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8章 08:荀阳子

    关于这位道长,安然了解的并不多,不知道来自何方,不知道今年高寿,只知道他归属道家上清派,还有一个很专业的名字荀阳子。

    为了替安老夫人那一巴掌赔罪,安老爷在安家大院摆下酒宴请荀阳子喝了顿酒,说来也怪,这位头发花白的老道只是喝了几杯酒,对于那些大鱼大肉,他老人家只是闻了一闻。

    旁人看不出来,躲在院子角落里的安然却看得一清二楚,凡夫俗子吃的形,这位同门的老道食的却是气。

    酒过三巡,荀阳子醉醺醺的说明了来意:“安老爷,贫道此次来的目的就是带令郎走!”

    安老爷倒是没怎么反对,一旁刚刚赔过罪的安夫人的面上却登时露出了不悦之色。还好外人面前安老爷能镇得住她,否则估计那铿锵有力的巴掌早就再一次去安抚荀阳子的老脸了。

    虽说不反对,但也不能莫名其妙就把宝贝儿儿子让他带走的道理,安老爷匝吧了口小酒,不解的问:“犬子年幼,不知道兄要将他带到哪儿去?”

    荀阳子抚着下颌羊须道:“带去谷阳山下,为他疗伤,我看令郎是个可塑之才,正好他又是府上未来的蓝衣传人,所以斗胆想请老爷子同意贫道收他为徒!”

    荀阳子所说的对安老爷而言倒是好事儿,蓝衣道可不是好玩的,如果镇不住妖邪搞不好会把自己小命儿搭上,让安然学习活命本事也好似好事儿,否则谁都保不齐哪天碰到个厉鬼什么的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可是眼下还有一件事让安老爷很头疼,那就是自己的夫人,极度宠溺子女的安夫人。万一像当初安德烈那样学道二十多年才下山,那婆娘怎么能应允!别的不说,长子安庆和次子安谧都十八九岁了,事业稳定,也都快娶妻生子了还是每晚回家吃饭,可见这位老妈有多么的疼爱自己的儿子。

    “道长啊,其实这件事是好事,老夫也能理解,可是孩儿他娘见不得骨肉分离呀!要是然儿一走就是几年,我夫人都得上到房顶把瓦给掀了!”安老爷的神情很无奈,末了还被安夫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一听这话,荀阳子道人便搞清了自己那一巴掌是为什么挨得了,只见他双眼微眯,笑吟吟的道:“这个夫人大可宽心,谷阳山据此不远,令郎此次要去的地方那个也不是深山老林,就在山下,贫道授业不需要几载苦练,逢年过节的便会带着令郎回来。再者说,若是一口气苦修个几年,贫道这把老骨头也吃不消啊!”

    安夫人听到这儿这才茅塞顿开,估计是自觉下手是恨了那么一点儿,赶忙真心实意的为荀阳子敬了一杯酒。

    安然一直躲在院子角落偷听他们说话,一听到要离开家跟着那个老道走,安然不免有些惆怅。自己这次投生本就是为了享受来的,哪里还想再去修什么道,若不是今日被那个水鬼害的法力尽失,非得冲上去暴揍那老道一顿。

    就在他怅然若失之际,忽然眼前一黑,一双软柔柔的小手悄然蒙住了他的眼睛。小手很温暖,也很绵柔,不用猜便知道是谁。

    “姐姐,别闹了,人家烦着呢!”安然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双小手放开了,不一时便有一只红彤彤的大苹果递到了他的眼前。

    安宁娇小的身子站在安然面前,一面握着一只比手掌还大的苹果,另一只手将一个差不多大小的果子递给了安然,破天荒的开口道:“娘洗好的,给你吃!”

    安然眼前一亮,接过苹果诧异的问:“姐姐,你不是不会说话吗?”

    安宁撇了撇嘴,那小表情尽显女神气质,道:“谁说我不会的,只是不爱搭理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而已,味道怎么样,甜吗?”

    安然咀嚼着苹果,夸张的点了点头,两姐弟大口啃食着甘甜的果子,相视着傻笑,还真是少有的和平相处。

    酒桌之上,刚刚呷了一酒的荀阳子猛地放下酒杯,面色也变得有些古怪,安老爷见状忙问道:“道长这是怎么了?”

    “我嗅到了一丝煞气!安老爷,最近府上没接待什么特殊的客人吧?”

    安老爷寻思了片刻,疑惑的回答:“这个还真没有,道长是不是感觉错了!”

    “不可能,贫道钻研道术几十载,对于这种气味相当敏感,不会错的!”荀阳子说着起身离座,循着怪味儿的方向而去。

    其实那股煞气并不是很重,只是荀阳子的感知能力太强,一拐弯儿的功夫,在煞气的源头,他看见了两个六七岁的小屁孩儿,正是安然姐弟。

    荀阳子目光深邃的打量了一番安宁,转首低声问尾随而来的安老爷道:“不知这孩子是老爷何人?”

    安老爷笑着回道:“她是老夫的义女,我安家的掌上明珠。”

    “恕贫道直言,这孩子身上散发着煞气,虽然不浓,但依贫道猜测,强烈的煞气多半是被她隐藏到了身体里。”

    安老爷随手在身边的一口大瓷瓮里取了一瓢水漱了一下口,大笑着道:“道长言重了,我这女儿聪明伶俐,除了现在还不愿意开口说话之外乖巧的很呢!”

    被安老爷这么一说,荀阳子不禁为之动容,其实煞气到底是不是这个丫头身上散发的他也不敢确定,万一因为争辩这个问题惹得安老爷不高兴,那他收徒的事儿可就真泡汤了。想及至此,荀阳子赶忙陪笑道:“可能是贫道看错了,不过安老爷也一样不能掉以轻心。”

    安老爷正要说话,却猛然觉得喉咙间一阵干痒,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许多,本想客套一番便将荀阳子道长请回酒桌,却猛地发现自己早已说不出话来。

    看着安老爷面色铁青、嘴唇发紫,荀阳子顿时感到了一丝蹊跷,安老爷憋得额头青筋暴起,喉咙间发出“呵……呵”的响动。

    安夫人已经带着安宁回房去了,可是煞气依旧丝毫不减,甚至比原本更强烈。

    这里只剩下安老爷、安然和荀阳子三人,荀道长不露声色上前扶住安老爷,顺道瞟了一眼院落,这一看不要紧,就在安老爷漱口的那道水缸里,赫然漂浮着一大推苔青色的让人作呕的东西。

    只是这一眼,荀阳子便将事情缘由了解了个大概,随即就见他陡然一挥手,右手五指狠命扣住了安老爷的后脖根,左手倏地探出,抵在了安老爷的腹部,待顶的结实了,运足力气向上一抬,安老爷的口中竟然直接喷出了黏黏的绿色液体,尾随其后的还有一根类似青蔓的东西。

    荀阳子来不及多想,狠命揪住那根青蔓,卯足了气力向外一拉,一根让人作呕的悠长植物被他老人一把扯出好长,荀阳子面色阴晴不定,回首瞟了一眼安然,讶然的问了一句:“我说小子,你们家到底招惹了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