄夺魂镰刀时就连天界诸神都会为之胆寒。

    所以这柄镰刀还有一个名震三界的凶名乌萨勒斯·夺魂之镰!

    但自从乌萨勒斯受到奥丁的那位大女儿的蛊惑结成同盟杀上天界发动诸神之战却不幸战败神陨后,祂手中的那把夺魂之镰也从此不知所踪了。

    从此以后炼狱魔界开始流传起一个传说,只要谁能找回乌萨勒斯的夺魂之镰,那么他将会成为新一任的万魔之王。

    但是夺魂之镰的下落一直是一个迷,有人传言乌萨勒斯神陨后夺魂之镰就被奥丁封印在了祂的宝库中,也有人传言这把镰刀最终回到了它的铸造者死神手中。但是传言始终是传言,久而久之这把镰刀就成为了一个传说。而炼狱魔界也由此分裂成了三家,始终被地狱妖魔压着一头。

    要知道乌萨勒斯还活着的时候,可是单凭一己之力威压地狱三巨头的!

    现在提克迪奥斯居然说自己知道乌萨勒斯那把镰刀的下落,自然引起了萨格拉斯一点小小的兴趣。

    “哦,说说看,那把镰刀现在落在何人手中了?你又是如何探听到的?可别是些道听途说的传言,否则下场会如何你应该清楚。”萨格拉斯如烈日般的双眼盯着提克迪奥斯,仿佛要烧穿祂的灵魂。

    提克迪奥斯现在是案板上的鱼俎,是生是死全看萨格拉斯的心情,所以干脆一卖到底,说道:“冕下,乌萨勒斯在众神之战时死于三位天界神王的合力一击,而祂手中的夺魂之镰也在抵挡三大神王联手攻击时断成了两截,其中刀柄被北方神王奥丁捡走封印在祂的宝库之中。而刀刃部分则被‘痛苦与堕落之主’冥神萨迪耶夺回带回了冥界进献给了死神……啊呃!”

    提克迪奥斯忽然张嘴无声,任凭祂如何努力都无法说出死神之名……

    萨格拉斯随手将死狗一样的提克迪奥斯丢在地上,冷笑道:“扭曲虚空中不存在死亡,只有永恒的混沌,所以死神之名无法在这里被提及。按照你所言那把镰刀被分成了两部分,分别落在神王奥丁和死神手中。那么此事你又是从何处得知的?”

    提克迪奥斯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祂想提及死神之名却受到了扭曲虚空混乱能量的强烈反噬差点没被撕成碎片,幸亏萨格拉斯见祂还有点价值随手打散了反噬的混乱能量,要不然祂可能已经被扭曲虚空给吞噬了。

    “自从小人成为大魔王后其实一直在暗中打听乌萨勒斯的下落。”提克迪奥斯断断续续道:“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从一个当年参加过诸神之战的深渊领主口中得知了此事。”

    萨格拉斯目光湛然,追问道:“那个深渊领主叫什么名字?现在下落何处?”

    提克迪奥斯低下头眼珠子一转,回禀道:“那个深渊领主名叫布鲁塔卢斯,现在已叛变冥界投入了贪婪地狱大魔王的麾下。”

    萨格拉斯眉头一皱,沉吟道:“贪婪地狱?我记得波莫杰马被撒旦夺走了神座后就赏给了祂的那个废物儿子,叫什么来着?”

    “玛门!”提克迪奥斯立即回答道:“冕下,玛门窃据贪婪地狱神座已经是过时的久闻了,因为玛门在前不久被毁灭之主巴尔给宰了。”

    “死了?”萨格拉斯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道:“我就说那个小子是一个废物,要不是仗着祂老爹撒旦为其撑腰,那贪婪原罪的权柄岂能轮得到祂来执掌!怎么说来巴尔也知道了乌萨勒斯的下落了?这可就好玩了,曾经的黑暗四皇之一,现今唯一幸存的地狱高阶魔神,想必奥丁得知有这样一位难惹的家伙在暗中觊觎祂的宝库肯定会寝食难安吧。”

    不愧为让万神殿一众创世泰坦都为之头疼的堕落泰坦,只不过从提克迪奥斯的只言片语中就想出了一个驱狼吞虎坐收渔人之利的妙计,可惜……

    “呃……那个,冕下。”提克迪奥斯尴尬道:“现如今窃据贪婪原罪权柄的并非毁灭之主巴尔,而是另有其人……”

    嘭!

    萨格拉斯一巴掌直接将提克迪奥斯拍进了地里,面无表情道:“以后说话别大喘气知道吗!说,现在的贪婪之主又是谁?”

    “呃”提克迪奥斯差点没被萨格拉斯一巴掌拍死,撑着还剩下的半口气回答道:“是一个名叫月影大魔王的……凡人。”

    萨格拉斯将提克迪奥斯从深坑中挖出来提溜到面前,问道:“我是不是看起来很蠢很好骗?还是你们纳兹雷姆一族已经将谎言与欺诈融合进了你们的灵魂中成为了一种本能,不管面对谁都想玩一把刺激的?”

    提克迪奥斯一时间脸都蓝了,立即以自己的神魂发誓道:“冕下,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欺骗您,贪婪地狱确实被一个凡人霸占了,只不过那个凡人是月神艾露恩的眷顾者!”

    萨格拉斯立时双眼大放光芒,第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月神艾露恩?怎么可能?那个老娘们不是一向保持绝对中立的吗?没想到我窝在这个鬼地方怎么久,外界居然发生了怎么多有意思的事情……”

    萨格拉斯一时间陷入了种种猜测之中,却没注意到还剩下半口气的提克迪奥斯脸上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狞笑。

    ***

    嘭嘭嘭啪,哗啦!

    “哇!!!”满城玩家仰望夜空中绚烂绽放的烟花,无不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由于是在游戏世界中,所以这烟火想怎么设计就怎么设计,想怎么放就怎么放,反正怎么好看绚烂怎么来。这样一来可就让满城玩家大饱眼福了。

    当然观看地点不同,所能领略到景色也会不同。

    比如你站在一分钱不花的山脚下仰头看和光是门票就收你一千金币的神殿花园中看,还有各色美味佳肴任你随取,这体验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的。

    而舍得花一千金币来山顶神宫观看烟花肯定都是非富即贵,毕竟以节日活动那千中取一的淘汰率,能赢得最后胜利拿到一张免费的贵宾邀请卡肯定是少数。

    不过物以群分人以类聚,不同阶层的人哪怕身处在同一地方也会自动形成一个个小圈子。

    比如燃烧军团的一众老将们围成了一个自斟自饮一起追忆往昔的小圈子,或又是凤栖楼的一众高管围成一圈高谈阔论,亦或者是几位武林门派掌门谈笑风生。每个小圈子间泾渭分明,如果不是很熟悉的朋友一般很少有人会冒失的挤入不属于自己的小圈子。

    当然也有许多特立独行的存在,比如一帮叽叽喳喳的丫头就丝毫没有顾忌旁人,嘻嘻哈哈的闹个没完。不过凡是知道这帮丫头来头的都是会心一笑,丝毫不敢露出一丝不悦之色。

    “哼,下午都怪牧雪,本来我们就要抢到牛皮了,结果最后关头居然被别人抢走了。”

    “嘿!你这死丫头又恶人先告状!是谁没治疗好MT,让MT扑的了?”

    “哼,团队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治疗!明明是你指挥失误!”

    “好啦好啦,别吵啦,不就是没抢到一个任务物品嘛,我们可以下次再努力啊。”

    “苏姨下次就得等明年啦。”

    “其实只要将苏姨的那位大叔男朋友组进来,那个BOSS肯定是我们的了,都怪某人非要组一个什么全女子队。”

    “咳咳咳,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哟,大叔又来和苏姨一起撒狗粮了吗?我们今天都快被你俩的狗粮给撑死了哦!”

    “你们这帮死丫头是不是都皮痒痒了?”

    “咯咯咯,苏姨脸红了噢!”

    “姐妹们咱们就别留这里当电灯泡了,散了散了。”

    一帮丫头咯咯笑着一哄而散,只留下剑痴和苏姚尴尬以对。

    “那帮丫头口没遮拦的,你别放在心上。”苏姚心虚道,毕竟二人现在站一起确实很容易让旁人产生报警的误会……

    “嗯,我没在意。”剑痴微微一笑,将一杯果酒递给她。

    苏姚接过酒杯咪了一口,没话找话道:“凤儿那丫头怎么还没出来?”

    剑痴干咳一声,一边假装欣赏绚烂烟火,一边说道:“或许人家贵人事忙,要等到最后才会出场吧。”

    “嗯……”

    二人再次陷入尴尬的沉默,耳边只有嘭嘭炸响的烟花声,把二人的脸色映照的五颜六色。

    “嗥!!!”忽然一声龙吟响彻云霄,盖过了所有烟花爆炸响,跟着就见一颗硕大的炎爆直冲云霄轰然爆炸,形成的火焰蘑菇云几乎照亮了整片夜空!

    剑痴与苏姚俱是一脸黑线……

    “小凤儿也不管管那位黑龙公主,竟是太爱胡来了。”苏姚摇头失笑道。

    剑痴跟着笑了一声,附和道:“说起来那丫头的随从一个比一个厉害,也不知道从哪里招募来的。”

    苏姚斜睨道:“你不也是收了一个‘干女儿’了吗?怎么还嫌不够?”

    剑痴立时冷汗哗哗的,原本今天是七夕,为了能够和苏姚独处,他可是将自己仅存的那点积蓄全给了自己那位干女儿让她自己玩去了,却没想到一句无心之言居然又踩到地雷了。

    剑痴连忙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没有的事,你别瞎想。”

    “哼。”苏姚轻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他。

    这时烟火表演接近尾声,但七夕舞会才算真正开始。

    宫殿花园内先是响起一阵掌响,然后就是一位在游戏内小有名气的女主播开着直播登台表演一曲独唱。

    “这七夕舞会还有这节目吗?”剑痴一脸惊讶。

    苏姚摇摇头,说道:“这个小丫头听说是小龙那边公司一位董事推荐过来的,希望能借此机会上台表演一下。”

    剑痴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便不再多问,和苏姚一起欣赏起这位的表演。

    随着一阵快节奏的前奏响起,那位美女主播在舞台卖力的扭动着自己姣好的身材并且还能不带喘气的跟上节奏唱起一段节奏明快的劲歌。能有如此表现显然有着不俗的唱功和舞蹈功底,估计只是缺少一个展现的舞台,难怪有土豪会下大本钱去推她上位。

    而美女劲歌热舞,自然引来台下许多年轻人的口哨叫好声。

    一曲终了美女主播谢幕下台,立即又有几个打扮前卫的年轻人组团登台上来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苏姚欣赏不了如此吵闹的音乐,便拽着剑痴到角落里寻个清净。

    但是清净的角落早已被一对对野鸳鸯们给霸占了,剑痴与苏姚二人只得来到荷塘边才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结果没想到又遇见了老熟人。

    “哈哈,两位咱们真是有缘分啊!”一身轻便礼服的赤月骑士笑哈哈的打招呼道。

    剑痴无语一翻白眼,心说怎么到哪儿都会遇见你?只不过此刻陪在这位大叔身边的不是他的那位宝贝女儿,而是一位恬静美丽的少妇。

    “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赤月骑士热情的拉着少妇,一脸得意道:“我老婆,漂亮吧?”

    “要死啊你!”蓝月仙子恨恨地掐了自己老公一下,连忙对剑痴二人歉然笑道:“他就是这副德性,让二位见笑了。”

    “没事没事,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剑痴干笑道。

    蓝月仙子微微一笑,目光瞥过苏姚闪过一丝讶色却没表露出任何异状。而一旁的赤月骑士却已经滔滔不绝的开始介绍起他和剑痴二人相识的过程,对此剑痴与苏姚只能一脸干笑的陪在一旁,心叹今天晚上想过个二人世界是没希望了。

    “哟,赤月会长又和蓝仙子在这里秀恩爱呐?”忽然一声嘿笑插了进来,十分不礼貌的打断了赤月骑士。

    赤月骑士立时脸色一沉,转过身冷哼道:“杨德胜怎么到哪里都会遇见你这个人憎狗厌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