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2章 12:历练

    安然狼吞虎咽的朵颐着肉饼,荀阳子看着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徒弟,面颊上竟然显出了少有的慈爱之色。

    那种慈爱在荀阳子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不多时便消散不见,老道士仿佛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也消沉下来,待安然吃完了肉饼,用袖子抹嘴的当口,怅然的问道:“你见到那婆娘了,她还好吧?”

    安然刚刚清理干净油光锃亮的嘴角,经这么一问,拥有成年人情商的他立刻变感应到了师父和那个怪异的女子之间一定有一段神秘的渊源。

    “嗯,师父,那个女人你认识?”

    “还装,为师不信你不明白,灵魂都成年了就别在那儿假装糊涂了!”

    荀阳子白了安然一眼,无奈的叹息道:“那个女人,其实是……”

    “等下,让我来猜一猜!”安然的大脑迅速飞转,一些列版本呈现在了他的心里:看那女子的岁数与老道士相仿,应该是师父早年落魄时的原配或穷人,后来师父苦心修道及所大成,之后就对这个长相怪异的女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然后便一脚踹了她,那女人自此发奋图强,为了伺机找他报复,便在鬼市摆起了地摊……

    “行了行了,你可别在那里搞笑了好吗!”荀阳子苦笑一声苛责了一声。

    安然又惊呆了,那番话他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念叨念叨,可他没想到这些心声居然也被老道士轻而易举的听破。

    荀阳子摇头叹息了一阵,忧郁的公布了答案:“那是我娘!”

    “卧擦,师父你没说错吧!是不是忘说了一个子字?”安然并没有这样说,只是眼中充满了疑惑。

    荀阳子也没有做太多解释,言简意赅的回答:“那个女人叫麻九姑,之前的每天任务基本都是帮阴魂疗伤,方圆百里都尊敬的称呼她治魂医!”

    安然口气充满稚气的问:“师父,她是你娘亲,为什么现在好像不是很待见你?”

    被安然这么一问,荀阳子顿时摇头长叹起来:“她何止不待见我,简直想杀了我!”

    安然百思不得其解,他以成年人的思维思考了半天,仍然寻思不出个一二。

    “为师上一世亲手误杀了她!”荀阳子嗟叹不已,安然却不以为然。

    “师父,上辈子都过去了,我明日去见见师奶奶,劝她把握好这辈子……”

    还没等安然说完,便被荀阳子苦笑着打断:“徒儿啊,你是嫌自己活的不够长呢?还是想让她把你封在坛子里腌上啊!”

    安然闻言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原本他是不担心的,但一想连儿子上一世杀了自己的事实,她都能和亲骨肉恩断义绝,这样的人做出什么就都理所当然了。

    对话戛然而止,正堂鸦雀无声,静得怕人。片刻之后,荀阳子扬起头来,不知道从哪里顺出一支香蕉来,剥了皮送进嘴里大块朵颐,间隙的时候留下了句:“希望这次帮你能够让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

    ……

    那一夜安然睡的很不踏实,并不是因为换了新的环境睡不好,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外面不时传来的鬼哭狼嚎的声音和自己身边偶尔经过的那些脏东西。

    清晨,安然被荀阳子叫醒吃早茶,洗脸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一双小眼睛竟然肿成了核桃。

    短短一个晚上就被弄成了这副人鬼不分的样子,安然真是恨透了这个地方。再看看那位道长师父,这会儿正就着咸菜和白米粥端庄的品尝着美味的包子。

    见此情形,胃口全无的安然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最后无奈的抓起肉包子大口朵颐起来。

    吃过了早饭,安然小心翼翼的注视起对面的师父荀阳子来,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真是对这位道长又恨又怕。,生怕他又安排什么新的变态人物折腾自己。

    反观荀阳子道长却是一副吃饱喝足、怡然自得的模样,眼见着荀阳子昏昏欲睡,安然不禁暗暗轻舒了一口气,正打算回去再睡上一觉,缓解一下疲惫,谁知刚一下桌便被荀阳子叫住。

    安然吓了一跳,可出乎他的意料,那位道长却问了一个值得他深思的问题:“小子,失去法力后明知夜路有鬼怪还要去走,你害怕吗?”

    “废话,谁不害怕!”安然心里这样想着,却并未说出,只是重重的点点头。

    荀阳子打了个哈欠,继续问了一个让安然恍然大悟的问题:“换个角度想想,就算你拥有无边道术,能降服一切鬼怪,但当遇到能力远超于你的魔时,你心里会从容不迫吗?”

    安然被问的一怔,耳畔荀阳子的声音还在回荡:“记住,卫道者心怀天下,以助万物安居为己任!文道宣抚天下,武道驱鬼除妖!无论何时都不要为自己寻找借口,你有你的职、劫、福、祸,蓝衣门道君没有孬种!做到心正,你就会发觉这世上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无所畏惧!”

    安然明白了,这位看似大咧咧的师父昨晚是在用特殊的方式向自己阐述一些道理,听了师父这番话的他立时如醍醐灌顶。

    “现在还怕吗?”荀阳子平和的看着安然。

    安然沉思片刻,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老道士心满意足的抚了抚颌下白须,随即摇手打了个响指,下一刻,整个房间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原本破败不堪的宅院宛如蜕变般被焕然一心的庙宇所取代,氤氲怕人的天际也变得艳阳高照。

    只是片刻的功夫,这里便成了一座清幽明亮的道观。见此情形,安然不禁打心底对荀阳子道长生出一种敬意来。

    荀阳子自袖间拿出两本蓝皮书递给了安然,安然接过一看,只见蓝皮之上竖向书写着个大字:《帛衣心法》、《六注玄学通修典籍》。

    安然翻开书页,仔细观看起来,荀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之前嘱咐道:“明年法术恢复之前,你就每日品寒虾、钻道典、夜半畅游鬼市以砺心神!”

    安然其实还是很怕,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荀阳子怡然自得的去了,自此不见踪影。接下来的日子,安然白日静心参道,研习道典,夜晚便去道观门外的鬼市转上一圈,久而久之,即使没有法力,再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脏东西时他也已经全无惧色,平常的就好像家常便饭一样。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个月,师父荀阳子又出现了,这一次并没带回什么大道理,而是告知了他一个很振奋人心的消息由于他进步很快,所以得到了五天的假期离开这里,最重要的是,在临近的一个小村庄里,母亲和姐姐安宁正在那里等待他。

    安然满心欢喜,小脸上乐开了花,立马便收拾好东西和师父一道离开了“玄清观”,赶往那个叫做印岭村的小村庄。

    令安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那里等待他的不但有母亲和姐姐,还有一些让他说不出是惊奇还是惊讶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