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4章 07:自断

    “哎,你这个老敲钟的也就这么两下子啦!连接个吻都能弄得满嘴是血!算了,今天看你这副狼狈相本学官就不跟你一般见识,改天找你单聊!”吴学官大脑一片空白,他当然知道那血液不是鼻子流出来的,而是被啃咬留下的。

    吴学官打个哈哈心虚的一把推开丈二金刚一般不成人形的薛小姐,尽量平复着心境往学馆里走,为的只是快些离开这里,然后通报所有人门口有活尸。

    事实证明吴学官真的是打错了算盘,他这招只能瞒过刚刚尸变的薛小姐,却瞒不了另一位仁兄,正当他即将成功逃脱时,另一位面目狰狞的仁兄拦住了他的去路。

    本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吴学官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位拦住他去路的老兄正是独自驾车逃走的西门官人。

    “你想去哪?”西门官人目露凶光的看着吴学官。

    吴学官怯怯的回答:“额,外边阳光太晒了,我想进去凉快凉快!”

    “不用了,很快你就会感觉很凉快!”说时迟那时快,西门官人话音刚落,那张血盆大口便付诸了行动。

    “妈呀!”哀嚎响彻整条街道,接着又传来相同分贝的数声惨叫。

    吴学官本以为自己今天是避免不了那一口了,可是慢慢他发现了,时间过了去好久,而他仍然没有被吸干血液。

    回过神儿来的吴学官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颈部不知被什么东西缠住,纵然想出手,却也无能为力,只得在原地踏步。

    不久之后,问题的答案揭晓了,用一根长绳牵制住它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学什里的门子安然。

    “吴学官,你喊叫有瘾吗?”安然艰难的控制着活尸西门官人,声嘶力竭的喝令道:“还不快进去!”

    吴学官胡乱硬撑了两声,便避开西门官人闪身跑进了学馆,安然见吴学官脱离了危险,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声音也越发阴沉的道:“现在该跟你清算一下了!”

    “阻我者……”

    “灭!”安然根本没有给西门官人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机会,就见他右手一旋,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根金黄色的钢针,驾轻就熟的望着西门官人眉心一刺,刚刚还气焰嚣张的活尸登时便浑身一僵,随即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解决了西门官人,安然跨过尸体,信步向前走去,在他面前还有两个刚刚感染的小喽罗,安然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掏出两道灵符,三下五除二便贴在了两个张牙舞爪的活尸身上,潇洒十足的道:“上清化戾符,破!”

    “噗通”两声闷响,符咒在薛小姐和敲钟大叔身上燃尽,两人应声倒地,不多时便恢复了意识。

    “赶快进去,这里危险!”在安然授意下,皮青脸肿的二人飘忽不定的进了学馆。

    而安然则面色凝重的掐紧姆食中三指,在过去的五年里,分起恢复的法力已经回升了四成,再加上荀阳子教授的一些初级心法,除此之外,为了让这个命运不凡的小子不吃亏,荀阳子和他娘诊魂医还特地为安然报了一个茅山术培训班,虽然学究教授的多半是些浅层辙止的东西,但最起有几道符咒还是很实用的。

    安然之所以没有进去,是因为他隐隐感觉到,此事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当然,他也十分清楚依靠自己现在的法力想守护学馆简直是痴人说梦,所以他留了一手,在站稳脚步之后,便有手机给自己的师父荀阳子发了条讯息。

    就在他刚刚揣起手机准备四处窥看一番时,一个古怪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对面,那是一个弯腰幅度极大的活尸,不知被啃实了几手,这只活尸的面相早已全非,根本认不得轮廓。

    安然一眼便断定,这位仁兄并不是活人演化的活尸,应该在是彻彻底底的尸变,所谓盗亦有道,面对这类毫无人性的尸变品种,安然通常的选择就是斩草除根,让它彻底安息。

    “饿!”霍二僵尸的语气里充满了哀怨。

    安然冷笑一声,道:“饿你就吃自己好了!”

    僵尸原本翻起的白眼儿球缓缓下落,露出了一个已经褐色霉变的眼仁儿,张牙舞爪的扑向安然,同时牙缝间生硬的溜出了两个字:“吃—你!”

    “化怪除尸印雷局!”安然对此早有准备,就在僵尸向自己奔来的档口,安然马跨钳阳,双手合拢,拇、中、小三指内缩,食无二指借力顺势向前一挥,只是一个接触便让那只丑陋僵尸的上半截直接来了个烟消云散。

    本以为就此相安无事,安然却没有料到对手如此诡计多端,安然还未收式,便觉右臂一阵剧痛,安然低头望去,就见自己瘦弱的胳膊上赫然累着一个只有半截身子的活尸,安然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家伙走路要弓着身子了,原来他的背上还有半只。

    那位徐三爷生前是个叱诧风云的角色,但死后着实菜了一些,还没来得及展开胜利演说,便被安然一道符咒直接来了个灰飞烟灭。

    安然头脑一片空白,他很清醒自己被这鬼东西咬了接下来会变成什么,为了阻止尸毒攻心,安然仰天长叹一声,左手运力,聚集了一道切割光线一般的黄色光芒,漠然地对准了自己的右手。

    “着!”就在安然嘶吼着准备动手之时,一个惊呼打断了他的行动。

    制止他的正是出来支援自己的格格,这个小妮子出了门,一见安然那副神情,便了解了其中一二,这才赶忙喝止。

    “安然,你要做什么?”

    “我被活尸咬到了,必须趁着尸毒攻心之前断掉手臂,要不然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凶残!”

    安然绝望了,他认为只有断掉手臂才能避免成为活尸的厄运。

    格格默然无语,看着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同伴面临如此抉择,这个小纸人精无能为力,虽然有些道行,但她对此事却无能为力,只能在心中暗暗的焦急。

    “格格,你进去吧,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呲牙咧嘴的一幕,很没面子!”安然苦笑,格格却并没有走,而是缓缓转过身去停驻在了那里,在安然不解的注视下说出了自己留下的原因:“然哥哥,人家尽量不看你,格格就在这儿!待会儿你昏厥了也好有人扶你!”

    “这个傻丫头想的太他娘周全了!”

    安然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此时已经不能耽搁了,该下手时就下手!

    爹娘,对不住了,孩儿今天要自残卫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