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2章 02:尸煞

    “贫道俗号卫子辰,是一名上清宫掌刑司执尘道官!就在刚刚,我的身边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以驱魔杀鬼为业几百年的我竟然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鬼新娘我除不掉!”

    “奴家闺名叶织霜,是一只怨气不散的厉鬼!夫家害命,大仇未报,却不知何时起被一个叫不出名字的臭道士穷追不舍,就在刚刚,我以为这一次真的灰飞湮灭了,可是……”

    道士卫子辰奔跑轨迹中甩出的数道金光犹如一根根利箭齐飞向女鬼叶织霜,并且精准的袭向这只冤鬼新娘,那是卫子辰最为得心应手的法器道羽。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掺杂着女鬼凄厉的哀鸣传到了道士耳中,听到这个声音,卫子辰直觉春风得意,萦绕了自己几百年的心病铲除了,虽然女鬼身世凄苦,但至少现在她可以安息了!

    卫子辰微微扬起嘴角,等待着女鬼烟消云散后收拾自己的法器,可是待白烟散出,卫子辰整个人呆住了!

    “你,你这孽畜到底杀了那个倒霉鬼多少次?”卫子辰额头惊出一层冷汗,牙关紧咬,讷讷的盯着白烟散去的地方,良久才心惊胆寒的问了这么一句。

    在他的跟前不远的地方,散发着微红热能的法器道羽散落一地,地面上一尺高的空中,一个宛如金蝉脱壳般换了身细絮白衣的阴灵飘飘然立在那里,与那身行头相比,那张诡谲感十足的面孔白的更胜一筹。

    道羽的威力足够让一个厉鬼级别的邪物灰飞湮灭,可眼前这位并不柔情的小娘子竟然毫发无损,唯一的改变竟然是无端为她换了一身衣服。

    卫道士左思右想,就只有一个说法可以解释这一切:这个孽障杀孽过重,阴气急速凝聚,变成了金刚不坏的尸煞。

    见此情形,卫子辰深知其中利弊,在师父纯阳子那里研习道术的时候便在道家宝典里看到过“怨鬼蜕变尸煞”这一说法,师叔前辈们更不止一次谈论过八百年前那场尸煞攻山门的传说。

    耳濡目染之下,尸煞的可怕性便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在卫子辰的心中扎根,想到这里,这位道官便不寒而栗。

    出乎卫子辰的意料,这位白衣新娘并没有道书和前辈描述的那样张牙舞爪,或是浑身长出绿毛,相反的,这祸水一般的孽障身上没了伤痕,除了脸色白的有点渗人,基本可以称得上是白颜祸水。

    “这个,奴家只顾着杀,可从来没记过!”还处在思维混沌阶段的白衣娘子竟然很认真的在思考问题,这大出卫道士的意料。

    更让卫子辰想不到的,是白衣尸煞的话音刚落,另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便在卫子辰的身后响来:“老夫粗略统计了一下,这位小姐之前一共惩治过那个负心汉四十八次,其中一击致死十六次,重伤不治九次、自然死亡之前的推波助澜七次,惊吓过度导致四次,意外致死十次,没杀死两次!算上刚刚这一次意外,刚好四十九次!”

    二人闻声望去,只见卫道士身后一丈远的地方,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一身师爷打扮的小个子中年男子正手持一记蓝皮名册端然立在那里,怡然自得的看着两人。

    卫子辰汗颜无比:“你哪蹦出来的?老子在这儿卫道,你这货出来凑什么热闹!难道你是土地爷专门派来搞笑的吗?”

    “我是本方山神帐下判官,此来就是为了告诉道官兄台,她已经满足了晋升成尸煞的条件!”判官一撩山羊胡,望卫子辰身后瞟了一眼,行色匆匆的留了句“本官的话说完了,你们继续!”后便腾然在一阵白烟掩护下不知去向。

    卫子辰隐隐感到了一丝杀气,回首一看,果真与不出所料,经那位中二判官一提醒,原本还有些迷糊的白衣娘子登时明确了自己的角色定位,一阵阴风过处,两只似乎可以无限延长的深蓝色指甲如狼似虎的飞插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那两道杀伤力十足的指刃直奔卫子辰双眸而去,道羽散落一地无法短时间聚集,而这两道来者不善的鬼指更不会给卫子辰多余的自救时间。

    卫道长来不及多想,欠身避过,先是由着尸煞两指划破自己的道袍,留下散发着恶臭的绿脓,一面两手五指合拢,食指相抵,双唇轻启默念了几句无声咒,随即双手平开上下划散开来,一道宛如清水般的屏障自双手铺开的弧线中应运而生。

    两声清脆的斩断声传来,清水屏障竟将白衣尸煞那两只利刃般的鬼指轻而易举的拦腰斩断。

    白衣尸煞诧异之余不免恼羞成怒,被斩断的指甲瞬间愈合,这位尸煞美人儿张牙舞爪一刻不停的咆哮着发起了第二波进攻。

    那双让人冷汗直流的鬼爪子近在咫尺,卫子辰却不慌不忙,口中仍然念念有词的诵着道诀:“飞升归日月,魂魄入阴曹,师祖余威在,通法斩魔妖!”

    清水屏障被鬼爪整齐的斩断,卫子辰轻巧的避开了尸煞的攻势,整个身子向后一闪,随即腾空跃起,做出了两个标准的后空翻动作,恰在这时,只见卫道长顺手自腰间的布袋中摸索出一道灵符。

    落地之后,卫子辰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袖间凭空抽出一把一尺半长的铜钱剑来。卫道士一手擎剑,一手合符,两指捻符望那剑上一贴,身子仿佛闪电般向白衣尸煞冲去,口中声色俱厉的喝道:“剑借灵符势,灵符助剑威,除魔在今日,斩鬼立剑诀,着啊!”

    “噗!”白衣尸煞躲闪不及,卫道士早已来到跟前,那柄通体泛着红光的铜钱剑霎时间便镶进了尸煞体内,白衣娘子错愕不惊,一双美眸略带着恨意的注视着卫道士,浑身也因煞气外泄发出阵阵抽搐。

    “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白衣娘子的声音里充斥着怨毒的色彩,卫子辰没有回答她的疑惑,这位道士深刻的明白一个事实,如果此时不除掉她,今后遭殃的可能就不仅仅是他那位倒霉的夫君了,“捍天卫地,绝不姑息”这是仙班道官的使命。

    白衣娘子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整个身体宛如被定格一般,卫子辰握着那把消散着尸煞邪气的铜钱剑,一面咬破另一手中食二指,在白衣尸煞幽怨的目光注视下狠命朝着她的天灵盖戳去。

    一声轰鸣声响彻天地,一团小小的白色蘑菇云绽放在了月色下,卫子辰也被弹出了好远,手中的灵符和铜钱剑并未损坏,卫道士坐正了身子,长舒了一口气,将钱剑灵符放进了口道,身心疲惫的喃喃自语道:“这下该结束了……吧?”

    卫子辰清秀的面容再一次纠结成了一团,远远望去,就在距离刚刚消灭白衣尸煞不远的地方,一个蓝色身影瘫倒在那里。

    卫子辰的心弦陡然绷紧,他头大如斗,思绪也几近抓狂,他想不明白,这个难缠的女鬼为什么就是怎么都打不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