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25章 25:分期恢复

    分期

    安然曾经无数次的设想过,自己如果恢复了法力,该是件多么爽快的事,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了,他却顿感有些憋屈。

    这件事要从几天前的深夜说起,那是一个祥和的夜晚,用两句话形容就是“天青云散人无声,月落云黑鸡上树”。

    刚刚恢复完手臂的安然顿感兴奋,一时间难以入眠,便带着格格来到了玄天观后方一座比较高的缓台底下,作为法术高深的上清宫道官,进城是不需要挤公交的,吃饭是不需要用手拿勺的,登个高自然也是不需要走台阶的。

    安然凭借着自己潜意识里这股子自信,挽着格格的小手儿聚气凝神,很有自信的纵身一跃,“咻”然一声过后,格格的娇柔身躯站到了缓台之上,而可怜的安然小朋友却结结实实的摔在了距离远来不远处的地上。

    格格见状赶忙下来搀扶,但安然傻眼了,他有些搞不清楚,自己不是恢复法力了吗?早些时候明明都可以将心法操纵自如的呀,为什么现在却连两米都跳不起来了!这是为什么!

    恰在此时,远处行色匆匆的走来一个身影,近了些看去原来是安然的师父荀阳子。

    见到了师父,安然一脸无辜的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可怜巴巴的问:“师父,飞不起来……”

    “徒儿乖哈,为师正要问你呢,刚刚为师使用了一下玄铁令,为何那上边有股子污秽气味儿,你小子到底用过它几次?”

    “噗!”安然膛目结舌了,他支支吾吾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嗫喏的说道:“只用过一次,不过用的时间长了一点儿!”

    荀阳子老先生闻言一本正经的叹息着道:“早知道离开前应该告诉你用前先净净口的……”

    后边的话安然基本没怎么听,因为他现在最大的新病已经不是自己为什么飞不起来了,而是要不要说明一下那块玄铁令曾经去粪坑里旅过游!

    “对了,徒儿,飞不起来你也别紧张,还记得为师跟你说过使用玄铁令强制离魂会有后果吗?”

    安然点了点头,荀阳子悠悠的解释道:“离魂之后,你使用的法力值越大,就会造成相对三分之二的法力得到禁锢,不过不用担心,只是暂时的沉睡而已,以后每年随着你年龄的增长都会解封一些,而且在这期间为师还会教你一些新的本事,所以千万不要灰心,你还是很有前途的!”

    安然听明白了,这个结果让他哭笑不得:“现在还真是一切都顺应潮流啊!连特娘的恢复个发力都尼玛分期付款,贫道真是没喝酒就醉了!”

    ……

    “你相信轮回吗?”

    印灵村郊外一处浅滩上,一对儿青年男女比肩着坐在木段支起的篝火旁,这二人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女子长相清纯甜美,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叫人有种看了一眼便欲罢不能的冲动。

    在她身边那名男子也是个十足的帅哥,俊朗的面庞上充斥着挥之不去的压抑。

    这是一对儿来自远方的眷侣,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险境,作为常人他们根本意想不到,就在他们不远的河流中,早已经排满了蹲点儿等候着替身的水鬼。

    而就在他们身边,一只垂涎已久的老鬼正大肆的盯着女孩儿,只不过,对危险毫无防备的二人并未察觉。

    这两个年轻人正沉浸在他们的痛苦中,大疆不推崇包办婚姻,一般情况下都是郎情妾意自然结合,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这个并不落后的世界自然也存在着一些陋习。

    这二位便是陋习的受害者,他们原本生活的很快乐,男子的家世也大有来头,无奈后来家道中落,家庭顿时陷入了穷困潦倒的境地,其实这没什么,只要小两口尽快完婚,一起努力,好生活还是不会抛弃他们的。

    男人很要强,他尽心这一点,但他万没想到,首先抛弃自己的不是命运,而是他那位虎头虎脑的丈人,就在前不久的一个夜晚,那位满脸横肉霸气十足的岳父带领着一群社会青年来到了大到发空的男人家里,不由分说便带走了自己的闺女。

    临走前还留给了他一张纸,页首清晰地写着两个大字“不合书”,在大疆没有休书一说,谁和谁感情不合也不用离婚证明来解决,一切有关婚姻的事情,都可以用两种文书来搞定“鸳鸯册”、“不合书”(类似于我们现在的结婚证和离婚证)。

    男子傻眼了,这对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此情此景可以用一句谚语来形容:裤裆里扔锤子沉重打击!

    男子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直接阻拦,顺理成章的躲过了几乎会出内伤的暴打。

    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我们不予深究,总之他凭借自己的智慧解救出了被万恶丈人软禁的娘子,于是两个人踏上了亡命天涯的私奔之旅。

    但是这一次,聪明的男人并没有继续他的聪明,一时的悲愤让他失去了理智,逃出生天后的他没有在心中发誓如何给自己的女人怎样的幸福,而是选择了一条一了百了的道路殉情。

    更出人意料的是,被现实逼得走投无路的女人居然也默许了。

    面对他们二位依依惜别,就连那只不怀好意的老鬼都感到好笑:“费尽了千辛万苦将那小娘们儿救出来,居然就是为了一起去死,你老兄也够浪费资源的!”

    男子听不见,女人嘤嘤啜泣,河床里的水鬼们等得很着急……

    ……

    玄天观内,正在打坐的荀阳子忽然觉得胸口发闷,心神不宁,一旁和格格玩耍的安然望见了师父微微颤抖的身子还道他老人家是很长时间不洗澡身上长了虱子。

    荀阳子根本无法专心修性,只得睁开眼打算掐算一下,安然对这一动作相当纯熟,可谓手到擒来,见到师父在卜卦,自己也忍不住捏起了手指。

    “不好!去河床!”片刻之后,师徒二人猛然警醒,异口同声的开了口,紧接着便起身一路狂奔着向那道河床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