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5章 08:路遇奸商

    “住手,你小子想干什么?”

    就在安然挥手准备自裁一臂之时,一道浮尘将那束金光拦腰斩断,紧接着安然便听到了师父荀阳子的声音。

    安然讷讷的回道:“师父,我……”

    “你被活尸咬了是不是?”

    安然点头,荀阳子接着又道:“所以你想斩断手臂阻止尸毒蔓延?”

    “嗯!”安然应允,谁料话音未落,他便直觉面颊上一阵灼热。

    面对徒弟的这个回答,荀阳子一改平日的祥和模样,愤怒之极的抄起手便给了安然一巴掌。

    安然和不远处的格格都惊呆了,作为当事者的安然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师父居然也有发怒的时候。

    这还不算晚,巴掌打完了,紧随其后的便是荀阳子气急败坏的训斥:“你是不是以为自裁卫道很光荣!小子,亏你之前还当过上清宫执刑道官,几百岁的人了,思考问题的方式怎么就跟个六岁孩童一样!”

    安然诧异的看着荀阳子,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并未向师父提及过此事,安然呐喊不已:“他怎么会知道?”

    “别猜了,为师上一世在上清宫执阁见过你,上清宫左殿镇元执刑道官卫子辰!”

    安然哑然了,但他清楚此时不是认亲叙旧的时候,安然思来想去,只得羞怯的认起错来:“师傅教训的是,徒儿自知处事千家妥当,还望师父息怒!”

    “好了,小子,以后记住,想做什么决定先问问自己,拿不定主意了就来找我,千万别擅自做这等傻事了!”荀阳子心有余悸的劝导完毕,看着安然逐渐泛青的脸,估摸着尸毒已经快要攻心了。

    荀阳子吩咐格格将安然搀扶着坐在学馆前的石阶上,自己则取下了随身携带的挎包,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糯米、蛇胆、符箓等物,手法熟练的在地上排开,那阵仗真可谓是吃饭一般熟练。

    安然看着荀阳子准备的如此妥当,不禁气息虚弱的问:“师父,你莫非会未卜先知?”

    “别逗了小子,为师就知道你早晚会出事,这才准备了好几套法器预备着随时救你的!”荀阳子说着将符箓燃着,放入一只瓷碗中,随即将蛇胆放入碗中捣碎,将少许汁水撒入糯米之中,然后沿着瓷碗边沿画了一道手诀,抓起一把糯米便敷在了安然右手的伤口上。

    “忍着点儿疼哈!”提醒来晚了,安然被那阵灼热感弄的额头青筋暴起,宛如烙铁一般的疼痛让他抓狂,学馆内的师生们清楚的听到,在正门方向传来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

    被折腾的半死的安然终于脱离了尸毒的侵害,徒弟没变成残废,荀阳子自然高兴不已。可安然却憔悴不堪,为了让徒弟尽快恢复体力,荀阳子决定大方一回,带着徒弟吃顿好的。

    以安然对师父的了解,压根就没对那顿饭抱太大希望。果不其然,最后两人一妖来到了通往玄天观中途的一家门脸儿小道可怜,条幅破到不忍直视的小店门前。

    在荀阳子高调的炫富姿态下,一脸苦相的老板送来了三碗“羊蝎子面”,速度之快让安然咋舌,他严重怀疑这分明就是提前做好的。

    一见到还没点菜就上了这么多破玩意儿,荀阳子自然不开心了,朝着老板离去的背影喊道:“我还没点,你送这三碗泔水一样的东西做什么?”

    面对荀阳子的咆哮,老板头也不回的道:“将就吃吧,昨晚店里被贼抢了,什么食材都没了,就那羊蝎子还是从怪物嘴里抢回来的!噢对了,吃完之后把钱放在桌上就行,八钱!”

    面对着这样的三碗面,安然一听到从怪物嘴里抢回来的肉食便食欲全无,格格虽然不食人间烟火,但也是需要食气制成的,谁知小妮子才问了一下,便慌里慌张的离开泄气去了。

    荀阳子则不管不顾,将那碗清水煮面一般的食物认真搅拌了一番,舀起来便狠吞一口。

    一吃不知道,吃了吓一跳,荀阳子心里窝火面上失惊,恨不得将那一口面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安然看着师父的夸张举措不禁有些不解,但马上他就明白了个中因由,只见荀阳子大踏步来到老板身后,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将其一把掀翻在地,面色阴沉的喝问道:“你那碗里的肉哪来的?”

    “道长饶命……道长饶命!”老板被吓的面如土色,赶忙如实交代了缘由。

    碗中的肉是这位老板前天晚上收摊回家之前找到的,那是一只浑身血污见人就咬的类狼型怪物,起初小店老板还以为是哪家的狗跑了出来,最后偷溜上去将那东西打倒才发现原来是真的!

    老板虽然胆小如鼠,但却是个十足的奸商,看着四下里无人,又联想到最近牛肉太贵,便将心血来潮将其臀部上的肥肉割下了那么一点,谁知道第二天做成的臊子面味道简直一臭千里,差点让他的小店直接关门。

    扔了可惜,不扔卖不出去,徘徊在这两个问题之间的老板最终寻另辟蹊径,寻到了另一个方法:卖给外乡人或者生面孔!

    荀阳子听得哭笑不得,拿这位“奇才”老板也是毫无办法,最后只是弱弱的留了句“那东西很可能会传染,你扔掉吧,我给你二十钱,以后好自为之吧!”

    ……

    饿着肚子赶路是件很头疼的事情,安然深受其害。

    荀阳子自始至终再没提及吃饭的问题,恰恰相反,他带着徒儿向小店老板所说遇到过狼馗的地方赶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便已经渐进黄昏,师徒二人刚一到达那个所谓地点,便发现这里与那座将军冢的距离很近。

    荀阳子停住了脚步,信手捏指掐算起来,片刻之后只见他猛然一惊,惊呼道:“不好,五行混沌阵被破了!”

    “什么!”安然差点跌掉了舌头,那可不是玩的,一旦墓中尸王破关而出之后,必将是方圆百里内的超级屠夫。

    安然不解的拿出了沉默了好多天的问题:“那现在怎么办?”

    “去将军冢边缘勘测地形,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现场决战,除掉那个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