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章 03:阴兵借道

    卫子辰严重怀疑今日的衰运和出门前没看黄历有关,代天伐魔几百年了,从来没遇到过的变故今天差不多都体验了。

    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鬼梦魇一般困扰了卫道士两百多年,本以为今晚可以了结这一切,孰料事与愿违,使尽浑身解数并未见到成效,倒是见证了叶织霜从厉鬼到尸煞的成长过程。

    看着倒伏在地上的蓝衣尸煞叶织霜,卫子辰迟疑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面前这只尸煞并没有越进化越凶,相反的多了许多人气。

    夜半,孤月短暂的冲破云层,微弱的月光映射下,蓝衣尸煞的面容光洁,看上去平添了几分血色,咽喉间的微弱蠕动俨然是会呼吸的活人才能存在的动作。

    卫子辰被眼前的景象弄得糊涂了,他不知道该怎么为这个尸煞定位,尸煞的神情显得很痛苦,与卫子辰追逐至今,唯一一成不变的便是那双美眸里充斥着的幽怨。

    “你这黑白不分的臭道士,杀了我吧!”一声娇弱的嗔怒打破了卫子辰的思绪。

    卫子辰犹豫片刻,自横挎在腰间的布袋中取出了一方八卦镜,长舒一口气,缓步向前边走边说道:“我会的,你这孽畜也不要怪我,贫道只是奉天尊法旨行事!”

    “拨开云雾,集灵化鹜!妖邪堕道,顿首伏诛!”卫子辰咬破食指,信手在八卦镜上虚化了一道引灵符,随着镜面仰对天空,原本氤氲的黑云登时散却,一道闪烁的光束犹如游龙般直贯长空,将遮天蔽月冲的氤氲一举冲散,皎月散发着的灵气源源不断的被八卦镜吸入。

    “邪—灵—破!”卫子辰将八卦镜对准叶织霜,声色俱厉的嘶吼一声,旷野间霎时间响起阵阵惊雷一般的巨响。

    卫子辰背悬金钱剑,手控八卦镜,定格一般呆立在蓝衣尸煞面前,他懵了,因为对面那位尸煞姐姐似乎并没受到太多伤害。

    蓝衣尸煞操着完美的三重音鄙夷意味十足的讥讽道:“臭道士,你还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

    卫子辰汗颜无比,他的心中早已尴尬的不成样子,但表面上仍然犹自挽回着他那本就已经不太明显的自尊:“咳,我警告你别那么嚣张哈!”

    “死道士,你杀不了我的!”

    卫子辰额头惊出了一层细微的冷汗,一面牢牢注视着蓝衣尸煞的动向,一面抬起左手捻捏起来,这一算不要紧,卫子辰抬起头望了一眼夜空,不觉陡然一惊,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天意!”

    遥遥天际,暗蓝色代替了被冲散的氤氲,一方皎月悬挂在夜空正中,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它的右侧,八颗大小各异,亮度不一的星星不知何时竟然混成直线,一字排开。

    “九星连珠?”卫子辰看着对面那只得意洋洋的蓝衣尸煞不由得恨得牙根痒痒。

    “我们不打了!”卫子辰仰天长叹,不顾蓝衣尸煞诧异的神色,犹自将铜钱剑和八卦镜等法器装进了袋子里,随即就见卫道士俯下身子,自口袋间拿出一瓶巴掌大的瓷瓶,半蹲在地上左顾右盼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此时的他十分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蓝衣尸煞一双白似蛋清的眸子怪异的盯着卫子辰,对于这位道士的宽宏大量着实有些难以置信,痴痴的问:“你,你真的要放了我?”

    “你走吧,再不走就没机会了!”卫子辰全然不理蓝衣尸煞,犹自提着瓷瓶来到一方水洼边缘,丈二金刚一般的蓝衣尸煞竟然也讷讷的飘了过来。

    看到逮着机会不走的尸煞,卫子辰狠狠的翻了白眼儿,打开瓷瓶叹息道:“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离开,你脑子进水了?”

    “哼,这么近的距离都不抓我,你的脑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没心情跟你贫嘴,警告你哈,待会儿一到丑时,很有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方圆百里可能什么活物都剩不下,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蓝衣尸煞神色古怪的看着卫子辰,狐疑的问:“你会对我这么好心?”

    “平心而论,你也没多大罪恶可言,我抓你回去完全是为了给上清宫和凡人一个交代!不过现在贫道都泥菩萨过江了,还抓你有个毛用!”

    卫子辰说着抬起头,目光坚毅的望着蓝衣尸煞,叮嘱道:“赶快走吧,尸煞本就跳脱三界之外,只要以后不饮血害人,上清宫和阴差都找不到你的,如果感觉饿了,就去山里采撷五谷草充饥,那东西原生态,不含毒害物质,还有助于你的修行,去吧!”

    卫子辰话音刚落,蓝衣尸煞呆若木鸡的看着远方,膛目结舌的道:“好,好像来不及了!”

    卫子辰警觉的顺着叶织霜的目光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几里之外的小山岗上一片混沌,一片诡谲的阴云雾气正飞也似的向这里靠拢。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卫子辰手脚并用,转瞬间便在小河沟两面布下四道定身符,然后将瓷瓶中的液体倒入了水中,不多时,只见被定神符圈起来的水域逐渐变成了一片金黄色。

    蓝衣尸煞望着远处那片让人心惊胆寒的场面,讷讷的问:“那是什么?”

    “阴兵借道!”卫子辰一把拉住尸煞叶织霜冰冷如霜的手,摒住呼吸后扑通一声便跳进了河流之中。

    一进入那片水域,二人顿觉安宁了不少,在黄金色的水面下并没有一滴水,而是一个干爽的空间,仰起头向上望去,甚至能看到天空那轮皎洁的玉盘。

    卫子辰面色凝重的叮嘱眼前这只异类道:“待会儿千万别呼吸,阴兵借道一般不会时间太长,我布的这道结界只能起到障眼作用,若是这期间被阴物闻见了阳气,我们俩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我本来就是死的,还是好好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别出声!”卫子辰左耳一动,向尸煞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不多时,结界外的四方土地便传来了一阵阵宛如呜咽更似哀嚎的声音。

    近了,更近了,卫子辰虚掩着口鼻,瞪大了双眼注视着上方的位置,蓝衣尸煞也看的呆了。

    这绝对是他们二位这辈子看到的最为恐怖的一幕,成千上万的半透明鬼卒和夜叉手持兵器隐匿在二人头顶的阴雾之中。

    面如灰纸、形似僵尸的鬼卒之间还不时夹杂着一批批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更有甚者缺胳膊少腿甚至无头的阴灵。不仅如此,透过雾化一般的阴灵,叶织霜还清楚的看到,在阴兵队伍上方的雾气顶端,还凌空悬行着一架八抬大轿。

    卫子辰本不想看,但无奈被尸煞拨浪鼓一般晃动,只得睁开眼瞄了一眼,谁知就是这一眼,却使他原本忐忑的心登时凉了半截。

    “难怪这次的队伍这么长,原来是阎君西巡?”长时间的停止呼吸让卫子辰几近抓狂,眼看着阴兵队伍丝毫没有过完的意思,卫道士简直有种豁出去的冲动。

    叶织霜失惊的看着卫子辰,这只尸煞自然很清楚假若这位道官呼吸之后会发生什么,是以一刻不敢移目的盯着这个憋得脸色通红的道士。

    卫子辰被憋得直抓大腿,眼看就要窒息而亡,一代上清宫道官就要英年早逝,卫子辰萌生了一个想法,与其窒息而死,不如放手一搏!

    就在卫道士头脑一热,意欲冲破结界,直上云霄之际,整个身子却猛地被一块宛如寒冰的物体扣住,不多时,卫子辰的两片薄唇也被一处凉到骨子里的所在完全堵住。

    卫子辰借机长舒了一口大气,心弦却更加一惊,直到此时他才看清,为自己封口的正是缺少阳气的尸煞,按照常例若是尸煞吸了阳气,八九成是要尸变的,可是卫子辰没心思搭理这些。

    越过叶织霜的侧脸,卫子辰瞟到了这样的情形:大轿之中传出影影绰绰的鬼语,一名一丈高的夜叉凑到轿身窗口,点头好要的听了一番,随即带了几只面如死灰的鬼卒飘飘然消失在了空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