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26章 26:怨鬼劫怪

    孤月当空,箐草萧索,河水不时发出渗人的呜咽。

    河床边上那团篝火不是喷洒出点点火星,火光照耀在那对年轻恋人的面庞上,两张长相不赖的面孔此时却散发着说不出的青黑。

    他们绝对想不到,自从他们决定轻生开始,在他们身后便有两位比水鬼和色鬼还要着急的仁兄,这两位仁兄长发罩脸,通体阴黑,此时的他们正一对一教学一般费尽心力死死的扼住二人的咽喉。

    这两个家伙的名字叫做劫怨,那不是其中某一位的名字,而是它们的统称,魂如其名,一个擅长制造怨气。另一个偏好于创造磨难,然而它们的手段不止如此,就在下黑手的同时,这二位还在不断向未来替身灌输着死亡的美好,然后借着风声传递给这对儿情侣。

    看到这二位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守候在其他地方的阴魂厉鬼们自然是不高兴的,于是乎出现了接下来的对话。

    正在伺机而动的老鬼首先发出了挑衅:“我警告你们两个死鬼哈,他们是我们先发现的,做鬼要懂得先来后到!”

    那位被称为怨的精怪对此深表不屑:“呵呵,先来后到?这个鬼地方连我们都不愿意呆,还指望着经常会有人来吗,死老鬼,你就省省吧,我们慷慨点儿,等投了胎下一波人来了,你再投胎就没人拦你了!”

    “老鬼怎么,老鬼就不需要投胎了吗!你们两个家伙胆子大了是吧……”还没等老鬼将牢骚说完,另一位“劫”鬼便亲切的送了它一招,擅长造劫的精怪惹不起呀,老鬼这下连靠近替身的机会都没有了,便被一团迷雾拉到一边反复上吊去了。

    几只水鬼见状不答应了,凭什么你们可以独断专横我们就不能!几只水鬼张牙舞爪的卯足力气向岸边泼水,它们的意图很明显,借着水线前来抢夺替身。

    还在添油加醋的怨怪见此情形没好气儿的威胁道:“你们是不是也想跟那只老鬼一样!”

    天底下存在着一物降一物的定理,再猛的人也会有吓不住的对手,眼前这几位与劫怨之间就就存在着这个定理。

    还没把饭煮熟,就惦记着谁应该吃,谁必须饿肚子,矛盾自然生成,内讧就此展开。

    “既然都到这份儿上了,那就只有看谁的手段高了,那边的几只青蛙,有种你们来抢啊,要不然我们哥儿俩可就对不住了!”

    双方撕破嘴脸,竞技即将开始,这些背地里使坏的仁兄们自己没感觉什么,但可苦了那两位本就痛苦不堪的情侣。

    通常来说鬼怪不可能直接取人性命,而是拼命制造一些能够让替身精神心理双重崩溃的幻想,让他们走向绝路,从而达到杀人于自然的效果。

    此时的男女心理感受是这样的:“我们投河自尽吧,水虽然很冷,但窒息只需要几分钟!”

    “明(男人的称呼),我们割腕吧,我离家之前特地带了两把菜刀!”

    “雪(女子),还是跳河吧,我不想让你美丽的身体上留下一道伤疤!”

    “明,你想过没有,割腕的伤口只有一道,但水泡的久了,我们都会浑身浮肿的!”

    自个杀还考虑这些,刚刚从上吊表演中解脱出来的老鬼抓狂了,它没想到找个替身还这么麻烦。面对那酸爽肉麻的对白,一直脾气很中和的色鬼都怒了,死不死给个痛快话,别浪费大家感情,不行老子就去村里转悠转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反正都快死了,考虑那么多你们也不嫌累!

    那些水陆同时使坏的鬼豪们迟疑了,它们没想到手中僵持不下的这两个替身居然还是言情粉儿,针对怎么死这个问题争论时就如同两块挤压不变形的棉花,说出那些对白简直可以让鬼起一身鸡皮疙瘩。

    同样苦不堪言的还有那对儿男女,他们本来是抱着必须的决心来温情的,结果聊着聊着不知怎的居然发生了分歧,经过一番软绵绵的对话后,男的深刻体会到了想死的不易,归根结底一句话,死起来太麻烦,还累!

    “雪,要不然我们别死了!”

    被叫做雪的女孩儿双眸中闪烁着泪珠,在男孩儿的眼神里她看到了希望!其实最主要的的原因还是在几只鬼怪折磨的太狠了些,狠到让两个当事人心力憔悴,本以为死会解脱的快些,但没想到竟然也如此麻烦!

    这两位一心求死的人居然决定不死了,这个念头让一众精怪差点闪断了脖子,在男人的感染下,女孩儿的情绪变的热烈起来,她一双泪眼深情地望着男人,放声痛哭起来,而比她更需要眼泪的是身后牢牢牵制替身的劫怪,由于女孩儿的动作太过突然,让它躲闪不及,猛烈的拉扯竟然带走了它一整条胳膊。

    劫怪疼的不清,眼泪都快出来了,可就在它打算取回那条手臂的时候,男人的一个动作直接导致了它终将残疾的命运。

    男子大彻大悟,一双眸子爱怜的注视着女孩儿,然后深情款款的从自己的腰间口袋中取出了一道红黄相间,用红绳折好的护身符,并亲自为她戴了上去。

    劫怪眼见着就能拿回手臂,却不料被突发状况打断,他们清楚的感受到,那道护身符不简单,因为在这些怪物看来,套在女孩儿脖子上的根本就是一道法力强劲的结界。

    很不巧的事情还在后边,劫怪那条手臂刚好被结界套在了中间,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劫怪便亲眼看着自己挚爱的手臂枯萎了。

    “啊!”杀猪般的鬼嚎响彻河床,情侣没在意,水鬼没有同情,同伴也爱莫能助,但这个凄惨的声音却惊动了两个人,那就是正极速奔跑着赶来这里的荀阳子师徒。

    断臂的痛苦使本就喜怒无常的劫怪变得狂躁凶狠,直接现出了原形,那是一个类似牦牛的强壮体格,通体的阴黑演变成了尖锐无比的黑毛,一根根宛如绣花针一般看着便让人腹背生寒。

    “我要杀了你们!”

    情侣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首便看到了只有一条臂膀的劫怪,连这位仁兄自己都没想到,愤怒让他不但现出了原形,更暴露了实体。

    两个人惊呆了,男子惊慌失措,甚至浑身颤抖,但他并没有抛弃女孩儿,而是一把将女孩儿拉到自己身边,用肩膀遮掩住了女孩儿的眼睛,显出了一副要死一起死的架势。

    水鬼们被眼前这个杀气十足的家伙震慑了,看来替身是不能抢了,保住魂魄不被毁掉成了问题关键,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那几位“水军”便一溜烟儿的闪回了水里。

    老鬼也悻悻的留了句“你们聊,我去村里看看”后一股脑的跑开了。

    怨怪不敢劝阻同伴,只得闪到了一边,那对儿情侣早已被吓傻了,男子怔怔的注视着劫怪,摒住呼吸等待着对方的裁决。

    “孽畜休要放肆!”就在劫怪准备痛下杀手之际,一个干脆决绝的声音响彻了河床。

    愤怒的劫怪转过身,颤抖着身子朝远处望去,一个老道带这个小孩儿正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充满敌意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