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19章 19:窘境

    事情的转机往往就在最后的几秒钟,安然一路尾随着这两位只剩下一颗头了还不忘辛勤工作的家伙,终于在印岭村村南一处破旧的炮台边找到了答案。

    说起这座炮台可谓是历史悠久,安老爷子幼年时曾经随祖父打猎至此,入夜之前没能回到城区,而当时野兽极为猖獗,就在那个和今天如出一辙的夜晚,六个虎背狼腰的汉子和一个小孩儿被狼群和一只专门索命的尸奴硬生生撵到这了这里。

    当时就是印岭村伟大的保正同志架起那门名气堪比清朝大将军的火炮一炮便将尸奴轰了个桃花朵朵开。

    也正是他这伟大的一炮招来了百十来号村民,最终成功救下了安家人,从此两家人亲如一家,而这段感情维系了六十多年。

    似乎是天意,也正是六十年后的今天,似乎是了报恩,这决定性的一炮将由安家孩童打出,并最终重新建立了随着老一辈逝去而渐行渐远的友情。

    安然就这样光着屁股,头顶内裤紧赶慢赶的追了好几条街才追到了这里,寅时刚过,两位特殊推销员索取安夫人一家的魂魄失败后,原本做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去洗洗睡了的打算,但就在归途中,这二位仁兄发现了一丝蹊跷,在他们的身后总萦绕着一股子恼人的膻味儿,回头去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正所谓月落乌啼霜满天,明明是初夏,这个地理极阴的地方竟然出现了只有深秋夜晚才会出现的景象。

    曹孟德有一句为人诟病的名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乌鸦就是有那种不管几点睡一有动静它就醒的习性。

    安然蹑手蹑脚的跟在两只马头精后。在确认了却是没有引起注意后他几乎手舞足蹈,心中真可谓是不胜欣喜。

    树大招风,动静大了惹人注意,就在他窃喜的时候,树上的一只老鸦就前来分享他的欢乐了!

    话说那只老鸦有可能是将安然头顶那只亮晶晶的小内裤看成了什么美食或者奇珍异宝,于是乎这位老鸦同志兴高采烈,在被惊起之后并没有太害怕,也没有很生气,而是在起飞之后没多久便直奔那个暗夜里闪闪发亮的宝贝冲了过来,哗啦啦一阵羽毛与空气碰撞的声音起处,一道电光俯冲而下,安然并没有注意这一点,他满脑子都是那两个怪物的来历,有意的必有一失,他追赶上了那两个险些要了自己和家人性命的鬼怪,却也忽略了一只好奇宝宝一般的野鸟。

    安然从未见过老鸦俯冲过猎物,是以在那只野鸟千百年难得一见的新奇动作来临之时他根本没有一丝防备,老鸦东南来,衔裤西北去!

    那只训练有素的飞鸦动作娴熟的抓起内裤跑了,留下了孤零零杵在那里的安然。

    两只马头精被声音吸引,回过头终于看到了一张久违的面孔,刚刚那个差一点就得手的小男孩儿竟然奇迹般的再次出现。

    面对两只马头精仿佛看待猎物一般的注视,安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深刻的意识到,如果不尽快采取些措施,恐怕今晚就真的跪了!

    安然警觉的左右探看一番,心中忽地生出了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与此同时,两位马头精也正用着怪异的目光一刻不停的看着自己,接下来,安然听到了两句非人类说出的话。

    “骗我……杀了他!”

    “挫-骨-扬-灰!”

    两个原本比较木讷的马头能够说出如此骇人听闻的话着实让安然有些诧异,法术没了,但还好保留了预测的能力,安然小朋友掐指一算,便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

    “昨天晚上就应该把你们消灭在旅店的房间里!”安然十分的懊悔,如果当初咬着牙含起玄铁令,估计这个夜晚还能和娘亲、姐姐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可接下来要想消灭这二位可真是要大费周章了。

    但凡是沾染了食指精血的物体不分活物死物,只要六十日内没有被雨水浇淋便有成精的可能,成精初期这些东西是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但若是成精后再过个七七四十九天仍没人发现,到那时就真是生人之丧了,因为一旦挨过了这个阶段,它们就将拥有比常人高明、丑恶十倍的灵魂。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心照不宣的选择去做一件事杀人!

    眼前这两只马头很聪明,因为成精后最薄弱的那六十天它们二位什么也没干,直到安魂的第四十八天仍然很低调,他们酝酿第一顿鲜血盛宴居然筹划了一百零八天,这也算是精怪之中相当有觉悟的。

    安然来不及恨那只不长眼黑灯瞎火乱飞的老鸦,因为眼前有一件很棘手的问题,眼前这两个东西不是善类,如果常人的实力,安然只能算上一个好的风水师或是算命先生,但在驱鬼除魔这一业务领域,此时的他只能算是学龄前儿童,而且眼前这两个家伙是不可能给他回去重学的机会的。

    安然聚气凝神,缓缓掏出了手中的小盒子,愁眉不展的将小盒打开,一双大眼睛愤然怒视着眼前这两个讨人厌的存在。

    “你买豆芽吗?”

    安然的回答很干脆:“买!”

    “买来做什么?”

    “炖马肉!”说时迟那时快,马头被激怒了,弹簧般奔袭而来。

    安然秉承着一贯做法不忘耍帅的原则将那枚想想就令人作呕的玄铁令高高举起,就在他要大念口诀然后吞下它变身为卫子辰时,只见猪脚光环下再一次出现了一个反俯冲的影子。

    “刷”的一声,黑影过处,安然目瞪口呆,手中更是空空如也,远远望去,那只爱占便宜的老鸦此时正洋洋得意的蹲坐在不远处的炮台边上深情的回望着无辜的安然。

    “你大爷的!老子招你惹你了!”安然怒了,最后的希望没了,现在在这儿无非等同于等死。

    “不行,不能这么轻易就认怂!”安然警觉的左右横瞥,两个马头已经展开了攻势,安然也为自己选好了一条退路不远处那座炮台顶上,虽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到底安不安全,但至少可以先避一避!

    最后一个难题出现了,想要登上高台,必须从两只马头精之间穿过去!

    安然慢慢绷紧神经,准备开始了这一大胆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