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23章 23:诊魂医

    几天的假期转瞬即逝,按照约定,这天午时那只巨鹤便会出现在村口,接着他回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印岭村。

    在这之前,安然做了两件事,先将安夫人和安宁送上了回乡的列车,随后按照格格的指引去了趟老太太的鸡窝,将那只小纸人取出来放进了口袋里。

    格格虽然是只妖孽,但却是安然的第一个朋友,一人一妖对这份友情相当重视,在安然的袒护下,也不至于让这只精怪为祸害人。

    正午午时,那只仙鹤如约而来,安然踏上仙鹤,轻抚着口袋里的小纸人,提醒道:“格格坐稳了,我们启程了!”

    一声长鸣,仙鹤拔地而起,霎时间便窜入了云层,鹤王如履平地般在云层中飞行,附近的山水尽收眼底,不禁让安然感叹无比。

    半个时辰过后,鹤王在印岭村附近的河床上停住了脚步。

    送走了鹤王,安然聚气凝神,在心底安安说了一句:“鬼地方,我回来了!”

    几经辗转,安然终于回到了那个玄帝观,与他所想的一样,外面晴空万里,师父荀阳子正倚在门前槐树下的一把椅子上懒洋洋的纳着凉。

    “师父,我回来了!”安然说了一句,正打算进入正堂,却被师父懒气十足的叫住。

    “小子,好好过去睡一觉,晚上为师带你去鬼市转悠一圈!”

    安然差点惊掉大牙,讷讷的道:“啊?又去!”

    荀阳子慵懒的睁开了眼睛,平和的道:“怎么,你不愿意去?”

    “这个……”

    “那好吧,那你的胳膊也不用医治了!”荀阳子说完闭上了眼睛。

    安然眼前一亮,赶忙缓口道:“内个,师父,我先去睡了,晚上见!”

    “等下!”荀阳子猛地睁开眼睛,仔细嗅了嗅,惊异的问:“你身上怎么有股子妖气?”

    安然这才想起格格的真身还在自己的口袋里,荀阳子这老家伙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专治各种疑难鬼怪,让一只妖精在这里简直是自寻死路。

    安然煞有介事的闻了闻自己的腋窝,然后打着哈哈道:“没有啊,没有……”

    “谁实话,不然我灭了它!”

    安然眼见着瞒不过去,便将事情的经过对师父说了一遍,出乎他的意料,荀阳子听完不但没有义正言辞的要求他交出格格,反而十分严肃的问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你的那位妖怪朋友会做饭吗?”

    安然整个人一怔,这个师父真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是以有些发蒙的回道:“应该会吧!”

    荀阳子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好,终于不用再吃那个老女人做的饭了!”

    安然被雷的哑口无言。

    ……

    鬼市这个地方始终让安然感到浑身不自在,白日里还好一些,至少道观里还相对安全些,但晚上一到,这个地方几乎遍地是鬼,有些无聊的阴魂甚至会出现在床前。

    午夜戌时,格格可以现身了,吃过了晚饭,在荀阳子的带领下,两道一妖踏上了去往鬼市的路。

    来到了鬼市,荀阳子一脸正气导致了很多鬼商直接收摊走人,包括前几日那位卖肉的阴魂。

    整个鬼市瞬间变得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还在做着生意,而那位唯一的人类商人荀阳子他娘,正呆呆的坐在盐摊上翻看着一本梵文写成的破书。

    一见到自己至亲的儿子来了,这位母亲用了一种十分特别的欢迎方式迎接了他,连聊天步骤都省了,直接恶狠狠的说出了一个字:“滚!”

    荀阳子被骂的尴尬不已,没办法,这是自己老娘,基本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个,老婆子,这小子的病!”

    “不看!”

    这位母亲的每一句话都这么省时省力,言简意赅。

    荀阳子感觉很尴尬,沉默良久后讪讪的道:“母亲,你不能因为私仇就陷大义于不顾吧?”

    荀阳子算是动怒了,但他没想到,他这位娘亲的回答比他更绝:“什么大义,难不成我要是不答应,你还像上一世那样结果了我?”

    老道士语噎了,对于上一世的罪孽他一无所知,但此时却深恶痛绝,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即便再想杀人也绝对不对这样嫉恶如仇的人下手。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涉了半个小时,荀阳子一口气转变了好几种态度,但他那位长相奇特的老娘却始终态度如一:你谦恭,我骂你!你动怒,我骂你,你改过自新,我依然骂你!

    “没办法了,贫道生平从未求过别人,没想到求自己的老娘还被果断拒绝,自己就这么一个徒弟,若是因为无法及时修魂导致最终成了个平常人,那效果与在大晚上在森林里精挑细选最后捡起一坨屎以一个效果,等待自己的定然是名誉扫地,为他人所不齿!”

    荀阳子深提了一口气,在短暂的思想挣扎之后,他做了一个自己都十分不解的决定:为了这个徘徊在废柴与圣贤之间的徒弟,他决定牺牲小我,完成实际意义上的大我换而言之,塑造徒弟,成就自己!

    “娘!”荀阳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一动作让安然和格格着实吃了一惊,但那位奇特的母亲仍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看来那位记仇的母亲是真心不想原谅儿子了,但她绝对想不到,荀阳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和一连串的惊人动作却让她震惊了。

    “娘,你我母子的仇怨皆因上一世贫道做下的孽而起,既然你不肯原谅儿子,那儿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一听到这话,安然登时便慌了,那位老妈本来还将信将疑,但荀阳子先生霎时间便从袖间神不知鬼不觉的变出了一柄匕首,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腾然照着自己的胸腔刺去。

    “噗”的一声,鲜血溢出,染红了道袍,或许是下手太狠,荀阳子的道袍登时便被血口殷出了一大片血迹。

    荀阳子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安然和格格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倒是那位一直盼着儿子快点死掉的母亲,一间自己的老儿子干出了这等傻事,登时便慌了起来,一面冲上前去帮儿子止血,一面破口责备道:“岂有此理,你这个老家伙想气死老娘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