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3章 06:危局

    路口的轿车内,西门发正优哉游哉的吸着水烟袋,在四周的瘴气氤氲作用下,这位西门官人也是直觉通体不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已经到了寅时,算算时辰那三位同伴应该已经得手了,可是却丝毫不见动静,西门官人疑惑的同时,心中也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西门发再也没有了吸水烟的雅兴,他开始四处张望,希望能够看到一两个提着金银珠宝的同伴赶回来报捷,但报捷的人没看到,不经意的以瞥,却望见了一个长发蓝衣,垂头行走的身影。

    西门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狠命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空旷的道边连个鬼影都没有。

    “难道是幻觉?”西门官人刚刚松了口气,车前的挡风玻璃上便豁然拍出了一道血掌印,接下来,西门发的胆子都快吓破了,因为他赫然发现那道掌印的主人是那么的熟悉。

    “徐三爷!”西门发懵了,这个人的轮廓确实是自己的老板,但那张脸已经被啃咬的不成样子,活像被老鼠啃烂的西瓜,绿里透着红,红里还泛着黑。

    “开门!饿……”徐三爷的声音微弱,像是没吃饱饭的乞丐,语气中透露着无尽的贪婪。

    几乎吓尿了的西门官人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徐三爷,声音颤抖的道:“老……老板,别吓我!”

    徐三爷原封不动的将那句基本台词又说了一遍,西门官人还没来得及还口,便猛然听到车的右侧传来疯狂的拽门声,顺眼望去,好家伙,一个比徐老板更加惨不忍睹的家伙正在竭尽全力拉扯着车门。

    虽然已经看不清轮廓,但从那副体态来看,此人应该就是一贯拍马成性的霍二爷,只不过这次应该拍到了马腿上,否则也不会如此狼狈。

    西门发下意识的锁上了车门,在一阵失惊的大吼声中发动了轿车,此时他已顾不上谁是老板谁是仆人,猛地一打转向,便将叫门的徐三爷整个人碾到了车轮底下,车子就此扬长而去,徐三爷的上下身就此分离。

    “抓住他!吃……”威武的三爷此时已经只剩下上半身在地上伸长了手指抵远方,他的这句话并非随意一说,送眼望去,就在轿车车顶,被咬的他妈都不认识的霍二爷正木然的左顾右盼,似乎是在寻找机会结果车内的西门同伴。

    ……

    新的一天如约而至,吃过了早饭,安然和格格一道踏着朝阳向着学馆走去。

    十二岁的安然已经没有那一身稚气,七尺五寸的标准身高(大疆标准约合一米七六),虽然还未成年,却也出落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小帅哥。

    再过两天便是又一次假期,届时他将和格格、师父一道乘着另一神兽前些日子荀阳子道长在北山降服的巨蝠踏上回家的路,到那时他就可以看到他的母亲、兄弟和与自己一般大小的姐姐安宁。

    正所谓天公不作美,有的时候你正做着美梦,残酷的突发状况就能将你硬生生拉出梦境。

    与大多数的孩子一样,安然踩着时间进入了学馆,准备开始新的一天,这些日子吴学官教授的知识很合门子们的口味。

    “学中会考已经结束了,再有几天就要进入假期了,今天我们不学文史,也不背诗文,咱们来说一说关于印灵村的一些民间传说!”吴学官今天可谓是春风满面,语气也十分轻松。

    底下的门子们三三两两坐到一处,聚精会神的准备听着学官讲那些飘渺神秘的奇闻轶事。

    吴学官娓娓的道:“孩子们还记得学馆后方的那座山林吗?”

    这一个问题问的众人脸色苍白,五年前那件事到现在还让其中一部分门子心有余悸,对于那座醒目的后山自然终身难忘。

    吴学官似乎看出了底下这群孩子们的心事,是以解释道:“咱们今天说的不是那件事,而是神秘后山的另一个故事!”

    一听到不是亲身经历的事,大多数人的恐惧感打消了,反正又没见着,闲来无事听听也是很不错的。

    吴学官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其实原本的印灵村并不像现在这样混乱,后山也是一片清幽之地,但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勇无敌的大将军……”

    这个故事似曾相识,对于安然来说不仅听过,还曾亲眼见过它的威力,自从那天与师父去了一次那里,回来后的三个月内身上一直被一种类似疱疹的东西困扰,不知喝了多少草药才好转过来,师父荀阳子老人家就更倒霉了,也许是年岁大了,只去过一次后便长了半边额头的老年斑,说得确切点,那斑斑点点看起来就如同青苔一般。

    安然并没有继续听下去,印象太深刻的东西总是让人不忍提及。

    吴学官不知说了多久,估摸着已经到了间休时间,可一直不见有人敲钟,要说明的是,之前那位目送着学究离开的老头儿已经光荣退休了,由于惊吓过度,那位大叔事后有些神经失常,经常逼着女门子给他舔脚丫子,屡教不改之后被学馆勒令退休,从此不知去向。

    门子们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听故事又不用背书,可是吴学官就不同了,他前两天刚刚拖人家介绍的那位薛小姐正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虽然从未谋面,但期待还是满满的,说不准就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呢!

    可是当吴学官欢天喜地的来到校门口时,他脆弱的小心情收到了相当沉重的打击!

    吴学官远远便看到了薛小姐,只不过与她所料想的有些不同,薛小姐并没有落落大方的等候着他,更没有羞涩的与他攀谈,这会儿那位让他魂牵梦萦的未来女神正忘我的与那位敲钟大叔纠葛在一起。

    “头对头,手并手,如胶似漆,这个腻呀!”

    吴学官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顾一切的边向那边冲去边漫骂道:“好你们一对狗男女!还没和老子开始,就送老子一顶帽子,你这见面礼还真别致啊!”

    可正当他大骂着接近两人时,那位薛小姐转过了头,还是难度极高的一百八十度机械化旋转,那一嘴的红色液体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吴学官停住了脚步,片刻之后敛起惊容故作震怒的将“薛小姐”打开,一把扯住了已经奄奄一息的撞钟老头,硬着头皮没好气儿的说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