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6章 16:卖豆芽

    夜晚,阵阵冷风拂过整个印岭村,各大店铺都已经早早关了门,冷清的街头零零散散的穿行着几个晚归的身影。

    这些人神色慌张,恨不得脚底抹油赶快赶回家去,算算时间,还有一刻便到戌时。

    整个村子几乎没人愿意在这里逗留,因为这几天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就在几天前,印岭村还称得上是一座不夜村,燥热的天气让人无心睡眠,三三两两的街坊邻居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这一现象更让街上的小店着实小赚了一笔,也算是一片祥和。

    可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在一个一如往常的深夜,街口筒子楼里的邱老太婆正在自家阳台做着腌肉,由于阳台靠近斜对角一家餐馆,灯光刚好够用,所以这个节俭的老太太也没就有开灯。

    正当她腌好了肥美的五花肉,心满意足的准备回屋睡觉之时,却被一阵敲锣声吓了一跳,要知道那时电喇叭都已经发明了,谁还用那种几十年前才能听到的陈年旧物。

    好奇心的驱使下,邱老太太便打开阳台的窗子将脖子抻的老长向外窥看,不多时,街口莫名其妙的腾起一团雾气,那锣声也越来越大,之间还夹杂着一个沉重而稳当的声音:“豆芽儿喽!”

    声音悠长,就连耳朵不太好的老太太都明白,原来那是卖豆芽的!嘴馋是人的通病,再加上古色古香的噱头,邱老太太坐不住了,他决定要尝尝这位师傅的豆芽,可她拿了零钱出门来到街口等了足足十分钟,还不是不见那位豆芽师傅的踪影,更奇怪的是叫卖的声音仍然非常清晰,仿佛就在附近。

    “奇了怪了,明明听得很清楚,那个卖豆芽的到哪儿去了?”

    邱老太太百思不得其解,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困倦打败了馋虫,邱老太太决定打道回府,可就在她转身之际,那个叫卖声更加清晰起来,仿佛就在她身后,老太太嘿嘿一笑,心想这下总算可以买到了吧!可当她回头去看时,却差点被吓得直接去下面报道。

    老太太正前方齐胸的位置空空如也,而在比常人头部高出一点的位置,赫然凌空悬浮着一颗孤零零的马头。

    “你要卖豆芽?”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惊雷一般传进了老太太的耳中。

    “妈……妈呀!”一声惨叫,老太太虽然年迈,但逃跑时的速度并不逊色,叫声未了,整个人已经一溜烟儿的逃离了这里,地上只留下了一只叮咚作响的铝盆儿。

    “别跑……便宜些卖你……”

    “卖豆芽儿喽!”

    身后还回荡着那渗人的声音,老太太惊慌失措之下竟然跑错了楼,径直朝着自家楼后那栋建筑跑去,或许是恐惧激发了她老人家的潜力,这位老人家竟在拐角处硬生生将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撞倒。

    “谁呀,眼睛长着不用你还留着干个锤子!”被撞年轻人说话时舌头有些发硬,估计是喝了不少酒,老太太可没管这些,将他撞倒连扶都没扶便钻进了最近的一个楼道里。

    “卖豆芽儿喽!”不远处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老太太彻底绝望了,脚一软整个人便瘫倒在了楼道里,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啜泣了起来。

    邱老太太绝对想不到,自己致力于扎小人儿扎了一辈子,竟然在晚年真的遇到了这么离奇的事情!

    听着老太太玩命一般的哭声,年轻人嗤之以鼻,打了个酒嗝后鄙夷的自语道:“嗝……不就一卖豆芽的么,瞧把你吓的,真是给大疆的大妈丢脸!”

    这位年轻人绝对想不到,前一秒还在讥讽别人,下一秒他就做了件更过分的事情。

    嘲讽完了老太太,年轻人便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跌跌撞撞的继续往前走,可就在他拐过那个楼头的时候,又一个家伙差点迎面撞到自己,吃一堑长一智的年轻人自然有所准备,就在相撞之前扬起右手“啪”的一声赏了对面那位“仁兄”一个响亮的巴掌。

    吃了这一巴掌,只听的“啪”的一声,对面便有一个物体散落到了地上,不多时又不倒翁一般飘了起来,那感觉就仿佛是一坨稀泥贴在墙上。

    总算是没再次被撞倒,年轻人心满意足的傻笑了一声,正当他要去向那位倒霉鬼道个歉时,却发现,面前除了一个散发着腐臭味儿的毛绒东西外什么也没有。

    “兄弟,别闹了,嗝!你的身子哪去了?”

    “买点儿豆芽吗?”那个被他认为是恶作剧的毛绒物体开口说话了,声音是那么真实。

    年轻人先是一怔,狠命揉了揉眼睛再望过去,只见那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动物头颅,就连马眼都烂掉了一半,内中还时不时的钻出一条鲜嫩却不诱人的乳白色细虫。

    “奶奶呀,救救孙子吧!”一声惨绝人寰的呼喊声响彻整个小区,正在熟睡被吵醒的人不明就里,眼都不睁的骂了句“也不知是谁家孙子”后便继续倒头大睡。

    年轻人吓得腿一软仰倒在了地上,被这么一吓顿时醉意全无。

    这样的胆量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简直是种羞辱,更加难以启齿的,这位大哥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境界,黑蓝色短腿裤的腿根之间悠悠然溢出一阵泛着少许热气和异味儿的液体,从专业角度来讲,由于惊吓过度,他小便失禁了。

    所幸这位年轻人小便失禁了,双腿却没有失禁,一阵哀嚎过后,这位老兄便竭力挣扎起身撒丫子般的落荒而逃了、

    “不买就不买呗,还打人……”马头念叨着,在年轻人膛目结舌的注视下转头而去,消失在了浓雾里。

    ……

    秋菊客舍的房间里,在安夫人的陪伴下,疯玩了一天的安然感觉很疲惫,这会儿正与姐姐躺在一张小床上,盖好了被子津津有味儿的听安夫人讲鬼故事。

    安夫人从小到大的讲睡前故事给几个孩子听,由于剧情生动,直接导致二儿子安谧都二十出头了夜里上厕所还得叫娘子陪伴,可见其说书功底之深厚。

    就连江郎都有才尽的时候,何况安夫人,其实到现在为止,安夫人的心中已经没有这对儿小姐弟没听过的故事了,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她不知道今夜该讲什么的时候,一个流传乡里的题材溜进了她的耳朵里,这个题材正是前两天才发生的“卖豆芽”的故事。

    安宁早已跟着故事的旋律进入了梦乡,安然却意犹未尽,就在安夫人即将讲完的时候,客舍窗外的街上竟然真的悠悠的传来了一个声音。

    “卖豆芽儿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