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9章 12:问命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比如枯井底下明明是一片坚土,按照正常逻辑掉下去非摔个皮青脸肿不可,但口诀一念顿时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本尊做到了!”荀阳子欣喜若狂,但他没有将这句话喊出声来,只是将它放在心里慢慢分享。

    最后一句口诀“金石所在,坚土俱开”余音未落,井底那片灰垢乱飞的土地顿时浮现出一片晶莹剔透的液体,那液体清澄如镜,柔软似棉,刚一触碰,整个人便深陷其中。

    荀阳子和灵渠子就这样深陷其中,他们没有挣扎,任由身体自然下落,不久之后,另一番景象呈现在了师兄弟二人面前。

    如果说大疆世界是个3D演示图,那这里充其量只能算成个2D平面世界,在正常人眼中这里毫无立体感,但没关系,反正荀阳子道长又没打算在这里过活。

    这片虚域用几个词来形容就是虚无、飘渺、苍凉,晦暗的天空中看不到任何光亮,被一片氤氲笼罩的天空中除了灰色还是灰色。送眼望去,地平线仿佛就在尽头,在这里连一棵半米高的植物都找不到,地面也浑然一体的平原。

    “师、师兄,你确定我们没来错地方?”灵渠子质疑了,那张由两片薄唇构成的嘴巴讶然的张的老大。

    荀阳子没有茫然,他坚信这个地方那个一定有自己想找的东西,他绝对不能怀疑!

    “找找看吧!”荀阳子只是轻描淡写的留下了几个字,便朝着前方那个探索起来。

    在一个连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的地方,留给人们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荀阳子和灵渠子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喘息。

    两个人就这么一片地一片地的寻找,看似大海捞针,实则费心熬神。

    荀阳子近似疯狂的寻找着,但放眼望去,目所能及的地方除了形色各异的野草别无他物。

    灵渠子算了算时间,默然无语,他很不想破灭师兄的幻想,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师兄,别找了!”灵渠子的话语使得荀阳子浑身一颤,一股绝望和悲怆席上了他的心头,这位一向以乐观示人的老道此刻显得那么的无助,真是让人看了就不禁打心底生出怜意。

    “再找找,再找一会儿!”荀阳子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一股莫名的汗流从他的额头留下,而他那满是沟壑的眼角也不知何时被一股纯净的液体占据。

    “不会的!一定藏在哪儿!我们还没走到哪里而已!”荀阳子痴痴的自语着。

    看着时间所剩无几,灵渠子慌了,在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香一烧完,这两把老骨头就只能留在这个鬼地方了,如果现在出去,说不定还有其它机会,但若留在这里,就真的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别傻了!再不走我们都要留在这里!”灵渠子再也淡定不了了,他一把扯住师兄的衣襟,口气也变的异常残酷。

    荀阳子没说什么,更没有起身,只是呆呆的在那儿抹眼泪儿,为了寻找这个徒弟可谓是煞费苦心,没想到眼见着就可以后继有人了,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种给予又收回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看破一切的仙道也不例外。

    失去的痛苦可以摧毁很多人,如果有没被摧毁的,或许也是那个真能让他被摧毁的人没有出现而已。

    可是马上,奇迹一般的现象发生了,这一滴默默无闻的泪水宛如珍珠般掉落在了地上,就在与地面相融合的瞬间,奇迹发生了,灵渠子擦亮了眼睛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低头满地都有,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荒凉的旷野上竟然长满了那个被称为“肉太岁”的东西。

    灵渠子表示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满地钻出的肉灵芝和让人振聋发聩的婴啼声让他彻底怔住了。

    眼前的景象却令荀阳子精神为之一振,看着师弟那目瞪口呆的眼这个,这位老道真是又急又气,就见他一边往口袋里摘扔着肉太岁,一边大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采!”

    “噢,噢!”灵渠子也陡然回过神儿来,抄起口袋便拼命摘取。

    时间的压力有时候很容易早就奇迹,短短的一瞬间,两只袋子就那么被这两位手脚麻利的老道塞满了。

    “师兄,够了吗?”

    “够了够了,师弟,马上念心诀,咱们该回了!”荀阳子的语气活像个占了大便宜的孩童。

    两位临时客串采摘员的道人一齐念诵经诀,在漫天的萤火护送下缓缓消散在了这片虚域里,再睁开眼,师兄弟二人回到了那口枯井之中。

    ……

    四周一片惨白的世界实在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在这里连个可以消遣度日的东西都没有,真是无聊到了一个新境界。

    安然就这样一直走着,但似乎永远也感觉不到累,“是了,连肉身都没有了!上哪疲惫去!”安然这样自言自语着,但他不敢走远,他隐隐的感觉到,师父一定会对自己置之不易,没准儿他老人家现在正想尽办法解救着自己,万一走远了,他找不到会着急的。

    安然敢肯定,这是有生之年最窘迫的一段经历,没有时间概念,没有空间约束,走到哪儿都是一片惨白。

    与他的经历对称的,是这一天的午夜,子时刚过,荀阳子和师弟便将道坛布好,诊魂医经过了小半天的精心摆布,终于将那些鲜活的肉太岁布成了一具人形。

    让人紧张的时刻终于到了,荀阳子换上了一身蓝衣,披头冼足,仗剑来到道坛之上。

    “天道无极,上清元祖敕令,今有善徒安然,为斗邪尸殉道身残,其行天可怜见!弟子荀阳身为尊师,不忍爱徒阴魂孤寂,故而妄谈荒诞,深入虚域求肉灵芝千索,无欲无求,只盼爱徒复生,继承师门,以传圣道!”

    荀阳子以木剑挑起一道坛瓷碗中一枚铜钱,举过头顶,闭目自语道:“望元祖恩典,若为阳面,则此事可行!若为阴面,弟子亦不强求!”

    “着!”荀阳子微微一挑剑尖,铜钱飞升而起,片刻之后坠落余地,一时间,在场之人全都并住了呼吸,所有的目光俱都随着那枚铜钱缓缓下落!

    众人心中忐忑,毕竟在铜钱下落之前,谁都无法预料之后会发生什么!