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1章 11:鬼摊活人

    看着那些小摊上兜售的物件和老板们诡异的神情,安然不禁打了个哆嗦,他不明白荀阳子意欲何为,但他已经开始怀疑那个老道跟这群野鬼们是一路货色了!

    “不能跟它说话,无视那些内脏!”安然幼小的身体宛如浮萍一般在鬼流中摇曳,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无助,换而言之,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柴米油盐酱醋茶,过到阴间也需要它!咸盐酱油便宜喽!”

    就在安然徘徊之时,这个赋有磁性魅力的声音透过游魂野鬼传进了安然耳中。

    安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确认是荀阳子告诉自己的方向后,一路小跑着便赶到了摊位前。

    那是一个十分不起眼儿的地摊,摊位上摆放着一包包纯纸叠成,上书“盐袋儿”、“酱油”、“老抽”等字样,看那架势就知道是专门用来糊弄鬼的。

    安然瑟瑟发抖的站在摊位前,那位坐着都比他高出一截的摊主低头忙着自己的事,安然身子微颤的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开口问:“请问您这里卖盐和酱油吗?”

    “别装嫩,还您?我看你的岁数比我都大吧!”摊位老板的身型其实很强壮,以至于安然一直以为他是个纯爷们儿,可当他开口后,安然不免有些诧异,他万没想到如此健硕的身体发出的竟是个女声,更没想到当她抬起头来时魁梧的身型顶端竟然张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

    安然敏锐的直觉嗅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片刻之后,讶然问道:“你是人?”

    “废话,难不成还是鬼呀!”那位摊位老板白了眼前这个小愣头青一眼,不耐烦的问:“小孩儿,你怎么会跑来这里,是不是那个皱巴巴的老道又想吃宵夜了?”

    安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摊位老板随手将一包“盐”递给了他,随即爱答不理的道:“酱油今儿不卖了,回吧!”

    “你那不是还有……?”安然接过那个纸袋后捻了捻,登时闭了嘴,那质感,哪里有什么盐啊,分明就是一个空纸袋,里边至多放了些碎纸。

    安然收了纸袋,自口袋间摸索了一番,很巧妙的避过了荀阳子给的真钱,顺手将几张裁好的白纸递给了摊位老板。

    小老板接过纸摸索了一番,还没等安然离开,陡然叫骂了一声:“嘿,我说你小子,鬼都给老娘真钱,你居然敢拿纸片子糊弄我,活得不耐烦了吧!”

    ……

    越近寅时阴气越重,整条乡间小路上看着就像个博物馆,沿路走去,两旁的田地、荒屋中尽是垂头丧气、飘忽不定的孤魂野鬼,偶尔还会有几个爱捣蛋的横在街上劫劫道。

    安然拿着在鬼市那个奇怪女人小摊儿上买来的“盐”,提心吊胆的踏上了回荀阳子那里的路程。

    那段路说长不长,大半夜一个人走起来却很煎熬,好不容易挨到了荀阳子所住的大院门口,安然如释重负,左右看看没有什么脏东西,便挂起长明灯,噌的越过门槛,进了院落。

    安然竭力关上了那道满是铁锈渣滓的破门,安然忐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想想刚刚让他心有余悸的经历,他幼小的心灵中对这个野生师父瞬间充满了厌恶。

    为了防止那个古怪的师父再出什么花招整自己,安然亦可不敢耽误,直奔正堂而去。

    刚进正堂,安然便差点被师父吓个半死,他很受不了自己师父的一些怪癖,就比如说坐在正堂纳凉从来不开灯,或者把身子直接压低隐进竹椅里,夜晚看着就好像竹椅在自己摇晃,十分的诡异。

    有一件事安然一直想不通,作为一个虽未飞升但道行不浅的道士,按照常例荀阳子至少也该住个山中小庙,有一两处像样点的宅邸也是不过的,可这位年逾花甲的老道士却另辟蹊径,不知在哪淘换出这么个死气沉沉,连鸟都不愿意拉屎的地方。

    荀阳子换了一身睡衣仰躺在竹椅上,手里摆弄着什么东西,一见安然回来了,老道士慢悠悠的站起身,一双月牙一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眯眯的问道:“都买回来了?”

    安然望见一脸欠揍表情的顽童师父,便打从心里生出了一股子无奈,刚刚一个来回已经让他神经麻木,基本做不出任何情绪了,就见他稚嫩的面孔上不见一丝波澜的递过那只能忽悠鬼的“盐”,道:“酱油没有了,只有这个,给你,拿去炒菜吧!”

    有些时候,滴水不漏的不满才是真正的不满,荀阳子很聪明,马上便反应过来,看着安然一脸苦水,这个老顽童干笑着提醒道:“臭小子,你真当为师是老糊涂吗?那是为你复位用的东西!”

    安然闻言不禁有些发懵,一双眸子定定的盯着荀阳子,荀阳子转首端过一只铜盆凑到安然面前,说道:“傻小子,看看这是什么!”

    安然上前两步,仔细看了看盆中之物,只见那隐隐泛着寒气的青水之间,游离着几十只拇指大小,长须垂腰,通体承透明状的小虾。

    “这是什么?”

    荀阳子摆出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悠悠的道:“这是寒虾,乃为谷阳山顶千年寒冰池中所有之物,别看它们长的不起眼儿,却可以滋润魂魄,延年益寿!平常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安然痴痴的望着一本正经的师父,抛开别的不说,此时他已经快要感动的热泪盈眶!

    荀阳子将那带疑似纸片的“盐”打了开来,从中取出了五六片闪闪发亮的薄纸一般的东西,在手中来回颠摇了一阵,口中也阵阵有词的念叨着一些咒语,随后将那东西一股脑的洒在了铜盆中。

    加了“盐”的铜盆被一方上书符篆的朱红色绢布罩住,被荀阳子道长放到了一旁的柜子里。老道士心满意足的转首吩咐安然道:“寒虾已经和了灵盐,再过两日便可食用,记住用量,每天三只!”

    安然有些讶然,疑惑得问:“师父,道家修法炼丹不是需要大吉大顺时间吗?”

    “哦?按照你的说法还要泡上个七七四十九天,徒儿啊,到那时早烂掉了!”

    安然第一次感觉被如此嫌弃,老道士淡笑着为不选吉时做出了阐述:“为师看来,所谓七七、八八、九九之论是为道之人为求成心而已,我蓝衣道不拘于泥,只需心诚即刻!”

    安然明白了,这位荀阳子道长才是真正的仙道。老道士再次扬起了皱巴巴的眼角,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两只热气腾腾的牛肉饼递给了安然,笑眯眯的道:“行了,肚子饿了吧,赶快趁热吃,等会儿为师有些问题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