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0章 10:鬼市

    夤夜亥时三刻,那辆绿皮车承载着已经所剩无几的昏昏欲睡的乘客停在了谷阳山脚下一个名叫蛤蟆屯的地方。

    坐在荀阳子身边的安然已经困倦的用头捣起了蒜,昏昏欲睡之际被刚认了一天的师父微微的拍了下肩膀这才清醒了一些。

    “小子别睡了,我们到了!”荀阳子笑眯眯的拍了拍安然的肩膀,额头上那几道不算太深的皱纹竟然隐约形成了一个王字。

    火车停好后,一大拨“乘客”熙熙攘攘的下了车,而在这些“乘客”之间,绝大多数不是用脚走路的。

    安然看的真切,一涌而出的乘客们有四分之三都是双腿离地飘忽而行的!安然惊讶的发现,失去了法力之后的他发觉自己竟和普通人一样拥有了胆怯。

    “师父……”安然的声音发颤,还没说完,便被荀阳子道长制止。

    离了火车站,二人沿着一条土道向东而去,不到一刻钟便到达了一处村落,望着眼前这长夜共山村一色的黑暗,安然不禁赞叹:“我天,这不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吗?”

    虽然那一直在赶路,但荀阳子一直注意着安然的神情,此时见这个披着小孩儿躯壳的少年眉心紧蹙,荀阳子淡笑一声,低声告诉了安然一个尝试:“你不要以为有光亮的地方就是安全的,这里是谷阳山下阴气最重,凶宅最多的地方,与城中最大的区别就是黑漆漆的看不见一切反倒不是什么坏事!”

    安然纳罕不已:“为什么?”

    荀阳子悠悠的道:“这个地方磁场颠倒,阴气颇重,哪怕是阳光明媚的时候也给人感觉阴森森的!长此以往,这里便成了一些东西的聚集地,白日人居夜晚鬼市,一到子时,这里便会出现一些生人回避的景象!”

    安然听得头大如斗,之前的自己法术高强自然不用担心这些,可现在真是怎么听都如同一场恶梦。

    安然不自然的加快了脚步,怯怯的问:“师父,您老带徒儿来这个鬼地方究竟是要做什么?”

    夜色中,荀阳子的一切动作都那么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悠悠传来的声音:“小子,贫道之所以收你为徒,是因为虽然不知道你来自哪里,但本尊可以断定,你不属于这里!最重要的是你天赋异禀,是个继承本尊衣钵的好人选!”

    荀阳子道长没有停住脚步,歇了口气后继续说道:“本尊不仅要帮你恢复法力,还要把你调教成最权威的驱邪道士继承人!”

    安然闻言不禁叫苦不迭,他自然明白这位道长言中深意,但是这会儿安然可不想和师父跌跌撞撞的畅想人生,他只想趁着子时之前平平安安到达荀阳子家里。

    走了大概几分钟左右的路程,终于来到了一桩根本看不清轮廓的建筑物前,若非荀阳子快步去开大门,安然一不小心将额头撞了个好大的包,他还真不知道已经到了荀阳子的住所。

    门前点燃了两盏长明灯,安然胆战心惊的随着师父来到了院落中一处坐北朝南的红瓦房,直到此时,安然提着的心才安定了下来。

    自打进了院子开始,荀阳子便念叨着要尝一尝好久没吃的家中常菜凉拌河虾,可当他兴高采烈的去厨房转了一圈后却顿时失望不已,惆怅之间,荀阳子不经意的回首望见了坐在正堂沙发椅上的安然,这才舒展起了紧蹙的眉心。

    “呀,家里缺点东西!那个,小子,你出去一下!”安然第一次发现原来师父荀阳子还有这么浮夸的演技。

    “为、为什么?”

    “你去到鬼市上给为师买一包盐和一带酱油!”

    “开什么玩笑,您老人家当我傻呀!”安然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换了另一套说辞:“师父,您老都不食人间烟火了还那么大费周章干嘛!”

    “赶快去,师言如山,你不去就等于违抗师命,按照茅山道令这属于大不敬……呃,不能给你治疗那条手臂!”

    安然翻了个白眼儿,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姿态道:“我就不信茅山道令里有这么一条!”

    安然是打心里不想去的,无奈被荀阳子这个老狐狸师父捏住了痛楚,仔细衡量了一下其中利弊后,小家伙便拖着盐袋和油壶无奈的朝着门外走去。

    “你回来!”荀阳子浑厚的声音给了安然一丝希冀,他甚至天真的认为师父原本是试探自己,现在见自己勇气可嘉便打算结束考验。

    “小子,拿上门口左边的那盏长明灯!记住,一路上不能回头,有人叫你要做到充耳不闻!还有就是一定要去鬼市右端中段那家小摊儿上买,其他摊位再怎么便宜也不能动心!”

    看着安然再一次错了,可爱的师父只是将一盏红色小灯递给安然,末了补充一句“为师先去洗洗虾,早去早回哈!”

    出了师父家的大门,安然便蔫儿了,外面黑七麻乌的还净是些脏东西,,为了不让灯火熄灭,步履相对来说就要慢一些!这一路可真是战战兢兢!

    安然蹑手蹑脚的走了一刻钟,终于在一处小山丘的后方看到了灯火,隐隐还能听到阵阵叫卖,不用猜了,应该就是这里了!

    安然将两张符咒叠好后便在前胸后背揣贴妥当才敢继续向前赶,又过了一会儿,安然终于寻到了这里,但他开心不起来!废话,方圆几里都是鬼,就自己一个人,能开心嘛!

    ……

    鬼市上人群熙熙攘攘,摊位云集,小贩众多,来往穿行的魂魄犹如鱼贯。

    前来赶集的游魂野鬼肆虐的穿行在安然幼小的身上,安然登时变得谨小慎微起来,嗫着步子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未成年的躯壳。

    “客官,今儿来点什么,买点肉吗?”一个尖细的声音传进了安然的耳朵里,安然被吓了一跳!闻声望去,只见身边的一个身材五短,手持菜刀站在肉摊后的中年子谄媚的吆喝了一句,安然打眼一看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肉案上摆放的哪里是猪牛羊肉!根本就是蠢蠢欲动的猪样兽头和一些还在喘息蠕动的脏腑。

    最重要的是,灯影照射下,肉摊儿老板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赫然少了一小半儿,一只眼球也耷拉在右半边脸的缺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