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27章 27:擒怪

    荀阳子喊话之前就做好了准备,眼前这两个家伙能把水猴儿和色鬼吓走,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果不其然,处在疯狂模式的劫怪恶狠狠的回敬了这个老道:“死牛鼻子滚一边去,这是我和他们的恩怨,与你们无关!”

    “哎呀,你这骂法真清新脱俗,除了我老娘还没人敢这么称呼我!”荀阳子也怒了,到了这份儿上,于公于私都要灭了这不识好歹的,但相比起来,还是前者更体面。

    “岂有此理,只要是毒害生灵的事,贫道都要管!!”后缀音很长,只见荀阳子一声暴喝,双脚点地,整个身子呈弧线飞了出去,笔直的奔着劫怪而去。

    安然看得呆了,也许是自己的飞行技能被禁锢了,是以此时对师父这难度系数极高的狗刨式腾空术报以了崇高的经意,起个跳能弄出这体位,兴许也练了好久了。

    “自不量力……”劫怪还没说完,便后悔说了这么一句,因为事实证明,这句话根本就是在变相形容它自己。

    一记拍山掌正中劫怪粗狂的面颊,将劫怪活脱扇出了几米开外,将这位仁兄结结实实的拍在了地上。

    荀阳子救下了两个年轻人,让他们先躲到安然身后,接下来,便开始了进行表演。

    自从见到了这两只怪物,荀阳子灵敏的鼻子便嗅到了一丝色曾相识的味道,此时将劫怪掌掴在地,手上自然留下了这位倒霉怪的气息。

    荀阳子捻着手心嗅了嗅,片刻之后,只见这位道长呵笑一声讥讽的道:“原来是你们啊!”

    劫怪被这一句弄懵了,荀阳子马上便将他的疑惑解答了出来,而且代价也十分沉重直接打回原形,修为自此破灭。

    “我说最近观里的香油和供祖的肉果怎么总是不翼而飞,原来是被你们这两个孽畜给吃了!”

    劫怪听闻仔细一看,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眼前这个老道便是好几次差点发现自己偷窃的那个老顽童,劫怪有些慌了,在玄天观混迹修炼了这么久,它自然之道这位不怎么抛头露面的老道的厉害。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劫怪佯作一副谄媚的嘴脸,但下一刻便趁荀阳子不备露出了狰狞阴险的尾巴。

    劫怪忽地大吼一声,剩下那只手臂滚锥一般捅向了荀阳子,荀阳子似乎浑然不觉,但身后不远处的安然却将这一切真真的看在眼里。

    “一家人要杀……”也许现回原形的劫怪会为当初自己设计的长对白感到懊悔,因为他又一次志在必得之时,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此句言简意赅,主题明确,值得劫怪学习。

    劫怪和还在一旁打着酱油的怨怪万没想到荀阳子身后的这个小屁孩儿也有那么高的法力,只见那个一米出头的孩童不动声色的让食中二指紧贴,口中默口诀,倏然自其间发出一道黄光,直奔劫怪而去,末了还附带一句:“谁跟你是一家人!”

    安然那一招定住了劫怪的身,荀阳子差点吃了亏,自然不肯对下黑手的人善罢甘休。

    荀阳子平竖右手,在手掌间画了一道符咒,霎时间向无法动弹的劫怪打去。

    “求道长饶恕……不要!”眼见着同伴就要灰飞烟灭,一旁自觉无力与这两师徒抗衡的怨怪妥协了,同时也发出了急切的恳求。

    荀阳子并不想赶尽杀绝,但为时已晚,劫怪最终还是吃了那一记掌心化灵雷。

    看着师父没了性命之忧,安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包括那对儿情侣在内的三人目瞪口呆。

    那个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劫怪现出了原形,黑白相间的皮肤,臃肿的体态,呆萌的长相,怯生生的蜷缩在地上,看那副极富喜感的原形,分明就是野生兔鼠的典范。

    荀阳子顿悟了,这就是自己抓了好几个月没有头绪的偷油贼。

    而此时,另外一只窃果贼也因愤怒扩大了身形,与劫怪相比,他的周身毛发是猩红的,这也说明它的各方面条件终将赶超劫怪。

    荀阳子见此情形不禁笑出声来,近似奚落的道:“呦呵,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挺赶时髦的!”

    “为什么要夺走它!我要你偿命!”一道火红的身影直扑而来。

    荀阳子不紧不慢的站定,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没有使用道术,而是气势十足的打出了一套“缓放勾拳弹腿”。

    红毛怨怪万没想到这个老道的招式里充满了隐形的东西,就比如说遮挡、限制和吸收。

    怨怪十分气恼,因为它处处碰壁,简简单单的招数动作被这个老道长舞打的滴水不留,游刃有余。

    而怨怪也慢慢的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与荀阳子接触的地方竟然开始了大幅度的萎缩。

    “你你对我做了@#¥¥%……”怨怪的声音逐渐开始走音,不久之后便变得含糊不清,最后变成了唧叫。

    两个年轻人惊呆了,安然更是大开眼界,任谁也想不到两只小小的仓鼠竟然会精化成要人命的巨型怪物。

    荀阳子只是卫道,却并不乱做杀戮,只见他信手一挥,不知从何处幻化出了一只小铁笼,随即俯下身将两个比巴掌还要小两三圈的毛绒动物装了进去,顺手交给了安然。

    荀阳子来到了那对情侣面前,瞪眼吓退了还潜伏在水里的水猴儿,便转首语重心长的劝解两个年轻人道:“年轻人,日后再不可入夜来到这种极阴之地了,此地凶险可不是你们能承受的!”

    荀阳子话音刚落,那对儿情侣便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老道长猝不及防,赶忙上前搀扶二人,不解的问:“这好端端的躲过了鬼怪,怎么还跪下了,二位不要如此,折煞贫道了!”

    被叫做明的男人带着哭腔的恳求道:“道长一定要救我们呀!”

    荀阳子被弄的莫名其妙,但天生乐于助人(爱管闲事)的性格决定他必然要问个究竟,但这里不是问话地方,详谈至少也得找个好的场所!

    “二位不必如此,这样吧,天色也不早了,如不嫌弃或者就忍耐一下,就先在贫道修建的玄天观里休息一下,明日再做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