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8章 18:震鬼

    安然算是看明白了,面前这个一直飘在空中卖豆芽的和门外进来那只靠砸地前行嘴里喊着“尿辣蒜”的马头精应该是结对作案。

    曾为道官的安然自然对这两个家伙的来历颇懂一二,按照它们二位叫卖的东西来来看,这两个家伙一定是在阴年阴月阴时被哪个倒霉蛋儿弄破了食指天慧之血,久而久之便成了精,才会导致今天这一幕。

    安然一面警觉的观望着这两个来者不善的马头精,一面挪着小步向后退,吓唬了对手两次,该用的招数也用的差不多了,按照正常逻辑也该和谈一次了!安然手中攥着那只精致的小盒子,他清楚的认识到,无论从哪方面原因考虑,不到万不已万万不能用它!

    “你们这两个孽障不好好的呆在外面,大半夜闯到我这里干什么!”安然声音呢侬,在外人听来那就是一种细微的哼叫,但两个马头精听得真切,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孩儿竟然会说鬼语。

    卖豆芽的马首声音有些嘶哑,鬼话连篇中竟然还夹杂着一点儿无辜:“他们不买我的豆芽!”

    安然差点没被闪掉了下巴,马头兄这个近乎弱智的理由也实在太胡扯了些。

    安然有些崩溃:“别人不买豆芽就可以成为你私闯民宅的理由吗?”

    “我不管,我一定要别人买豆芽儿!我一定要……”

    听着马头精歇斯底里的鬼话,安然明白了,这两颗马首很有可能只是刚刚成精!按照道典记载,任何滴血成精的物体一年之内的孽障无论法力、智力都如同三岁孩童,虽然唬人,却并不伤人。

    安然左思右想,最终想到了一个风险很大,但眼下只有一试才有可能脱身的办法:那就是唬鬼!这一招类似于骗鬼吃豆腐,难度系数极高,主要特征就是运用一切意想不到的理由让孽障短时间内无法识破却也信服不了,为逃跑求援争取时间。

    在安然的印象里,这一招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在屈指可数的成功者里,酗酒的醉汉和博学的书生就占了很大一部分。

    只有新奇的方法才能让人耳目一新,只有出其不意才能成效显著,卖豆芽的马首咄咄逼人,那架势足以让人倒吸冷气,安然先将装有玄铁令的小盒子揣进怀里,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马首,等到它进入了自己的射程范围,只见这个刚刚纹丝不动的小屁孩儿竟然忽地扬起右手,不由分说劈头盖脸便是三巴掌。

    安然鼓足了劲儿,摆出了一副天地不怕的姿态,声色俱厉的一边打还一边呵斥着:“我让你卖豆芽儿!让你私闯民宅!让你扰人清梦……”

    旁边那位卖蒜的马头精见状赶忙过来帮忙,就在它接近安然的刹那,只见安然腾然回首,以同样的高姿态电光火石一般赏了这厮七个巴掌。

    两个还处在“推销员”阶段的孽障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挨了一顿暴打之后纷纷表示不会再卖了!

    而此时“威武霸气”的安然告知他们不卖不行,要想卖给自己必须先去有关部门申请一张批文,两个被打傻了的精怪连连点头称是,被安然连忽悠带骗的从窗口赶了出去。

    两只马头刚走,安然便急忙叫起母亲和姐姐,一家三口脸东西都没收拾便出了房门躲避去了。安然心里清楚,这两个家伙被自己暂时镇住了,还没反应过味儿来,不过只需要一小会儿的功夫,这两个家伙便有可能回过神儿来,如今能做的只有趁现在逃走,哪怕找个地方躲起来也是不错的。

    果不其然,两个马头精寻找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回过味儿来,他们是精怪,哪里来的什么有关部门儿管理,即便是有,估计看到他们也早就吓得两腿朝天了。

    幽暗的街头,两个马头一上一下相互对视,发出了很凄苦很可怜的对白:

    “他骗了我们!”

    “他不诚实!”

    “我们要他付出代价!”

    “我们要他死!”

    逃跑是一件很讲技巧的事,天时、地利、人和至少得占两样。

    而对此时的安然母子来说,他们貌似成功避过了所有的条件,夜晚至暗之时奔跑在七拐八弯的楼道里。三人之中两个属阴,这一切都限制了他们的逃亡。

    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了楼下,但安然没有停歇下来,他吩咐母亲和姐姐赶快到最近的僻静之处藏身,自己则不顾安夫人的阻拦朝着反方向奔去。

    看了看天色,已经接近子时,安然抓紧路边的一根小围栏,卯足力气纵身一跃,整个人并没有越过去,而是硬生生的挂在了那里。

    直到此时安然才回过味儿来,原来自己还是个孩子!忍住了意外造成的伤痛,这位小朋友一弯腰便从围栏的缝隙里钻了过去,四下里打量了一下没有危险,这才小心翼翼的将身子隐匿到了一道半米宽的废弃排水槽里。

    “玄铁令是不能用了,只能躲起来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安然摒住呼吸,借着排水槽中的难闻怪味儿掩盖了自己的人气。

    静静的等了一会儿,一个声音终于提醒了他追兵赶到了,“咚……尿辣蒜!”

    中国古代有之中说法,大致意思是将穿过的内裤罩在头上便可以让鬼怪无法看到真身,即便看到了也无计可施,安然平生都没干过这么龌龊的事情,不过这一次他决心试试,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能制服马头的都是好招。

    安然鼓足了勇气脱下了内裤艰难的如同戴帽一般扣在了头顶,一股难闻的味道传来,使得他险些呕吐出来,倒不是因为他多么的不讲卫生,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体内的卫子辰魂魄其实也算是鬼神,穿过的内裤存在膻气,属于不净之物,鬼神都厌恶它。

    没办法了,自己想的招,再难受也要撑着走完!接下来,街道两侧的少数居民们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将兜裆布罩在头顶且光着屁股的小孩子借着夜色紧随两个大半夜出来吓人的鬼东西而去。

    那勇气,实在让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