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9章 09:荒村

    那一夜月色怡人,不时还有几片彩云在缕缕清风的带动下悠哉的追逐着那方玉盘。

    此情此景,最适合做的就是饮酒赏花、闲谈弄月,但在安家大院里的众人对这别致景致却无暇顾及,院中气氛反倒是充满了不和谐。

    荀阳子三下五除二便令安老爷恢复了畅快的呼吸,看着地上那一摊呕吐物一般的水草青苔,安老爷估计这几天都不敢再吃大叶的蔬菜了。

    事情还没完,接下来就见这位看上去平易近人的荀阳子道长怒气冲天的转过头,撩起袖子忽地伸进了那口蓄满水的瓷瓮里,搅了两下估摸着是抓住了什么东西,狠命向上一拽,一个浑身青苔且面部可憎的如同黑猴的东西便被他一把甩飞了出去。

    跌落在地上的黑猴并没有显得疼痛不已,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这一幕看呆了安老爷也闻讯赶来的伙计,他们从没注意到自家水瓮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东西。

    这家伙是什么荀阳子肯定知道,一旁看得心惊肉跳的安然更是一眼便认出了那只黑猴,这个似猴无尾,通体苔藓盘绕的家伙正是那只水鬼王叔叔。

    荀阳子手捻一道醒身符贴到了水鬼背上,默念了一段口诀,片刻之后沉声喝问道:“你这孽障不在江中,跑到这里做什么?”

    水鬼怯怯的回答:“我,我是来看看那孩子有没有什么危险!”

    “你不来的话他一定安全!”

    荀阳子掐指一算,苦笑道:“你这厮还真是无孔不入,竟然顺着这孩子上岸后遗留在地面上的水迹就找到了这里!夜半登门无好事,嘘寒只是旧由头,说吧,你此来到底是为什么?”

    被荀阳子道破了心事,水鬼先生也不敢再做隐瞒,如实的说出了真实目的,原来这只水鬼怕法力尽失的安然食言,这才跟到了安家,他并没有恶意,只是苦等了好几天无果,这才想到要提醒一下这个小家伙,只不过提醒的有点重了,差点害死了安老爷。

    安然闻言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是小孩儿,是以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架势苛责道:“我不是告诉你再等两天吗,怎么连点耐心都没有!”

    没了水的保护,水鬼先生看上去很无助,面对安然的斥责只能胆怯的避让。

    安老爷看着儿子这副见了水鬼全无惧色的架势有些发懵,那可不是一个六七岁孩童该有的样子,荀阳子道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摇头叹息着来到安然身边,低声提醒道:“小子,你是不是忘记你只有六岁了!”

    安然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赶忙恢复了稚气,声音充斥着稚气的问荀阳子道:“道长爷爷,这个水鬼也太恼人了,小肚鸡肠不说,还差点害死了我爹!”

    荀阳子欠身蹲下,将安然抱在怀里,一面注视着水鬼,回道:“这不能怪他,人生一时,鬼途一日,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时辰,它此时发作已经够给你小子面子了!还有,以后记住,应神之事可逾期,诺鬼之约切莫耽,前者宽宏,后者小器,明白了吗!”

    安然重重的点了点头,荀阳子将安然递到了一个伙计怀里,转首看着那只水鬼道:“好了,我未来徒儿答应你的事按照常例并未拖延,你也不必急躁,今夜子时,我便将纸扎替身送到!对了,回去转告那个缠死牛魂却不投胎的老家伙一声,已经有那么多机会它不把握,还是一门心思的杀生,若是再敢造次,贫道这两天便收了他!”

    水鬼连连叩首,荀阳子取下符咒后,这位倒霉先生便一溜烟儿的不见了。

    ……

    那一夜送水鬼投胎安然并没有参加,只是后来路过那里的人们发现真的安宁了,就连于十二的牛都再也没有溺死过,荀阳子那个老道真的有些本事!

    第二天一早,荀阳子便带着安然离开了安家,踏上了去谷阳山下的旅程,安老夫人抹眼泪儿自然不在话下,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也悄悄立在回廊之后默默地掉下了泪水,这个小家伙儿便是安宁。

    有些人天生就存在心有灵犀,左顾右盼寻不见安宁的安然不免有些小小的伤感,但并未失望,因为他能够预感到安宁一定是在什么地方注视着自己。

    谷阳山一行师徒二人并没有驾鹤腾云,而是在安老爷的赞助下坐起了新兴的绿皮火车,一想到要颠簸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安然便头疼不已,但他别无选择,此次修行,不单单是拜师学艺,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师父荀阳子帮自己恢复法力,既然这个老道说有办法,那就跟他走呗。

    车厢里本没有那么拥挤,火车这东西刚刚研发不久,票价还处在十分昂贵的时期,但安然那双天生的阴阳眼这一路却为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窗外有、车厢有,就连自己身边都有,各类形形色色的鬼魂不胜枚举,有些无良的还趁机吓唬吓唬这个小孩儿。

    安然几近抓狂,他没想到这段路上竟然鬼魅丛生,如此猖獗!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安然索性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可是这也不行,一只面相凶恶的恶鬼竟然上前想要拔开安然的眼睛。

    这可让安然身旁一直对这群阴鬼戏谑自己徒儿睁只眼闭只眼的荀阳子不高兴了,就见他倏然出手,不漏声色的掐住恶鬼鬼腕,沉声警告道:“别得寸进尺,告诉那群孽障都给贫道退下!”

    吃了疼的恶鬼终于知道了这个低调道士不是好惹的,是以得了空便立马滚蛋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整节车厢的各色鬼魂。

    “这里是昔日两王为了争夺皇位发动哗变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怨鬼云集,小子,你先忍忍吧,等明年四月初九日月同辉之时贫道将你的手臂弄回去就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了!”

    安然没说什么,现在也才四月十一,被告知要想恢复法力至少还得等上一年,安然有些绝望,荀阳子接下来说的另一句话让他本就绝望的心情变得更加灰败:“徒儿啊,咱们还有两站就下车了,为师跟你讲,我们要来的地方鬼比人多,所以到了晚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看了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一点了,估计到达时刚好十二点左右,安然有些膛目结舌,都说了鬼比人多,你老人家居然专挑阴气最重的时候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