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6章 09:险境

    学馆后山将军冢前,一片狼藉的目的让安然师徒抓狂不已,看这架势那只尸王是肯定破关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确定一下墓里的其他东西还在不在,确认此事的唯一方法就是下去一趟。

    “小子,为师下去看看,你就在上边为我把风放哨,如果尸王已经开了杀戒,按照习性应该不会走远!”荀阳子说着便要往下走,谁知竟被安然一口回绝。

    “师父,还是我去吧!”

    荀阳子诧异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徒弟,疑惑得问:“你法力尚未恢复,下去能做什么?”

    安然撇撇嘴道:“那是实情,可是师父您老人家别忘了,我的目标小,下去即便遇到危险也能斡旋一番!更何况小兵都是用来探路的,我始终感觉还是师父在上边压阵比较稳妥一点!”

    荀阳子思前想后,迟疑不定,安然生怕师父不答应自己,赶忙提出了一个条件:“师父,我想跟你借件东西!”

    “嗯?你说!”

    安然眼波一转,一双眸子泛着贪婪之色,道:“我想请师父为我化道护身符!”

    荀阳子听到这话一口应允下来,取出了纸笔墨刀,片刻之后便写好了一道符箓,三下五除二的折好后交给了安然。

    安然接过护身符揣进怀里,正打算进入墓穴,荀阳子赶忙叫住他,不放心的道:“墓穴里尸毒阴气都太重,其它法力必然施展不开,记得划一道掌心雷,那东西对付小鬼很有一套!”

    “知道啦!能保证我安全就够了,你老难不成还想让我在底下跟他们大战三百回合?”安然憨笑一声,转身下了墓坑。

    安然故作轻松,心里却七上八下,每往前走一小段路程都要思虑半天,墓中暗无天日,只能接着微弱的光亮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如此恐怖的境地堪比地狱,谁又能不怕呢!

    墓穴中的瘴气和尸毒简直比空气还要充足,幸亏安然早有准备,嘴里衔着一枚柳叶,这东西属于阴物,虽然平时拿出来没什么卵用,此时却可以避免尸毒和瘴气的入侵。

    安然终于体会到了荀阳子刚刚决定下墓坑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一路走来,安然惊讶的发现,这座大墓里还真是千奇百怪的东西应有尽有。

    尸虫鼠妇满地都是,毒蛇蝙蝠也已经在此安了家!除此之外,安然还在这里发现了三处惨无人道的血腥工程殉葬坑。问题的关键在于,坑中的那些殉葬者们与尸王一样千年不衰,被发现时并不是化成枯骨躺在那里,而是做活人状来回在殉葬坑里来回转悠。

    那感觉真是让人耳目一新,肝胆欲裂!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瞟上一眼估计得当场昏厥。这些东西虽然能力不足,但成群结队外出也相当唬人,在安然的道官生涯中也曾与这些东西接触过几次,与它们的主人尸王不同,这些次等生命的战斗力及其脆弱,殉葬着出身,有主人的光环照耀,这些小喽啰自然而然的便被赋予了另一种称呼尸奴!

    ……

    墓坑外,荀阳子和格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紧密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在这过程中荀阳子也没有闲着,他利用所有的法器,重新凝结了一道五行混沌阵,并在阵中加入了一些更厉害的东西,那就是蓝衣道法阵中颇为玄妙的虚化破尸符!

    里边的尸奴们如果还没出来就一时半会儿别想见天日了,虽然此阵已经阻挡不了尸王,但却可以为之后必然发生的决战减轻不少负担!

    就在荀阳子心满意足之际,天上飘舞的格格忽然传来了警示信号,荀阳子回首望去,只见一道身形破败,腐烂不堪的高大身影正腾云驾雾一般飘忽而来。

    那身影就是昨夜杀掉三个盗墓贼的尸王,单从环绕在它身边的弥天阴气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荀阳子真可谓是“人老奸马老滑”的典范代表,尸王刚一出现,他老人家便陡然一跃,整个人合情合理的跳进了墓坑旁的草丛里,虽说刚一落地时老腰被一块凸起的树根结结实实的顶了一下,但最起码没有暴露行踪。

    见到尸王回穴,荀阳子焦急万分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偷偷给安然发了一条讯息,他老人家自以为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通知徒弟赶快跑路,却不料正是这一举动为安然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啦啦啦……牛鼻子老道的讯息来了!”空旷的墓坑中倏然现出一片光亮,将安然的身影暴漏的一览无余,那阵销魂的短讯提示更为他来了一次精准的地理定位!众尸奴诧异的送眼望去,发现了孤零零在风中凌乱的安然。

    “咦,肉!我们要吃!”一声凄厉的哀嚎响彻墓穴之中,下一刻,一大群尸奴早已迈开了步子,朝着猎物狂奔而来。

    安然大脑的空白阶段只持续了一秒多一点儿,老不及多想了,撒丫子走人吧!

    “啊,妈妈咪呀!”黑暗的墓坑中,安然犹如一位打算超脱极限的运动健将,顾不上脚下是否平坦,前方是否有阻拦,他只知道,后有追兵,跑的慢了前方还会有可怖的尸王,稍有差池,自己的小命儿都可能不保!

    ……

    荀阳子风情万种的窝在草丛里,在他看来,与徒弟的安危相比。腰部的隐隐作痛根本不值一提。

    未嗅到人气的尸王宛如傀儡一般悬在将军墓后方那块被炮轰出来的缺口上方,身子微微摇晃着不知在感受着什么,荀阳子见此情形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无法辨别这具尸精的行为意图,但片刻之后,荀阳子震惊了。

    尸精身体的细微摇晃豁然停止,一双空洞腐败的眼睛死死的朝着墓坑注视,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本身的类静止状态也被大幅度动作取而代之。

    荀阳子何等聪明,登时便摸清了其中奥妙,能够吸引僵尸的只有人气,而能让尸精躁动的,自然就是墓坑里的那个徒弟。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墓坑中便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光亮,紧随其后的便是安然那失声的尖叫:“妈妈咪呀,师父救我!”

    “会的,贫道不会让爱徒有任何闪失的!”

    安然一路狂奔,终于望见了光亮,他欣喜若狂,身后的尸奴已经被他抛开了很远,在往前一点儿,他就能逃出生天。

    “再往前一点儿……去他大爷的,怎么把它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