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8章 11:虚域

    安然不是哪吒,更没有“削骨还父,割肉还母”的执拗,但他遇到了和这位三太子当年类似的问题身体没了。

    入夜,玄天观内灯火通明,安然惨不忍睹的肉身被安置在一张铁床上,在床头的位置,放着一盏金灿灿的长明灯,灯油很充足,灯芯燃烧的也很明亮,而在这盏灯里,依附的便是荀阳子师兄弟千辛万苦才召唤回来的安然魂魄。

    其实安然的魂魄在脱体之后便陷入了游离状态,由于太久没有离魂,再加之三魂之中的生魂已经与肉身融洽的结合,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的身体破损严重,可以说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了,生魂受损,自然而然的便会使其它两魂陷入飘渺境界。

    安然只记得自己孤身一人走在一条漆黑漫长的路上,道路崎岖,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那种跌跌撞撞的感觉让人心中抓狂却无能为力。

    “难道这就是阴阳路?”安然纳罕的朝前走着,按照这个逻辑下去他定然会越走越远,就在魂魄迷茫之际,背后一声召唤点醒了他,那声音极为熟悉,分析了好久,安然才猛地想起那是自己师父荀阳子的声音。

    “师父!”安然应了一声,便准备回身折返,但当他回过身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朝下走,而不是超前,就在他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垂直的下落。

    面对如此奇特的道路构架,安然慌了,他坚信自己要去的地方就是地府,一想到堂堂道官竟然要去下面报道,安然便心有不甘,是以在下落过程中他也不忘大声竭力求救:“师父救我!”

    玄天观内,荀阳子斋戒沐浴过后摆起了三米法台,在蓝衣道派中,法台越高,说明筑台者法力越广,所布法阵更有说服力。

    荀阳子一身蓝袍,鹤发仙颜,站在法台之上一手攥米,一手执铃,口中振振有词道:“一把白米洒烛灯,三串铃声叩不停,仙徒若有魂灵在,沿用油灯旺芯明!广法天尊急急如律令!”

    一阵火蛇过处,三通铜铃响起,荀阳子将法器分列两旁,双手收拢食、无名二指,轻弹法案,捻起桃木剑,转扣灵符向前一着,朝着长明灯一指,灯芯果然瞬间明亮了不少。

    荀阳子大喜,一旁的师弟灵渠子见状也手持铜铃,一顿三摇,口中念诵道:“天灵灵,地灵灵,五方神差听我命,传盼徒儿路指引,后报常理必不轻!”

    安然正在挣扎着下落,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奇迹竟然发生了,在最上方的位置莫名泛起一丝光亮与此同时探出一道气流,紧紧缠住安然的魂魄,片刻之后,安然只觉自己的身体飞也似的朝上奔去,整个身子最终来到了一个白茫茫的空间,与之前的黑暗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前奇黑无比,现在亮的刺眼,反正没一个好受的!

    ……

    安然的魂魄守住了,荀阳子与师弟欣慰的相视而笑。

    但马上又有一个问题成了老道长的心头的困扰,安然现在这副身子是用不了了,要想让他复活,就必须立刻找一个能够代替它的真身,形势迫在眉睫,长明灯只能保住安然的魂魄七天,七天之后,就算是陈抟老祖在世也无能为力了。

    两师兄弟苦思无果,最终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荀阳子他老娘,那位在鬼市摆地摊儿的诊魂医身上。

    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诊魂医一到,问题看似就迎刃而解,但是只是看似而已。

    “肉身已破,要想起死回生,就能将希望寄托在肉太岁身上!”这就是诊魂医给出的意见。

    但是这个答案出来荀阳子师兄弟并没有开心,因为那是件看似容易却相当困难的主意。

    所谓肉太岁,就是肉灵芝,一般只会出现在高寒无污染地带(这个要求似乎有点高,况且去了也未必会有)。

    “主意我是出完了,接下来就看你们了,这孩子还有六天阳寿,你们看着办吧!”诊魂医说完拂袖而去,走得潇洒,末了又补上了一句:“等东西准备完了来鬼市找我!”

    “好!”荀阳子沉思片刻,对身边的灵渠子道:“走吧!”

    “去哪?”灵渠子一脸诧异。

    “我知道那东西哪有!但以我的修为进去很困难,得咱们两个一起去!”荀阳子话音未落,灵渠子便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管之前有何嫌隙,至少现在又能并肩作战了,这就是师兄弟的友谊,无人可比,无需计较!

    ……

    荀阳子所说的那个地方距离玄天观不远,但却无人知晓它的存在,因为它属于尤为神秘的所在,肉眼凡胎不但进不去,就连看见都很难。

    那个地方有着一个名副其实的称呼,虚域。

    所谓虚域,就是虚无缥缈之领域,你信它就有,不信它就没有,而所有东西,自然也是你想象出来它就会真实存在,否则屁都不是的!

    通往虚域的路艰难异常,因为想找到它你不仅要有惊人的毅力,还要有超高的想象力和拓展能力。

    离开了印岭村,荀阳子师兄弟再次来到了噩梦开始的地方,学馆后身的那座荒山,而经过周密的探索,师兄弟终于找到了所谓虚域的入口后山一口破败干涸的枯井。

    “就是这里了!”荀阳子如释重负,灵渠子却深表担心。

    “师兄啊,地方是找到了,可是我们怎么进去呢?”

    “没办法了,尽力一搏吧!”

    灵渠子深知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闭着眼睛,口诵护身经纵身一跃往里跳就对了。

    说做就做吧,即使失败,摔个皮青脸肿也是值得的,最起码只要尝试,安然的命就有救了!

    “太极莲花狮吼印,大日如来定乾坤,何处去留心由我,虚境入门盼神恩!”

    师兄弟二人聚气凝神,拿好该拿的东西,并在井口燃起一柱守时香,随后纵身一跃,向着井底那个未知的领域跳了下去!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谁也来不及考虑,徒儿,我和你师叔为了你已经豁出老命了,你一定要挺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